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遭绑架关押 北京郑鲜云夫妇控告元凶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七日】北京市大兴区六十岁的法轮功学员郑鲜云、史风莲夫妇,因坚持“真善忍”信仰,曾多次遭迫害、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洗脑班等处,受尽折磨。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八日,郑鲜云、史风莲夫妇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法轮功学员诉江,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所有中国人的做好人的权利。
以下是郑鲜云、史风莲夫妇分别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自己遭迫害的事实:
史风莲:四次被绑架 拘留、劳教、洗脑班
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法轮功“真、善、忍”的法理给我指明了人生的方向,懂得了做人的道理。修炼后,心态纯正,凡事先替别人着想,不与人斤斤计较,人际关系良好,家庭和睦,身心受益无穷。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镇压以来,我屡遭迫害,大兴区国保、“六一零”、派出所、居委会多次上门骚扰,我多次被绑架,这使我和我的家人身体上、精神上遭受极大伤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本着对国家政府部门的信任,我去北京信访局反映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真实情况,结果被警察无理绑架并送石景山体育馆关押,晚上才放我回家。
二零零零年二月五日,我再次上天安门证实法轮大法是好功法,希望政府停止迫害,结果又被警察绑架并送大兴看守所刑事拘留二十八天,取保候审一年。在这一年中,居委会、派出所经常上门骚扰。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四日,警察闯入我家中,将我绑架至魏善庄洗脑班,逼迫我放弃信仰,十五天后才放我回家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日下午,大兴国保、“六一零”、居委会、派出所七八个人闯入我家,非法抄家,绑架我至洗脑班七天后,因不肯“转化”,将我送至大兴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又判我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一零年一月五日才回家
郑鲜云:绑架、开除、关洗脑班
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修炼后,身体健康,心理健康,并以健康的身心回报于家庭和社会。在家庭里尽到了一个妻子一个母亲的责任,家庭气氛祥和、温馨、欢声笑语,来我家的亲友都能感受到我的家庭环境让人舒适轻松:在单位,我工作任劳任怨,尽职尽责,得到领导及同事们的肯定。十多年来没报销过医药费(有据可查)。
我作为一名法轮大法学员,遵从李洪志师父的教导,修炼心性,以“真、善、忍”为标准约束自己,看淡金钱与名利,与人为善,遇到不公平事以平和的心态宽容对待,用法轮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处处做一个好人,这对家庭、社会、国家都是有百利无一害的。
可是江泽民出于嫉妒心,以最高领导人的名义使下属各级官员开动全部国家机器,滥用职权,违反国家法律,灭绝人性的对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众进行打压迫害,下面是我个人亲身经历:
二零零零年三月两会期间,我因炼法轮功被拘留十五天,之后下岗学习三个月并停发工资,单位领导还说,如果再炼就罚款五千元并开除工职。那时,我的两个孩子,一个十多岁,一个才几岁,当时给我和家人的精神压力、经济压力都是相当大的。
二零零二年二月二日晚饭时,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开门看时是一帮陌生的面孔,我照常以礼相待,而他们什么都不说便开始对每个房间进行搜查,在没有找到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把我绑架到看守所。第二天提审我时,是四个男的,其中一个拿着照相机,当我对他们的问话、照相不配合时,他们就拽着我的头发打我耳光,在四个男人的暴力面前我没有任何反抗能力。后来,他们把我送到一个洗脑班,晚上不让我睡觉,也不让坐着,整整站了一宿,两个男警察轮班看着我,后来单位领导出面说单位有能力转化我,给我办了取保候审。到单位每天二十四小时监禁,连续了两个月,两个月中我受尽了身体和精神上的折磨,几天后青丝变白发。每天二十四小时警察轮流看管,我的吃、喝、睡、言、行、上厕所等等一切都在他们的监管中并有文字记录。除轮流值班人员,还专为我成立了一个帮教小组,每天要学习他们布置的内容并写认识,帮教小组成员不断的轰炸,让我交代所谓的犯罪事实和揭发其他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对我使尽了手段,一会儿温声细语姐妹相称,说:郑姐,该说的都说了吧,别再扛着了,说完就让你回家了,你不在家孩子多可怜啊,我们都是为你好等等;一会儿横眉冷对魔性大发象疯了一样,说:别觉着没判你刑,事实和判了刑没什么两样,把头发剪掉。于是就四个人摁着我剪我头发。我问头发长犯哪条法律了,他们说,反正不能让你说了算。一会儿说你不想吃饭就不吃,吃了也不好受:一会儿说,你想不吃就不吃!灌!他们无端制造陷阱,然后再罗列罪名,还说要判我刑。就这样持续了两个月,二零零二年四月放我回家,关押期间停发工资。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日下午,大兴国保大队的人来我家搜查并抄家,抢走我家一台电脑和一台打印机,还有一份新经文,并以此为由把我绑架至大兴看守所,入监号前,他们说是要查看身体,必须把衣服脱光,我觉得这是对我直接侮辱,我拼命反抗,他们叫来两个犯人,几个人齐上把我摁到地上,给我戴上脚镣和手铐,一个月后没经过任何法律程序判我劳教一年零半个月,罪名是扰乱社会秩序。劳教期间被迫洗脑、做奴工等等,还停发退休金,苦不堪言,一言难尽!
我一次又一次的被绑架,老伴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家里和孩子,又担心我的安危,有泪只能往肚子里咽,因精神压力太大,时常精神恍惚,干活时精力不集中造成脚骨粉碎性骨折,至今脚上还打着钢板。我被绑架期间,我女儿怀孕近八个月,本来生孩子是人生大事,需要妈妈的照顾和呵护,可我不仅不能在她身边安慰她,还让她整天为我提心吊胆、寝食难安,我心如刀割。十多年来,除了随时可能的无任何理由的绑架外,居委会、派出所、单位还经常来家中骚扰,让我们不能踏实安定地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这些年来对我个人的迫害以及对我家人造成的伤害,是任何时间以任何方式都弥补不了的!作为一个平民百姓我有冤无处诉,只能无可奈何地消极承受着。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7/屡遭绑架关押-北京郑鲜云夫妇控告元凶-349191.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6/07/%e5%b1%a1%e9%81%ad%e7%bb%91%e6%9e%b6%e5%85%b3%e6%8a%bc%e3%80%80%e5%8c%97%e4%ba%ac%e9%83%91%e9%b2%9c%e4%ba%91%e5%a4%ab%e5%a6%87%e6%8e%a7%e5%91%8a%e5%85%83%e5%87%b6/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