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圣祖康熙帝】第1集 机缘天定 幼登大位

大清圣祖康熙帝
大清圣祖康熙帝

记者/主持人:静汝

点击收听

听众您好!欢迎您来到希望之声的“千古英雄人物”。现在播出的是「大清圣祖康熙帝」 第1集 机缘天定 幼登大位

哥: 大家好,我是司马龙云,热爱史学。因家学渊源,颇好文史。某虽不才,还是野人献曝,带你领略古今的变换、一起阅读浩瀚的书海。

妹: 安安,我是活泼烂漫、人见人爱的妹妹司马凤霞。正值青春荡漾的中学二年级。虽然拥有 旺盛的好奇心,但是常被哥哥笑说不求甚解。

一个春日的午后,一场关于的兄妹对话……

凤霞: 哥,你终于回来了,我下星期要期中考了,…我的历史怎么办啦,我都听不懂啊!

龙云: 自己不念书还天天来烦我,当你哥哥也真够辛苦的,好啦,既然你都诚心诚意的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吧!

凤霞: 我看看喔~课本上只说:清朝盛世一百多年,圣祖在位61年,为政「宽仁」,他一个人统治时间超过中国历史上的「五代十国」,为什么只用「宽仁」形容康熙皇帝呢? 这样我一点画面都没有啊…

龙云: 嗯…有点说来话长呢!

凤霞: 唉..好吧!反正我对历史也没兴趣。我看~我还是被当掉好了。

龙云: 不行拉你被当掉我会觉得很丢脸欸,没办法,只好还是跟你说一些基本的常识囉。 这个中国在位最长的皇帝,课本上说他「为政宽仁」,是说他是个心地仁厚,爱护臣民的皇帝。但他的童年时可没我们想像的那么悠闲呢!康熙的名字是爱新觉罗.玄烨,他是顺治的第三个17岁生下他,那时年轻的父亲只关爱着董鄂妃,而这位鄂妃娘娘生了弟弟,成为第四位皇子,但他爸实在太喜欢这个鄂妃了,就只想立这个新生儿为太子。

凤霞: 我说..这也太偏心了吧!怎么会让刚出生的四弟成为太子呢?!三位哥哥应该会吃醋吧?

龙云: 当然囉,而且依当时宫廷的规矩,即使是皇三子的玄烨,平常也只被保母与宦官照顾,既得不到母爱,连见他爸一面都很难。

凤霞: 哇也太可怜,可是后来玄烨不也还是被立为太子,又是怎么回事呢?

龙云: 这很特别呢,可以说是巧合吧,那个最受宠爱的弟弟不到四个月就去世了,鄂妃也因忧伤过度,身体不好没再生育。而正值盛年的父亲,竟然在也23岁时感染了天花。

凤霞: 怎么会这样…那..这样的噩运连连,到底该怎么做才好?

龙云: 就在这病危之际,顺治也犹豫着到底是要立年长的皇二子福全,还是出过天花的皇三子玄烨?

凤霞: 嗯?奇怪..那长子呢?

龙云:长子很早就去世了。顺治皇帝23岁时就有八个儿子,可是二个早夭,最小的也还只是个婴儿。顺治呢..因为考虑国家刚刚建立,危机重重,原本还想传给年长的侄儿,但是皇太后和他信任的传教士不断的劝说,他最后还是选择了出过天花的玄烨为太子。

凤霞: 所以哥,你是说父亲顺治帝是因为天花而死,而康熙却因为得了天花而被立为王位的继承人吗?

龙云: 诶!妳上课都没在听吧?竟然不知道瘟疫的可怕。 历史上的大瘟疫常常带来王朝或帝国的毁灭,而清朝的「世纪传染病」就是天花。

凤霞: 哦! 是这样啊!

龙云:是啊!十六到十七世纪的美洲,印第安人有上千万人的死亡。中国的满洲人对天花没有免疫力,所以把天花视为天敌,一旦感染,十个人中有九个半都难逃一死。

凤霞: 真的假的…有这么严重吗?

龙云:还不止这样。明朝军队与清军作战失利时,曾在必经路上释放天花的患者,用来阻挡满清的追兵。另外朝鲜和清军作战时,清军也有因害怕天花,而不敢出战的记载呢!

凤霞: 可是清朝应该会想些办法吧!

龙云: 生命攸关,政府当然会处理囉。患天花的人要被逐出城外四十里,皇宫里有奉拜「痘神娘娘」的庙坛,政府也有专门的检疫部门叫「查痘章京」。这痘指的就是天花。

凤霞: 哥,那..那这样玄烨出天花时怎么办? 不就…

龙云:嗯…不到两岁的玄烨被送出城外,虽然得天花发著高烧,却还是幸运的活了下来,可是父亲却一直把他留在西华门外的奶妈家。童年时期见不到父母的玄烨,到了六十多岁时,回想这事还是觉得很难过呢!

凤霞: 原来…每个成功的人身后都有着我们不知道的伤心处呢。

龙云: 不只成功的人,每个人都是这样的喔

凤霞: 喔对了!我们历史老师说康熙帝是「圣祖」,但每次老师都只会赶进度也不说清楚,刚刚听哥你说啊!我都好奇起来了!不受父母疼爱的皇子,为何能在历朝历代皇帝中赫赫有名,童年时是谁教导的他呢?

龙云: 这是个好问题哦!童年时教导他的就是他的祖母。他的祖母是孝庄皇太后,三十二岁时不仅要辅佐年仅六岁的顺治,之后还全力栽培孙子康熙。祖母按照帝王的标准,严格要求康熙的言行举止。祖母期望他成为「宽裕慈仁,温良恭敬」的帝王,而这也成为康熙一生的写照呢!

凤霞: 喔!那看来康熙从小就受到很好的呢!

龙云: 是啊!从小养成好习惯就是能一辈子受用,很少皇帝能像康熙从小就喜爱学习,对典籍、书法、射箭等无不精通。他对自己的要求可是非常高喔!

凤霞: 你是说他从很小的时候就会这样了吗?

龙云: 我想想喔~ 例如,在康熙九岁时,有个大将军进献了一只很奇特的黄色鹦鹉,而且配上了黄金做的鸟笼,康熙不但退回礼物,还严肃的骂了这位大将军一顿。他从小受祖母孝庄皇太后的教导,要做一个勤政爱民的好皇帝,对那些享乐、讲排场的事毫无兴趣。

凤霞: 嗯对呀!幸好康熙有他的祖母能够教导他,不然..这位八岁的小皇帝真不知道该怎么独当一面

龙云: 而且啊 他们这对祖孙的感情很好喔~祖母在重病时,康熙整整三十五天,日夜不离左右,亲自照顾饮食,调药护理,他还对大臣说:我从小得到祖母抚养教训三十多年,这种无限的深恩是我一辈子也难以报答的。

凤霞:嗯!他真是个孝顺的皇帝呢~刚刚听了这么多,希望这次段考可以及格~哪哥 我知道你还在忙,你要不要喝咖啡? 我顺路去买吧。

龙云: 别出门花钱了,家里可是有上好的「碧螺春」呢,我们来泡茶吧。

凤霞: 齁老哥~你怎么每次都辜负我的一片好意啊!亏我难得请你喝咖啡耶

龙云: 你误会了,就说谈中国史就要喝中国茶才应景嘛!而谈康熙最好能品味一下

「碧螺春」,因为这洞庭山的好茶可是康熙亲自取的名字喔!

凤霞: 嗯,好吧!那我们就先来泡壶茶,等考完试,我再洗耳恭听你说康熙的故事吧!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Advertisements

《封神演义》的启示:纣王自心生色魔 终致亡国身名裂

作者:周谨

来源:

自古以来有一个“自古难过美人关”的说法。说的好听一点叫美人关,其实就是被侵扰。误国的身败名裂的比比皆是。即使如此,《封神演义》的起源就是被色魔侵蚀,竟然对女娲神不敬,终招灭顶之灾。

据《封神演义》记载:纣王做时“纣王都朝歌。文有太师闻仲,武有镇国武成王黄飞虎;文足以安邦,武足以定国。中宫元配姜氏,西宫妃黄氏,馨庆宫妃杨氏;三宫后妃,皆德性贞静,柔和贤淑。纣王坐享太平,万民乐业,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四夷拱手,八方宾服”就是这样一个如铁桶一样的国家,竟因为纣王的色心,导致灭亡。

纣王在去女娲庙朝拜时:“忽一阵狂风,卷起幔帐,现出女娲圣像,容貌端丽,瑞彩翩跹,国色天姿,婉然如生;真是蕊宫仙子临凡,月殿嫦娥下世。古语云:“国之将兴,必有祯祥;国之将亡,必有妖孽。”纣王一见,神魂飘荡,陡起淫心。自思:朕贵为,富有四海,纵有六院三宫,并无有此艳色。王曰:“取文房四宝。”侍驾官忙取将来,献与纣王。天子深润紫毫,在行宫粉壁之上作诗一首:“凤鸾宝帐景非常,尽是泥金巧样妆。曲曲远山飞翠色;翩翩舞袖映霞裳。梨花带雨争娇艳;芍药笼烟骋媚妆。但得妖娆能举动,取回长乐侍君王。””

当时的臣子都是有德之人,他们明白此事的危害,于是劝告纣王“只见首相商容启奏曰:“女娲乃上古之正神,朝歌之福主。老臣请驾拈香,祈求福德,使万民乐业,雨顺风调,兵火宁息。今陛下作诗亵渎圣明,毫无虔敬之诚,是获罪于神圣,非天子巡幸祈请之礼。愿主公以水洗之。恐天下百姓观见,传言圣上无有德政耳。”王曰:“朕看女娲之容有绝世之姿,因作诗以赞美之,岂有他意?卿毋多言。况孤乃万乘之尊,留与万姓观之,可见娘娘美貌绝世,亦见孤之遗笔耳。”言罢回朝。文武百官默默点首,莫敢谁何,俱钳口而回。”

最终的结果,因纣王的色心和对神的不敬,引来狐狸精的引诱,终致灭国。历史的教训总是容易忘记。色心不去,与国于民都是大祸端。教训太深刻了。


本文标签:, , ,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找魂的故事

作者:如一

来源:

这是发生在我二姑身上的故事。

她小的时候,农村没有电,用的是煤油灯。夏天的晚上,大人们都坐在门外的树底下乘凉,谈天说地。小孩们都在捉迷藏玩耍。那时候,人口没有今天这么多,村庄小,出门都是庄稼地,狼也多,也容易碰到饿的找食吃的狼。

她和几个小伙伴在捉迷藏,她去找小伙伴时,碰到了藏在角落里的一匹狼。她很机灵,听们讲过,狼是从人背后袭击人,两只前爪子搭在人的肩膀上,人一回头,狼就咬住人的喉咙,致人死命。所以,她马上双手抱头,背过去对着狼,同时大喊一声:“有狼。”

狼把前爪子搭在她的肩膀上,却无从下口。这时乘凉的大人们听到喊声,马上喊着:“打狼。”同时往出事地跑去。狼看到人多,赶快跑走了。借着月光,看到是一匹小狼。

她逃过了一劫,却也吓的半死,晚上吓的睡不着觉,都认为是吓掉了魂。村里几个老太太出面,叫她骑个扫帚从家里到村边,同时一个老太太拿着她一套全身的衣服随着走。走前,称好衣服的重量。到了村边再骑个扫帚走回到家里,再称衣服的重量,结果衣服重了一两。她们说:“没事了,孩子的魂回来了。”从那以后,她睡觉安稳了。

老人们对宇宙、生命的,都是一代代口传心授传下来的,所以老人们的劝善之言充满着智慧与哲理。今天的孩子们从课本上学不到这些,恰恰是反对与抵触这些的,甚至视为封建迷信批判呢。今天的孩子们也听不进老人言。有句老话:“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今天的孩子们不尊重老人,听不进老人的处事良言与苦劝,漠视生命,不知道敬畏天地与神佛,带来的种种偏离轨迹的言行,才是真正的忧心,对未来才是真正的灾难!

原文链接:找魂的故事传统文化


本文标签:, , , , ,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黑子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七日】那天,校长把我找到他的办公室,直言道:“现在只有你能救驾了。”我明白是让我做黑子的班主任,我坦诚的说:“校长,我性子柔,怕难收拾残局吧!”我倒不是怕吃苦,真是怕干砸了。
校长说:“正好以柔克刚。”校长知道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为人也好,遇到难题还是想到了我。
黑子原来的班主任是个严厉的优秀老师,住了十多天医院,还不能上班,听说他是想借此机会撂挑子。
我一回学年组,这个说“郑老师,班主任千万不能接!”那个问:“校长让你接吧,你接了吗?”我不予置辩。虽然并非每个人都教黑子班的课,但几乎每天大家都能听到、感受到在黑子那里如鲠在喉的感觉,在这个班上课,少有高兴的时候。自然安排这个接替的班主任,多少钱都没人爱干。
“黑子”是私下里伙伴对他的称谓,大家也就习惯这样叫他,十四、五岁的孩子,人高马大,留胡子。抽烟、喝酒、早恋等等,书桌上经常摆着吃喝的东西。上课时,眼睛瞅着窗外,下课就挑拨打仗,和班里几个混混串通一气。
遇到这样的学生咋教?严厉批评?动之以情?讲道理?软的?硬的?找家长?都不管用。但我相信,人之初,性本善,他的本质一定是好的,是一个可贵的生命,不能放弃他呀。
一次家访时见到了他父亲,是一个包工头,当年也是校园“大侠”,他对孩子的教育透着黑社会痕迹,常给孩子讲怎样混社会“好使”、“风光”,相信“有钱能使鬼推磨”,看着孩子比他当年还“大侠”,棍棒也用过,解决不了问题,老师不爱留,又撵不走,他信奉“用钱就能摆平一切”。与批评的老师顶撞,能摔门而去。我不相信黑子的心生下来就是黑的,至少现在。可是,他的行为不断的打破我的认知……
对黑子,家长哄、老师哄,只要不出事就好。将来怎么样,谁又管得起呢?
我知道,人都有善良的一面,那就是生命的希望,我相信温暖的春风会融解他心中的坚冰,善心会唤回他的良知,哪怕让他少打一次仗,少骂一次人,对他也是收获啊。
为了约束他,我给他封了个“纪委”的官,让他监督班级纪律。他很卖力,班级纪律变化很大,我表扬了同学们,也表扬了黑子。有同学偷偷告诉我说,黑子看谁纪律不好,不听他的,上去就揍,有时都把同学打哭了,学生都怕他。我就和他谈心,站在他的角度说话,肯定他的同时,让他搞好同学关系,他很能听進去。有时管纪律声很大,弄得屋里只有他的声音,检查的老师跟我反映情况,我说他是管纪律,检查老师无奈的说:“用流氓能管理好班级啊?”
我开玩笑说:“历史上不有流氓当家的吗?”其实,如果我们一味的盯着对方的缺点,看到他的不是,就可能毁掉一个人。
黑子干了不到一周,就坐不住了。上课了,还在球场,我提示赶紧点,都上课了。他说:“老师,听不進去,進班闹心,让我玩玩呗!” 我平静的说:“咱不能老玩啊,你想过没有,长大了,你是有责任的,现在不努力,将来怎么办,那时还玩吗?”他若有所思,扔下球,默默回到教室。
有时自习课,他就撺掇几个劣子生:“老师,咱班上午表现挺好,下午奖励一节体育呗?”为了鼓励他,偶尔我也放放口,让他看到、感到自尊的美好。即使如此,还是时时有任课的老师来向我告状,课没法上,让家长领回。我都耐心的解释:“现在孩子不好教,常常我们就是做保姆。”我常常提醒自己:多看一个人的优点,好的一面,鼓励他,启迪他,他一定能变好。因为大法就是这样教我们的。
要改变一个人难啊!虽然黑子有一些進步,比如:上课也能规矩些,但霸气还有,偷偷的在厕所里抽烟,更严重的是,一次晚自习,竟捧了一箱子啤酒在班里喝,就寝也不回宿舍。他才不在乎学校的检查呢。我不急不躁,不嫌弃,引导他,他也无话不谈。
在和他长时间的接触中,我的心也不断拓宽。一个孩子,我们不能用自己的理解和要求去框架他。他能乐意接触我,就说明他有希望,他有着向善的心。我随机用一个个故事或道理,讲给他听,在潜移默化中改变着他。告诉他凡事要想着别人,考虑别人的感受,要体贴父母。我看到,他很乐意听。那时我真的高兴,这样的人即使走向社会不能成为人才,也不会危及社会。
有时,他也会看人下菜碟,任课老师上课,他不听不服管,闹得挺僵。任课老师怨气的说:“郑老师,干脆把他送家去算了。”我想,这样久经考验的顽主,怎么可能短时间就脱胎换骨呢?在他的人生路上,我能做的就是真诚的引导,持之以恒的善化他,让他感受生命的美好。
一次数学课,他回来晚了,推门就進了座位,老师严厉批评了他。他大为光火,愤愤不平。课后,我和他谈心,他说:“老师,你说的我都懂,我就是看他不忿。”我说做人要有胸怀,他说:“那是你,我可没那个耐心!”
有时,老师们的倾吐苦水,评比的屡屡稳坐倒数第一的铁交椅,我对此也有过怨愤,不平,带这个班,付出多出别的班多少倍,谁计算的出呢?看着其他班排在前面,拿着多的班主任费,觉的不公,有过不平,想过放弃,静下来想想,工作的意义只为那可怜的几个钱?放弃孩子不是毁了他们吗?我是大法弟子啊!这时,更多的是反思自己:对他包容不够,体贴不够,引导帮助是不是到家?
组里老师看我疲惫的神态,安慰我说:“再熬两月就到头儿了。”我想的是怎样在这有限的时间里,使他成长的更快。作为一个老师,是该为他的学生的未来负责的。
快期末的时候,黑子要找我聊聊。当时正是午自习,他把我约到楼头,递给我一瓶矿泉水,显得有点羞涩:“老师,在我一生中,你知道我最服谁?”
没等我说,他就一股脑说出来:“就你!”我问:“佩服什么呢?”“老师,你从来没有架子,真心对俺好,不打也不骂俺……”
接着又小声的试探着说:“老师,你是不是学法轮功?”也许怕我误解,接着说:“其实我们都知道好,法轮功的小书(真相资料)我都看过,你和别人不一样。”
一个学期很快过去了,我知道,黑子的人生,已经在开始改变了,这是我最幸福的事。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7/黑子的故事-349269.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6/07/%e9%bb%91%e5%ad%90%e7%9a%84%e6%95%85%e4%ba%8b-2/

还债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七日】在当今社会流行这样一句话:要钱的是孙子。
十五年前,当我嫁到这个家,我才知道公公经营的小企业不但濒临破产,而且债台高筑。那时候十几万元的债,对我来说简直是个天文数字。那时我也是刚得法不久,知道自己要用法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做好人,更好的人。但是十几万元的债务,对我来说的确让我力不从心。虽然钱不是我欠的,但我来到了这个家,我是这个家的一员,就有我的一份责任。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我学了法轮大法,就要用大法的法理来指导自己的言行。经过一番思考之后,我把心一横:还债,即使一生都还不完,我也认了,因为我努力了,我对得起自己的良知。
家中再来讨债的人,我总是耐心的跟他讲,等有了钱,一定还他,我是修大法的人,不会撒谎骗人的。同时我的内心也真的感到非常抱歉。那时候每当回来一万元钱,我就跟公公商量,拿出三千元还债,三千元发工资,剩下的用于自己周转资金。
后来公公也看了大法书,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同意我的做法。有人来讨债,有钱的时候,就还他,没钱的时候,等到周转回来钱,就给他送去。渐渐的,人们也就知道了我们修大法的人是讲信义的,也不再经常来讨债了。有一点钱的时候,我们就想,哪家最困难,哪家最需要用钱,我们就把钱先还给哪家。因为我们做的符合了法轮大法的要求,走的是一条正道,慢慢的订单也一批一批的来,企业的经济效益也上来了,工人、客户都知道我们是修大法的,对我们没有任何的戒备。有工人对我说把工资给我存你那吧,到时候我拿个整钱,发了工资拿回家就花了。我说你还是存银行吧,不然放在我手里有事花了,等你要钱的时候我没的给你就不好了。
现在有多少人想用别人的钱,借鸡下蛋。可我不能这么做,我是大法弟子,我要对他的劳动付出负责。我要用法的标准要求自己,而不能用常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家中有套房子,在丈夫的名下,因房子住不着,家人就商量我把房子卖掉,现在的人哪个不是把房子看成生活中的第一要素,可我第一想到的就是那些债主,虽然欠的债还了大部份了,可还是有些人家没有还上。我说如果用卖房的钱把债全还了,我就同意。就这样房子卖了,所有欠的钱我们一份一份送到债主的家中。
最后一份是公公几年前买了五十亩地,雇佣一些临时工人种地,有一位单身的老年人是个长工,既看门又工作,一年下来,五十亩地因发生意外,收成泡汤了,工人的付出也就没有了着落。后来还了工人的工钱,唯有那位单身老人的工资还欠着他的。我对公公说一定要把钱送到老人的手里。公公找到老人的村子,老人不在家,打听到老人的下落,说老人去了哪个村子,给人家养猪打工去了。公公就找到那个村子打听,最终找到老人,当公公把事情说清楚,把钱递给老人时,老人老泪纵横,他说,这钱我早就不指望了,哪想你还多方打听给我送来了,现在哪有你这样的人哪!公公说:我现在修炼法轮大法了,大法师父教我们要做好人,更好的人,不能欠人家的钱不还。老人说如果现在的人都象你们这样,那该多好!
当我们把欠个人的钱全部还上之后,公公当初是带着公司的钱出来为公司做生意的,公司一看生意不好,就让公公个人承包了,公司的钱也一直没还手,十几年来连本带息也是十几万。我对公公说:爸爸,就是共产党迫害的大法,欠共产党的钱咱不还了,再挣了钱咱就用于救度众生。公公不加思索的回答好。两个多月之后,公公的公司领导人让公公去公司有事,公公回来后说,公司领导把他欠公司的钱一笔划掉了,不用公公还了。
一个债台高筑濒临破产的小企业,因为我们修炼了大法,用大法的法理指导我们的修为,为债主负责,为客户负责,为工人负责,用了三年多的时间,还了十几万元的债务,这个奇迹是大法给予的。
我们在此感谢大法,感恩师父!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7/还债-349286.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6/07/%e8%bf%98%e5%80%ba/

山东威海市文登区看守所副所长宋秀敏遭恶报患癌症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威海市文登区看守所副所长宋秀敏,任看守所主任多年,多次给大法学员戴手铐脚镣、野蛮灌食,并强迫绝食的大法学员值夜班。此人脾气暴躁,妒嫉心极强。目前,宋秀敏遭恶报,患乳腺癌。
二零一五年二月十六日,法轮功学员田丽莎被非法关押到文登看守所,同年三月三日开始,每天下午,田丽莎都被文登看守所副所长宋秀敏带到医务室强行灌食,灌浓盐水和菜汤。田丽莎坚持要求无罪释放,不吃看守所的饭。看守所扬言:一直下去,就这样天天灌盐水。
二零一五年三月三日开始,法轮功学员李建珍、崔贤岺也每天下午被宋秀敏等带到医务室,强行灌食、浓盐水、菜汤。看守所狱警扬言:“不吃一直要灌下去,就这样天天灌盐水。” 崔贤岺还被狱医林志华打耳光、插管灌食。
希望宋秀敏能真正的去了解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信仰,认清中共恶党的谎言,在利与义之间作出明智的选择。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7/山东威海市文登区看守所副所长宋秀敏遭恶报患癌症-349290.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6/07/%e5%b1%b1%e4%b8%9c%e5%a8%81%e6%b5%b7%e5%b8%82%e6%96%87%e7%99%bb%e5%8c%ba%e7%9c%8b%e5%ae%88%e6%89%80%e5%89%af%e6%89%80%e9%95%bf%e5%ae%8b%e7%a7%80%e6%95%8f%e9%81%ad%e6%81%b6%e6%8a%a5%e6%82%a3%e7%99%8c/

屡遭绑架关押 北京郑鲜云夫妇控告元凶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七日】北京市大兴区六十岁的法轮功学员郑鲜云、史风莲夫妇,因坚持“真善忍”信仰,曾多次遭迫害、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洗脑班等处,受尽折磨。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八日,郑鲜云、史风莲夫妇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法轮功学员诉江,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所有中国人的做好人的权利。
以下是郑鲜云、史风莲夫妇分别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自己遭迫害的事实:
史风莲:四次被绑架 拘留、劳教、洗脑班
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法轮功“真、善、忍”的法理给我指明了人生的方向,懂得了做人的道理。修炼后,心态纯正,凡事先替别人着想,不与人斤斤计较,人际关系良好,家庭和睦,身心受益无穷。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镇压以来,我屡遭迫害,大兴区国保、“六一零”、派出所、居委会多次上门骚扰,我多次被绑架,这使我和我的家人身体上、精神上遭受极大伤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本着对国家政府部门的信任,我去北京信访局反映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真实情况,结果被警察无理绑架并送石景山体育馆关押,晚上才放我回家。
二零零零年二月五日,我再次上天安门证实法轮大法是好功法,希望政府停止迫害,结果又被警察绑架并送大兴看守所刑事拘留二十八天,取保候审一年。在这一年中,居委会、派出所经常上门骚扰。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四日,警察闯入我家中,将我绑架至魏善庄洗脑班,逼迫我放弃信仰,十五天后才放我回家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日下午,大兴国保、“六一零”、居委会、派出所七八个人闯入我家,非法抄家,绑架我至洗脑班七天后,因不肯“转化”,将我送至大兴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又判我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一零年一月五日才回家
郑鲜云:绑架、开除、关洗脑班
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修炼后,身体健康,心理健康,并以健康的身心回报于家庭和社会。在家庭里尽到了一个妻子一个母亲的责任,家庭气氛祥和、温馨、欢声笑语,来我家的亲友都能感受到我的家庭环境让人舒适轻松:在单位,我工作任劳任怨,尽职尽责,得到领导及同事们的肯定。十多年来没报销过医药费(有据可查)。
我作为一名法轮大法学员,遵从李洪志师父的教导,修炼心性,以“真、善、忍”为标准约束自己,看淡金钱与名利,与人为善,遇到不公平事以平和的心态宽容对待,用法轮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处处做一个好人,这对家庭、社会、国家都是有百利无一害的。
可是江泽民出于嫉妒心,以最高领导人的名义使下属各级官员开动全部国家机器,滥用职权,违反国家法律,灭绝人性的对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众进行打压迫害,下面是我个人亲身经历:
二零零零年三月两会期间,我因炼法轮功被拘留十五天,之后下岗学习三个月并停发工资,单位领导还说,如果再炼就罚款五千元并开除工职。那时,我的两个孩子,一个十多岁,一个才几岁,当时给我和家人的精神压力、经济压力都是相当大的。
二零零二年二月二日晚饭时,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开门看时是一帮陌生的面孔,我照常以礼相待,而他们什么都不说便开始对每个房间进行搜查,在没有找到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把我绑架到看守所。第二天提审我时,是四个男的,其中一个拿着照相机,当我对他们的问话、照相不配合时,他们就拽着我的头发打我耳光,在四个男人的暴力面前我没有任何反抗能力。后来,他们把我送到一个洗脑班,晚上不让我睡觉,也不让坐着,整整站了一宿,两个男警察轮班看着我,后来单位领导出面说单位有能力转化我,给我办了取保候审。到单位每天二十四小时监禁,连续了两个月,两个月中我受尽了身体和精神上的折磨,几天后青丝变白发。每天二十四小时警察轮流看管,我的吃、喝、睡、言、行、上厕所等等一切都在他们的监管中并有文字记录。除轮流值班人员,还专为我成立了一个帮教小组,每天要学习他们布置的内容并写认识,帮教小组成员不断的轰炸,让我交代所谓的犯罪事实和揭发其他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对我使尽了手段,一会儿温声细语姐妹相称,说:郑姐,该说的都说了吧,别再扛着了,说完就让你回家了,你不在家孩子多可怜啊,我们都是为你好等等;一会儿横眉冷对魔性大发象疯了一样,说:别觉着没判你刑,事实和判了刑没什么两样,把头发剪掉。于是就四个人摁着我剪我头发。我问头发长犯哪条法律了,他们说,反正不能让你说了算。一会儿说你不想吃饭就不吃,吃了也不好受:一会儿说,你想不吃就不吃!灌!他们无端制造陷阱,然后再罗列罪名,还说要判我刑。就这样持续了两个月,二零零二年四月放我回家,关押期间停发工资。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日下午,大兴国保大队的人来我家搜查并抄家,抢走我家一台电脑和一台打印机,还有一份新经文,并以此为由把我绑架至大兴看守所,入监号前,他们说是要查看身体,必须把衣服脱光,我觉得这是对我直接侮辱,我拼命反抗,他们叫来两个犯人,几个人齐上把我摁到地上,给我戴上脚镣和手铐,一个月后没经过任何法律程序判我劳教一年零半个月,罪名是扰乱社会秩序。劳教期间被迫洗脑、做奴工等等,还停发退休金,苦不堪言,一言难尽!
我一次又一次的被绑架,老伴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家里和孩子,又担心我的安危,有泪只能往肚子里咽,因精神压力太大,时常精神恍惚,干活时精力不集中造成脚骨粉碎性骨折,至今脚上还打着钢板。我被绑架期间,我女儿怀孕近八个月,本来生孩子是人生大事,需要妈妈的照顾和呵护,可我不仅不能在她身边安慰她,还让她整天为我提心吊胆、寝食难安,我心如刀割。十多年来,除了随时可能的无任何理由的绑架外,居委会、派出所、单位还经常来家中骚扰,让我们不能踏实安定地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这些年来对我个人的迫害以及对我家人造成的伤害,是任何时间以任何方式都弥补不了的!作为一个平民百姓我有冤无处诉,只能无可奈何地消极承受着。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7/屡遭绑架关押-北京郑鲜云夫妇控告元凶-349191.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6/07/%e5%b1%a1%e9%81%ad%e7%bb%91%e6%9e%b6%e5%85%b3%e6%8a%bc%e3%80%80%e5%8c%97%e4%ba%ac%e9%83%91%e9%b2%9c%e4%ba%91%e5%a4%ab%e5%a6%87%e6%8e%a7%e5%91%8a%e5%85%83%e5%87%b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