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非法判刑七年 昆明女教师控告江泽民(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三日】云南省昆明市第二职业中专教师石云因信仰法轮功,曾两次被非法拘禁,后被非法判刑长达7年之久,被原单位解除聘用合同,至今仍被剥夺一切待遇,包括工作、工资及个人所有保险,没有生活来源。
2015年6月10日,当时39岁的石云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投寄《刑事控告状》,起诉这场迫害元凶江泽民。石云在《刑事控告书》中写到:
我于1997年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因为信仰“真、善、忍”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修心向善,身心受益。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一手挑起了针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运动。在长达十六年的时间里,我深受其害,持续遭到匪夷所思的打压与折磨。
2004年,丈夫江玉留因与单位同事讲法轮功在中国大陆受到诬陷和镇压的真相,被昆明市盘龙区公安分局警察抄家,随后在警察未出示传讯通知单的情况下遭到5次传讯。同年7月7日早上,盘龙分局的警察在校长万建国为首的学校领导配合下,以请江玉留到国保大队有事相商为由,以诱骗手段将江玉留绑架至云南省禄丰县大坪坝第二劳教所。后江玉留被非法劳教两年零五个月。我本人当天被拘禁在单位的会议室里十多个小时,前后由二十多人轮番对我进行“教育转化”,目的是逼迫我放弃信仰,而当时我已怀有四个多月身孕。直到晚上,盘龙分局警察李金昌才把《劳动教养通知书》送到我手上,进行了“例行通知”。
但《劳动教养决定书》一直没有送到我手上,我只能到离昆明五个小时车程的劳教所通过管教复印了一份,随即发现《劳动教养决定书》原件上的时间与劳教期限不符,该《决定书》称“现决定对江玉留劳动教养两年零六个月”,但“劳教期限”一行却打印着:“自2004年7月7日起至2006年7月6日止。”发现错误后,我当场提出质疑,劳教所管教就拿圆珠笔在(《决定书》复印件)“劳教期限”的日期一行中将“2006年7月”改为“2007年1月”。
为了给遭受莫名打压的丈夫讨回公道,要求释放无罪的丈夫,怀着身孕的我多次到盘龙区国保大队、昆明市政府、劳教委、昆明市公安局、云南省公安厅、“610”办公室、昆明市教育局等多处上访,请求援助。然而却遭到各方的压力和威胁。我曾在上访途中被单位领导强行拖上面包车,拘禁在单位二部(位于海源寺的昆明第二职业中专分校)的一间学生宿舍值班室里近十个小时。2004年10月,我再次去昆明市公安局上访,刚刚把表明来意的表格交上去,大厅里的其他上访者就被驱逐了,突然出现十多名警察,把上访大厅的卷帘门拉下一半,要带我上车,声称直接送我去劳教。我拒绝并离开了。
自我走上艰难上访路的那天起,我便受到严密监视,电话被监听监控。关心行动不便的我的朋友,均遭到不明身份人员的跟踪监视,更有自称是五华区、盘龙区国保大队的人,找到我的朋友对其进行威胁,不许她们与我交往,不许帮助因丈夫离开而无人照顾的“坐月子”的我。就连家中年迈的父母双亲,也被所在单位保卫科的人三天两头找去“谈话”,或者直接上门骚扰,要他们与我划清界限,要求他们监视并限制我的行动,给他们造成了极大的精神压力。直到现在,他们的电话还在受到监听。两位安分守己的无辜老人十多年了都生活在极度的恐惧之中。
在为丈夫讨公道的那些日子里,我走访了多家律师事务所进行咨询。律师们明确告诉我,中国大陆对法轮功信仰者进行的一系列惩治行动没有合宪的法律依据。他们很为难地说,“我们也没有办法,上头交待了不让我们接你们的案子”。
第二职业中学校长万建国,积极配合“610”,不断以开除我的公职相威胁,还不让江玉留到医院探视生孩子的我。在艰难情况下,我独自一人带着刚出世的孩子,走过了两年零五个月的漫长岁月。
2006年12月,丈夫才重获自由,但至今单位都没有给他安排工作,停发了他的工资和一切福利待遇。
虽然我在单位兢兢业业地工作,对所教学生认真负责。单位领导却以我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为由,不给我办理教师证,取消我的晋级资格和评先进资格,把我从我热爱的教师岗位上撤下来,只让我上行政班,在我完成与其他同事们相等的工作量的前提下,只发给我一半的工资,扣发其它的一切加班费、奖金福利等。
2007年9月30日上午,我在去上班的路上顺便寄信,被多名便衣跟踪绑架到昆明市五华区小南门派出所。他们象对待小偷一样把我用手铐背铐在派出所院内的铁杆上。一个多小时后,把我带进一间小屋内强行搜身,我不配合,一名女警察就扇了我两耳光。我指着桌子上写有“不准刑讯逼供”的牌子正告她,她才住手。然后我被拖到家里,小南门派出所、五华刑侦大队、五华国保大队十多名警察当着我的面抄家,抢走了我的大法书籍、电脑、打印机、MP3、移动硬盘、录音机等私人物品。然后他们又将我拖到派出所,企图强行给我抽血。整整一天不给我吃饭喝水,到了晚上将我送进五华区看守所。送我进去的警察说:“里面自然会有人收拾你”。
因我不配合背监规,五华看守所警察张丽蓉和牢头杨丽萍就断绝了我所有的生活日用品,包括卫生纸。警察张丽蓉还在监室里开“批斗会”,胁迫二十多名在押人员公开对我进行辱骂,并在一份写有证明我“偷卫生纸”的纸上签字。在我向看守所其他警察及领导反映情况无果后,为了争取基本的生存权利,我开始了长达二十八天的绝食抗议。五华区看守所的警察们对我采取了前后四次野蛮鼻饲。他们强制我戴上手铐和脚镣,拉我到昆明医学院附二院(工人医院)进行强制性胃插管。后又在看守所内,由所内狱医先后三次对我进行野蛮插管灌食。插管时,四名在押人员按住我,狱医拿着鼻饲管故意用力乱捅乱插,致使我的鼻腔、食道严重受损、溃烂。插管时血喷溅出来,她却象视而不见。狱警张丽蓉要求其他在押人员在旁围观,她们有的捂住眼睛,有的把头扭朝一旁,有的因为恐惧哭出了声音,随即赶紧捂住嘴。鼻饲后我呼吸困难,被管子插烂的地方疼痛难忍,不停的作呕。于是,我自己把管子拔出来。第四次插管后,为防止我自行将鼻饲管拔出来,狱警张丽蓉指使监室里的牢头将我的双手用宽透明胶带捆绑在身后,由于缠得太紧,双手很快青紫肿胀。每天牢头杨丽娟把配送到监室的米饭装在一个肺结核病人用过的碗里,用自来水浸泡,用勺把米饭捻烂,再往这所谓的“稀饭”里吐口痰,通过鼻饲管灌进我的胃里。时至秋天,气温骤降,每天晚上我只能睡在光木板上,头前就是在押人员起夜时用的马桶,整夜都不断有人起夜在我头前方便。在夜晚刺骨的寒冷中,我只能盖一张肮脏破旧的夏用凉被,四个夜间“值班”的在押人员每隔五分钟就按“要求”将被子掀开,扯着我的衣领和袖子将我拎起,强迫我侧睡。我的双手二十四小时都反捆在身后,两肘与小臂成九十度角,强制侧睡时肩膀、手臂、背部那种撕裂般的痛楚无以言表,我整夜无法入睡。牢头杨丽萍还在狱警张丽蓉的指使下指挥六七名吸毒人员对我进行人格侮辱。每天几个小时,一群人围着我,用我从未听过的污言秽语高声凌辱、嘲弄我。张丽蓉还几次在监室里召开“批斗会”,强迫在押人员逐个发言,对我进行人身攻击和谩骂。在这样一个年年都发生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事件的看守所里,为了抵制执法人员的知法犯法,我被折磨得骨瘦如柴,体重骤降至三十多公斤,脸的上半部因为淤血而紫胀。而这一切都是在安装有六七个监控探头的监室里发生的。当检察院的执法人员例行公事问我是否遭到刑讯逼供时,我如实回答“有”,而他们面对着已被折磨得脱了形的我,在提讯笔录的相应问讯回答中写上“没有”。
2008年1月9日,昆明市中级法院对我进行庭审,声称我在2005年3月至2007年9月之间邮寄1800封真相信件,但是当日庭上并未出示这所谓的1800封信件,而只给我看了警察拍的几张信件照片,说是笔迹与我的笔迹相同。法庭只许我的丈夫江玉留一人旁听,不许他为我辩护。法庭上的其他二十多名旁听者都是“610”人员,他们多次阻挠、威胁我的律师为我合理辩护。
2008年1月10日昆明市中级法院对我非法判刑7年。2008年5月,我被送入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开始了在此长达6年多的冤狱生活。每天十多个小时的罚坐小凳,十多个小时的强制奴役,规定时间的少量走动仅仅局限在十多平方米的监室里。限制入厕。不许与她人交谈。每个星期只能打两小盆水擦一次澡。长年吃不饱,又不能购买食品。时常遭到“包夹”(负责监视大法弟子的其他服刑人员)恶毒的言语攻击。一年只允许家人接见一次(半个小时)。不准看电视、听广播,除了监狱“规定”学习的寥寥几本书和两份监狱小报,不准读书看报,不准参加任何娱乐活动。除了对人基本权利的限制与剥夺以及恶劣的卫生条件对我造成肉体折磨之外,还用与外界严密隔绝的方式给我洗脑。而我被严管6年多,身为中国合法公民的人的尊严、权利被剥夺殆尽的起因,仅仅是我拒绝在强压下“转化”。
2014年9月29日我走出监狱,手上只有一份单位于2009年开具的《关于不再续聘石云的通知》。对于这份文件,并没有上级相关部门(例如昆明市教育局)的批复。校长万建国口头告知我已经不属于原单位教职工,而我的相关人事档案材料却一直存放在原单位,并没有进入相关人才市场。在申请办理提取住房公积金和领取失业金的过程中,我意外地发现,我的工资一直发放到2009年3月份。但事实上,2007年10月单位就已停发我的工资。这笔以我的名义由昆明市教育局发放给单位(昆明市第二职业中专)的工资竟成为流向不明的资金。而如今当我生活无着,举步维艰,想办理提取公积金、领取失业金的时候,却遭到校长万建国的百般阻挠。至今,属于我劳动所得的合法合理的钱,一分也没有拿到手。目前,我的生活已经十分困难。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3/被非法判刑七年-昆明女教师控告江泽民(图)-349052.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6/03/%e8%a2%ab%e9%9d%9e%e6%b3%95%e5%88%a4%e5%88%91%e4%b8%83%e5%b9%b4%e3%80%80%e6%98%86%e6%98%8e%e5%a5%b3%e6%95%99%e5%b8%88%e6%8e%a7%e5%91%8a%e6%b1%9f%e6%b3%bd%e6%b0%91%ef%bc%88%e5%9b%be%ef%bc%89/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Advertisements

浙江省女子监狱是这样强制洗脑的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浙江报道)浙江省女子监狱坐落在杭州市西湖区,被居民小区包围着,全省被非法判刑的女法轮功学员都送到此处迫害。
监狱共设十五个监区,其中第十一监区是入监队,真正的被判刑的犯人入监首先通过第十一监区进行所谓的入监教育,合格后再分到各监区;第十二监区是出监队,刑满释放前二十天左右,犯人要到该监区接受出监教育。
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移送到监狱后和那些犯人不同,一入监就被分到除十一、十二监区以外的其它监区,这些监区都有专门管法轮功的狱警。法轮功被迫害十八年间,管法轮功学员的狱警也换了好几茬了,目前年轻人居多。
法轮功学员被分到监区后通常是被关在一个很小的房间里,也有被关在阅览室的。监狱真正的罪恶、邪恶的精神迫害就是从这里开始的。虽然每个监区对待法轮功学员的态度上还是有所区别的,但是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在长期封闭的环境中,剥夺睡眠、煎熬、体罚等迫害中拖垮法轮功学员,使人精神崩溃,从而达到转化,放弃信仰放弃修炼法轮功。
以下是了解到的一位法轮功学员在此监狱的一些遭遇,她所在的监区与其它监区比所遭受的迫害还算轻的,即使这样,其所受的精神折磨也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得了的:
被关在阴面很小很封闭的房间里,透明的门玻璃用纸糊住,里面的人看不到外面,外面的人也看不到里面,让你与外界隔绝,为了达到这个效果,就连需要到外面做的事情,比如打饭、打水、倒水、刷碗、晒衣服等都由包夹来完成,即使包夹不愿意做,为了赚奖分也得做。倒马桶一般安排在晚上就寝后或白天犯人都出工后没人看见的时候。就这样在长时间的关闭封锁消息中、被欺骗中、被孤立中、被限制人身自由中,把人的意志摧毁。
包夹为四个重长刑犯人,监狱叫互监,犯人与犯人之间可以说是互监关系,而法轮功学员与犯人之间的关系实质是包夹与被包夹的关系。包夹二十四小时严密看管,其中一个是值夜班,以防止你晚上炼功或做一些她们不喜欢或不想让你做的事情。平时吃喝拉撒睡洗漱洗澡洗衣都在这个房间里,管制很严厉。洗漱限定在五分钟,有时不足五分钟,如有超过被值班狱警发现,包夹就会被狱警训斥、辱骂,进而把气撒在法轮功学员身上。
有一次晚上这位学员洗漱,两个包夹在看书,被值班狱警通过监控看到后(房间里有两个探头、一个监听器,科室和监区值班的狱警随时都可以观察里面的动静),立刻有了反馈,责怪包夹看管不力只顾看书。包夹为了多拿分数多减刑,狱警的话不敢怠慢,不折不扣的执行。那时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会拿很多分数的,所以很卖力气。为了转化这位法轮功学员,包夹动不动就高声训斥讥讽她,挖苦她,不让她好过不让她舒服,有时还耍一些手腕,利用她的善心,以达到自己的目的,可谓费尽心机;此外如果不转化就不能到外面的淋浴室洗热水澡,寒冷的冬天也是如此。
除了监视(狱警叫关注)她的行为还监视她的言论。她每天都干什么了、说了什么话都记录在作业本上。包夹为了表现自己,取悦狱警,作业本有时往往写的都是不实之词;这还不算,最让她痛苦最让她备受煎熬的是每天给她洗脑,强迫她看写抄栽赃陷害诬蔑法轮功的内容,她给包夹讲真相不但不听,几个包夹反而拿事先准备好的诬蔑法轮功的资料咄咄逼人日夜围攻她,逼迫她放弃信仰,还要写所谓“心得”,法轮功真相不让写,强迫她写她们要的,完不成作业不能睡觉。晚上的休息时间经常被剥夺,经常被强迫“学习”到很晚。不但你不能睡,狱警还要求包夹也必须陪着你,以挑起包夹对法轮功学员的厌恶和仇恨。
更为可笑的是有的狱警还上纲上线,说不转化会影响整个监区的分数影响整个监区的荣誉,其目的也是为了挑起整个监区的人对法轮功的反感和仇恨,因而这位法轮功学员挨骂受训斥受威胁受欺骗受冷漠对待是家常便饭。一位管法轮功的狱警曾扬言不转化甭想出这个门,致使这位学员几近精神崩溃。
长期关在这样封闭的小房间里,完不成作业还不准睡觉,连星期天午睡的时间都被剥夺,不能做其他的事情,吃喝拉撒睡洗全在没有上下水道的小房间里,不准离开半步,这怎么行?那时她的视力也变得越来越差。心里产生了动摇,就这样顺着怕心顺着执着心顺水推舟放弃了正念,意志力也在这封闭的小房间里在被强制洗脑精神控制中一点点的被吞噬着,最终导致妥协。
她从封闭的小屋出来后,溶入到大环境中,其实也没有轻松,精神压力很大。身边总有一个包夹跟着她,除了睡觉其他时间都跟着。跟别人聊天、上厕所、吃饭、劳动、洗漱、剪头、晒衣服、搞卫生等等,步步紧跟。不能也不敢离开,生怕一不小心被其中的犯人告发狱警而挨骂甚至扣分;如遇该包夹有事另一包夹会接替监视她不会间断;不能跟其他法轮功学员接触,路遇点头微笑打招呼都不行;假如跟某个犯人聊天时间长了包夹背后会调查她,说了敏感的话,包夹就会小题大做写在自己的作业本中,有时狱警看了作业本后还会来找她谈话,拿考核分数来警告她威胁她,因而搞的周围犯人、监室里的其他人都不敢跟她接触,不敢跟她讲话,另一方面也是怕招来包夹的白眼;最难以忍受的所受打击最沉重的还是每天写的作业,即使妥协了作业也没间断。尽管谁都知道写的作业都是为了应付都是骗人的鬼话,东拼西凑抄来的,但毕竟是签了她自己的名字,留下了污点,已经造成了无可挽回的影响。
出狱后,她在正常的环境中主意识渐渐清醒过来,非常痛苦,觉得对不起师尊的慈悲苦度。
以上我所记录的这位学员遭受的迫害,只是其中的一点点。到现在,浙江省女子监狱还在继续着这场迫害。希望浙江省女子监狱的狱警们能尽快看清当前中国时局的变化和发展趋势,能够审时度势,停止迫害,与中共江泽民集团做出彻底的切割,用人善良的本性和良知来衡量自己的行为,不再被中共江泽民集团所利用,从而脱离罪恶的绝境。这样才能为自己选择一个正确的未来。在中国历史大变革即将到来的时刻,才能顺天意而自救。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3/浙江省女子监狱是这样强制洗脑的-349034.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6/03/%e6%b5%99%e6%b1%9f%e7%9c%81%e5%a5%b3%e5%ad%90%e7%9b%91%e7%8b%b1%e6%98%af%e8%bf%99%e6%a0%b7%e5%bc%ba%e5%88%b6%e6%b4%97%e8%84%91%e7%9a%84/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吉林监狱警察王元春的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监狱所谓“教育中队”狱警王元春多年来采用减刑、加分等手段诱惑、怂恿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王元春还声称自己是吉林监狱洗脑转化专家,领导都得听他的,他说怎么干就怎么干。法轮功学员史文卓,坚定信仰真、善、忍,被非法判刑两次,在吉林监狱“教育中队”遭受种种惨无人道的折磨,仅遭受严管和押小号就有9次、加起来共有一年时间,遭受酷刑多次,其它迫害难以计数。
史文卓于2016年5月29日出狱。他说:“回首这十三年的狱中经历,监狱中所见、所闻以及心灵感受,历历在目、触目惊心、催人泪下、惨不忍睹……不堪回首、又挥之不去、难以忘怀。面对一桩桩、一件件野蛮的、无理的、残酷的或突如其来的或惊心动魄的或漫长又无助的无休止的摧残与煎熬、歧视、侮辱、打骂、体罚虐待和酷刑折磨对人类和人性的尊严与伦理的践踏与侮辱,对道德和法律的践踏与蔑视,对个体生命、家庭以及整个社会的伤害和败坏使我不得不鼓起勇气仗义执言……”
史文卓说:“我自己受到迫害的同时,谁又能想到:迫害我的人才是真正受到了迫害呢?他们的下场和结局更是可悲可叹!起码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人是有向善的机会和向善的可能的,如果遇到好的环境和好人是可以改邪归正、弃恶从善的。这不是所有善良人、正直的人、为社会负责的人所共同期望的吗?可是他们却被指使、利用,被威逼、利诱和蒙蔽、欺骗、煽动的情况下采用假恶丑、暴力手段荒唐可笑的去所谓‘转化’信仰‘真、善、忍’的人,过程中一定充满着谎言欺骗、诬陷、造假,谣言煽动、怂恿,还有蒙蔽、掩盖种种欺上瞒下手段,没有一样是真实的,更不敢接受调查、质问和推敲。”
下面是史文卓诉述他在吉林监狱所谓“教育中队”遭受狱警王元春迫害的经历:
第一次冤狱九死一生的诸多事情细节暂且不说。单说第二次在吉林监狱我本人及其他法轮功学员遭到王元春及其操控的犯人迫害的事实。
一、暴力“转化”,践踏法律与人的尊严,剥夺基本生存权
(一)用脚踢人、铁椅子酷刑、抹布塞嘴、关小号长达64天等
2013年6月13日,王元春带领十多个犯人,到入监队要把我带到教育中队(教育中队是由王元春主管的专门使用卑劣手段“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中队,那里从早上5点起床,一直坐到晚上9点,仅中午休息一小时。这是王元春私自制定的规矩。),我说:“不去”。我不去的原因是他之前在4月28日说过,我去教育中队要专门收拾我。这时三四个犯人就连拽带拖地把我抬了出去。出了监舍大门王元春就开始用脚踢我,我问王元春你为什么踢我,王元春就让犯人用事先准备好的抹布使劲往我嘴里塞,塞了好几次致使我的上牙堂被犯人抠坏,以至于后来好几天喝玉米面糊涂粥都疼。因为我坚持不去教育中队,王元春让犯人把我抬进小号。和我一起不想去教育中队的还有刘景君,他和我一样被押进了小号,一进小号我俩都被上了铁椅子折磨。

酷刑演示:铁椅子

2013年8月5日,王元春到小号提审我,跟我说让我去教育中队,因为在关押小号期间我心脏、血压都出现了问题,整天头晕目眩,因此我跟王元春说:“我可以去教育中队,但是你不准暴力转化我”。王元春也保证了不打人,并且说教育中队的那些看管法轮功的犯人(犯人包夹)都是他自己培训的。王元春为了让我在小号再遭几天罪,过了11天直到8月16日,我才被警察孙玉文、徐博阳及犯人康建国从小号架出来。到此时为止我已被关小号长达64天,被架出来的时候头晕目眩,脚一点劲都没有了站都站不住。
(二)操控犯人毒打
2013年8月17日,王元春教唆犯人包夹说只要法轮功学员不服从他们的管理就可以打。因为我们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从进教育中队开始就几乎被剥夺了所有应享有的权利。每天被刑事犯包夹看着,不许我们说话,即使包夹犯人侮辱我们也不敢反驳,一旦反驳就会被扣上不服从管理的帽子;不准随便上厕所,甚至连大小便都得按规定的时间上;从早到晚都得在床上坐着,即使吃饭也不允许下地,每天长时间这么坐着致使我腰部和腿部都落下了毛病。犯人包夹时刻在监视看管着我们,甚至连开自己的箱子拿水杯喝水都得经过他们同意,还不许我们自己去超市买东西、打亲情电话、定营养餐等等,诸如上面的情况还有很多在此就不一一说明了,这些都是王元春针对不转化、坚定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定的不合理的规定。
2013年9月9日王元春来监舍跟我们说他看了海外媒体在9月8日刊登的文章,文章上说“从老残监区调到教育中队的一些犯人包夹对刚从长春铁北监狱转到吉林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采取穷凶极恶的手段进行迫害”,他恼羞成怒的对我们说:“文章全都是假的,你们在座的都有责任,海外媒体不是这么说么,那我就按海外媒体说的干!”
之后他以这件事为借口开始了对在教育中队不转化、坚定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首先他制造了犯人与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之间的矛盾。他逼迫犯人写如何的穷凶极恶的打人,但事实上这些犯人不知道如何写,打过人的也不敢把打人经历写出来。犯人被逼着写了4、5天后,9月13日王元春又来到监舍对我们说:“你们法轮功逼我,说我是恶警、犯人是人渣,这就是逼我们出手啊!不行就得真打了。”说完王元春就走了,他走后犯人宫宪新、黄振洲说:“就怨你们法轮功学员,你们要是转化了我们能有这些事儿么,你们再写不出来就真动手打你们了这时我便说:“和我们有什么关系?”这时包夹犯人康建国就说:“你要再说话我们就揍你。”说完上来就往我脸上打了好几拳头,我说:“你凭什么打人!”他蛮横的说就打你了,你愿意上哪儿告就上哪儿告去!我说我要见王元春,他说王干事没时间见你。之后让我把褥子卷起来,面壁而坐,就在这时我心脏病犯了,手脚抽搐不停,我管他们要药他们却不给。犯人康建国说:“没事,你死不了,死了我负责。”
午饭后刘正伟看我抽搐的确实很严重,才给了我4粒速效救心丸,但是不准我中午休息。这时候我浑身没劲,已经快要虚脱瘫痪到床上了。犯人还是逼我坐好,我身体实在支撑不住也坐不稳了,这时候闫克辉、崔青林、王洪伟分别在我后背重重的打了几下。过一会崔青林又再次的过来问我到底想咋的!这时候我虚弱的回答说:“我不想咋的,我想见王干事(王元春),谁给你们的权利随便打人。”随后便进来了一帮人在整整一下午的时间里对我进行了5次殴打,把我头往墙上使劲儿撞、用拳头打头、脸、肚子、腿;三个人按着我,四个人打我,崔青林则在旁边督战。打我的人有闫克辉、黄振洲、张志、康建国。

酷刑演示:毒打

我遭受了一下午的毒打后瘫痪到床上已经坐不起来了,但是康建国仍然要求我坐着,并狂妄的说我要是死了他负责任,这时候我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奇怪的是我挨犯人的打,没有一个警察过来制止这种暴力行为,事实上我挨打的一幕幕全都在管教室的监控录像里,他们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假装不知情,一连几天都没有进监舍,我想把此事反映给监狱领导,但是教育中队实行封闭管理任何领导我都见不到!
其实这件事情就是王元春设计好的,他挑拨犯人与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做对,让犯人打法轮功学员,所以把事情告诉王元春也无济于事,我想了想就这样忍了下来。
但意想不到的是过了10天,在2013年9月23日,王元春仍然以海外媒体曝其在教育中队的恶行为借口,让不转化、坚定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按照他的要求写材料证明海外媒体所曝光的事件是假的,因为我到教育中队还不满一个月,之前在教育中队发生过什么事情我一概不知,所以跟他们说我不知道事情的真伪,不写。王元春知道后和新调来的王立波队长、孙玉文警察到监舍,王元春威胁我说:“法轮功在网上给我造谣,你必须得给我澄清在网上给我改过来,必须写!”说完就给我两个嘴巴子,这时候上来三个犯人(许龙一、高文峰、方龙石)把我按在床上,孙玉文干事见我不说话就往我脸上泼了一杯水。王元春对犯人说:“你们必须让他写!”眼见着三名犯人给了我几拳也没出声阻止便走了。
王元春走后,这三个犯人看我身体状态实在不佳,便说:“史文卓你也别给我们找麻烦,这是王干事让你写的,我们也不想难为你,但是你要是不写的话遭罪的就是你自己了,今天咱们在本监舍打你几拳,如果外舍来就不仅仅是几拳头的问题了,你得遭大罪啊。”我听见后很是绝望,教育中队怎么会这样毫无人性的逼迫我,分明是一个黑势力王国,犯人包夹就是王元春的打手,如果不按要求做必然会遭到毒打虐待,万般无奈下我只好按要求写材料。此事件还远远没有结束。
2013年11月8日,王元春又来到监舍挑衅的问:“史文卓,海外媒体到底什么时候给我澄清?”我回答说:“打酒得管提瓶子的要钱,又不是我上的网……”王元春听见我这样回答看了我一眼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是不是搬到大号,人多了有人敢往起蹦了。”话音刚落,犯人尹昌海便朝我走过来,上来就给我眼睛两拳头,以至于眼眉下方哗哗流血。他说:“你敢跟王干事这么说话,就是找事啊。”之后又来了一帮犯人(许龙一、金龙海、冯剑)对我进行殴打,他们用拳头打我头、脸、腿,掐我脖子让我呼吸不顺。就这样殴打我十几分钟,致使我的左眼青紫并且肿起来了,脸上也是一块青一块紫的,浑身都是青紫色的。
当天晚上,王元春为了报复我,他让没有转化的法轮功学员18人不许睡觉,静坐到后半夜1点。就这样我在教育中队遭到了第三次殴打,我无处伸冤,真不知道以后该如何是好……
就在我绝望求助无门的时候,我的家人在2013年11月13日来接见我,我妻子和我姐看到我眼睛青紫的肿起来了,脸上还有明显的伤痕便问我怎么回事?我在接见的时候也不敢说遭人殴打了,没有作声回答,家人看到我为难且害怕的神情便知道我挨打了。11月14日我家人来到吉林监狱想找监狱领导讨个说法,王元春接到了门卫的电话知道我家人来了,便把我叫到他办公室假装问我的伤是怎么弄的,我说是被尹昌海打的,但是王元春却说你的伤不是眼镜刮伤的么;我说不是就是被尹打的,然后他把尹叫过来问他是不是打我了,尹承认了;王元春在这时候却说:“史文卓眼睛上的伤不是眼镜刮的么?”这时候尹便懂了了王元春的意思不做声了。王元春又说你俩是因为个人恩怨才打史文卓的,这时我说:“我才和他认识三天,怎么会有个人恩怨。”我坚决不同意王元春将我挨打的事实说成是因为和犯人的私人恩怨。王元春为了掩盖他让犯人打我的事实,王元春见我的态度很坚决始终不同意,便威胁我说:“史文卓你给我找麻烦,我也不让你们好受”,之后让犯人把我带回监舍。他出去见我的家人。
我回到监舍后,王元春的心腹崔青林(犯人中的管事人)在听完王元春的吩咐后也回到监舍,他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说:“你们听着,今晚让你们坐到后半夜1点,这是因为史文卓,你们别怨别人”,之后就找我的茬,然后一帮犯人就上来对我再一次的进行毒打。他们把我从床上拽到地上,用脚踩着我的头,有的犯人还用脚使劲踢我,他们用膝盖顶住我的后腰,把我的肩膀使劲儿向后掰使我疼痛难忍,我虚弱的说:“你们有什么权利这样对我”,这时他们便用抹布塞住我的嘴,让我喘不过气来。我遭到这样非人待遇的毒打致使我的心脏病又再次复发,我管崔青林要药,可是他却说:“你死不了,不给你。”他们就这样十多分钟不间断的折磨我,可是我在监狱门外的家人却不知道我正在监狱内遭到如此惨烈的毒打……王元春出去跟我家人说,我在接见日的伤是因为和犯人的私人恩怨才留下的,他企图用谎言来掩盖他在教育中队逼迫我让犯人毒打我的事实。殴打我的犯人有(崔青林、康建国、李京峰、张向龙、金龙海、冯剑、王洪伟)
下午,王元春又来到监舍,见我被打成这样也没问原因,张狂的对我说:“史文卓现在你家人走了,你能把我怎么样?你家还来找我……”我刚要说话,可是王元春却跟我说:“闭嘴,你是话唠啊!”紧接着就给我一个嘴巴子。随后犯人石镇祥、宫宪新、冯剑、王宏伟等一帮王元春的打手又上来开始打我嘴巴子,踹我……
我经过上午的毒打后已经再无体力承受他们的殴打了,身心俱疲。王元春就站在那眼睁睁的看着犯人打我也没有制止。这时我说:“王干事你就看着他们打我你也不制止,你是支持他们这么打我?”见我这样说,他才对犯人说别打了就走了。他走后打我的犯人开始用污言秽语辱骂我。因为我一天遭受了两次毒打,身体状态极度不好,实在是没有体力静坐到后半夜一点,晚上点号时我就向狱政科值班的警察求救。在我呼喊救命的时候,跟我同监舍的许龙一、方龙石就跑过来堵住我的嘴制止我呼救,值班警察听见后见他们这样围攻我,问:“你们在干什么”,一大帮犯人却说我是精神病,值班警察让他们把我放开,让我从床上下来,把我送进小号将我隔离了。我在去小号的路上向警察简单的诉说了我这一天的经历。值班警察知道后向监狱领导反映了情况,而后当晚没有让不转化的学员静坐到后半夜1点,坐到十点就休息了。
第二天,11月15日王元春到小号提审我,让我回教育中队并保证回去后不再让人打我。上午九点多我就和王回到了教育中队,下午王元春又进监舍说省监狱管理局来人了。领导们经过上述描述你们可以看出,这一幕幕都是王元春自编自导的闹剧,他一面逼迫我隐瞒家人他让犯人殴打我、恐吓我的事实,我如果不服从仍旧让犯人殴打我;一面又欺骗我的家人,完全视监狱制度、国家法律于不顾,违反了一个狱警人员应有的职业操守和做人的基本道德。
王元春进监舍还说过这样的话:“犯人曾经给我出过这样的办法,找一个人去隔壁谈话(没搬家之前在后楼)然后一个人往墙上踢、踹,在犯人包夹在打饭时就骗老残监区的犯人说法轮功在被找谈话的时候被打了,在隔壁听见了打人声音。这样老残监区的犯人回去就会把消息告诉监区内的法轮功学员,过几天海外媒体就会登出此类消息。可是我没按他们说的做。”听他这样说,王元春他真是不打自招。
(三)王元春找借口体罚虐待法轮功学员
2013年10月13日—2013年11月14日期间,因为海外媒体曝光了王元春在吉林监狱体罚法轮功学员的事实,他看到后抵赖不承认,进而又加重了对法轮功学员的体罚和精神折磨。他要求教育中队的法轮功学员说海外网站曝光的事实是假的,并且在吉林监狱并没有发生过迫害,要他们在家属接见时跟家属说更改网站上曝光出的消息。王元春一边说海外报道不实,一边以海外曝光吉林监狱让法轮功学员连坐20个小时为借口,连续加重对法轮功学员的体罚虐待。(王元春在2004年至2005年期间就曾找法轮功学员谈话到后半夜1点、2点,当时被找谈话的人有:吕岩、杨柏林、田如凯)在2013年的10月13日、14日、17日、18日、23日、24日、25日、26日、11月8日共九天让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静坐到后半夜一点才睡觉,早上五点起床。11月14日因为我报告狱政科值班警察所以那天坐到10点就睡觉了。
(四)犯人殴打
2014年6月27日,我在水房洗脸,犯人李京峰因我与法轮功学员刘景军说话为由,上来就打我一巴掌,并且用脚踢我。
2014年7月9日,犯人闫克辉、李京峰、石振祥、崔青林等人以写弟子规感悟为由刁难我。闫克辉掐我脖子、崔青林拽我衣服领子,他们扬言要把我押进小号,把我拽进管教室,王楠队长在听过叙述完事情经过后给我主持了公道,才作罢。
2015年1月12日,犯人李京峰以我上厕所与法轮功学员王洪方说话为由又再次的殴打了我。
2015年3月24日,早晨上厕所回来后,李京峰谩骂法轮功创始人,我对他说你别骂我师父。这时候李京峰、刘正伟边用抹布堵住我的嘴,并把我按在床上,用拳头暴打我。
2015年5月22日,我半夜11多的时候上厕所,犯人冯剑骂我说:“以后别赶我值班的时候上厕所,我不是领你上厕所的。”(王元春规定不允许法轮功学员自己上厕所,必须由包夹犯人领着。)第二天早上,我向寝室长犯人李京峰说明昨晚的情况,这时冯剑便用抹布来堵我的嘴。我因害怕不敢继续说话,后犯心脏病,向他们要药,他们也不给。
2015年7月24日,犯人包夹刘正伟早上让我和他一起到水房洗抹布,这时包夹犯人王洪波问我话,我回答了;回来后刘正伟说我与其它寝室的犯人说话了,并说我不敢打你,可是小妖(外号,本人名王殿东)他负1000多分,他不要分,他打你我可管不了。这时犯人王殿东因为我坐床时用纸叠纸牙签为由说我搞小动作、不老实,我就回了一句没有,便开始对我拳打脚踢,足足暴打我5次,我被打的睡觉不敢翻身,坐着、躺着、翻身时候浑身都疼。我要求见狱警、队长一级一级反映,后来狱警来了,说了句不管就走了。后来王楠队长把我叫到办公室,听我叙述完情况后说,你再找找王科长(王元春)因为教育中队他是一把手,我得听他的。而我知道找王元春是没有用的,他是不会处理的,等我家人来接见的时候和家人讲了,让家人去找监狱领导,结果还是王元春、王楠接待的我家人,而犯人还是没有得到处理。如此严重恶劣的犯人打人的事件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五)使用卑鄙下流的手段侮辱法轮功学员
2013年9月23日-11月15日期间,王元春曾多次以海外媒体登假消息为借口迫害法轮功学员。他说:“什么电棍插肛门,有此事么?”所以他说他听明慧网的,就让在教育中队的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脱了裤子由包夹犯人在监督,让法轮功学员自己试插,插不进去就让每个人夹着电棍半小时或者一小时。两手拄着床、弯着腰站在地上,连内裤都不让穿就这样夹着电棍,直到搬到前楼才让把线裤穿上夹着电棍。
2013年11月15日我家人到省监狱管理局反映我被殴打一事之后王元春才把三把电棍收回,不再让我们插电棍。
二、王元春严重侵犯其他法轮功学员违纪违法犯罪事实
(一)违法利用犯人管犯人并纵容指使包夹犯人、铺长(寝室长)、号长等侮辱谩骂、体罚虐待、殴打法轮功学员
2014年3月至10月,法轮功学员李洪玉、李继峰多次被犯人闫克辉等刁难,说二人在背经文并多次打二人嘴巴子。
2014年3月21日至4月8日,王元春以海外网站曝光吉林监狱把法轮功学员纪辉迫害得瘦成皮包骨为借口,加重对其体罚虐待,让纪辉早上五点起床,一直到凌晨一点才允许其睡觉(其中一天到晚上10点、一天晚上11点、两天晚上12点)。期间,还给纪辉喝过盐水,后因其拉肚子才停止。王元春说海外网站上报导的事情吉林监狱都没有这样做过,既然海外网站上这样写那就按上面的执行。
2014年12月18日,法轮功学员王洪方、赵永才被送到吉林监狱,犯人李京峰让他们背38号令,他二人不背,犯人李京峰、刘正伟让纪辉给王洪方、赵永才证明海外网站曝光他在吉林监狱被迫害得骨瘦如柴的事情是假的,纪辉没说话。犯人李京峰、刘正伟、尹昌海、石振祥就用拳头打他、用脚踹他并且给了他好多嘴巴子,最后纪辉被打得没有办法只好说是。
2014年4月15日,法轮功学员李伟被送到吉林监狱,王元春就唆使犯人虐待侮辱李伟,李伟当时因为身体极度虚弱不能站立,就没说话。王元春指使犯人闫克辉(外号大象)以洗澡为名,伙同犯人崔青林、张向龙、宫宪新、曹立中等人将李伟抬到厕所地上,用水管子往李伟身上浇凉水,在凉水的刺激下李伟一下子坐起来,随后几个犯人给李伟穿上裤头抬到寝室地上,约一个小时后又将其抬到光板铺上冻了一宿。期间,闫克辉等人曾多次狠狠的用胳膊肘打李伟。第二天家属会见时为了不让李伟的家人知道李伟被虐待的事实,接见前李伟被王元春及多名犯人威胁不许跟家人说自己被凉水冲、挨冻、挨打的事实。

酷刑演示:浇凉水

2014年5月15日早,犯人包夹王洪伟刷完碗回来分碗时,王宏伟说王金波(法轮功学员)用碗摔他了,这时候犯人包夹闫克辉(东铺寝室长)过来连审带骂的问王金波你摔什么?想咋的?紧接着便打了王金波几个嘴巴子,王金波平时就总挨犯人包夹的殴打辱骂,导致他精神都不正常了。
后来犯人崔青林过来又问王金波你想咋的,又打了王金波几个嘴巴子,之后闫克辉便开始辱骂法轮功及学员,骂王金波孙悟空是你爹等不堪入耳的话,让王金波把双手举到头前约一个小时对他进行体罚。包夹犯人喊洗漱上厕所,闫克辉不让王金波去,王金波也不敢反抗。崔青林、闫克辉看王金波有些不正常,所以把狱警找进监舍,狱警近来看看就走了并没有难为王金波。闫克辉、跟狱警孙玉文、徐博阳说王有些精神不正常,上午九点多狱警让犯人带着王金波去医院检查,但检查结果说他并没有精神病。回来后在管教室干部与王金波谈话时闻到了臭味,后来知道王金波大便失禁了,干部让犯人闫克辉带着王金波去厕所冲洗换衣服。回来后犯人说王金波他是装精神病,因此犯人崔青林、闫克辉、王洪伟、宫宪新继续殴打折磨他。最后在犯人打他的时候王金波神志不清的说是犯人们在和他摔跤。后来王元春进监舍王金波被折磨得神志不清的说要和王元春摔跤,这时候王元春和犯人们总算找到了借口,说法轮功学员欺负他们挑战他们的底线,王元春踹了王金波几脚,又打了几个嘴巴子就走了,而后又把王金波押进了小号。
还有一次,2015年11月一天晚上(星期四),李京峰(寝室长)说明天早上洗衣服让第二天早上起床时把衣服换了,因为王金波被折磨傻了,所以第二天早上王就忘了。李京峰这回虽然没打但还是骂了他,让他回监舍把他所有的衣服都洗了(包括棉袄棉裤)。之后王金波在冬天里只穿着线衣线裤在监舍里坐了3天。可见王金波已被他们折磨傻了而他们说他只是装病。
2014年4月份,王金波家属来接见,王元春却说王金波在入监时没有登记他妻子,所以不让他妻子接见。后来王金波妻子拿着登记证明来了,王元春却让其妻子到当地派出所开证明是否修炼法轮功,仍然没让他妻子接见。回到监舍王元春找来原来犯人证明王金波入监时没有登记其妻子,并说王金波是有责任的,得惩罚他;问他是喝盐水还是坐到半夜一点(中午不让他休息),因王金波精神已经出了问题,他并没有任何反抗说坐到半夜一点。王元春对他说这是你自己选的,不怨我们。于是王金波一连坐了3天到下半夜一点。
自从王金波来到教育中队,王元春就唆使犯人折磨、虐待、殴打他,甚至他还亲自上手殴打王金波,最后使王金波被折磨的精神不正常,如果不是成立十五监区,王金波在教育中队还不知道会被折磨成什么样子。十五监区的刘显章队长、于家栋队长是按规章制度办事的,也没有唆使犯人、暗示犯人殴打、谩骂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这才使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不再被打、骂,即使有也是在两个队长不知情的情况下。
5月14日打王金波的犯人有:崔青林、闫克辉、曹立忠、王洪伟、宫宪新。曾经打过王金波的人有:崔青林、闫克辉、曹立忠、王洪伟、宫宪新、李京峰、刘正伟、冯剑、李忠秋、张志、柴元春、黄振洲。
2014年8月2日,65岁的法轮功学员高世林犯了心脏病要求上医院,当时王元春值班,犯人崔青林用毛巾将高世林一顿抽脸。
2014年12月18日,法轮功学员王洪芳、赵永才被送到吉林监狱,李京峰让他们背38号令,他二人不背。犯人李京峰、刘正伟、尹昌海、石振祥等人对二人大打出手:打嘴巴子,打麻筋(打腿)、用脚踢,把王洪芳打得一瘸一拐的。
2014年12月20日,犯人冯剑以法轮功学员王洪芳上厕所穿鞋慢为由,将王洪芳一顿毒打(打嘴巴子拳打脚踢),冯剑说王洪芳拿他说的话不当回事。
2015年1月1日,法轮功学员李军在晚上铺褥子时被犯人冯剑一顿毒打(打嘴巴子拳打脚踢)。
2015年1月12日,犯人冯剑又以王洪芳穿鞋为由将王洪芳一顿毒打(打嘴巴子拳打脚踢)。
2015年犯人李京峰以法轮功学员曹维波把剩饭倒在脸盆屋里有味为由把曹维波一顿毒打(打嘴巴子拳打脚踢)。曹维波倒剩饭是因为王元春规定法轮功学员不准下地刷碗、打饭只能在床上坐着,一切事情全由包夹犯人做,犯人不给曹倒剩饭菜,曹自己倒,结果遭到犯人毒打。此前,在2013年11月18日发冬装时,犯人冯剑以法轮功学员曹维波拔隔板钉为由把曹一顿毒打(打嘴巴子拳打脚踢)。2014年10月8日下午1点上厕所时,犯人冯剑问曹维波上厕所为什么戴眼镜,曹没回答,因此被犯人冯剑一顿毒打(打嘴巴子拳打脚踢)。
(二)迫害法轮功学员吴怀宏的事实
2014年3月31日,王元春进到监舍又开始用带有煽动及唆使犯人的语气对法轮功学员说:“该救的都转化了,不转化的就是打击对象。孩子不听话,该打也可以打。”王元春不止一次当着犯人的面讲这句话,又把犯人包夹李京峰(王元春任命的西铺寝室长,打过很多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叫到跟前,指着犯人包夹闫克辉(此人是王元春任命的东铺寝室长,很早就到教育中队来了,并且很是理解王元春的各种用意)说:“大象(指闫克辉)是受过训练的,你没有受过训练,和大象多学学怎么包夹”。
吉林省辽源市东风县的62岁法轮功学员吴怀宏2014年4月2日从北京转到吉林监狱,自他走出了入监队,王元春就让两个犯人把他胳膊背过去,上手拽着吴怀宏脖领子。吴当时说:“你们不能这样对我”,犯人崔青林、宫宪新马上就打他几个大嘴巴子,并威胁他:“老实些,知不知道这是啥地方。”
吴怀宏被分到李京峰所当铺长的西铺,李让吴坐好,并让其背38号令。第二天(4月3日),吴报告说要求见干部反映这种管理的不合理,并且说自己没有罪不背38号令。这时犯人李京峰、冯剑、崔青林、尹昌海等人上来打吴嘴巴子,将其按在床用拳头打他的胸部、腿、脚;他们边打边说:“你想见干部就见呀”、“背不背38号”被打后,吴上厕所都是一瘸一拐的。
2014年4月5日早上,吴怀宏报告犯人崔青林说:“我不背了,要见干部。”这回除了上次四人,又上来一帮犯人有闫克辉、王宏伟、宫宪新、曹立忠。犯人头子崔青林让犯人用包着红塑料布的塑料管子狠狠的抽打吴的腿部;冯剑用脚踹吴,其他人用拳头打吴头部、胸部、腿部;后来崔青林又让人拿一大号板鞋打吴腿部,场面十分惨烈,气氛也十分嚣张。
为什么“教育中队”的犯人敢如此无视监狱纪律于不顾,正如犯人李京峰、冯剑、尹昌海经常讲的:“打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没事,王干事(王元春)不会处理的”,但是打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王干事可管,最后吴被打的十分严重。这天正值清明节放假,警察孙玉文值班,犯人崔青林去了趟值班室回来后就不打吴了,一定是孙不让打了。崔青林回来说:“等8号上班让王元春解决”,崔对吴说:“你不背就先坐着吧,等王干事上班再说。”7号王元春值班,王把吴怀宏叫到走廊,让吴看走廊贴着的白纸,抹黑明慧网,吴说他不知道,王元春立即就打了吴几个嘴巴子。王元春出去后一帮犯人来打吴。晚上王元春又把吴怀宏叫到三楼办公室,吴回来后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坐着。8号早上王元春进监舍骂吴,又说了诬陷法轮功的话,并且打了吴几个嘴巴子说他不服从管理让他写下来。实际上吴不是不服从管理,他只是向王元春说不应该这样管理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正常的日常管理他照样遵守,只是他不背38号令,他无罪。吴照着王说的写下来了,接着就被王关进了小号。在小号,吴被上了铁椅子折磨。
(三)曹维波多次被犯人殴打、虐待的部分事实
2013年10期间曹维波被犯人高文峰刁难,高打了曹几个嘴巴子,又踹了几脚。2013年11月18日包夹犯人刁难曹说他拔隔板钉子要自杀,打曹嘴巴子并用脚踢踹他。
2014年正月初五,包夹犯人以曹说话为由打了曹两个嘴巴子。2014年1月16日冯剑说曹私自给石国红茶叶为由,把曹、石叫到水房打了他们嘴巴子。
曹因为晚上要上厕所,冯剑值班不让。2014年4月3日早上洗漱时,曹在水房捡了一个饮料瓶准备晚上用。4月3日晚上九点睡觉时冯剑发现曹有个饮料瓶在铺旁边,冯剑让曹拿出来,曹说上厕所小便用。后来犯人包夹崔青林、李京峰、闫克辉、给曹维波一顿拳打脚踢又扇嘴巴子。我抬头看看,犯人闫克辉骂我让我把脸转过去,崔青林、闫克辉扬言说怎么往起蹦就打倒。
2014年5月,曹因晚上上厕所回来后喝水没和包夹犯人打招呼遭到冉化波打嘴巴子。
2014年7月曹因写的证实材料(王元春强迫不转化法轮功学员写以前学员不知道又不认识学员的事,说明慧网登的是假消息)李京峰看后不满意,上来就给曹一顿拳打脚踢约5、6分钟。
2014年10月8日,曹因为戴老花镜上厕所遭犯人冯剑扇嘴巴子,包夹犯人冉化波按着曹的腿冯剑用拳头打曹的腿。
2015年1月17、18日曹维波、高世林分别遭包夹犯人石振祥几个嘴巴子。2015年4月3日,曹因点号报数没听清楚报错号,遭冯剑、李京辉一顿拳头、嘴巴子。曹现在67岁,耳背。2015年4月曹因到剩饭菜一事儿,遭李京峰刁难,给其一顿揍。
(四)刘玉和等遭受的迫害
2014年4月21日,犯人包夹石振祥刁难刘玉和说住院期间与他人说话,因此刘没好就让他出院了;回到监舍后,石振祥劈头盖脸就给刘一顿暴揍。刘当时的身体已经虚弱,腰部流着脓,走路一步一步的挪。后来王元春进号,刘向王元春报告说石镇祥打他一事,王元春说我可不管你们这官司,然后就扬长而去。
前几天,有一位关押在吉林监狱坚信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的妻子(李伟的妻子)来找我,她说:“前几天他接见时,问了一下李伟,他还在每天面墙而坐”,她找了一下监狱,后来接待他的是十五监区领导,而后她又再找监狱其他领导反映这一情况。2016年6月29日,她接见李伟时李伟说:“王元春因家属找监狱反映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面墙而坐,那他就不让他们面墙而坐了,改成全体趴着。”李伟怕王元春再次报复连累其他法轮功学员,所以不让妻子再找监狱了。所以她来到我这问一下以前监狱里面的情况。
王元春一边搞迫害,一边刁难法轮功学员、攻击明慧网曝光他的罪行。我曾经就在家人来接见我的时候把王元春刁难我的经历告诉家人,而后王元春回去后就打击报复我,并且还亲自动手,用语言煽动包夹犯人最后直接指使犯人殴打。
2015年3月17日,王元春进号让犯人别着法轮功学员杨洪彪、赵永才的胳膊,抓着他们的领子,押他们到各号说明慧网登的“杨洪彪谈话坐小板凳”等是如何撒谎的,杨起先被找谈话的时候坐小板凳脚是放在地上的,后来因其坚定信仰,王元春让他坐小板凳的时候把腿盘上,就这样杨每天从早上5点到晚上九点盘腿坐小板凳长达二十多天。王元春还说明慧网上登赵永才脸色苍白,身体呈佝偻状。因此王就让赵永才从早上五点到晚上九点盘着腿头趴在床上7天。
2015年9月1日十五监区成立,10月中旬王元春进监舍说把于队长逼、没办法了才让我们晚上睡觉把胳膊露在外面。其实这些都是王元春整的事。
我要说的细节还很多,我自2013年6月13日到2016年5月29日出监共挨过王元春四次嘴巴子,犯人群殴次数如下:2013年9月13日,被5-6人毒打五次;2013年9月23日被殴打2次;2013年11月8日被4人打两次;2013年11月13日,王元春直接在场打一次,上午王元春又再一次指示犯人殴打我一次;2014年7月9日一次,闫克辉掐我脖子致使我上不来气;2015年1月12日李京峰打头部;2015年3月22日李京峰、刘正伟、尹昌海打我3次;2015年5月22日冯剑、尹昌海打我;2015年7月24日犯人王启东刚从老残区调到教育中队,为了在王元春面前表示,打了我三次,致使我晚上睡觉都不能翻身。
再有2016年2月14日(正月初一),晚上10点半左右,王元春在值班室打电话到监舍,让包夹把我们几个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拉醒,半个小时拉一次,说外边的法轮功学员给他打电话说一些贪官因迫害法轮功遭报了,影响他休息了,因此就不让你们睡觉。
王元春所谓的“转化成绩”是违反监狱、法律的规定,对不转化人辱骂、殴打、体罚、虐待、威胁恐吓逼迫其转化,王元春的所作所为,不仅侵犯了法轮功学员的公民权利,而且违反了宪法与诸多法律法规。王元春一贯粗鲁、野蛮的所谓“执法”行为不仅构成违法犯罪,而且也严重的损害了司法队伍的形象,同时严重破坏了吉林监狱的对外形象。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3/吉林监狱警察王元春的犯罪事实-349087.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6/03/%e5%90%89%e6%9e%97%e7%9b%91%e7%8b%b1%e8%ad%a6%e5%af%9f%e7%8e%8b%e5%85%83%e6%98%a5%e7%9a%84%e7%8a%af%e7%bd%aa%e4%ba%8b%e5%ae%9e/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湖北应城市东马坊“敲门行动”扰民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二零一七年五月,湖北省应城市东马坊多名法轮功学员被东马坊派出所警察、东马坊维稳中心、社区、村委会人员上门拍照、问话、索要电话号码,打电话骚扰、恐吓。以下是一些案例:
1、五月二十六日上午十一点左右,东马坊派出所副所长张三平和一个警员(着警服)与另两名着便服的人(东马坊维稳中心610的主任郑胜,还有一个不知道姓名)闯入法轮功学员汪刚强家,汪刚强当时不在家,四人就跟汪的妻子说,要汪刚强(他户口不在东马坊)办暂住证。张三平和一个警员用手机和小相机在汪刚强家拍照。当天下午五点左右,两个陌生人打电话给汪刚强。一个号码是:07123512345,是男的,问是不是汪刚强,男的确认汪的身份后挂机。
八分钟后,一个女的打电话给汪刚强,号码是:07123131281,电话接通后女的没有讲话,而是问旁边的人是不是这个电话号码,然后又对汪刚强说:“对不起,打错了。”
当天晚上六点四十左右,上午到汪刚强家去的那四个人着便服又到汪刚强做生意的地方偷偷给汪刚强拍照,十分钟后离开。
2、五月二十五日上午十点左右,法轮功学员黎国平正在车间上班,车间汪主任叫他到汪前村委会去一趟。他到村委会二楼,见到有五个人坐在那等他:张三平和一名年轻警察,还有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和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还有一个是汪前村的书记。四十多岁的男人手举着手机对着黎国平进来的方向假装在玩手机 。张三平说这次是对法轮功回访,还说他已到黎国平家去过,没见到黎国平的人,还问黎国平的门牌号、黎国平妻子的电话号码、现在是否还在炼法轮功、摩托车驾驶证是否搞了年审、上班是否骑车、是否串联、是否看到严三明(法轮功学员),还说就在家炼功,不要到处挂条幅和贴传单,叫他们碰上别说是迫害,摩托车无证叫他们碰上就不好搞了,还假装关心的说有困难找他和书记。黎国平向他索要早年被派出所非法扣押的四千元钱,张三平只说帮着问一问。
3、五月十八日,东马坊驿东社区的主要负责人汪峰一人开车到长洲盐厂水采宿舍楼去找法轮功学员熊文德和褚观元,没有碰到熊和褚,就对家属说是找他们登个记,说只要在家炼就没事,不要到处跑。
4、五月二十二日,东马坊派出所的张三平等三人和东马坊维稳中心610的主任郑胜(着便服)到王俊平家,向王俊平和他的妻子索要电话号码,还要他儿子的电话号码、儿子的名字、还炼不炼法轮功等问题,并且还说写诉江状没有意义。
5、五月二十二日,东马坊派出所的张三平和另一名警察及汪前村的夏银爽,到法轮功学员汪会元家,家中无人。五月二十三日,他们又去汪会元家骚扰,还是没碰到人。
6、五月二十二日,东马坊派出所姓胡的副所长、汪前村的妇联主任何国香和会计汪必川等多人在路上问早年曾炼过法轮功的汪幺元:还炼不炼法轮功、家住哪儿?然后到他家去骚扰。
7、五月二十四日,东马坊派出所的张三平和另一名警察、东马坊驿中社区陈东东及东马坊维稳中心(610)的主任郑胜,到早年曾炼过法轮功的陈明的店子找陈明和他的姐夫周桂发(早年曾炼过法轮功),问他们是否还炼法轮功。他们还去骚扰了法轮功学员——陈明89岁的母亲。
8、五月二十四日,副所长张三平、东马坊维稳中心(610)的主任郑胜等人到早年曾炼功法轮功的李幺顺家,问他和妻子是否还炼法轮功,不要到外面到处贴标语,还说诉江状一大摞,都在他们手中,说诉江没有意义。
9、五月中旬,东马坊派出所两次到艾大村法轮功学员艾会先家骚扰,艾的妻子非常害怕艾再遭迫害。
10、五月中旬,东马坊派出所打电话给法轮功学员陈青枝的单位领导,向单位领导索要陈的电话号码和家庭住址,还让单位领导监控陈青枝。
11、五月中旬,东马坊派出所打电话给法轮功学员熊继伟的单位领导,向单位领导索要熊的电话号码和家庭住址。
应城市东马坊派出所电话:0712-3511128
副所长张三平手机:13971940448
应城市东马坊维稳中心(610)电话:0712-3516610
应城市东马坊驿东社区的主要负责人汪峰13907293350
应城市东马坊汪前村书记13545453315
副书记熊五保15971272158
汪必川13733467620
夏银爽13995883975
何国香13581462078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3/湖北应城市东马坊“敲门行动”扰民-349095.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6/03/%e6%b9%96%e5%8c%97%e5%ba%94%e5%9f%8e%e5%b8%82%e4%b8%9c%e9%a9%ac%e5%9d%8a%e6%95%b2%e9%97%a8%e8%a1%8c%e5%8a%a8%e6%89%b0%e6%b0%91/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湖南长沙、株洲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三日】
湖南株洲茶陵县刘小妹被骚扰
湖南株洲茶陵县法轮功学员刘小妹,现住长沙市岳麓区含浦。二零一七年五月十日前后,“610”与社区人员五、六人,到刘小妹家上门骚扰,拍照。
湖南省长沙市甑子平遭骚扰
家住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井湾子鼓风机厂宿舍的法轮功学员、六十多岁的老太太甑子平,近期遭曲塘社区人员上门骚扰。
湖南省长沙岳麓区肖姓法轮功学员遭骚扰
家住长沙市岳麓区含浦的肖姓女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七年五月上旬,遭矿山研究院三、四人两度上门骚扰。
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陈珠龙遭骚扰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一日下午,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新开铺派出所高姓户籍与新开村管委会综治办负责人(新任)二人,到五、六十岁的妇女、法轮功学员陈珠龙家骚扰,问陈珠龙:还炼不炼法轮功,并声称是“上面”要他们来的。还提出要照像,被陈拒绝。
湖南长沙地区樊姓法轮功学员遭电话骚扰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日左右,居住在长沙的浏阳籍六十多岁的老太太、樊姓法轮功学员在家中接到一陌生电话,对方拐弯抹角的询问她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一事,又问还炼不炼等。樊老太太问对方身份,对方的答复显的支支吾吾、躲躲闪闪,自称是“民政局”的。樊老太太向其讲真相劝善,对方却转移话题,询问樊的住所、孙子在哪所学校等。
打此骚扰电话的人始终身份不明,言不由衷。其人也可能是浏阳当地“610”或派出所人员。
湖南公安骚扰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近期,在湖南省“610”、公安系统的操纵下,基层派出所户籍民警与综治专员等 ,按所谓“上面”的名额(或具体的名单)和要求(如:上门照像等),对修炼法轮功的居民上门或电话骚扰,进行非法盘问和调查。
据公安内部消息透露,所谓“上面”二零一七年五月底已向长沙某地派出所布置于六月十日“搞行动”。目前已知,二零一七年五月中旬长沙地区有十余名法轮功学员遭到不同程度的骚扰。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3/湖南长沙、株洲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349112.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6/03/%e6%b9%96%e5%8d%97%e9%95%bf%e6%b2%99%e3%80%81%e6%a0%aa%e6%b4%b2%e5%a4%9a%e5%90%8d%e6%b3%95%e8%bd%ae%e5%8a%9f%e5%ad%a6%e5%91%98%e8%a2%ab%e9%aa%9a%e6%89%b0/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重庆市曾瑶莲被非法庭审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五月二十五日上午九点半,重庆九龙坡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曾瑶莲非法开庭。开庭时间约两个半小时,律师对法轮功从现行法律的角度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从信仰无罪等多方面、多层次阐述了修炼法轮功有百利而无一害。
期间法官青雪梅、检察院承办人郑宏多次打断律师辩护,律师不为所动,指出向别人讲述真相,发放资料都是有信仰的人的应有权利,公民信仰自由,言论自由。
曾瑶莲也表明自己无罪,自己过去是一个心残、身残,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人,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处处按照法轮大法的原则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变成了一个身心健康的人,完全是脱胎换骨,这是在亲朋好友中有目共睹的,信仰无罪,希望法庭早日让我回家。
法院还安排了二十几个他们找的人去旁听、助阵、搅局。他们很心虚,叫旁听的人在下面骂律师,故意说些难听的话给家属听,混淆视听,达到他们的目的。
法院没有当庭宣判,所谓的择日宣判。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3/重庆市曾瑶莲被非法庭审-349111.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6/03/%e9%87%8d%e5%ba%86%e5%b8%82%e6%9b%be%e7%91%b6%e8%8e%b2%e8%a2%ab%e9%9d%9e%e6%b3%95%e5%ba%ad%e5%ae%a1/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内蒙古赤峰市贾彬夫妇被非法批捕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报道)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一日上午,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法轮功学员赵春霞和丈夫贾彬去赵春霞的父亲赵玉家给老人收拾卫生,擦玻璃。巴林左旗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黄健等三人穿便衣闯入赵玉家,非法抄了赵玉和赵春霞的家。抢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大法粘贴、真相币、《九评》书等个人物品。警察没出示任何手续,赵春霞和贾彬被绑架、非法刑事拘留。
四月二十四日,赵春霞的八十岁父亲赵玉去公安局要人,警察告诉赵玉:明天上午八点半来吧。第二天赵玉去了公安局,告诉警察说:家是我的,你们拿走的东西也是我的,你们把赵春霞两个放了。警察骗赵玉说让他去医院抽血、检查身体,说要是没病一会儿就把赵玉拉回去。结果从医院把赵玉直接拉到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他们给赵玉照相,并抓着他的手强迫他按手印,内容是什么也不告诉。还强制搜身。绑架了赵玉也不通知赵玉的家人,害得赵玉的家人四处找,直到当天晚上七、八点钟,才知道赵玉被绑架并被非法刑事拘留了。
就这样,人没要出来,赵玉却被有预谋的绑架了。赵玉非法关押了四天。四月二十八日早上九点多,他们给赵玉一张纸,让赵玉签字赵玉没签,他们对赵玉非法“取保候审”放了赵玉。放时也没通知赵玉家人接。并且警察把赵玉从看守所拉到公安局,找了一个陌生人(商店的),坐着赵玉的电动车把他“送”到他二姑娘家。他们就这样偷偷地把赵玉放了。
赵春霞和贾彬被绑架至今已有一个多月了,家人多次去公安局要人,也不放人。无奈家人给贾彬请了律师。(贾彬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5年,4月21日从监狱出来刚好三个月),黎雄兵律师去看守所见了贾彬才知道赵春霞和贾彬已被非法批捕了。
现在赵春霞和贾彬的家里还有两个未成年孩子,女儿十六岁面临中考,儿子十四岁,正在上初中。这两个未成年的孩子由八十岁的赵玉老人照顾。黎律师非常担心:快放暑假了,这两个未成年的孩子谁来监护?

巴林左旗公安局 区号:0476 邮编:025450
姓名 座机 手机 备注
张文凯局长 5809555 13904767222 18604767333
王辉副局长 7882015 15847387779 15149107770
王春江副局长 7888110 7888958 13804766859(主管迫害法轮功)
杨晓旭副局长 7881144 5809568 13947666728
刘海江副局长 7882652 2265785 13947696898
王亚民副局长18747666068
董伟 纪委书记15804769888
和振国 主任 13604765599
马景奎 主任 13947606804
国保大队
黄 建大队长13848360002(参与迫害)
时玉国副大队长13722166877(参与迫害)
于 海13804766462(参与迫害)
齐柏林13604765850(参与迫害)
赵 森13947667500(参与迫害)
罗晓峰13804764419(参与迫害)
黄永军(参与迫害)
巴林左旗政法委:
书记 申志强 13947666779
傅秀云 7864508 宅7860399 13948468381(参与迫害)
杨贺明 7881795 13847658795
石向东 7863809 7892127 13947696811
高延国 7862372 15047649666(六一零恶人)
王立新 13684769967(六一零恶人)
朝日格图 7861673 13947632530
曹国生 7861673 13848860936
办公室主任申志龙7862386 13789737766
巴林左旗看守所
黄海峰所长13847681563
白雪峰副所15047605784
刘建茹副所长13734761718
乔常亮副所15548393644(参与迫害)
尹树文副所18804948618
田志军狱医13848569279(参与迫害)
薛凤军13604766984
杨继东狱医15847498555 13789697677
李建国18747140836
张世强13847634913
苏日格15047622155
黄宝军13948682700
王吉拉13190906758(参与迫害)
李映春13847667889
刘玉军13190910020
赵 海13789461525
翟春峰13847681583
张凤文13337151015
铁 刚13847356362 18747150996
闻砚林1339484886815847494567
于占伟18647161770
刘艳敏15147661101
卢敏慧13664860638
高萌萌13789630663
代志国18847673008
阿荣其其格15547680006
杜晓旭15148185998
田玲 15248682313
张立新15847055502
高文杰13088423492
黄磊13804768924
巴林左旗检察院:
于术民 检察长 7862740 660110
于秀文 副检察长 7862646 13604765689 668002
额尔敦 副检察长 7863267 13804766382 668003
陶景瑞 副检察长 7863390 13947677885 668004
张荣山 纪检组长 7862770 13947606154 668005
孙学东 反贪局长 7863088 13947669959 668006
张志国 政工科长 7861221 13947667563 668000
办公室
韩飞 主任 7863320 13947606707 668007
鲍艳丽 内勤 13754138884 668106
政工科
刘美香 内勤 15849612352 662352
侦监科
郭大庆 科长 7860451 13488592169 668008
张达成 内勤 13948165859 668066
公诉科
唐伟 13488592198 668040
技术科
程浩然 内勤 13948768744 660079
反渎局
吕东升 局长 7860453 13948165981 668026
贾纯玉 内勤 (恶警李宏柱的妻子) 13947666712 668030
反贪局
田福 副局长 7860454 13947696722 668011
王丽丽 内勤 13804766260 668023
监所科
吴国祥 科长 7860457 13488597862 668012
于立江 内勤 13847962351 668055
批捕科
特古斯 科长(参与 迫害)
7860452 13847962255 668009
家庭住址:契丹花园b区4号楼、1单元201室
控申科
德力根 科长 7862000 13847685879 668015
杜云金 内勤 13947363882 668039
民行科
邢树学 科长 7860458 13848065533 668036
技术科
特忠明 科长 7860459 13604765732 665031
单书航 内勤 13644861102 668093
调研室
刘文江 主任 7860450 13848065569 668016
黄佳磊 内勤 15849983539
预防办
付建民 主任 7860456 13848767799 668017
监察室
辛丽华 内勤 13904765936 668020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3/内蒙古赤峰市贾彬夫妇被非法批捕-349110.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6/03/%e5%86%85%e8%92%99%e5%8f%a4%e8%b5%a4%e5%b3%b0%e5%b8%82%e8%b4%be%e5%bd%ac%e5%a4%ab%e5%a6%87%e8%a2%ab%e9%9d%9e%e6%b3%95%e6%89%b9%e6%8d%95/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