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墙问答】手机Authy保护二步认证

问:二步认证,已经是相当流行的1种二步认证方法。但美国国家标准技术所,已经不再建议手机短讯作为二步认证的方法,是基于甚么原因?

李建军:就算无中国这种电讯拥有的情况,在西方社会也好,手机短讯作为二步认证手段都不再,因为现时黑客已经发展出1套木马程式,一旦成功你的Android手机,就会拦截你用于网上银行、电邮系统等二步认证用短讯,然后用作入侵你的银行或电邮户口。加上现时2G和3G网络所用的保安认证手段,都已经被黑客拆解得七七八八,因此,除了申请电邮户口时,可以用作确认身份之外,其实手机短讯作为二步认证这种方法的安全度愈来愈低,淘汰只是迟早问题。而在中国,由于电讯公司由政府拥有,政府会拦截部分二步认证短讯作监控之用,以及太多假基站等因素,手机短讯二步认证就更加谈不上安全。

问:刚才提及那些假基站是怎样一回事?听众要如何去做才能避免遇上假基站,或因假基站,而被黑客有机可乘入侵你的系统。

李建军:现时有些犯罪集团,精通现有GSM手机网络的技术,建立一些假发射站,你的手机会因认辨错误发射站,而收到假基站的讯号,当你连上假基站时,你会收不到正常的来电,或拨不出电话,只不过你会收到由假基站发出几可乱真的短讯,你千万不要打开短讯内的连结,因为短讯内的连结正正是黑客集团精心炮制的木马(程式),一旦你打开连结,如果你用Android手机,就会安装奇怪软件后,之后你的二步认证短讯都会被黑客拦截,后果十分严重。

一般人很难成功辨别那些发射站是假发射站,要防止因假发射站而蒙受损失,除了不要打开一些奇怪的短讯,如果你怀疑你在假发射站的覆盖范围,应该立即关闭手机,并且重新开机,以及转移你的位置,避免手机再连上假发射站。但由于不法之徒所开设的假发射站,不少的发射功率都十分之强,因此,你可能要稍移玉步,并且尝试打出电话,才能够肯定你的手机没有连上假发射站。

问:如果不用手机做二步认证,那还有甚么二步认证的方案,是方便而且安全?特别能够在手机上使用。

李建军:有一只叫 Authy 软件,这个软件可以一次过为多个户口,包括和facebook提供二步认证的,而且一旦手机不见了,只要输入备份密码,就可以将二步认证功能转移到新手机,而就算你外出旅游,忘了启动海外漫游功能也好,Authy就算在飞行模式,都可以提供有效的二步认证码,而不一定需要连接互联网,这可以解决很多人需要的二步认证问题。而这只软件是免费,并同时适用于Android和iPhone之上,几乎适合大部分智能手机使用。如果你不再想用手机短讯二步认证,又不想手机有太多各式各样的二步认证软件,变得难于管理,Authy服务是一个相当不错的选择来的。而且同时可以用在Evernote和Dropbox等常用的云端服务。

在iPhone,Authy更加支援指纹认证功能,变相令你的户口受指纹认证保护。

这次问答,我们准备了视频,示范如何简单设定Authy,以及Google户口的二步认证,欢迎各位听众浏览本台的网站,收看有关视频。虽然用iPhone进行示范,但Android和iPhone在用法上大同小异,并无太大的差别。

来源:RFA 版权归RFA所有。 经 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http://www.rfa.org。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Advertisements

历经悲苦 61岁得法迎来幸福晚年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一日】我七岁时没了妈,九岁时死了爹。从小体弱多病,大爷(爸爸的哥哥)把我抚养长大。
妈妈没了之后,嗜赌的爹更是疯了一样的赌博,根本不管我和当时只有两、三岁的弟弟的死活。饿得难受的我,不管爹走到哪里都跟着,因为我知道,只有寸步不离的跟着他,我就能有口饭吃。可是不久,因为没人照看,弟弟就活活的饿死了。
十一、二岁时,农村时兴各个村子串着看农村剧。一次看完后,回家的半路上,我看见个不知是什么东西,回到家就病倒了。只记得当时是四月份种苞米时。
病得不省人事,谁也不认识,光拉不吃。一个多月后,才清醒过来,头发都掉光了,瘦的皮包骨。当时得这个病的人都死了。后来,大妈说:你总不吃饭不行啊,喝点粥吧。就这样,到八月份苞米成熟时,我终于从炕上起来了。
过了一段时间,忽然又得了另外一种怪病:隔一天一高烧。上午不烧,下午烧。冬天不烧,夏天烧。浑身没劲,能吃东西,一连烧了三年。
十四、五岁时,给驴割草,手背肿了三条道子,一直漫延到全身。最后,脸肿得都裂开了纹,俗称:“大头瘟”。
十六岁以后,不再得病了,就开始干活。十九岁时,结了婚,嫁给了现在的丈夫。生完孩子后,二十二岁就上班,直到退休。
结婚后,我把婆婆、小姑子、两个小叔子都接到城里来。婆婆在我家一呆十七年,其中还瘫痪了七年,一直侍奉到老去。小姑子一直到结婚离开我家。大一些的小叔子在我家住了一年,直到当兵转业。小一些的小叔子从七岁一直住到十八岁上班。
一九九六年,我得了脑血栓,胳膊、腿总疼,走路费劲。一九九八年四月份,我开始修炼大法。得法后的第二天,我就把治脑血栓的药全扔掉了。晚上做梦:飘来一个小瓶,里面装着药,一个声音说:“吃药吧。”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师父说了,修炼人没有病。我不吃。修大法,吃啥药啊。转天,脑血栓的症状就没了。
修炼前,若买衣服不合适,找个理由必须得换回去。修炼后,凡事不再计较,谦和忍让。
二零零二年,我居住地所在的社区不知干什么活儿,把我楼房的墙钻了两个窟窿,社区要给钱,我没要,说:“我是修大法的,自己拿水泥抹上得了。”
修炼不长时间,周围的人就都知道我修炼大法了。因为我见谁告诉谁,告诉他大法的美好,大法是祛病健身,教人做好人的高德大法。我就想让所有的人知道大法好。现在,我已成了这一片儿有名的法轮功(是邻里的称谓)了。别人一看见我,就说:“法轮功来了。”
我家是学法点,每天下午,同修都来学法。有一天,我出去办事,中午回来的晚。正巧,老伴儿(未修炼法轮功)拄着拐在外面遛弯,不能及时赶回家。我着急了:同修来了,進不了屋怎么办呢?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情真真切切的验证了大法的神奇。据老伴说,他正遛弯呢,过来一辆塑料棚的三轮车,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下了车,对他说:“大爷,我送您回家吧。”老伴不同意,怕遇见坏人。三轮车男子没等老伴同意,就把他连搀带抱的送上了车,一直把老伴拉到楼底下。这还不算,又把老伴搀扶上二楼我家门口,然后说了句:“我的任务完成了,”然后,就走了。老伴刚進屋没一会儿,同修们就陆陆续续的来了。
邪党前头目江某某开始迫害大法后,派出所的警察和社区的工作人员都不明白真相,也随着跟踪、监控、骚扰我。我想:这不对啊,我修大法是做好人的,遇事得为他人着想。他(她)们随着迫害走,害好人,以后会遭报的。我得救他(她)们,不能让他(她)们稀里糊涂的做坏事。
以后,再遇见社区和派出所的人员,我就给他(她)们讲真相。告诉他(她)们法轮大法是佛家修炼大法,是让人们强身健体,做一个好人中的好人的,迫害好人是要遭报的。可千万别做傻事啊!
现在,社区的工作人员一遇到我,就乐呵呵的说:“大姨,注意点啊。”我说:“没事,我有师父管呢。”派出所专门管我的警察,一看见我就跑,我赶快拉着他的胳膊说:“大姨都是为你好,可别迫害法轮功弟子了。快看看真相期刊吧。”他赶紧拿了真相期刊说:“大姨,我看,我看,你快走吧。”我还没走几步,吓得他一溜烟的没影了。
到我六十一岁得法那年,前大半生,我九死一生,尝尽了人间悲苦。直到我修了大法,我才知道遭了那么多的罪,吃了那么多的苦,都是为了今天能够得大法,在大法中修炼。得了大法,有了师父看护,我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法轮大法弟子。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31/历经悲苦-61岁得法迎来幸福晚年-343356.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3/31/%e5%8e%86%e7%bb%8f%e6%82%b2%e8%8b%a6%e3%80%8061%e5%b2%81%e5%be%97%e6%b3%95%e8%bf%8e%e6%9d%a5%e5%b9%b8%e7%a6%8f%e6%99%9a%e5%b9%b4/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七旬老人腰椎摔伤 七天自动复原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的老弟子,今年六十九岁了,修炼了十多年,许多的关和难,都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过来了。自从寄走了诉江控告信后,身心有了很大提高,盘腿不痛了,心情特别高兴和轻松。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使我痛定思痛,深深的体悟到修炼的严肃性。
二零一六年三月份,我乘公共车外出,刚踏上车后部的二层台阶,还没站稳,司机一个急刹车,一下子把我从二层台阶的高处,重重的向车前部摔去,最后仰面朝天摔在地上,昏死过去。司机吓坏了,拽着我的手拼命摇晃,不停的大喊。我醒来后,大脑一片空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听司机喊到:大姨我不是故意的,是为了躲一个强行抢道的小轿车,才不得已刹车的。我知道这种急刹车不对,但不这样,会发生更大的撞车事故,还不知后果怎么样呢!
我明白过来后,立即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不能这样躺着,得赶快爬起来,可全身动不了,手脚不听使唤,怎么也爬不起来。我让司机把我扶到座位上,说没事,让司机继续开车。我开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着念着,感觉好多了,脑子也清醒了,我走到司机跟前说:我今年快七十岁了,你今天把我摔成这个样子,如果换一个人,你不知道得有多大麻烦和不幸!幸运的是你遇到了我这个修炼人,我有师父保护,一定没事,不会怨你,也不会给你添麻烦。我给司机讲了法轮功受迫害真相,最后给他退了队。司机连连道谢,感激不已。
我下车后还能走,可回到家后全身开始剧痛,身体从上到下,连着五脏六腑都火辣辣的疼,大喘气都疼,腰椎处痛的不能弯腰,躺着不能翻身,吃什么都吐,头痛发晕要睡觉,但又被痛醒,根本睡不着,右手腕鼓起个大包,舌头让牙咬了个大洞。我开始学法炼功、发正念,同时向内找自己。我找到自己从诉江后,身心发生很大变化,起了欢喜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才出现被车摔的一幕。
身体上的剧痛,咬咬牙还能过去,可是精神上的折磨,真是煎熬。晚上孩子们下班后,听邻居说我被公交车摔的不轻,家里象炸开了锅。孩子问我在几路公交车上摔的?我不想连累司机,说不知道。孩子们就想:是不是摔糊涂了,严重脑震荡了,必须得去交通所报案。有的提议:赶快先去医院彻底检查,到底哪伤着了,否则会留下后遗症,有什么危险、不良后果等等,整整闹腾了两、三天。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绝不去医院,绝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我冷静的告诉他们:我是个修炼人,我哪也不去,我一定会很快好的,你们放心吧。
我稳下心来,每天都全身心的学法、炼功,每天炼三、四次功,夜里痛的睡不着就听师父讲法,当时我只有坚定的一念:相信师父,相信大法,一定会归正的。无论怎么疼痛都坚持学法、炼功,炼第四套功法时,开始根本不能弯腰和下蹲,我就背《洪吟》:“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1]。每做一次、念一遍,真的就能弯腰蹲下去,这大大的增强了我的闯关信心,炼完功后,浑身都被汗湿透了,但是轻松好多。
到第七天打坐学法时,忽然开始咳嗽,咳个不停,咳的整个肚子都抽着筋疼,憋得气都喘不上来了,脸涨的通红。我心想:我死也不在乎,反正已得法了。就在这一瞬间,腰的脊椎咯噔一下归正了,腰立即就不疼了,肚子也不抽筋痛了,也不气喘了,我立即下地走了几圈,发现彻底好了。我的眼泪流下来了,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了我新生。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
我把这件神奇事告诉身边的亲朋好友,证实大法,让他们知道大法的神奇和伟大。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31/七旬老人腰椎摔伤-七天自动复原-344555.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3/31/%e4%b8%83%e6%97%ac%e8%80%81%e4%ba%ba%e8%85%b0%e6%a4%8e%e6%91%94%e4%bc%a4%e3%80%80%e4%b8%83%e5%a4%a9%e8%87%aa%e5%8a%a8%e5%a4%8d%e5%8e%9f/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肺癌中晚期的哥哥痊愈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修大法后我变化非常大,身心受益。修炼前我一身病:贫血,心脏供血不足,血色素低;鼻炎、支气管炎,经常咳嗽;失眠、头疼、头晕、浑身无力。九二年九月休克了一次,才去医院做了一次全面检查。结论是肾衰、肝功能减退、造血功能不行。这样的体质,医院也没有好办法医治,只能注意营养、多休息。当时我才四十一岁。
我本人性格比较刚强,不愿让同事、朋友知道自己年龄不大就一身病,自己硬撑着,不休息、不住院,休克了也没住院。就连下雪天骑自行车摔倒,把膝盖半月板摔坏了,医生让做手术,我不愿意做,硬坚持好几年。直到我修大法,半年后病痛全无,腿也不痛了,半月板完全恢复正常。
在修炼中出现过几次病态现象,每次师父都帮我闯过难关。修炼二十年来,我一片药也没有吃过,走路一身轻,在我身上体现了大法的神奇。因此,老伴、女儿、女婿、孩子都说大法好。老伴虽然尚未修炼,闲暇时,也常读《转法轮》。即使从“七二零”江魔头迫害大法以后,全家人也没有一个人说过不让我修炼大法。而且只要是做“三件事”,他们都是全力支持,有些事我力所不能及的,他们就帮着做,如购买做真相资料的耗材等。
师父说:“佛光普照,礼义圆明”[1]。 我与我的家人及亲戚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也都沐浴在师父的佛恩浩荡之中。在我二十年的修炼中,发生了许多神奇的事。下面我举几例与同修共享:
听师父讲法录音,肺癌中晚期的哥哥痊愈
我老家在山区农村。二零零一年一月底,我哥感觉身体不舒服,胳膊疼,而且越来越严重,疼的自己连衣服也穿不了了。腊月二十三来我家(我家在省城住),上楼都是弟弟背上来的。我一看哥哥这样,人又瘦又虚弱,没一点精神,非常吃惊。他们一边吃饭我就一边给他们讲法轮大法好,治病有奇效;讲我的亲身经历,我一身病全好了,几年都没有吃过一片药。就这样,吃完饭我哥就让我给他打开师父的讲法录音。我哥没上过学,一字不识,只能听法。
第二天,我就陪我哥去医院检查、找专家咨询,先后去了市医院、省医院、肿瘤医院。我哥除了去医院,每天在家就听师父讲法,整整三天。腊月二十六下午,我从外面回来,一看我哥在地上站着呢,笑着对我说:“我不疼了”并且把胳膊举起来让我看,我当时一愣,惊讶的半晌说不出话来。我哥眼里闪着泪花说:“感谢师父吧!”当天晚上,家人把三家医院的检查结果都拿回来了,结论都一样:肺癌中晚期。只有三天就要过大年了,医生说:过完年再确定治疗方案,只给开了点防癌小药片。过完年后,我带哥哥到医院复查,拍片照相,一看瘤子没有了,只有钙化点。医生拿前后两次的片子对比看,觉的特别惊奇。医生说:省你的钱了,不用治了。就这样我哥一天医院也没住,任何治癌药物都没吃,神奇的恢复了健康。当时拉我哥去医院查病的司机,听说我哥没住院病就好了,觉的奇怪。直到二零一三年我们去司机家拜访,人家提起那年我哥有病的事,我才告诉他们事情的原委,又给他们讲了大法真相、三退保平安,当即他全家人都退出了党、团、队。
读过《转法轮》,妹夫得大法师父护佑
二零一零年,过正月十五元宵节,农村有家家户户挂灯笼的习俗。正月十四下午,妹妹家也要挂灯笼。我妹夫用木梯靠在电线杆上,爬上去往电线杆上拴绳子。因电线杆是圆的,刚蹬上梯顶,右脚一抬,失去平衡,连人带梯倒下来,正好摔在石头堆上,梯子压在妹夫身上,他嘴角淌着血,头上有个大包,不省人事。吓的我妹赶紧叫弟弟们拉着我妹夫到县医院去抢救,拍片、CT、骨科检查等等,检查完了我妹夫也醒了。结果,骨科主任说:没事,不用吃药、输液,就是跌重了,回去休息几天就好了。晚上十点多钟,他们又把我妹夫拉回了家。
因为我刚一开始学法时,觉的大法好,我就给了他们一本《转法轮》。我妹夫虽认字不多,但《转法轮》还能念下来。一有时间或农闲时就看《转法轮》。就这样他们得了福报,得到师父多次护佑。
师父保护,车门夹手毫发未损
二零一四年夏天,外甥女开车回我们老家,我也搭乘他们的车,打算回老家讲真相。车上坐着我妹妹和外甥女一家人。途中,在高速路服务区休息片刻,上完厕所,就匆忙赶路。我刚蹬上车,右手四指还扶在车门顶沿上,外甥女立即把门砰的一下关上了,我四个手指一下被卡在车门缝里。我妹看到吓的喊了一声,外甥女立马把门打开。就看我的手指连红印也没有,我没有一点夹住的感觉。外甥女和外甥女婿都吓坏了,脸色都变了。直问我疼不疼,感觉怎么样?我赶紧说:“谢谢师父吧,是师父替弟子承受了一难。”外甥女婿以前对大法半信半疑,这次亲眼见了这一幕,从此真相信大法了,从心底真正退出了中共党、团、队。
我修炼这么多年来,发生在我家的神奇事,还有很多很多。用什么语言也难以表达对师父的感恩!我再次谢谢师父,谢谢师父的苦度!我只有用心学法,改变自身不好的观念,做好三件事,多救人,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31/肺癌中晚期的哥哥痊愈-344921.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3/31/%e8%82%ba%e7%99%8c%e4%b8%ad%e6%99%9a%e6%9c%9f%e7%9a%84%e5%93%a5%e5%93%a5%e7%97%8a%e6%84%88/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发生在大兴安岭地区的恶报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法轮功以“真善忍”为指导做好人,祛病健身有奇效,是真正的佛法。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十八年中,法轮大法却弘扬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受到世界人民的爱戴和尊敬。可是在中国大陆,有的人受中共邪党谎言的毒害,诽谤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迫害法轮功学员,撕毁真相资料,不但自己遭恶报,还牵累家人,以下是发生在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的恶报实例。
1、加格达奇铁路医院书记冯洪滨跳楼身亡
黑龙江省原哈尔滨铁路局加格达奇铁路医院书记冯洪滨,迫害本单位学法轮功的职工。有人问冯洪滨: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学员?冯洪滨说:就想平平安安退休。结果冯洪滨退休后,在没有心脏病史的情况下,突发心脏病,安装了六个支架。又得抑郁症,总想自杀,多年以药物维持生存。终于在二零一六年八月,冯洪滨带着孩子带到外地散心时,跳楼死亡。
2、塔河县委书记黄士军恶报车祸死亡
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被残酷迫害,作为塔河县委书记的黄士军,不但不保护本县善良的民众,还赤膊上阵亲自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塔河县盘古林场法轮功学员王友杰和蔡国军等学员,因为坚持真理,被非法关押在塔河县看守所。期间,警察们做“转化”,逼迫二人放弃信仰,王友杰和蔡国军还是坚信法轮大法。黄士军就带着塔河县的领导班子多人到关押王友杰的监室和关押蔡国军的监室,逼迫放弃法轮功修炼。黄士军一伙人认为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中王友杰年龄最小,觉得好欺骗,想以此事为切入点来报道诬陷法轮功。
但是他们怎么说,王友杰就是坚信法轮大法好,黄士军等人垂头丧气。但为给自己抹粉歌功颂德,他们在塔河县有线电视中,播放歪曲事实的录像片:“县领导黄士军等人去看望关心法轮功学员,”经过他们的剪切、添加他们的解说词,迷惑其他法轮功学员和不明真相的世人。
结果不久,黄士军出车祸恶报死亡。
3、国保警察韩德刚参与迫害 恶报丧子
塔河县国保警察韩德刚,四十多岁,一九九九年,法轮功刚开始被迫害时,韩德刚虽然也到法轮功学员家去看看有没有书、人在不在家,有时也在迫不得已时跟着别人去绑架法轮功学员,但是韩德刚心里还是比较同情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还是比较照顾的。
但是接下去的几年,韩德刚好象与法轮功学员有仇似的,诽谤法轮功师父,恶狠狠的谩骂法轮功学员,积极的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结果,韩德刚十六岁的儿子韩智峰患白血病,塔河县各个单位给捐款,耗尽了韩德刚的钱财,也没有留住儿子的生命。
韩德刚本应该警醒,停止迫害善良。可是在塔河县近几年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案例中,韩德刚都是积极参与,就最近法轮功学员杨宗波被绑架、审讯、判刑等一系列迫害行动中,韩德刚都是迫害的急先锋,就在杨宗波一年冤狱结束时,韩德刚还去看守所恐吓杨宗波:不能上明慧网声明或揭露迫害。
4、盘古派出所所长刘刚暴病死亡
塔河县盘古派出所所长刘刚,男,四十多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绑架、抄家、监视居住,骚扰等迫害,刘刚得暴病恶报死亡。
5、辱骂大法 殃及丈夫遭恶报患奇怪病
察宁,女,三十五岁,家住加格达奇。察宁辱骂法轮功师父,察宁的丈夫在干活时,突然昏迷不醒,昏迷了好几天,到医院检查什么病也没有,察宁自己都说:“这也太邪门了,太怪了!”
6、姜滨生诽谤法轮功患食道癌死亡
加格达奇铁路二中校长姜滨生,男,五十多岁,诽谤法轮功师父,骂法轮功学员,结果患食道癌,从检查出癌症不到一年,恶报死亡。
7、松岭胡长龙恶报死亡
胡长龙,男,家住大兴安岭松岭区。胡长龙听到别人说,法轮功学员刘丽发真相资料。胡长龙就要去恶意举报,身边的人劝说胡长龙:别去了,都是松岭家乡人。胡长龙还是去恶告了。就因为胡长龙的恶告,法轮功学员刘丽姐妹被绑架关押,受尽摧残折磨。胡长龙恶告好人,恶报死亡。
古往今来,迫害善良,迫害正信的,都是损人不利己,不但毁了自己的生命和前程,还毁了家人。法轮功在中国是完全合法的,任何一个法律中都没有明文规定不让信仰法轮功。如今全球都在起诉江泽民,谁还跟随江泽民在迫害法轮功!善恶有报是天理,当法制健全社会的时候,人间的法律一定会制裁迫害法轮功的人,上天也绝不会饶过迫害正法的人。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31/发生在大兴安岭地区的恶报案例-344858.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3/31/%e5%8f%91%e7%94%9f%e5%9c%a8%e5%a4%a7%e5%85%b4%e5%ae%89%e5%b2%ad%e5%9c%b0%e5%8c%ba%e7%9a%84%e6%81%b6%e6%8a%a5%e6%a1%88%e4%be%8b/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儿子陷冤狱 儿媳被害死 北京马淑兰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北京市大兴区七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马淑兰,曾经被非法拘留三次、遭劳教迫害一年六个月;儿子张玉华被非法判刑四年,至今仍身陷冤狱;儿媳康淑霞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四川成都龙泉驿监狱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于二零一二年去世。
中国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马淑兰老太太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要求依法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儿子张玉华,依法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并还法轮功清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被告江泽民疯狂发起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国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在其“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抄家、抓捕、拘留、判刑、劳教、酷刑、活摘器官等迫害,导致近一亿人遭受不同程度的迫害,造成社会秩序的混乱、经济上的崩溃、道德的急速下滑、司法的混乱和黑暗。
根据中国刑法规定,江泽民涉嫌犯下了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罪、非法剥夺公民财产罪、非法搜查罪、非法拘禁罪、诬告陷害罪、虐待被监管人罪、渎职罪、侮辱罪、诽谤罪、徇私枉法罪、侵犯公民民主权利罪、滥用职权罪。因此,申请最高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江泽民向最高法院提起公诉,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经济和精神赔偿责任和其它相关责任。
目前超过二十万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将迫害元凶江泽民告到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法轮功学员诉江,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所有中国人的做好人的权利。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九日以来,北京市大兴区政法委、610办公室、大兴公安分局统一部署,由大兴国保大队、各派出所警察具体实施,对实名诉江(将控告江泽民的诉状邮寄给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的法轮功学员,骚扰、非法抄家、甚至绑架和拘留。马淑兰老太太也被骚扰。
下面是马淑兰老太太在对江泽民的控告书中叙述的部份事实:
我于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心脏杂音、尿道炎、关节炎等多种疾病都好了,心胸变得开阔了,处处为别人着想,家庭和睦,身心健康,无病一身轻。
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被控告人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利用电视、电台、报纸等一切舆论工具,开足马力抹黑法轮功;同时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抄家、抓捕、拘留、判刑、劳教、酷刑、活摘器官等迫害;控告人全家及亲属深受其害。被控告人操控的“610”办公室及公安机关,对我行政拘留三次、劳教一年六个月,给控告人造成精神与身体的极大伤害。主要迫害事实如下:
被非法拘留三次、遭劳教迫害一年半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我和儿媳及其他同修因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知道媒体抹黑法轮功的报道都是假的,是栽赃陷害,本着说一句真话,相信政府能听百姓肺腑之言的想法,因此去了北京请愿,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希望国家领导人改变错误的镇压决定,这也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当天被非法关押在前门派出所铁笼子里,因未报姓名被前门派出所警察挨个抽打嘴巴,致使面部红肿。到晚上被大兴县黄村镇派出所接回派出所审问,审问后大兴公安局以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将我行政拘留十五天,被大兴县黄村镇派出所警察送到大兴看守所拘留,给我在社会上造成恶劣的影响,家里人在小区或见到熟人都抬不起头。
二零零零年三月,我和儿媳及其他功友去天安门请愿,被大兴县黄村镇派出所拉回,大兴公安局将我行政拘留十五天。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天天坐板,被犯人看管。
二零零零年六月,我和其他功友去天安门请愿,被大兴公安局将我行政拘留十五天。期间大兴国保警察常文杰和预审警察整夜的审问我,连蒙带诈,还威胁我说:现在活埋了你都没人知道,逼我说出我和同修电话通话中(大兴国保长期监听我家电话)谈到的同修是谁,我被逼说出同修时,心里象刀剜似的难受。
二零零一年二月,大兴国保张乐兴、郭燕海、常文杰和黄村派出所的警察共六、七人到我家,进门后就把我和老伴张荣兴、儿媳康淑霞强行架到楼下警车上,他们强行抄家,把我家翻的乱七八糟,抄走《转法轮》三本、录音磁带二十四盒、镶在镜框内的师父法像和真善忍法轮图形三个、大法资料等。然后把我们三人送到大兴看守所,非法关押。我绝食抗议,他们也不释放我。还把我和其他同修拉到大兴团河劳动人员调遣处,逼我转化,骂大法骂师父。转化期间四名劳教所警察卑鄙的架着我踩李洪志师父的法像,我拒不转化。一个月后,没任何手续,把我和康淑霞劳教一年六个月。
在大兴团河劳动人员调遣处关押近一个月,仅洗了一次澡,换了一次内衣。每天包一次性筷子,平均每天连续劳动十小时以上。后被送到大兴天堂河新安女子劳教所。首先是强行转化,有时在厕所旮旯,有时在房间角落。被逼转化后人像死了一样的难受。转化后强迫劳动,每天坐在儿童椅上包筷子、穿鱼食,累的干着活就睡着了,这时看管我们劳动的犯人上来就打,打醒了接着干活,完不成定量不让睡觉,期间还逼着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写所谓的心得体会。
二零零一年三月至二零一三年九月间,大兴国保李学军等多名警察来我家非法抄家二、三次以上,抄走大法书、大法资料等,至今未还。
儿子被非法判刑四年,儿媳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去世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日下午,大兴国保、大兴610办公室、大兴清源派出所、大兴兴丰派出所、居委会共十多人拿着电棍到我家强行抄家,抄走师父法像、墙上张贴的大法画、大法护身符等资料。其中一人一直审问我,将我全家人吓的够呛。
我儿子张玉华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心胸开阔,孝顺父母,二零一三年十月一日因悬挂“真、善、忍好”的大法条幅被大兴区清源派出所非法抓捕,于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被大兴检察院司左军起诉,被大兴法院刘冲非法判处有期徒刑四年,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市京山线茶淀站清河农场前进监狱。
我儿媳康淑霞一九九五年炼功后,月子病好了,由未炼功前与公婆打架、不说话,到炼功后主动孝敬公婆。但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间在大兴看守所被非法行政拘留三次,二零零一年在大兴天堂河新安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在四川省三台县讲真相,被绑架、非法判刑三年,在四川成都龙泉驿监狱被遭受迫害,二零零七年回家后精神不正常,后于二零零九年因高血压、脑干出血、肾衰竭送医院抢救,一直透析,二零一二年去世,年仅四十八岁,扔下两个未成家孩子无人照管。
就因为我炼法轮功,祛病健身做好人,十六年来,我们家不得安宁,没有消停的日子。随时都有被绑架的危险,因我上了大兴公安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名单!电话被监控,骚扰不断。过年过节或有什么“重大活动”,辖区警察、居委会都要到家不停地骚扰或监视。家人天天提心吊胆,甚至有人敲门都害怕,要先在猫眼看看是谁再开门,精神高度紧张,生活在恐惧当中,身心受到极大摧残,这与江泽民的迫害是有直接关系的。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31/儿子陷冤狱-儿媳被害死-北京马淑兰控告江泽民-344099.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3/31/%e5%84%bf%e5%ad%90%e9%99%b7%e5%86%a4%e7%8b%b1%e3%80%80%e5%84%bf%e5%aa%b3%e8%a2%ab%e5%ae%b3%e6%ad%bb%e3%80%80%e5%8c%97%e4%ba%ac%e9%a9%ac%e6%b7%91%e5%85%b0%e6%8e%a7%e5%91%8a%e6%b1%9f%e6%b3%bd%e6%b0%91/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四川绵阳邓闺贤被火车站警察绑架抢钱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一日】我叫邓闺贤,女,今年七十六岁。我原来身体一直不好,从七十年代开始就有严重的肝病,经常住院,到最后无药可治。由于肝脏不好影响到其它五脏也有病,吃不好、睡不好,得了忧郁症,安眠药不断,血压高达200多,还有心肌梗死的毛病,曾半夜被家人送医院抢救。那感觉真是生不如死,对未来不抱任何希望,当时连遗书都写好了,但因两个儿子还小,不忍心离去,只好听天由命了。
在一九九八年,我又因肝病住医院。期间,一位好心人给我送来一本《转法轮》。这真是一本天书,我只看了一多半,就觉得自己被阵阵暖流通透全身,舒服极了。我用了一整天的时间把书看完,心想:我遇到神仙了,我有救了。然后,我找到炼功点,开始学炼法轮功,并按照书上的要求重德、修心性,按真、善、忍的法理做好人,遇事多为他人着想,遇到矛盾多检查自己。我努力按照法轮大法的要求去做好人,好人自然会有好报,所以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不到半年“肝功能”就全部正常了。连严重的高血压和心肌梗死都好了,忧郁症也好了。我感谢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永远铭记我心中!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日,我和儿媳要去广西,已买好成都到北海的机票,在绵阳乘火车去成都时,受到绵阳火车站警察(李华国、侯德全等人)的非法搜查(没有搜查证)。他们知法犯法,三个大汉连拉带强抢从我一个快八十岁的老太婆包中抢走人民币一千五百元,只因我修炼法轮功,人民币上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江泽民集团可以一手遮天,在全国以至全世界利用各种宣传媒体造谣、诽谤、污蔑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并残酷迫害修炼法轮功的好人。我们只是告诉人们真相,告诉人们法轮大法是佛家高德大法,修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而已。宪法明文规定了公民有信仰的自由,但他们非法剥夺了我们的信仰权利,诬告陷害我,非法搜查我,用暴力获取所谓的罪证,并非法拘禁我七个多小时,致使我当天的火车票、飞机票全部作废(又损失上千元人民币)。
我对拘禁我的警察说:“我也学过法律的,宣传信仰没有犯法,迫害信仰才是犯法犯罪。迫害法轮功的是江泽民集团,一九九九年江泽民曾叫嚣要把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要三个月消灭法轮功。至今已经十八个年头了,法轮功不但在国内没有消灭,而且弘传到全世界。江泽民已被世界几十个国家起诉了,他犯了‘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剥夺公民信仰自由罪’、‘滥用职权罪’、‘诽谤罪’、‘栽赃陷害罪’、‘徇私枉法罪’……国内也有二十多万人用真名实姓向国家最高检察院和法院起诉了江泽民。善恶有报是天理,江的亲信们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周永康、李东生、薄熙来、徐才厚等)已一个个落马遭报应了。希望你们认清形势,不要再追随江泽民干蠢事了,给自己和家人积点德、留个美好的未来吧!”可是他们不听我说的,还强行将我送到六一零(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国保大队、花园派出所,又进行审问,直到天黑才放我回家。
自一九九九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以来,我和我的家人多次受到警察的骚扰,我多次被软禁,家里多次被非法搜查。我的电话被监控,身份证上也被做了手脚,走到什么地方,他们都可以随意侵害我。这次就是因为他们由身份证在电脑上反映出我是炼法轮功的,就无法无天地对我这样一个快八十岁的老太婆做着没有良心的缺德事(强抢我的钱)!
我强烈要求绵阳火车站的当事警察给我赔礼道歉!并赔偿我的经济损失!!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31/四川绵阳邓闺贤被火车站警察绑架抢钱-344976.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3/31/%e5%9b%9b%e5%b7%9d%e7%bb%b5%e9%98%b3%e9%82%93%e9%97%ba%e8%b4%a4%e8%a2%ab%e7%81%ab%e8%bd%a6%e7%ab%99%e8%ad%a6%e5%af%9f%e7%bb%91%e6%9e%b6%e6%8a%a2%e9%92%b1/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