愿人好 你才好

文/舒醒

以前妈妈总对我说“愿人好你才好”,那时的我理解不了这句老话的真正含义,总以为它是妈妈为了教导我不去怨恨别人特意说来宽慰我的话。后来走入了修炼,接触到了很多超越于常人间的高深知识(法理),才明白了这些古训、老话的背后其实都有着被我们遗忘了的深层含义。

现代西方的科学家已经证实了:人的思想也是一种物质存在。那么即是说当人发出一种思维时,会对应产生一种物质或能量,这种物质或能量就会表现到现实生活中来,对他人或当下的事态产生影响。这个理论正好印证了修炼界所说的“相由心生”和“好坏出自一念”之理。那么当我们怨恨别人、对别人产生不好的想法时,这种负面思维带来的物质就会扔向存在于另外空间中被我们怨恨之人的空间场。虽然这些由我们的负面思想产生的不好物质他人看不见,但他人却能实在的感受到,于是在这些消极物质的作用下人是不会感觉舒服的,所以就会影响到人的情绪、行为,那么他人对我们的态度就会变得更加恶劣。

这就是为什么当我们对一个出恶念,看其不顺眼时,那个人的表现就真的是处处与我们作对;反之,若对一个人生出善念,没有不好的想法时,那个人对我们的态度也是十分友善的。所以,老话所说的“愿人好你才好”可不是现代有些肤浅的人认为的唯心主义,人的观念可是实实在在的物质存在,只是我们看不见罢了。但看不见我们却可以感受到它的作用和力量,因此不能盲目的排斥它。正如空气一样,肉眼都是看不见的,但空气对人的作用却非同一般。

而且,如果一个人老是不希望别人好,遇到什么事情都睚眦必报、与人争斗,最终的结局就是害人终害己。就像一个故事中说的:一匹马老是怨恨野猪来和它争同一片草地上的草吃,就去恳求猎人帮它报仇。最后猎人如它所愿帮它除掉了眼中钉,但猎人同时也给它套上缰绳、每天骑它。于是,马在报复了野猪之后自己也失去了自由。这便是不愿人好自己也要遭殃。

教导人们向善、做好人,提倡真、善、忍。那么其实一个人做好人、处处为别人好,不光是他人受益、社会受益,自己本身也会受益。所以,法轮大法的洪传对人来讲真是一大幸事。可是,在中国大陆这么好的功法却遭到打压,很多公检法官员成了邪恶的帮凶,助纣为虐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但很多最终遭到了、令计划等就是典型的例子;也有正义善良的人们,不畏强权,暗中帮助法轮功学员,因此得到好报,升官、发财、好病的也不少。这就是典型的“愿人好你才好”呀!

来源:新生网  


本文标签:, , , , ,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Advertisements

正见知音: 历代君王治国秘笈-王器(下)

来源:

编者按:本节目是正见网推出的一个声频文件,选取了正见网上的部分文章和天音上弟子创造的,以电台节目的形式呈现。每期15分钟左右,旨在启迪善念、唤醒良知。

MP3 文件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1.李自成烧紫禁城,杀明朝王器

2.慈禧皇后要用海军军费重建颐和园

3.历史上最后一次杀王器


本文标签:, ,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正见知音: 历代君王治国秘笈-王器(下)

来源:

编者按:本节目是正见网推出的一个声频文件,选取了正见网上的部分文章和天音上弟子创造的,以电台节目的形式呈现。每期15分钟左右,旨在启迪善念、唤醒良知。

MP3 文件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1.李自成烧紫禁城,杀明朝王器

2.慈禧皇后要用海军军费重建颐和园

3.历史上最后一次杀王器


本文标签:, ,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宿命通所见:轮回中的业债

来源:

Image result for site:bannedbook.org 轮回

同修说自己喘不过气来,脖子发紧,勒的难受,感觉心也难受,象裂开了一样。我赶紧和同修一起发正念,同修的情况有所缓解,但是有时还在反复。

一天,我和同修在一起发正念,在发正念中我用功能观察到了同修出现这些症状的原因。

那是在中共建政后,我是部队中的官,没有多少,很粗俗,一副老子是功臣,谁能把我咋地的表情和嘴脸,走路都不好好走。一次我接到命令带着部队去执行秘密任务,因为那里要修建军事工程,工程不能公开,工程所在范围内有一个少数民族的村落,这些人必须得灭口。在夜间杀人时,我看到这些人穿着白色的长袍,殷红的血浸染了他们的白袍。

完成任务后,部队撤退途中,我们在一个小山坳休息,大家都在睡觉,我一点睡意也没有,在闭目养神。突然,我听到了异常的声音,我顺着声音找去,在月光下,看见了我的手下在强奸一个女人,我没有理睬,因为这样的事情多的是,日本士兵这样,苏联士兵在东北也是这样,中共的长官和士兵从上到下都管不好自己的裤腰带。

我转身要走,听到那个女人说:“救我。”我不知道为什么,停了一下,告诉士兵,完事了,带她见我。当这个士兵带着女人出现时,那个女人一下子跪在我脚下,说她是来投奔亲戚的,在一个小土沟睡觉,醒来天黑了,她也不敢走了,结果士兵小便时了她,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求我救她,不要杀她。我问:“你为什么这么请求?”她说:“我知道这样的事情发生后,女人会被杀了灭口。”我问:“你要去哪里?”她说出了村子名称。我一听,正是我们刚刚灭口的村庄。我和手下不由自主的对视了一眼,我俩心知肚明,肯定不能让这个女人到那个村庄去,因为我们执行这样的任务,有许多不成文却通用的潜则,知道如何对上级的命令负责,要保守秘密,杀人是按照需要杀人,如果这个女人活着,秘密会被泄露出去。

我示意手下带走女人,那个女人对我说:“我觉的我在什么地方见过你,对你不陌生。求你一定要救我。”我笑了,说:“以后我一定帮你。”那个女人被带走了,我想:为什么我听了女人的话,觉的这话很熟悉,我这样心里冷酷的人,还会有人熟识我吗?我只是个执行杀人任务的工具而已。

我继续躺下,还是在闭目养神,突然,我仿佛听见了女人的惨叫,杀人不眨眼的我,居然眨了一下眼睛。不知过了多久,我闻到了空气中飘来一股气味,我激灵一下起来,找到士兵,发现他不但把女人杀了,还用刀把女人的心剜了出来。他用油纸把心脏包好,说回去后把心脏抹点盐,用火烤着吃。这件事发生在1964年。我和士兵后来又参加了对外的战争,在七十年代初都悲惨的死在了战场。

在功能状态中我知道,那个女人被掐的昏过去了,士兵摘她心脏时,在剧烈的疼痛中,女人苏醒了,觉的心脏很疼,她的意识因为痛感而格外清醒,那种的感觉深深的印在她的脑海中,她在清醒中痛苦的死去。

今世,我、士兵、那个女人又都中国法轮大法开传后,都成为法轮大法弟子。作为一个常人来说,人前生的感觉会出现,是因为这个感觉在生命中有烙印。作为修炼人,以前的记忆也会返出来。那位女人转生的同修上一世死前的记忆这几年开始往外返,总觉的脖子发干、勒的难受,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不敢穿高领的衣服。这几天心又难受起来,心疼,象要死了的感觉。

杀人的那个士兵,从那以后开始得病,皮肤发痒、疼痛,红起一片,上面有许多的小疙瘩。他的长官,我,也出现了这个症状,比他略轻些。因为这个,我俩有时一起去看病。有一次,这个士兵对我说:“我杀死的那个女人,身上好象就有,手摸上去剌剌疤疤的,是不是把我传染了?”我骂他:“尽扯蛋,老子没做那事,怎么也起一堆疙瘩,是你把我传染啦?”

无知中的我们,不知道自己在遭恶报,那个女人死了后,在另外空间她的怨恨、造成她痛苦的业力,就源源不断的在往我俩身上来。

在写这篇文章的当天,我身体突然发热,从后脖颈到后背及右肩,皮肤发红,痒痛伴着灼烧感,上面出现了许许多多的小疙瘩。我知道这是业力这种在往外返,我知道这是李洪志师父已经替我消去很多后,所剩下来的不多的业力所表现出来的东西,尽管很不舒服,我并不担心。

在第二天的打坐中,我看见那块皮肤出现了极小极小的象业力团一样的东西,不一会上面出现了许多的文字,这些文字在记述我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记载了我以往所做的恶。我想:我的前世,乃至久远的时期,究竟积攒了多少这样的业力?在这一世,我从小就有皮肤病。同修得法前也有皮肤病,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好了。士兵转生而来的同修B在修炼后也返出了严重的皮肤病。

人的生命在轮回中,生生世世都在造业。这些业力都在跟着人。生生世世都会有难忘的记忆,可能会有一些承诺,不管你是否知道,这些东西都在跟着你,如影随形。

同修曾经悲惨的死去,她的记忆中有个我,而我苏醒后的记忆中,想起了她。往事并不如烟,并不飘散,因缘际合,我们相逢在红尘深处。经历过的那一切,谁能清晰记得?那一句“以后我一定帮你”,这无意中说出的话语,使这一世同修在难受过关的时候,经常想到我,而我也一定会去帮忙。今生果报,前世有因,此言不虚。许许多多关于身体难受的记忆,从古到今,都可以找到原因吧。

我知道我和同修在历史上有过许多次的善缘,一路走来,互相扶持。却不曾料想有恶缘出现。

皮肤上的这种痒痛又蔓延到左肩、胸前和耳后,没有影响我正常的工作、生活,只是有些不舒服。我从镜子中看见耳后皮肤发黑,用手指去挠,有挠在鳞片和贝壳上的感觉。我问同修:“我耳后是不是很黑?”同修说:“和正常皮肤一样呀,你是不是天目看到的?”从出现这种情况到症状消失,用了一周的时间在生活中,我们会不舒服,不顺心,这都是有原因的。幸运的是我们修炼了法轮大法,在修炼中,乱世怨渊在法中都会得到善解。

在上一世打开的记忆中,我还深刻领略了中共的长官与士兵有多么邪恶,他们的价值观是崩溃的,他们秉承的是中共恶魔的杀人、吃人的邪劲,是长着野蛮筋骨的怪兽,是受控于中共这只红色恶魔的。看看《九评共产党》,就知道中共有多邪恶,它麾下的士兵多么邪性。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宿命通所见:轮回中的业债

来源:

Image result for site:bannedbook.org 轮回

同修说自己喘不过气来,脖子发紧,勒的难受,感觉心也难受,象裂开了一样。我赶紧和同修一起发正念,同修的情况有所缓解,但是有时还在反复。

一天,我和同修在一起发正念,在发正念中我用功能观察到了同修出现这些症状的原因。

那是在中共建政后,我是部队中的官,没有多少,很粗俗,一副老子是功臣,谁能把我咋地的表情和嘴脸,走路都不好好走。一次我接到命令带着部队去执行秘密任务,因为那里要修建军事工程,工程不能公开,工程所在范围内有一个少数民族的村落,这些人必须得灭口。在夜间杀人时,我看到这些人穿着白色的长袍,殷红的血浸染了他们的白袍。

完成任务后,部队撤退途中,我们在一个小山坳休息,大家都在睡觉,我一点睡意也没有,在闭目养神。突然,我听到了异常的声音,我顺着声音找去,在月光下,看见了我的手下在强奸一个女人,我没有理睬,因为这样的事情多的是,日本士兵这样,苏联士兵在东北也是这样,中共的长官和士兵从上到下都管不好自己的裤腰带。

我转身要走,听到那个女人说:“救我。”我不知道为什么,停了一下,告诉士兵,完事了,带她见我。当这个士兵带着女人出现时,那个女人一下子跪在我脚下,说她是来投奔亲戚的,在一个小土沟睡觉,醒来天黑了,她也不敢走了,结果士兵小便时了她,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求我救她,不要杀她。我问:“你为什么这么请求?”她说:“我知道这样的事情发生后,女人会被杀了灭口。”我问:“你要去哪里?”她说出了村子名称。我一听,正是我们刚刚灭口的村庄。我和手下不由自主的对视了一眼,我俩心知肚明,肯定不能让这个女人到那个村庄去,因为我们执行这样的任务,有许多不成文却通用的潜则,知道如何对上级的命令负责,要保守秘密,杀人是按照需要杀人,如果这个女人活着,秘密会被泄露出去。

我示意手下带走女人,那个女人对我说:“我觉的我在什么地方见过你,对你不陌生。求你一定要救我。”我笑了,说:“以后我一定帮你。”那个女人被带走了,我想:为什么我听了女人的话,觉的这话很熟悉,我这样心里冷酷的人,还会有人熟识我吗?我只是个执行杀人任务的工具而已。

我继续躺下,还是在闭目养神,突然,我仿佛听见了女人的惨叫,杀人不眨眼的我,居然眨了一下眼睛。不知过了多久,我闻到了空气中飘来一股气味,我激灵一下起来,找到士兵,发现他不但把女人杀了,还用刀把女人的心剜了出来。他用油纸把心脏包好,说回去后把心脏抹点盐,用火烤着吃。这件事发生在1964年。我和士兵后来又参加了对外的战争,在七十年代初都悲惨的死在了战场。

在功能状态中我知道,那个女人被掐的昏过去了,士兵摘她心脏时,在剧烈的疼痛中,女人苏醒了,觉的心脏很疼,她的意识因为痛感而格外清醒,那种的感觉深深的印在她的脑海中,她在清醒中痛苦的死去。

今世,我、士兵、那个女人又都中国法轮大法开传后,都成为法轮大法弟子。作为一个常人来说,人前生的感觉会出现,是因为这个感觉在生命中有烙印。作为修炼人,以前的记忆也会返出来。那位女人转生的同修上一世死前的记忆这几年开始往外返,总觉的脖子发干、勒的难受,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不敢穿高领的衣服。这几天心又难受起来,心疼,象要死了的感觉。

杀人的那个士兵,从那以后开始得病,皮肤发痒、疼痛,红起一片,上面有许多的小疙瘩。他的长官,我,也出现了这个症状,比他略轻些。因为这个,我俩有时一起去看病。有一次,这个士兵对我说:“我杀死的那个女人,身上好象就有,手摸上去剌剌疤疤的,是不是把我传染了?”我骂他:“尽扯蛋,老子没做那事,怎么也起一堆疙瘩,是你把我传染啦?”

无知中的我们,不知道自己在遭恶报,那个女人死了后,在另外空间她的怨恨、造成她痛苦的业力,就源源不断的在往我俩身上来。

在写这篇文章的当天,我身体突然发热,从后脖颈到后背及右肩,皮肤发红,痒痛伴着灼烧感,上面出现了许许多多的小疙瘩。我知道这是业力这种在往外返,我知道这是李洪志师父已经替我消去很多后,所剩下来的不多的业力所表现出来的东西,尽管很不舒服,我并不担心。

在第二天的打坐中,我看见那块皮肤出现了极小极小的象业力团一样的东西,不一会上面出现了许多的文字,这些文字在记述我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记载了我以往所做的恶。我想:我的前世,乃至久远的时期,究竟积攒了多少这样的业力?在这一世,我从小就有皮肤病。同修得法前也有皮肤病,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好了。士兵转生而来的同修B在修炼后也返出了严重的皮肤病。

人的生命在轮回中,生生世世都在造业。这些业力都在跟着人。生生世世都会有难忘的记忆,可能会有一些承诺,不管你是否知道,这些东西都在跟着你,如影随形。

同修曾经悲惨的死去,她的记忆中有个我,而我苏醒后的记忆中,想起了她。往事并不如烟,并不飘散,因缘际合,我们相逢在红尘深处。经历过的那一切,谁能清晰记得?那一句“以后我一定帮你”,这无意中说出的话语,使这一世同修在难受过关的时候,经常想到我,而我也一定会去帮忙。今生果报,前世有因,此言不虚。许许多多关于身体难受的记忆,从古到今,都可以找到原因吧。

我知道我和同修在历史上有过许多次的善缘,一路走来,互相扶持。却不曾料想有恶缘出现。

皮肤上的这种痒痛又蔓延到左肩、胸前和耳后,没有影响我正常的工作、生活,只是有些不舒服。我从镜子中看见耳后皮肤发黑,用手指去挠,有挠在鳞片和贝壳上的感觉。我问同修:“我耳后是不是很黑?”同修说:“和正常皮肤一样呀,你是不是天目看到的?”从出现这种情况到症状消失,用了一周的时间在生活中,我们会不舒服,不顺心,这都是有原因的。幸运的是我们修炼了法轮大法,在修炼中,乱世怨渊在法中都会得到善解。

在上一世打开的记忆中,我还深刻领略了中共的长官与士兵有多么邪恶,他们的价值观是崩溃的,他们秉承的是中共恶魔的杀人、吃人的邪劲,是长着野蛮筋骨的怪兽,是受控于中共这只红色恶魔的。看看《九评共产党》,就知道中共有多邪恶,它麾下的士兵多么邪性。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27-卫河船夫-乩仙卧虎山人

记者/主持人:雪莉

 

完整版

点击收听

无开头版

点击收听

听众您好!欢迎您来到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节目。我是雪莉。《阅微草堂》是纪晓岚晚年所著。记录的都是他自己耳闻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还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经历的。可信性很高。 他的文章风格质朴简淡,自然妙远;本书内容丰富,知识性很强,读来饶有兴味 。 今天我要给您讲的是阅微草堂笔记里关于:

==

卫河船夫

先太夫人讲的:说沧州有个姓田的轿夫,他母亲得了水臌病, 眼看就要死了。 听说景和镇有一个医生有特效药,可以治这个病。 景和镇离轿夫的家相距一百多里。于是第二天天还没亮他就启程一路狂奔往景和镇而去,亏得是平时做轿夫,练就的飞毛腿。 买药而回又是一路狂奔,那时天才刚有点黑,跑到卫河边时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了。

到卫河要上渡船过河, 可是那天却赶上河水暴涨,水势汹汹, 没有船家敢渡他过河。这轿夫心急如焚, 没有办法,不由得仰头对天大声哭嚎 ,泪随声下。大伙虽然都很同情他, 可也都没有办法。没人敢渡他。

哭喊之际, 忽然有一个摆渡的船夫解开自己的船的缆绳,嘴里呼喊着:

“如果真的有神, 有天理, 这个人如此孝心,就不会淹死。 来来,我渡你过去 。”

奋然开船,鼓起风帆,横冲白浪而行。只是一弹指的功夫,就到达了东岸。周围看着的人们都不禁合掌高诵佛号,感戴神灵。

先父姚安公说:“ 这个船夫对神佛的信仰之笃定超过了大儒者啊。 ”

平日都说信奉神佛,但遇到事情才可以看出来是否真信 哪。

===============

乩仙卧虎山人

田白岩家扶乩,降临的乩仙自称是卧虎山人。 大家都烧香拜祷Dǎo,唯独一个狂放的后生倚着茶几斜着身子坐着, 说:

“走江湖的术士,练熟了手法,不过戏弄人罢了,哪有天天任人召唤的?”

话刚落音,就见乩坛上写出了一首诗 :“鹈鹕惊秋不住啼,章台回首柳萋萋。花开有约肠空断,云散无踪梦亦迷。小立偷弹金屈戌 ,半酣笑劝玉东西。琵琶还似当年否,为问浔阳估客妻。”

狂生看后大惊,不觉得就双膝弯了下拜(禁不住屈膝下拜) 。原来这首诗是他几天前写了偷偷地寄给过去相交的妓女的,并没有存下底稿。

卧虎山人又下判词道:“这首诗幸亏没有寄到,寄到的话将又出现第二个步飞烟了

(步非烟是唐代传奇小说中的一个, 为情而死) 。

判词还写道:“这个女子既然已经从良 ,你这样做就是勾引良家妇女。白居易只不过是写了一个寓言, 你却要付诸实践, 来真格的吗? 历来所传的风流佳话,大多都是下地狱的根源。昨天我偶然看见阴间冥官记录籍册,就记了下来。业海滔滔,回头是岸,山人多嘴,实在是出于一番苦心,先生不要怪我多 言吧。”

狂生瞠目呆立几案旁,面无人色。后来过了一年多就死了。

我见过的乩仙,只有这位不谈人的吉凶祸福,而只是喜欢劝人改过向善,是灵鬼中的耿直之士吧。先父姚安公一直讨厌乱祭祀,不管是谁都拜。 唯独遇到这位乩仙,则一定会恭敬的作个长揖,

说:“这样方正严格,即使是鬼也值得尊敬。”

纪晓岚 阅微草堂笔记


本文标签:, , , ,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27-卫河船夫-乩仙卧虎山人

记者/主持人:雪莉

 

完整版

点击收听

无开头版

点击收听

听众您好!欢迎您来到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节目。我是雪莉。《阅微草堂》是纪晓岚晚年所著。记录的都是他自己耳闻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还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经历的。可信性很高。 他的文章风格质朴简淡,自然妙远;本书内容丰富,知识性很强,读来饶有兴味 。 今天我要给您讲的是阅微草堂笔记里关于:

==

卫河船夫

先太夫人讲的:说沧州有个姓田的轿夫,他母亲得了水臌病, 眼看就要死了。 听说景和镇有一个医生有特效药,可以治这个病。 景和镇离轿夫的家相距一百多里。于是第二天天还没亮他就启程一路狂奔往景和镇而去,亏得是平时做轿夫,练就的飞毛腿。 买药而回又是一路狂奔,那时天才刚有点黑,跑到卫河边时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了。

到卫河要上渡船过河, 可是那天却赶上河水暴涨,水势汹汹, 没有船家敢渡他过河。这轿夫心急如焚, 没有办法,不由得仰头对天大声哭嚎 ,泪随声下。大伙虽然都很同情他, 可也都没有办法。没人敢渡他。

哭喊之际, 忽然有一个摆渡的船夫解开自己的船的缆绳,嘴里呼喊着:

“如果真的有神, 有天理, 这个人如此孝心,就不会淹死。 来来,我渡你过去 。”

奋然开船,鼓起风帆,横冲白浪而行。只是一弹指的功夫,就到达了东岸。周围看着的人们都不禁合掌高诵佛号,感戴神灵。

先父姚安公说:“ 这个船夫对神佛的信仰之笃定超过了大儒者啊。 ”

平日都说信奉神佛,但遇到事情才可以看出来是否真信 哪。

===============

乩仙卧虎山人

田白岩家扶乩,降临的乩仙自称是卧虎山人。 大家都烧香拜祷Dǎo,唯独一个狂放的后生倚着茶几斜着身子坐着, 说:

“走江湖的术士,练熟了手法,不过戏弄人罢了,哪有天天任人召唤的?”

话刚落音,就见乩坛上写出了一首诗 :“鹈鹕惊秋不住啼,章台回首柳萋萋。花开有约肠空断,云散无踪梦亦迷。小立偷弹金屈戌 ,半酣笑劝玉东西。琵琶还似当年否,为问浔阳估客妻。”

狂生看后大惊,不觉得就双膝弯了下拜(禁不住屈膝下拜) 。原来这首诗是他几天前写了偷偷地寄给过去相交的妓女的,并没有存下底稿。

卧虎山人又下判词道:“这首诗幸亏没有寄到,寄到的话将又出现第二个步飞烟了

(步非烟是唐代传奇小说中的一个, 为情而死) 。

判词还写道:“这个女子既然已经从良 ,你这样做就是勾引良家妇女。白居易只不过是写了一个寓言, 你却要付诸实践, 来真格的吗? 历来所传的风流佳话,大多都是下地狱的根源。昨天我偶然看见阴间冥官记录籍册,就记了下来。业海滔滔,回头是岸,山人多嘴,实在是出于一番苦心,先生不要怪我多 言吧。”

狂生瞠目呆立几案旁,面无人色。后来过了一年多就死了。

我见过的乩仙,只有这位不谈人的吉凶祸福,而只是喜欢劝人改过向善,是灵鬼中的耿直之士吧。先父姚安公一直讨厌乱祭祀,不管是谁都拜。 唯独遇到这位乩仙,则一定会恭敬的作个长揖,

说:“这样方正严格,即使是鬼也值得尊敬。”

纪晓岚 阅微草堂笔记


本文标签:, , , ,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