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的迷雾】袁天罡帮助选到宰相女婿

记者/主持人:陆平

点击收听

唐朝陕州刺史王当有个女儿,他将州县文武都召集到一块儿,让袁天罡给他女儿选位

袁天罡说:“这地方没有你的女婿。……


本文标签:, , , ,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命运的迷雾】卫兵直升三品官

记者/主持人:陆平

点击收听

河东有位裴某人,已经五十三岁了,才在禁卫军中担任三卫的。这年的夏末,他进京走到四水西店买饭,和他同座的一位老人对他说:“你是贵人啊!”裴某回答说:“我今年都五十三岁了,才是一个三卫,怎么能指望什么官呀爵的,老先生您为什么叫我‘贵人’呀?”老人笑着说:“你自己不知道罢了,从今天算起二十五天内,便能得到三品官。”说完就离去了。这位老人就是张炯藏。


本文标签:, , ,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命运的迷雾】卫兵直升三品官

记者/主持人:陆平

点击收听

河东有位裴某人,已经五十三岁了,才在禁卫军中担任三卫的卫兵。这年的夏末,他进京走到四水西店买饭,和他同座的一位对他说:“你是贵人啊!”裴某回答说:“我今年都五十三岁了,才是一个三卫,怎么能指望什么官呀爵的,老先生您为什么叫我‘贵人’呀?”老人笑着说:“你自己不知道罢了,从今天算起二十五天内,便能得到三品官。”说完就离去了。这位老人就是张炯藏。


本文标签:, , ,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遭四年冤狱 旅美法轮功学员李宝云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美国报道)李宝云,女,六十五岁,原丹东市生意人。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风湿病、胰腺炎等严重疾病痊愈了。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二零零二年,李宝云被绑架,非法判刑四年,在沈阳市大北女子监狱遭小号等“转化”迫害。冤狱后,历经流离失所的痛苦,二零零八年,流落到海外,现住在美国三藩市。
中国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二日,李宝云从美国向中国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投寄《刑事控告状》,起诉迫害元凶江泽民。
法轮大法救了我
在我修炼法轮功之前我是一个命运坎坷的人。三十五岁,我原来的丈夫去世了,我独自抚养三个未成年的孩子。生活的重担使我积劳成疾,那时的我患有严重的风湿病、胰腺炎、严重的失眠。我每年的春天、秋天,风湿病都会加重,经常是卧床不起一两个月,生活无法自理,所以每年这两个季节,都不得不住院,家中无钱,只好到处借债。那时就是为了三个孩子而活了下来。
一九九六年,我将卖房子的钱借给了我的一个朋友,但到一九九七年,我的那个朋友不但不还我的钱,还悄悄的将家搬走了。我那时的心情非常痛苦,我这么苦的一个妇女,将卖房子的钱借给了你,你却如此的骗我。后来我悄悄的通过别人知道了他的住处,我决定找人报复他。就在此时,我开始炼了法轮功,看到了《转法轮》后,我放下了一切仇恨,决定不再报复他。
我修炼法轮功不久,我整个人精神焕发,真正尝到了人没有病是啥滋味,我才知道我如何去做个好人,是法轮功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那时我真是发自内心的感谢我的师父将这么好的功法洪传于世。一九九八年经过别人介绍,我认识了我再婚的丈夫,他也修炼法轮功,婚后我们很幸福。
二零零零年第一次被绑架:奴工劳动迫害
但没有想到,我正沉浸于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变化后的喜悦,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一夜之间全国到处抓法轮功学员,电视、广播、报纸、电台每天二十四小时不停地造谣、污蔑,那时我无法理解这么好的大法政府为什么要打压。法轮功救了我的命,我不可能放弃修炼。于是我每天坚持到山里去炼功,在警察没发现的情况下,那时我觉得很安全。
在二零零零年三月份的一天,我去以前常炼功的公园炼功,那天我还没炼完第二套功法,就被警察抓上了车,我被送到了灰帽山派出所,然后当天就把我送到了丹东市看守所。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他们强行我每天劳动十几个小时,被关押人员的劳动就是缝手套,完不成就惩罚起早缝。我觉得炼功无罪,所以要求释放,但是没有人替我辩护,我只好用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在那里,我绝食了九天。在非法关押了我三十一天后,被释放。我的丈夫在我这次被抓之后,无法承受来自中共暴政的压力,被吓得再也不敢修炼法轮功了。
二零零二年第二次被绑架:关铁笼子、吊铐、电棍电击、暴打
越来越多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被判刑、被劳教、失去工作、失去家庭,二零零一年中共又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栽赃法轮功,谎言毒害了全中国全世界的人。使中国人对法轮功生起仇恨,并协同中共迫害。为了讲清法轮功的真相,为了停止迫害,我经常将真相资料送到千家万户,后来警察知道了我将真相传递给其他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七月八日下午,八、九个丹东市浪头派出所的警察(现在这个派出所已经解散),以所长王开春、副所长刘军为首的警察强行闯入我家抄家,当时我没在家,他们强行将我丈夫看住,怕我知道消息,下午两三点钟,我回到家后,警察一拥而上将我按住,手背到后面,然后将我戴上手铐。我坚持不配合,警察强行将我拖下楼。
邻居问我:李姨,你怎么了?我说:我修炼法轮功做好人,警察无故抓我。几十个邻居质问警察为什么要抓我,警察无理狡辩,七八个警察拽我上车,好心的邻居把我往下拽,邻居们说:有那么些杀人放火你们不抓,你们专抓好人?警察们说:卖淫嫖娼我们不抓,只要炼法轮功的我们就抓。警察见我要说话,就气急败坏的上来一拳,打中我的门牙,门牙当时就打掉下去一个(从监狱回来后才镶上),其他三个塌下去了,邻居和警察一直僵持了四十多分钟。后来,我被强行带上了车,被警察绑架到丹东市浪口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一分钟没停留,他们七八个警察将我强行双手用手铐吊挂到派出所的铁笼子上。双臂各挂一个轮胎,头戴一个铁帽子,同时不停地用电棍电击我的脖子,双臂,腋下,当时脖子都是水泡,他们连续折磨了我四五个小时。先前两个电棍没电了,又新充的另两个电棍电我。两只胳膊承受身体的重力,还要承受两个轮胎的重量,下肢不能着地,同时还不停的电我。这种痛苦真的生不如死。

中共酷刑:吊铐

当我上完酷刑,被放下来的时候,我的两臂变成了紫茄子的颜色,全部肿了起来。后来他们又把我反扣到铁笼子上直到天亮。第二天下午,我被直接送到丹东市拘留所。将我与其他法轮功学员隔开,因为我浑身是伤,他们怕我的事情被外界曝光,开始一周里,我无法自理,吃饭别人喂我,上厕所因为手不好使,别人给我解腰带、提裤子。在我可以自理后,他们才将我送到丹东市看守所。但是我的两手的无名指和小拇指一直麻木,我的右手一直肌肉萎缩(直到三年多后)。
在沈阳市大北女子监狱冤狱四年
我被非法判刑四年,在法庭上没有辩护律师,秘密审判,没有通知家属,我接到判刑书后,我决定起诉,并写了起诉状,交上去后,一直没有回音,他们不允许我起诉,没几天就直接被送到沈阳市大北女子监狱。
在大北监狱,我检查身体不合格,严重的心脏病和高血压,这都是在这次酷刑折磨后我患的这两种病。在看守所潮湿的环境中,加上通风不好,心理压力大的情况下,我还浑身长满了疥疮,浑身流脓水奇痒无比。大北监狱拒收后,他们把我送到沈阳是监管医院,在监管医院呆了大约半个月左右,我身体并没有恢复,他们再次强制将我送进了沈阳大北监狱。
他们直接把我送到小号,小号里不让我穿鞋,不让我穿内衣和内裤,也不能穿袜子,光身穿棉衣和棉裤,十二月的中国北方非常的寒冷,我被冻的手脚像被动物咬了一样疼痛,我的身体被疥疮折磨的奇痒无比。后来在我的强烈要求下,我才从小号放出。
二零零三年三月份,我被分到了一监区四小队,在我浑身是病的情况下,开始强制“转化”我,强迫我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我不看就叫那些犯人打我。每天让我从早站到晚,除了吃饭不站,我的双腿双脚都肿了,那时他们并不管我是否有病,每天晚上睡觉时利用犯人看管我,不允许我上厕所。使出各种招数折磨我。我一直不说话,不回答他们就打,后来他们逼我写“转化书”,我说我不识字,他们就自己写一个转化书。每“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那些恶警狱警就可得到一大笔奖金,这就是中共利用金钱的诱惑让所有的警察迫害法轮功的一个非常邪恶的手段,让所有的人为了金钱出卖自己的道德。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每天监狱里除了我自己承受这一切强加的迫害,还要面对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一幕幕,有一个二十几岁的女法轮功学员,在北方二十多度的冬天里,扒光衣服,只穿内衣,打开窗户,往身上浇凉水。警察们怕被人看到这一切,让犯人们在厕所进行。有一次,我看到在更衣室里,他们毒打一名法轮功学员。每一天这样的事情都在进行着。每一次看到这些我的内心那种痛苦就像发生在我身上,我的心脏就受到一次刺激,心不停地跳,那时呼吸就像要停止了一样,腿也不会动了。后来我的身体变得非常不好,记忆也开始减退,无法劳动。每次给我弄到生产车间时我不得不躺在地上。
在我身体极度虚弱的时候,我被减刑九个月释放回家。我的身体由原来的一百三十斤降到八十多斤。
被警察追撵 不得不流离失所
二零零五年十月九日,我的儿子将我接到了他家住了一夜。第二天,我便回到自己的家,但是我的丈夫将大门锁上,不让我进家门,后来我听说是因为丈夫受到街道的压力,意思是我在监狱表现不好(实质就是拒绝“转化”)会给他们家人带来麻烦,所以丈夫与我离了婚。我的身体不好,又无处可住,不得不离开,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被迫同我再婚丈夫离婚。我的丈夫也并非真的是发自内心的同意离婚。后来听说他非常后悔同我离婚,后来精神失常了,到处找我,现在已卧床不起,邪恶中共迫害毁了我的全家。
离婚后的第二天,帽山派出所警察就去我儿子家,对我说:你给我滚开这里,你不能在这里住。并对我儿媳说:你要留她,你们一起离开这里!为了不连累我儿子一家,我被迫回黑龙江我的老家,我还没到家,丹东帽山派出所就将电话打到那里,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所在的农场有一个规定,炼法轮功的释放回来,没写保证书的必须进洗脑班。所以农场又将电话打到我二儿子家,问我是否已到,没办法,我又得离开我二儿子家。从此,我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无奈我又去到丹东找到以前认识的法轮功学员,恢复了正常的炼功,在监狱的三年多里,我不能学法炼功,通过炼功我的身体恢复的很快,萎缩的手也长出了肌肉。
我在丹东还是感觉不安全,就又去了北京。二零零七年七月,我在北京的住处又被警察抄了家,跟我同住的也是个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在这次抄家时被抓。当时我不在家,才躲过这一难。我又被迫回到丹东,但听说警察在到处找我,我无处可去又回到了北京。同北京法轮功学员王海军一起流离失所,后来我们到了云南,每到一处,都有警察查我们的身份证,所以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们决定离开中国。
在中国我随时都可能被抓甚至是失去生命的危险。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使我一无所有,身上没有一分钱,我离开中国的全部费用都是借来的。在经历了十六天的长途跋涉中,二零零八年一月七日,我们才到了泰国。从难民途径又到了美国。
十六年来,在中国从未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直到现在还在继续,现在我已花甲之年,我的一切损失江泽民要负法律责任,因我的一切痛苦都是江泽民造成的,要求对江泽民立案审查,追究其刑事责任。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23/遭四年冤狱-旅美法轮功学员李宝云控告元凶江泽民-345919.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4/23/%e9%81%ad%e5%9b%9b%e5%b9%b4%e5%86%a4%e7%8b%b1%e3%80%80%e6%97%85%e7%be%8e%e6%b3%95%e8%bd%ae%e5%8a%9f%e5%ad%a6%e5%91%98%e6%9d%8e%e5%ae%9d%e4%ba%91%e6%8e%a7%e5%91%8a%e5%85%83%e5%87%b6%e6%b1%9f%e6%b3%bd/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湖南省女子监狱仍在迫害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湖南省所有被非法判刑的女法轮功学员被集中关押在湖南省女子监狱。现在其中部分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高度戒备监区一分监区。这个监区在女子监狱后院,靠洞井路附近的楼内。
一分监区共有十二个监室,其中1~6监室每个监室非法关押六位法轮功学员,六个犯人一对一非法监控;7~12监室,每个监室大约两个法轮功学员,六个犯人,三个犯人非法监控一个法轮功学员。还有一些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分配到各个监区去劳动,这部分人数不确定有多少。
非法关押在高度戒备监区的法轮功学员根本不能出监室的门,每天被迫洗脑,看诽谤大法的内容和邪党党文化及法律法规的东西。
一、剥夺法轮功学员的接见权、制造谎言
湖南省女子监狱剥夺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的接见权,斩断法轮功学员和外界的一切联系。女子监狱曾经制造谎言,造成“死人”复活的尴尬之事,那是长沙市法轮功学员谭香玉生前被迫害的一段经历。
二零零四年六月,谭香玉被长沙市天心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于同年十一月,被劫持到湖南省女子监狱。在女子监狱,法轮功学员不仅被施以种种体罚、虐待手段逼迫放弃信仰,还被强制做奴工为监狱赚取巨额利润。
被非法关押期间,连续五个多月,谭香玉每天都是从早上六点钟一直做到第二天的凌晨二、三点钟,以完成每天剥五十斤蚕豆的劳动任务(用刀片把浸泡在冷水中的蚕豆一粒一粒的剥去两头的皮,只留下中间一圈,成品,被称为“玉带蚕豆”),完不成任务,就一直干下去……
精神折磨与繁重的奴工劳役,令谭香玉的身体每况愈下。至二零零五年九月,谭香玉再次因生命垂危而“保外就医”时,她的肺部早已穿孔,肝功能几乎衰竭,全身蜡黄,吐血,不能吃东西,脚发肿,不能行走。一米五八的个头,只有五十多斤,瘦得皮包骨。医生诊断为肺结核与黄疸性肝炎两种重症,离死亡仅一步之遥。湖南省女子监狱为了抹黑法轮大法,对监狱内的法轮功学员宣称谭香玉已经死亡。
谭香玉出狱后,通过学法修炼,仅一个多月,身体恢复健康。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四日,谭香玉与丈夫谢务堂在位于长沙市天心区井湾子的中铁十二局宿舍,被傅胜文等天心区警察再次绑架。天心区企图再次重判谭香玉,湖南省女子监狱就是不收,最后谭香玉被以“收监”名义,直接劫持到湖南省女子监狱。湖南省女子监狱根本不敢让任何一个法轮功学员见到谭香玉,对谭香玉“严管”五个多月,同年十二月十六日“刑满”出狱。
二、酷刑折磨
法轮功学员刚被送进监狱时,女子监狱安排三个罪犯贴身监控。每天被迫观看诽谤法轮大法的内容。如果坚持对大法的坚定信仰,各种酷刑,如长时间罚坐、罚站、双手反铐、殴打等等。那种与世隔绝的环境,周围只有一帮流氓、暴力执法的所谓警察和他们的帮凶,对于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制造的心理压力很大,死在里面都不会有人知道怎么死的。明慧网上有很多这方面报道,例如:
1. 法轮功学员郭照青曾经被双手反铐背后(俗称“苏秦背剑”)七天。郭照青至今双腿瘫痪,不能行走。

酷刑演示:背铐(“苏秦背剑”)

2. 有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年法轮功学员,才进女子监狱的二道门,旁边站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她没有注意。那个人就说她没有看他,不礼貌,拖着她往里走,老年法轮功学员就说“法轮大法好”(意思你们不要来迫害我们),那个人就把她打倒在地,用脚踩老年法轮功学员的脸、嘴,踩、踢她的腿部,致使腿部受伤,很长时间不能走路,打倒在地还不够,又把她拖起来,使劲打耳光。那个人据说姓罗,是监狱长。
3. 有一个女法轮功学员,喊了声“法轮大法好”,被吊起来四天。
4. 长沙县言虹被迫害出高血压。她一直坚定修炼,拒绝向邪恶妥协,这次被非法关押在女子监狱,还不知道遭受什么样的迫害。
三、湖南省女子监狱的累累血债
1.罚站十八个日夜,文惠英全身浮肿倒下去后再也没有起来。
文惠英家住常德市桃源县邮电宿舍,是桃源县航运公司会计科长(退休)。在修炼法轮功前,长年被多种疾病折磨得生不如死。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后,所有疾病不治而愈,身心健康。
文惠英二零零七年十月被桃源县“610”警察绑架后,被送到湖南省女子监狱迫害。在湖南女监,文惠英坚决不放弃自己的修炼,被狱警长期吊铐、殴打,罚站、折磨的脱了相。二零零九年九月文惠英在监狱绝食反迫害,持续五十多天。恶警强行灌食,撬掉她三颗牙齿。最后一次被罚十八个日夜,文惠英全身浮肿,倒下去后,再也没有起来。她当时在监狱到底还受了什么样的迫害不得而知。
二零壹零年二月十二日,文惠英已经奄奄一息,省“610”警察们把她押回了桃源县后,又伙同县“610”将她送到县人民医院。仅一天后,二月十四日,中国的皇历大年初一,西方的情人节这一天,文惠英在桃源县医院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五岁。
2.和蔼可亲的老太太李德银被迫害致死
李德银一九四九年出生,家住长沙市省总工会宿舍,认识她的人都说她和蔼可亲,在群众中口碑极好,她是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的。

李德银生前照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八日,李德银在家再一次无故被民主东街派出所、开福区610绑架,法院判刑四年。她在湖南省女子监狱里受尽了折磨,因不背监规就被体罚罚站,从早上七点至晚上十点,一站就是四天。在监狱里还要做苦工,经常做到凌晨三点,还要受夹控犯的打骂,夹控犯张根林每天都对她拳脚相加,折磨她。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六日,丈夫去监狱探视,十点半钟离开前,她还好好的,她还对丈夫说:只差三个月就可以回家了。她丈夫走出监狱大门,正好碰到市610的人员来了。她的丈夫十一点半刚到家,就接到监狱电话,通知他到中心医院看人,丈夫困惑不解,刚才人还好好的,怎么要到医院去看人?她丈夫赶到医院时,李德银已不省人事,不能说话。据说是610到监狱找李德银谈话间,李德银突然倒地,这其中,市610对她谈了些什么?对她做了什么?不得而知。虽然人在医院,但是并没有采取施救,到李德银去世时共九天的时间里,只有两名女警察二十四小时轮班守着,直到火化。
李德银去世后的几天里,她居住的省工会大门口及院内布满了穿制服的警察和便衣,不准生人出入,这是为什么?他们想掩盖和害怕什么呢?
3.吉首贾翠英被迫害致死
贾翠英,女,终年60岁,家住吉首市。二零零一年下半年,法轮功学员贾翠英被非法判刑五年,劫持到湖南省女子监狱,遭受种种暴力摧残:不许睡觉,酷刑吊铐,用绳子捆起来暴晒、殴打,用带血的卫生纸塞嘴,长时间奴工等等。二零零四年五月,在女子监狱毫无人性的折磨下,贾翠英出现严重的脊椎炎病状,被保外就医,同年十月二十日含冤离世。
4.宋泽梓、贺碧刚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宋浙梓,女,湖南常德市东郊供销社退休女职工。二零零四年八月,被常德市武陵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被送入湖南省女子监狱后,因为拒写放弃修炼的“转化书”,被女子监狱长期将关押在当时设在监狱食堂楼上的“攻坚班”内。女子监狱“攻坚班”由当时的副监狱长赵兰授意成立,专门针对狱内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摧残与肉体折磨,被狱警称为“严管队中的严管队”,其迫害手段极为残酷且不公开,除了受罚的法轮功学员,警察,及参与的工作犯,没有人能知道。工作犯对诸如此类事件守口如瓶。外人无从知道发生了什么。宋淅梓被省女子监狱迫害致精神失常。
贺碧刚女士,湖南省娄底市人,一九六五年十二月出生,九八年十月修炼法轮功前,一只耳朵曾经患有神经性耳聋、妇科病等疾病,修炼后身体康复。二零零一年被中共秘密判刑七年,在湖南省女子监狱,遭毒打、吊铐、背铐、电棒电击、注射毒针、灌石灰水等。被迫害得精神失常、骨瘦如柴,二零零八年三月三日放回家,至今仍精神失常。
“一次体罚跑步时,在喝了工作犯给的一杯水之后,言虹突然感到眼前模糊一片,看不清东西,于是她拒绝跑步体罚……从这以后言虹原本良好的视力就这样突然变得极其模糊,无法正常生活。”引自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七日报道《在湖南省女子监狱反迫害》。据同时期在女子监狱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回忆,宋浙梓和贺碧刚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后,都喜欢脱光衣服,拔下身的体毛。好端端地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们是否被使用导致精神失常的药物和其他药物?
万劫沧桑终有尽,长存正气在人间。随着法轮功学员不断地讲述真相,越来越多的公检法司人员明白了法轮功不仅能帮助修炼者祛病健身,更教人向善,而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抓捕、判刑、转化是对好人的迫害,是非法的,更是邪恶的。他们开始真正地为自己的生命和未来考虑,用实际行动赎罪。明慧网报道了多起法院、检察院、公安局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的案例。
中共江泽民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已达17年之久,很多公检法司人员终于觉醒了,不再参与迫害法轮功,这迟来的义举,说明这场迫害正在走向末日。湖南省女子监狱的各级警察,你们该猛醒了,停止作恶。跟着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道德沦丧,执法犯法,后果是什么你们想过吗?
湖南省女子监狱现任监狱长陈泽龙,政委赵志伟,纪委书记周涛,生产公司总经理宋祥。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23/湖南省女子监狱仍在迫害法轮功学员-346023.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4/23/%e6%b9%96%e5%8d%97%e7%9c%81%e5%a5%b3%e5%ad%90%e7%9b%91%e7%8b%b1%e4%bb%8d%e5%9c%a8%e8%bf%ab%e5%ae%b3%e6%b3%95%e8%bd%ae%e5%8a%9f%e5%ad%a6%e5%91%98/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辽宁抚顺李玉梅已申请“行政复议”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二日晚七点多,辽宁抚顺国保魏振兴等六人闯入法轮功学员李玉梅家抄家,抄走笔记本电脑等私人物品,并绑架李玉梅,送至将军派出所。
第二天晚十点前,将军派出所把李玉梅送抚顺看守所欲行政拘留十天,因体检血压高达二百二十而被看守所拒收而回家。
李玉梅的丈夫侯先生到派出所索要被抢的电脑等物,遭拒绝,警察说是所谓“做案工具”。
四月十八日,侯先生到顺城区政府就李玉梅被行政拘留而申请行政复议,法制办公室的张楠和赵艳琳接待了他,二人听说是法轮功时,就污蔑法轮功是×教。侯先生立即说道:中国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规定法轮功是×教的(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
二人当即在电脑上查找搜索,真的没搜到这样的法律规定,只有一个民政部一九九九年取缔的文件。侯先生当即说:民政部没有立法权,只有“人大”才有立法权。
经过一番探讨,侯先生终于申请行政复议成功。顺城区政府将在六个月内,最迟不超过九个月,对此行政复议给予答复。
李玉梅的行政复议主要内容有:
1.魏振兴等人非法闯进李玉梅的私人住宅,被要求出示搜查证时,拿出空白搜查证,现行填写。
2.对李玉梅行政拘留的依据是说她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第二十七条第一款“组织、教唆、胁迫、诱骗、煽动他人从事邪教、会道门活动或者利用邪教、会道门、迷信活动,扰乱社会秩序、损害他人身体健康”,然而,李玉梅一直在家里,根本就不存在组织、教唆、胁迫、诱骗、煽动他人的问题,这是诬陷。
3.在派出所把李玉梅和一年轻男性关在铁笼里,对李玉梅造成身心伤害。
4.中国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规定法轮功是×教的,所有对法轮功的指控都是不成立的。(法轮功学员按真善忍做好人,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
目前,李玉梅夫妇正等待行政复议结果。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23/辽宁抚顺李玉梅已申请“行政复议”-346026.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4/23/%e8%be%bd%e5%ae%81%e6%8a%9a%e9%a1%ba%e6%9d%8e%e7%8e%89%e6%a2%85%e5%b7%b2%e7%94%b3%e8%af%b7%e8%a1%8c%e6%94%bf%e5%a4%8d%e8%ae%ae/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三百手印”当事人王晓东一家再遭骚扰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九日,河北省泊头市所谓“防范办”(即“610”)主任高贵带着泊头市富镇周官屯村支书周殿平等,以“走访”的名义,骚扰法轮功学员王晓东、王俊杰兄弟俩,以及他们的姨张振梅。王晓东兄弟给他们一一照相留影,存证。
王晓东,又名王小东,男,四十七岁,大学毕业,教师。他是二零一二年“二·二五”事件的受害者之一,也是当年“三百手印”的当事人。
“三百手印”事件,是指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泊头市富镇周官屯村农民王晓东因为修炼法轮功,被非法逮捕后,周官屯村全村三百户农民每家派一代表在呼吁书上签字要求释放王晓东,并按上手印,呼吁书上还盖有村民委员会的公章。该签名信曾被传到中共中央政治局,中共多个政治局常委对三百多当地村民按手印要求释放王晓东一事感到震惊。

骚扰王晓东 迫使他的姨张振梅签字、按手印
四月十九日上午,泊头市“防范办”在其610主任高贵起的带领下,一共七个人,在富镇周官屯村会计周书义(王晓东的表哥)的带领下,到王晓东家骚扰。因为只有王晓东的母亲一人在家,老人家问他们干什么,他们问王晓东和他的哥哥王俊杰是不是在家?这群人一听王晓东和王俊杰没在家,就说没事、没事,只是过来看看。
随后,他们到小赵屯村王晓东的姨家,骚扰王晓东的姨——张振梅,问她是否去过大同,是否给高官、习近平写过信,在答复他们没有之后,他们要求张振梅签字、按手印,并要村支书刘志广签字、按手印。
完事后,他们又返回周屯,在中午吃午饭的时候,周屯村村支书周殿平给王俊杰打电话,说泊头来人,让他过去一趟,说几句话,没说是去村委会,还是周殿平的饭店。王晓东接过电话说:没有时间。周殿平说,过来就几句话。王晓东问他是公事,还是私事?他说是公事,王晓东说,没时间,也不会过去。周殿平说那他们过来。王晓东说,过来别忘了捎着公函,没有,恕不接待!周殿平忘了关手机,跟泊头市“610”等人说:“他们不过来,这几个人,很顽固,不好闹!”
再次骚扰王晓东家 兄弟俩照相存证
刚放下电话不一小会儿,有六个人就闯进王晓东家。王晓东问他们干什么的?带头的610主任高贵起(“二·二五”事件中迫害王晓东的元凶之一)说,市公安局的,其中一个是泊头市鼓楼街道办事处的,赶紧跟随同来的说:这是晓东!指着王晓东的哥哥说:这是大哥,王俊杰。
王晓东问他们干什么来的,公事还是私事?他们说是公事,王晓东向他们要执行公务的公函,他们说只是说几句话,也没有人出示工作证。王晓东问他们,到底是公事还是说几句话?他们说就几句话。王晓东说:你们站好了,我给你们每人照一张像!我被你们迫害的太惨了,万一哪天我再有不测,这就是迫害的证据!他们有的偷笑,有的说没必要,有的说没别的意思!王俊杰用手机给他们录像。
给他们照完相,带头的高贵起说,就问最近出没出过门?另一个人问,去没去过大同?当时问的王晓东一愣,说没有啊!高贵起问是不是给高官写过信,给习近平写过信,他们国保大队收到协查通告,一会儿又说他们从北京抄来王晓东他们的电话号码!
王晓东问:写信?给领导人写信违法吗?高贵起连说:不违法不违法!我们只是核实一下!你只要告诉我们写过或没写过就行了!王晓东说:我凭什么告诉你?我没有这个义务!高贵起说:配合公安调查是每个公民的义务!
王晓东堂堂正正的讲述了自己作为一个合法公民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和非法判刑、冤狱三年的经历。
二零零零年,富镇派出所以“到周殿平的饭店说几句话”为由,把王晓东一家和其它几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饭店,想送到泊头市看守所,但是因为汽车起火,没有车,阴谋没有得逞,后非法关押一天一夜,没给吃饭,没给水。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清晨,王晓东无故遭泊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抄家,因抄出有装光盘的盒子,王晓东被公安从家带走之后,非法逮捕,留下一个七岁的孩子和七十多岁的老母。
七月十八日上午九点,泊头市法院秘密开庭,法院剥夺了王晓东的委托辩护权,辞退两位敢于讲真话的律师。八月十四日,王晓东的家人接到泊头看守所一副所长的电话,对方称王晓东被判三年刑。
后王晓东一案二审再次被秘密开庭,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六日晚,被秘密劫持到唐山冀东监狱迫害。
高贵起听闻王晓东被迫害的事实,虚张声势的说:咱们别弄得那么对立!有什么事我们都可以正常反应,咱没别的意思,就是落实一下,你写过就写过,没写过就没写过!王晓东再称:人家写信既然是合法的,我就有不告诉你的权利!
最后,高贵起说:算了算了,我们回去就说他们不给我们答复!一群人怏怏而去。
晚上,王晓东、王俊杰找到周殿平,问他为什么说那些不负责任的话,他说不是他说的,王晓东说,那是我听错了吗?他马上改口说,是他们说的,我只是重复了一下!王晓东说:善待法轮功学员得福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不但官位不保,甚至遭恶报,是丢掉性命。周殿平一再说他不会迫害法轮功学员。
第二天一早,周书义就找到王晓东,利用亲戚关系,再次套问王晓东是否给习近平写过信,并企图让王晓东把家里的有“法轮大法好”的福字对联撕下来,威胁他,不照办,恶人会再次迫害他!四月二十一日,周书义又找到王晓东的姨父姚秀义,威逼利诱,套问是否写过信,信的内容。
由于这些人的不断骚扰,王晓东的母亲承受的压力很大。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23/“三百手印”当事人王晓东一家再遭骚扰-346022.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4/23/%e4%b8%89%e7%99%be%e6%89%8b%e5%8d%b0%e5%bd%93%e4%ba%8b%e4%ba%ba%e7%8e%8b%e6%99%93%e4%b8%9c%e4%b8%80%e5%ae%b6%e5%86%8d%e9%81%ad%e9%aa%9a%e6%89%b0/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