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大同刘淑芳被警察绑架关押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山西报道)经过多方查证确定:山西省大同市法轮功学员刘淑芳的母亲,于二零一七年六月六日上午九时,到了大同市棚户区文瀛湖拘留所,见到了失踪六天的女儿,短暂的见面后,刘淑芳悄悄将一纸纸片交予母亲,后被一女警带回。
通过纸片上的信息证实:二零一七年五月三十一日中午,大同市国保大队的范文龙带领城区刑警五队的人员,在北关派出所警察刘瑞、刘业宾的配合下,绑架了刘淑芳到刑警五队询问室,在刘淑芳拒绝配合的情况下,做假口供及体检,于当天匆匆将当事人送入文瀛湖拘留所,行政拘留十五天。
在此期间刘淑芳义正辞严地质问他们为何要非法抓人,并警告他们的做法是违法的,而当时在场的警察都无言以对,沉默无语。
警察在大中午强行闯入民宅,将一位衣不裹体连鞋都未来的及穿的妇女绑架而去,赤裸裸的流氓行径,显露出中共末日的疯狂,你们的所作所为觉得脸上光彩吗?不要用共匪给你们工钱找借口,那是掩盖你们内心的恐慌。
这一场无端的迫害已经整整持续了十八个年头,在这十八个年头中,数百万法轮功学员被你们肆意杀戮,无数个温暖的家庭因坚定的信仰真、善、忍,而被你们迫害的家破人亡,而又有无计其数幼小的生命,在风雨飘摇的日子里,呼喊着自己的爸爸妈妈,你们能感觉到吗?面对这场对正信的迫害,作为一个民间修心向善的群体,并没有因你们无端的迫害,而拿起一块砖头及棍棒去报复你们。
面对这场腥风血雨的杀戮我们没有退缩、没有怨言,只是秉承着师尊的教诲,坚定而平和的向你们讲清真相,我们是无辜的,我们是被迫害的,你们能听到、看到吗?
换位思考一下,如果这群手无寸铁的老人及妇女里有你们的妻子、父母你们是否也会用同样的手段去对待?
在这里我们正告大同市及全国范围内的六一零及国保们,你们该冷静的反思一下了,中共执政以来,无数次的运动,在它生命即将终结的时候,为了苟延残喘、延续生命,它都会抛出去一小撮为它卖命的人,去平息积怨的民愤,难道你们还让历史重演吗?该清醒啦。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7/山西大同刘淑芳被警察绑架关押-349279.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6/08/%e5%b1%b1%e8%a5%bf%e5%a4%a7%e5%90%8c%e5%88%98%e6%b7%91%e8%8a%b3%e8%a2%ab%e8%ad%a6%e5%af%9f%e7%bb%91%e6%9e%b6%e5%85%b3%e6%8a%bc/

真相电影:《密码》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八日】加拿大真相故事片摄制组拍摄的电影《密码》。

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the video tag.function videoEnded(video) {video.load();};

NRG镜像下载分块下载

MP4下载1080p

720p

480p

360p

光盘封面下载下载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8/真相电影-《密码》-349176.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6/08/%e7%9c%9f%e7%9b%b8%e7%94%b5%e5%bd%b1%ef%bc%9a%e3%80%8a%e5%af%86%e7%a0%81%e3%80%8b/

“610”的厄运正在到来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八日】一九九九年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六月十日这一天成为一个黑暗的日子。 因成立日期而得名的“610”这个非法组织也成为人类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犯罪组织。
据明慧评论《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罪责难逃》等资料显示,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了一个所谓的领导小组,由李岚清任组长,罗干和丁关根任副组长。公检法司等有关部门的负责人为主要成员,统一策划迫害法轮功的具体步骤、方法和措施,并指示中共中央和国家机关各部委、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密切配合。该机构于六月十日成立,故称为“610办公室”。
“610办公室”常设于中共中央政法委,罗干亲自主抓,其核心成员包括中共政法系统的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国家安全部、公安部、外交部、中宣部等主要部门负责人。它是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最高权力机构和最得力的政治恐怖工具,其唯一职能就是迫害法轮功,其功能是组织、策划、密谋、指挥各种迫害行动,负责迫害法轮功的所有恶行,是系统迫害法轮功的总指挥部,所犯下的各种罪行触目惊心。
江泽民利用自己独裁权力,采用非正常手段,绕开正常的法律体制,组建凌驾于各级司法系统之上的“610办公室”。有众多的案例证明,凡是和法轮功有关的案件,公安局、检察院和法院都无权自主处理,必须听命于“610办公室”。许多被捕、被关押、和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在向公检法体系查询投诉的时候,都被告知需要“610办公室”来决定。
在整个迫害的部署上,江泽民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制定了所谓“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全面的、系统的迫害法轮功。并经常通过“610”下达许多具体的密令和灭绝政策,如:“对法轮功采取任何手段都不会过分”,“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等。每当节日或敏感日来临时,江氏集团就下达“消灭”或“铲除”之类的命令,全国到处绑架法轮功学员。在迫害法轮功中,“610”的鬼影幢幢,无处不在。直到今天分布在全国各地的“610”组织仍然在操控公检法肆意迫害法轮功学员。下面仅举近期发生的几个迫害案例:
据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二日报道: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八日,福建省宁德市“610办”人员伙同宁德市蕉城区法院,对九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判决,其中:肖传雄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并勒索罚金五万元;杨雄被非法判刑十年,并处罚金三万元;庄友布被非法判刑十年,并处罚金三万元;金丽燕被非法判刑八年,并处罚金二万元;陈开奇被非法判刑七年,并处罚金一万元;王田被非法判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一万元;林丽芳被非法判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一万元;陈星光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五千元;杨贵媚被非法判刑三年,并处罚金五千元。
河北省沧州市法轮功学员宋兴伟和秦皇岛法轮功学员薄长城,二零一六年六月因在上海地区喷写“法轮大法好”,被上海宝山区国保绑架,非法关押在上海宝山区看守所,自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一日被非法开庭,被非法判四年。宋兴伟绝食抗议迫害,在绝食第五天时被看守所野蛮灌食,并且因狱警的指使遭到同监室犯人殴打,五月二十一法庭宣判判决结果时,是在宝山区“610”人员的监视下被轮椅推上法庭的。
吉林省长春法轮功学员王彩霞、刘东洋母女于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一日被吉林省农安县“610”、公安局刑警队、国保、警察联合绑架,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七日(周六)早七时遭长春市南关区法院非法庭审。现她们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四看守所。
天津市法轮功学员吴殿忠被非法关押在西青区看守所已经近半年。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一日吴殿忠被西青检察院非法批捕。五十五岁的吴殿忠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二日被天津北辰国保和北辰“610”人员非法抓捕并抄家,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同年九月十七日送至臭名昭著的天津市港北监狱(现滨海监狱)五监区,被迫害致残。
据从明慧网刚刚得到的消息:四月份中国大陆有686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1157名学员被骚扰,四月份骚扰人数超过三月份骚扰人数的2.78倍;117人被判刑;89人被庭审;34人被送洗脑班强制迫害;47人被非法批捕,面临非法庭审。129人因依法控告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而被非法判刑、绑架和骚扰,其中判刑5人、绑架34人、骚扰90人。
十八年来,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在江氏流氓集团和中共的相互利用下,中共盖世太保式的邪恶组织“610办公室”和中共的政法委成了实施和推动这场迫害法轮功的罪魁祸首。曾经有数百万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非法剥夺人身自由、关押、劳教、诬判重刑;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致残或被活摘器官致死;千千万万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上亿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污蔑,受到精神侮辱和打击,丧失了人类应有的自由和尊严。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所有案例中,都有“610”的踪影在里面,“610”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中血债累累,罪不可恕!
中国古人有句话:“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随着现政权反腐打虎的不断深入,那些曾经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大大小小的“老虎”、“苍蝇”正在落入法网,得到恶报。参与实施迫害的政法委体系特务组织“610”头目及大陆各级政法委“610”人员因不明真相,执意执行江氏犯罪集团的迫害指令,或撤职查办锒铛入狱、或飞来横祸不治而亡,纷纷遭报。明慧网报道的“610”人员遭恶报的案例越来越多,“610”被称为“死亡职位”。下面仅举几例:
周永康,二零零八年升任政法委书记、政治局常委,成为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直接代言人,是江泽民安排接替罗干迫害法轮功的“前台总指挥”。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一日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
李东生,中共前公安部副部长、“610办公室”主任。负责全国诽谤法轮功的宣传和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迫害,对大批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关押、判刑,甚至被强制活体摘取器官,负有直接责任,是“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导演之一。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二日,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对李东生受贿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周本顺是积极追随江泽民、周永康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被提拔代表人物之一。二零零二年底,周永康出任政法委副书记;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周本顺被调任为政法委副秘书长,成为罗干、周永康迫害法轮功的“参谋”。中共“十七大”,周永康出任政法委书记后,周本顺被提升为政法委秘书长。周本顺是周永康“政法帮”、“秘书帮”的重要成员。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四日周本顺被抓,被判刑十五年,是十八大以后第一个在任上落马的省委书记。
张越,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八日落马,他是继省委书记周本顺落马后,中共在河北省抓出的政法系统头号“大老虎”。在张越的经历中,有一个特别的身份,即在二零零三年十一月至二零零七年十二月期间转任公安部“二十六局”局长。这个部门即公安部的“610办公室”,是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张越成为了江泽民、周永康团伙在公安系统内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直接帮凶。在调任河北省政法委书记之后,张越更是变本加厉地在河北省抓捕和迫害法轮功学员,血债累累。河北省成为全国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省份之一。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八日被抓,他是继省委书记周本顺落马后,中共在河北省抓出的政法系统头号“大老虎”。
被江泽民集团作为“第二权力中央”的作恶多端的政法委,在中共高层已被降格,地方政法委面临着被取消。臭名昭著的“610办公室”是中共极权统治下的一个怪胎,是一个十足的非法组织,被撤销是必然的结果。
中共迫害法轮功十八年来,“610办公室”的罪孽可谓恶贯满盈、罄竹难书。随着迫害法轮功真相的陆续曝光,“610办公室”的罪恶也为世人逐渐了解,江泽民、罗干、曾庆红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也逐渐露出水面。在二十多万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二百多万国际社会正义人士联署举报江泽民,要求将迫害元凶江泽民绳之以法的诉江大潮中,江泽民等迫害元凶被绳之以法的日子已经不远了,江泽民集团已经是土崩瓦解、穷途末路,“610”的厄运正在到来!中共解体灭亡的厄运也即将到来!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8/“610”的厄运正在到来-349224.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6/08/610%e7%9a%84%e5%8e%84%e8%bf%90%e6%ad%a3%e5%9c%a8%e5%88%b0%e6%9d%a5/

广东佛山市公安局原党委副书记莫德富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广东省佛山市公安局原邪党委副书记、顺德区公安局原局长莫德富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审查。
莫德富二零零四年以来分别担任顺德区区委常委、顺德公安分局局长、政法委书记、佛山市公安局原邪党委副书记。
莫德富在顺德任职期间,二零零七年九月三十日,顺德大良区某工厂打工的法轮功学员王姨、高喜及刘叔(常人,王姨的丈夫)、刘福兰(常人,刘叔的侄女)在吉之岛超市发真相资料时,被保安恶意举报,遭派出所人员抓捕。当时王姨走脱,后刘叔带警察非法抄家时,抓到王姨,抄走大法书及电脑打印机等物。他们四人被非法关押到大良勒流看守所,不让家人见人。
莫德富在任职期间,盲目执行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在顺德,迫害本来就为数不多的法轮功学员,使顺德本地大部份法轮功学员遭受了绑架、关押、劳教、判刑、骚扰恐吓、监视跟踪、抄家、经济勒索,强制洗脑等迫害。
然而善恶有报。在大法洪传时期,迫害法轮功学员,站在大法的对立面坏事做尽,注定在可悲和可耻中收场。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8/广东佛山市公安局原党委副书记莫德富遭恶报-349274.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6/08/%e5%b9%bf%e4%b8%9c%e4%bd%9b%e5%b1%b1%e5%b8%82%e5%85%ac%e5%ae%89%e5%b1%80%e5%8e%9f%e5%85%9a%e5%a7%94%e5%89%af%e4%b9%a6%e8%ae%b0%e8%8e%ab%e5%be%b7%e5%af%8c%e9%81%ad%e6%81%b6%e6%8a%a5/

丈夫被迫害致死 退休职工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八日】解其敏和丈夫李俊杰于一九九六年六月双双走入大法修炼,身体健康了,大家庭和睦了。然而在近十七年中共的迫害中,他们因为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遭到江泽民操控下的六一零、警察们的绑架、关押、抄家、勒索、送洗脑班、劳教等迫害,李俊杰于二零一四年含冤离世,家中两个女儿也经历过流浪、被学校歧视等伤害。多年的迫害给他们家及亲人们带来了极大的精神痛苦。
解其敏,今年五十六岁,家住河北省廊坊市永清县。二零一五年七月一日,她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法轮功学员诉江,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所有中国人的做好人的权利。
下面是解其敏在《刑事控告书》中讲述的她和丈夫被迫害的部份事实。
我从小体弱多病,脾气暴躁。结婚后,婆家的经济条件不好,妯娌、婆媳之间又不和,婆婆因怕嫂子也不给我带孩子,丈夫把所有的工资都交给他父母。我这争强好胜的心,促使我经常发脾气,既恨妯娌又怨丈夫无能。无奈的情况下,我就自己开店。我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加之家庭中复杂的矛盾和经济的压力使我的身体一下子就垮下来了。丈夫李俊杰的精神和身体也垮了。我们每月的工资几乎全用在医药费上。就在这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一九九六年六月我和丈夫有幸走入大法中修炼。
从此我的人生观彻底改变,淡泊名利,处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不论在工作单位还是家庭中都能处处为别人着想,婆媳、妯娌之间的矛盾也化解了。人们常说: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可是学了大法,不但我的脾气秉性都变好了,短短几个月时间,多年的疾病也不翼而飞了,真是无病一身轻啊!喜悦心情无法言表。
大法的美好和神奇在我身上的展现,亲戚朋友和同事们都看到了,使他们多人走入大法中修炼。我在大法中修炼近二十年了没吃过一粒药。
我丈夫李俊杰,原河北省永清县通汇化工总公司职工,自从参加工作后身体一直不好,腰痛腿痛到处医治,因吃药过多,不到三十岁头发严重脱落。练了多种假气功,还去求过大仙治病,结果健康状况越来越差,腰腿痛没治好还添了头痛病,头痛起来顶墙大哭,一米八二的个头才一百二十斤。
一九九六年,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喜得大法,通过炼功身心受益,多年缠身的疾病都不治而愈,身体达到无病一身轻,十八年从未打过针吃过药。修炼法轮大法后,处处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凡事先他后我为人着想,工作上兢兢业业,自己带领的车间生产产量总是最高,连年被评为优秀。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时任国家领导人的江泽民出于妒嫉和私欲,公然利用手中的权力、控制整部国家机器,在中国大陆发动了对法轮功及其修炼者的暴力打压。在此之前的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江泽民在中共内部成立了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可随意调遣任何国家资源和社会资源、并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六一零办公室”,从上到下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恐怖灭绝政策。为了欺骗国人,江泽民流氓集团除了垄断所有媒体诬陷、栽赃法轮功之外,还打着法律的幌子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无所不用其极。
在这十七年的迫害中,因我和丈夫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经常遭到被告人江泽民操控下的六一零、警察们的绑架、关押、抄家、勒索、送洗脑班、劳教等迫害,给我家及亲人们带来了极大的精神痛苦和伤害。下面仅就我和丈夫被迫害的事实。
一、我和丈夫屡次被非法关押看守所、洗脑班、劳教所等
1、一九九九年十月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打压,迫害法轮功的广播高音喇叭围绕县城播放,十月二十七日,我们来到中南海信访办,被信访办警卫拦住,问是干什么的,说是炼法轮功的,向国家领导人反映情况,警察就叫来一辆警车说是找地方去说,我们被带到府右街派出所,又做笔录又搜身,把我带的大法书给抢走,有的大法弟子还挨了打,答应把我们的情况向上反映,就把我和丈夫李俊杰用手铐铐在一起,被送到当地驻京办事处。
十一月一号,由当地公安局张振清、尚俊颜、卢佳、马长顺等人接回,关押在永清县看守所,当时的看守所所长是王寨领、于永波。关押一个月后,丈夫因不放弃信仰被非法劳教一年。
2、二零零零年二月九日(正月初五),我又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关押四十天,“两会”结束,三月十九日,才让回家。
3、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一日,因在本县操场炼功被强行绑架到派出所大院关押一天一夜。先被铐在操场上,后又来到一个办公室国保大队长张振清审问我一宿,不让睡觉,让我承认集体炼功是我组织的,说县里领导天亮要结果,你不说就编造一个交差。第二天我又被关进了看守所,六天后被迫害的奄奄一息,被家人背回。
公安局、派出所每天就在我家和我开的店之间往返对我监视、蹲坑。一次,我和杨士凤、韩方去市里办事,被公安局刘川跟踪刚到车站把我们截住,我就借机打电话走脱,公安局、派出所出动大批警力到廊坊车站、路口、商店找我,家里、店里都有人把守,傍晚回来,刚到宿舍大门口,派出所的围上来说所长找你谈话,我来到派出所国保大队长张振清等多人在场,在派出所一宿不让睡觉,第二天才让回家。
二零零零年的“七二零”,我家的楼道口,宿舍大门口二十四小时都有人把守,上街买菜警察都跟着。他们说上边有令,哪个乡里有法轮功上访的撤乡长,那个县里有法轮功上访的撤县长。
4、二零零零年的七月中旬来到距县城几十里以外的乡镇发迫害真相资料,被一个地痞给举报了当地派出所,城关派出所把我从家绑架,我又被关进看守所,我绝食抗议,六天后,亲人才把奄奄一息的我背回家。他们不死心拟黑材料想非法判我劳教两年,我被迫流离失所。在此期间公安局、派出所多次到我家骚扰、恐吓家人,强迫我父亲带他们到我亲戚家找。
那时,我的亲人每天都在恐慌中度日,特别是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大的十岁,小的只有六岁,上学学校排挤,世人的冷漠,父母被关押,每天到处流浪,幼小的心灵受到极度创伤。
5、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又去北京上访,十二月三十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被绑架到昌平后又被分散到回龙观派出所关押。永清县公安局一科科长许进园、尚俊颜三十一日把我接回,在公安关押第二天由看守所长王寨领等人直接把我送到石家庄劳教迫害。在劳教所每天都强制转化,强迫放弃信仰。强制看洗脑录像、强制劳动、强制坐小板凳、按在椅子上捏鼻子灌食、每天二十四小时都有偷盗犯包夹并唆使她们搜身、殴打我。二零零一年底回到家。
6、二零零二年三月,在法轮功学员家一起被张振清带领一伙绑架到看守所,随后又到我家开的店里逼迫丈夫李俊杰回家抄家,抄走大法书和讲法磁带。后又送洗脑班迫害,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于永,把我们几次拉到永清县医院野蛮灌食,打吊针迫害,被迫害一个月,只剩一口气才让我妹妹把我背回家。
7、二零零二年九月底,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于永、公安局一科张振清指使一伙人把我从我们开的花店绑架到永清县看守所。九月三十日强行把我送往唐山开平劳教所,因身体检查不合格拒收十月一日让家人接回。
8、二零零二年,中共召开十六大由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于永、公安局张振清指使一伙警察来家骚扰,欲实施绑架。因没开门绑架未遂,由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原单位、经贸委几个地方的人,十几辆车在楼下二十四小时监视一星期。
9、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九日,县六一零主任于永指使公安局尚俊彦、刘广芝、孙建国等人在路上把我强行绑架,他们利用卑鄙手段抢走我的钥匙,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于永、公安一科科长刘广之亲自带领一伙人来我家非法抄家,他们要打开我家写字台抽屉,我女儿上前阻拦,刘广之揪着孩子的头发要打,我妹妹及时赶到才罢手。
从我来到看守所检查一直都没有血压,送到永清县医院,医生检查还是没血压,医院不给医治只好叫家人把我背回家
10、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三日,廊坊“六一零”、永清县公安局局长马长顺指使永清县公安局、“六一零”国保大队刘广芝、城关派出所和霸州市东段乡派出所等多人开着车,其中有两辆警车,兴师动众来到我的工作单位,在众目睽睽下将我和丈夫李俊杰绑架,把我用手铐铐上车带到东段乡派出所,后把我和丈夫李俊杰绑架到永清公安局。同时他们来到宿舍抢劫走很多我们的私有财产。
来到永清县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市公安局和永清县国保大队等人员,将我和丈夫分别所谓谈话到晚上十点多钟,又骗我说县领导找我们谈话,结果把我们带到永清县汽车站旅馆即永清县洗脑班。十四日下午永清县“六一零”的多人说谎带我去检查身体强行把我抬上车,把我抬进廊坊洗脑班,廊坊洗脑班、“六一零”主任韩志光、科长陈斌,李汉松,除灌输邪悟理论洗脑还两次强行来到廊坊中医院野蛮灌食。
我怀疑他们在灌食时加了不明药物。因为灌完食后当时我就浑身抽搐,我赶紧喊陪教刘姐过来,让她用劲攥着我的手,才没抽搐起来。可我感到就象要虚脱一样,在这寒冷的冬天我浑身出虚汗,只好把棉衣脱下,只穿一件薄毛衣,还出汗,回到洗脑班难受一夜。韩志光、陈斌怕出生命危险担责任,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通知永清县“六一零”和我家人将我接回。回家后几天,白天黑夜睡不着觉,视力模糊,近半年内,两腿浮肿。
11、我丈夫李俊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和几个法轮功学员一起去北京上访,因没找到北京信访办,第二天回单位“永清县通汇公司”上班,被永清县派出所非法关押在县经编厂办公区三天限制人身自由。当时派出所所长是朱克军和王文斌(王文斌已遭报在车祸中死亡)。回到单位在单位会议室由书记王金生和工会主席刘桂霞办学习班。
13、一九九九年十月我丈夫再次进京上访,为大法、师父说句公道话,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被永清县公安局张振清一伙绑架,将兜中的一千二百元钱掏走,在回来的途中他和另一法轮功学员庞少亮,在高速公路上走脱,因钱被抢走又步行一夜回到了北京,又来到北京中南海国家信访局依法上访,被北京警察绑架到府右街派出所,府右街派出所把我们夫妻铐在一起,被送到当地驻京办事处。
张振清、尚俊颜再次把李俊杰见到法轮功学员给的八百元钱抢走,十一月一号由当地公安局张振清、尚俊颜、卢佳、马长顺等人接回,进行非法审讯,之后以扰乱社会秩序为借口非法关押到永清县看守所。后转入刑拘,在永清县电视台新闻节目天天播放,对法轮大法和本人进行侮辱诽谤,给李俊杰和家人、亲朋好友在精神上造成了极大伤害。他们找来李俊杰的父亲和哥哥来到看守所劝说李俊杰放弃信仰,李俊杰坚持不放弃个人信仰,他们承受不住来自全国铺天盖地的打压形势就对李俊杰大打出手。
在看守所关押期间,“永清县通汇公司”迫于政府的压力将李俊杰开除,可是厂子因技术问题,生产线开不起来,所以一直停产。无奈厂长李玉田到看守所劝李俊杰写保证,撤销开除公职的决定,回厂上班。我丈夫坚持不写保证。因不放弃信仰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回家。
13、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县国保大队张振清等人非法抄家,抢走《转法轮》一书,因李俊杰上前阻止,张振清又打电话叫来多人将李俊杰绑架到公安局,后又被关进看守所,在看守所里为了抵制迫害,绝食抗议,六天后张振清又向家人勒索了六百元钱,才回到家中。
14、我丈夫失去工作后就靠卖汽车配件维持生活。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县“六一零”副主任石焕瑾带两个人到汽车配件门市部,再次将其绑架到县经编厂非法办的“洗脑班”迫害,这时我已被送到石家庄劳教所非法劳教,家中孩子无人照管。五天后我丈夫走脱。
15、二零零二年五月,永清县再次办洗脑班,县“六一零”主任于永、公安局张振清以未转化为名,又将我丈夫绑架至洗脑班进行迫害。
在洗脑班我丈夫遭到虐待和非人的侮辱。他绝食抗议,五天后回家。
16、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三日,永清县又在电容器厂内办洗脑班,县“六一零”主任于永、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张振清、城关派出所所长关永祥等带领一伙人,将刚到刘其营“海达公司”上班的我丈夫又强行绑架到洗脑班,在洗脑班里他们用尽了各种招术想使其转化。我丈夫坚强不屈,始终不放弃自己的信仰,最后绝食抗议。我和丈夫的哥哥去洗脑班找他们论理,质问他们我丈夫犯了什么法,“六一零”主任于永说没犯法,“他没犯法你们把他折磨成这个样子,如果他被迫害死我把他扛到天安门去告你们”我丈夫的哥哥当时气愤的说道。他们自知理亏,最后他们才不得不让家人把奄奄一息的丈夫接回家。这次非法拘禁长达二十多天。
17、经过一次次的骚扰、迫害,我丈夫的精神遭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再也承受不了,就离开永清县去霸州市胜芳镇打工(距永清县五十公里),在胜宝钢铁有限公司二厂任厂长。但是在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三日,廊坊市公安局下令,永清县公安局、永清县国保大队长于连兴、县“六一零”主任石焕瑾指使多名防暴警察、城关派出所等多人找到几十里以外我们打工的地方(胜宝钢厂)将我丈夫和我又一起绑架。
来到永清县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市公安局和永清县国保大队等人员,将我俩人分别所谓谈话到晚上十点多钟,又撒谎说县领导找我们谈话,结果把我们带到永清县汽车站旅馆即永清县洗脑班。我丈夫在洗脑班被精神迫害,强制转化的迫害。四天后放回。我被送到廊坊洗脑班迫害。
二、我和丈夫遭刑讯逼供罪、野蛮灌食、暴力虐待
1、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七日,我和丈夫李俊杰去北京信访办上访,十一月一号由当地公安局张振清、尚俊颜、卢佳、马长顺等人接回,关押在永清县看守所,当时的看守所所长是王寨领、于永波,在看守所让背监规,不会背就罚站,强迫劳动拣瓜子仁,关押一个月。
2、二零零零年二月九日(正月初五),我又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还让干活拣豆,我说我不是犯人,做好人没错。他们就拿来死刑犯戴的脚镣给我戴上、让我跪在用角铁做的铁门槛上并用威胁恐吓来迫害,北方的正月很冷不但不给取暖还把我和杨世莲、杨士凤等人关到没人住的冷屋冻着拣豆。关押四十天两会结束三月十九日,公安一科张振清又向家人勒索八百元所谓保证金(没有任何手续)才让回家。
3、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一日,因在本县操场炼功,被强行绑架到派出所大院关押一天一夜。先被铐在操场上,后又来到一个办公室国保大队长张振清审问我一宿不让睡觉。
4、二零零零年的七月中旬来到距县城几十里以外的乡镇发迫害真相资料,被一个地痞给举报了当地派出所,城关派出所把我从家绑架,我又被关进看守所,我绝食反迫害,他们请来大夫把我绑在大板床上灌食,胃管上全是血也没插进去,把我迫害的奄奄一息六天后亲人把我背回家。
5、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又去北京证实法,十二月三十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被绑架到昌平后又被分散到回龙观派出所关押,把我和一同来的法轮功学员关在铁笼里,不给吃喝,不许去厕所。一个不知名的副所长强行扒我衣服想让我去外边冻我,我不从未扒掉,还对我大打出手。
这次我被非法劳教。在石家庄劳教所每天都强制转化,强迫放弃信仰。强制看洗脑录像、强制劳动、强制坐小板凳、按在椅子上捏鼻子灌食。每天二十四小时都有偷盗犯包夹并唆使她们搜身、殴打我。
6、二零零二年三月,在法轮功学员杨士凤家,永清县公安局一科张振清带领一伙人以收电费为名把门敲开,闯进屋就到处乱翻,把大法书等东西抄走,又把我和杨士凤、杨士蓮绑架到永清县看守所,我们绝食抗议迫害,看守所狱医刘保山给我们输液,我们正输液刘保山又来到号里,假装动了动针头,不一会我的胳膊就鼓了一个大包,喊来狱医刘保山,他说所长说了就是这样治你们。我说永远不许你们再给我输液。“六一零”办公室于永把我送到永清县医院强行灌食,大夫从鼻孔插管怎么也插不进去,大夫只好把管拔出,一看胃管上全是血,大夫吓的跑出门去,我已接近休克状态,于永大喊“灌,灌死我都着,”大夫再没敢回来。派出所、六一零的人把我又送回看守所。
后又送县洗脑班迫害,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于永,把我几次拉到永清县医院野蛮灌食、打吊针迫害一个月,只剩一口气才让我妹妹把我背回家。
7、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九日,县六一零主任于永指使公安局尚俊彦、刘广芝、孙建国等人在路上把我强行绑架。再次把我关进看守所迫害。从我到看守所检查一直都没有血压,在这样的情况下,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于永、石焕瑾,公安一科科长刘广之等一伙人还把我绑到死人床上,用未消毒的电焊线做胃管给我灌食,我不断的呕吐,脖子肿起来开始发烧,后昏迷过去。醒来后发现我被绳子捆的死死的,只有头能动。在我身体被折磨成这样的情况下,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于永、石焕瑾,公安一科科长刘广之还叫人用毛巾捂我的脸捏鼻子灌食,看守所所长赵利怕担责任把我抬到车上,送到永清县医院,医生检查还是没有血压,医院不给医治疗,六一零怕担责任,只好叫家人把我背回家。
8、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三日,廊坊“六一零”、永清县公安局局长马长顺指使永清县公安局、“六一零”国保大队刘广芝、城关派出所和霸州市东段乡派出所等多人开着车,其中有两辆警车,兴师动众来到我的工作单位,在众目睽睽下将我和丈夫李俊杰绑架,把我用手铐铐上车带到东段乡派出所。后他们把我抬进廊坊洗脑班,廊坊洗脑班主任韩志光、科长陈斌,李汉松,除灌输邪悟理论洗脑还两次强行来到廊坊中医院野蛮灌食。
事实经过是,陈斌、李汉松和犹大等人、还有永清县陪我一同来的陪教把我强行带到廊坊市中医院野蛮灌食。虽然是在医院但灌食都由陈斌和洗脑班的人员负责,护士只负责下胃管,灌食由陈斌亲自负责,他们野蛮灌食,我就不断呕吐,几乎没有灌到胃里,叫来护士一查胃管没有下到胃里,如果呛到气管里人就没命了。
第二次去灌食,陈斌、永清县公安局的两警察、永清县陪我一同来的陪教,把我强行带到廊坊市中医院再次野蛮灌食,我和陈斌讲为了防止下药必须当面冲食不准离开,没办法陈斌只好当我和众人的面把食冲好,把药从衣兜里掏出来,说补充身体缺乏的成份。(如果真是补充身体缺乏的成份也得经医生化验确定缺什么由医生开药来加。)他加了多种不明药物。
灌完食后当时我就浑身抽搐,我赶紧喊陪教刘姐过来让她用劲攥着我的手才没抽搐起来。可我感到就象要虚脱一样,在这寒冷的冬天我浑身出虚汗,只好把棉衣脱下只穿一件薄毛衣还出汗,回到洗脑班难受一夜。韩志光、陈斌怕出生命危险担责任,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通知永清县“六一零”和我家人将我接回。回家后几天白天黑夜睡不着觉,视力模糊,近半年内两腿浮肿。
9、我丈夫李俊杰因一九九九年十月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后关押在看守所。在看守所让背监规,不背就罚站,强迫劳动拣瓜子仁,(当时的看守所所长是王寨领、于永波)。因坚决不写保证,不放弃信仰在看守所关押近二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当时我丈夫是被戴上十八斤重的脚镣送往廊坊万庄劳教所的。
我丈夫在劳教所因不转化曾被关在严管班的大铁笼子里,七天不让睡觉。每天被逼高强度的劳动:一天要捡六-七麻袋红小豆,捡不完不让睡觉。在二大队缝足球每天加班只让睡三个小时。早晨、晚上各两个小窝头一碗粥,中午两个馒头一碗菜汤,菜汤底下还有沙子。在吃不饱的情况下还得强迫干这么重的活。
监号是二十来平米的小屋住四五十人,睡觉时人都得侧身躺着。大夏天还用棉被把窗户挡上,房间里散发着难闻的气味。在这极其恶劣的生活条件下,我丈夫等没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还被包夹监视着一言一行,没有一点人身自由。而且还强迫放弃信仰让写对法轮功的认识。他们都说这是执行上边的命令。
10、二零零二年五月,永清县再次办洗脑班,县“六一零”主任于永、公安局张振清以未转化为名,又将我丈夫绑架至洗脑班进行迫害,他们三天三夜不让我丈夫睡觉,强迫其转化,下雨天让他站到院中被雨淋说是清醒头脑。“六一零”主任于永用棍子打他后背,邪悟人员杨景田用木棍敲打他脑门说是清醒头脑,三天三夜的折磨,我丈夫被迫害的神志不清了,迷迷糊糊的,在这种状态下,在丧失理智的情况下,就答应他们‘不炼功了’。这样才允许睡觉。睡醒后明白过来了,重新表示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我丈夫面对这非人的侮辱和折磨,不得不采取绝食的办法,进行抗议,五天后才被放回家。
11、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三日,永清县又在电容器厂内办洗脑班,县“六一零”主任于永、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张振清、城关派出所所长关永祥等带领一伙人将刚至刘其营“海达公司”上班的丈夫劫持,强行绑架到洗脑班,在洗脑班里用尽了各种招术使其转化。“六一零”主任于永恐吓威胁李俊杰说出法轮功的人和事,不说就把妻子也抓来。这次我丈夫又被迫绝食抗议二十多天,奄奄一息时才被家人接回。
我和我丈夫被迫害的上述事实,充分证明了被告人发动的这场灭绝人性的迫害行为触犯《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的规定:构成了故意伤害罪;第二百四十七条的规定:构成了刑讯逼供罪、暴力取证罪;第二百四十八条的规定:构成了虐待被监管人罪;第三百九十七条的规定:构成了滥用职权罪。
三、经常被非法抄家,私人财产被侵占
1、一九九九年十月,我和丈夫去北京上访遭绑架后被送到当地驻京办事处,我丈夫兜里的二千多元,我三百元多钱被张振清、尚俊颜掏走。关押一个月,公安一科张振清、尚俊颜向家人勒索四千元不去北京的保证金才让回家(没有任何手续),看守所勒索一百五十元,单位还非法扣留五百多元工资。当时单位厂长是李玉田,主经手人是办公室主任刘金龙。
2、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回来后,单位把我丈夫开除公职并把在厂的五百五十元的工资非法扣留。二零零二年原单位(永清县通汇化工总公司)改制,本应给予工龄补贴的六千多元,单位以丈夫炼法轮功被开除与厂脱离关系为由未发放。
3、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县国保大队张振清等人非法抄家,抢走《转法轮》一书,因丈夫上前阻止,张振清又打电话叫来多人将丈夫绑架到公安局,后又被关进看守所,丈夫绝食抗议,六天后张振清又向家人勒索了六百元钱才放回。
4、二零零零年二月九日(正月初五),又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关押四十天两会结束三月十九日,公安一科张振清又向家人勒索八百元所谓保证金(没有任何手续)才让回家。
公安一科张振清、尚俊颜九天后三月二十七日来到我开的店里抢书,从包里抢走大法经书《精進要旨》一本,我去公安局索要大法书他们不但不给还把我非法关押进看守所七天。
5、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九日,县六一零主任于永指使公安局尚俊彦、刘广芝、孙建国等人在路上把我强行绑架他们利用卑鄙手段抢走我的钥匙,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于永、公安一科科长刘广之亲自带领一伙人来我家非法抄家。抢走台式电脑一台、打印机三个、VCD影碟机一台、放像机一台、大法书籍多本、磁带多盘、mp3四个、中国结一箱、自行车一辆、手机一部、还有许多家庭用品。
6、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三日,廊坊“六一零”、永清县公安局局长马长顺指使永清县公安局、“六一零”国保大队刘广芝、城关派出所和霸州市东段乡派出所等多人开着车,其中有两辆警车,兴师动众来到我的工作单位,在众目睽睽下将我和丈夫李俊杰绑架,把我用手铐铐上车带到东段乡派出所,并强行来到宿舍抢劫,劫走笔记本电脑一台、硬盘一个、上网卡一个、mp3两个、U盘一个、读卡器一个和大法书籍等。还有手机三部和上下班开的面包车(手机和车已要回)。
四、丈夫被迫害离世俩女儿幼小心灵遭伤害
1、一九九九年十月,我丈夫去北京上访,十一月一号由当地公安局张振清、尚俊颜、卢佳、马长顺等人接回,进行非法审讯,之后以扰乱社会秩序为借口非法关押到永清县看守所。后转入刑拘。在永清县电视台新闻节目天天播放对法轮大法诽谤。给我丈夫上电视对他进行是非颠倒的侮辱,给李俊杰和家人、亲朋好友在精神上造成了极大伤害。他们找来李俊杰的父亲和哥哥来到看守所劝说我丈夫放弃信仰,我丈夫不从,他们也承受不住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就对我丈夫大打出手。在看守所关押期间,“永清县通汇公司”单位的领导也迫于政府的压力将我丈夫开除公职。
2、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三日,廊坊市公安局下令,永清县公安局、永清县国保大队长于连兴、县“六一零”主任石焕瑾指使多名防暴警察、城关派出所等多人将我和丈夫在几十里以外打工的地方(胜宝钢厂)绑架,四天后丈夫被放回。本来单位经理说让我丈夫回厂上班,但廊坊六一零给霸州东段乡打电话施压,说这两个法轮功在你们那窝了这么多年。老板不敢犯上,在压力下,不敢再让我丈夫回厂上班。厂子的人都感到非常惋惜,都说这么个好人给开除了,太可惜了。
因为我丈夫在该厂担任厂长职务,期间他按着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秉公办事从不收受贿赂,几次把别人送的礼金退回,时间长了人们都知道他不收礼就自动不送了。在厂里我丈夫是从老板到员工都公认的好人,人们给他起个绰号叫法厂长或法李。
这一次我们再一次失去工作,失去生活来源,家里上有老人下有上大学的孩子,给家庭生活带来了困难。这一次次的精神打击和经济及肉体上的迫害,使得本来性格开朗的丈夫从此一下变的少言寡语、精神恍惚、抑郁、记忆力下降,有时两眼呆滞。经常一到夜间就大喊:“我怕我怕”,问他怕什么他两眼呆滞不说话,整日整夜不能入睡,食欲不振,饭量减少,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二百斤的体重日见消瘦。于二零一四年六月一日郁郁而终,年仅五十二岁。我丈夫最后一次被绑架到悲愤离世仅一年多时间。看看上述我和丈夫这十六年的遭遇,是谁使我们夫妻阴阳相隔,是谁使我们家破人亡,是发动震惊古今中外的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
而且还有我的两个女儿在这场迫害中给他们幼小的心灵带来了巨大的伤害。本来学了大法后,我们夫妻身体好了,家庭和睦了,我们四口之家其乐融融。没想到一夜之间这一切都变了,我们再也不能像正常人那样生活了,那时大女儿九岁,小女儿才六岁。
我们夫妻经常被一起绑架,扔下两个孩子孤苦伶仃,有时亲属帮着照顾一下。二零零零年丈夫被非法劳教回来,当时我被迫流离失所不在家,家中只有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孩子几乎是在担惊受怕中长大的,常常吃方便面度日。上学学校排挤,因父母被关押,老师和同学都另眼相待。我们不在家时她们就到处流浪,这家住一天那家住一天的,幼小的心灵受到极度创伤。
那年我被偷着送进洗脑班,他们不告诉家人,可怜的孩子急得到处找我,去问永清县国保大队长于连兴、县“六一零”主任石焕瑾他们都不告诉,无奈孩子就到永清县县委、政府、廊坊市委、市政府要人,到处受到冷落、推诿、再去找就吓唬、恐吓孩子。
以上是我们这几年遭受的一些主要迫害经历,虽然只不过是这场迫害的冰山一角,但从中可以看到这场迫害的惨烈。今天我并代表被迫害致死的丈夫李俊杰依法控告发动这场迫害的罪魁祸首江泽民在对我们夫妻十七年迫害的事实中所犯下的罪行,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希望检察院能够尽快立案调查,维护法律的尊严,惩恶扬善,还公正于人间。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8/丈夫被迫害致死-退休职工控告江泽民-349318.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6/08/%e4%b8%88%e5%a4%ab%e8%a2%ab%e8%bf%ab%e5%ae%b3%e8%87%b4%e6%ad%bb%e3%80%80%e9%80%80%e4%bc%91%e8%81%8c%e5%b7%a5%e6%8e%a7%e5%91%8a%e6%b1%9f%e6%b3%bd%e6%b0%91/

枉判善良妇女 齐齐哈尔公检法人员践踏法律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法院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一日在齐齐哈尔看守所的简易法庭对现年六十岁的屈树荣女士非法进行第三次所谓“庭审”,五月四日下达了判决:判刑三年,并且罚款五千元。现在家属已聘请律师为屈树荣无罪辩护,已上诉到齐齐哈尔中级法院。
黑龙江省宾县屈树荣女士按照真、善、忍做人,二零一五年冬天来齐齐哈尔女儿家串门,在大街上给人一本含有法轮功真相内容的台历,被齐齐哈尔五龙派出所绑架、构陷。
二零一六年十月九日在齐齐哈尔龙沙区法院遭第一次非法庭审,律师在庭上有理有据的辩护,法庭上启动了排非程序。律师严肃指出此案证据不足,而且办案单位刑讯逼供已触犯法律。办案人五龙派出所的警察尹起才到庭后,接受律师质问也不否认刑讯逼供的事实。
当家属找到法院时,法院口头通知已撤诉,让回家等待。家属找到检察院,向公诉人要撤诉的书面文件,检察院、法院互相推诿不给撤诉书面文件,检察院又把案卷退回到派出所,继续捏造证据迫害屈树荣。
屈树荣女士在看守所被超期关押一年多时间,迫害致心脏病、高血压很严重,律师接见时,她记忆力和听力很不好,反应迟钝。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日律师已向检察院递交了《变更强制措施申请书》要求取保。但检察院未执行。而且又移交到了公安机关补充构陷证据。
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三日,看守所警察彭丽给屈树荣女儿一连打了八个电话,非常急促地通知家属屈树荣女士心脏病、高血压很严重。即使这样家属找到检察院要求放人时,检察院怕自己独自承担责任。还是把案卷移交到了法院。家属多次找到公检法要求放人,可是他们都说这事我们做不了主,我们说了不算,都是610定的。
二零一七年四月七日再次非法开庭,庭审期间律师询问庭长本次开庭是接着上次开,还是重新开,如果接着上次开,在法律上,已经过了两个月的期限,如果重新开,也已经过了调查阶段的期限。庭长孙晓光无法正面回答,只好休庭。
这三次非法开庭中公、检、法都是在捏造事实,在庭审过程中一直没有明确,撤诉后的补充所谓证据程序违法。而且超期羁押,刑讯逼供,酷刑迫害。在庭审过程中公诉人已经承认刑讯逼供的存在。相关的所谓证据应予以排除,没有证据证明屈树荣犯罪,所有的证据都是公检法蓄意捏造。
宪法保障信仰自由,《世界人权宣言》也保护信仰自由,没有任何法律认定法轮功是邪教,刑法三百条不适用与本案。“两高”对所谓的邪教问题的解释。违法《宪法》和《立法法》而不能作为处理依据。无论是事实和法律都不能证明屈树荣有罪。重要的是,国务院和公安部认定的十四种邪教中不包括法轮功,指控屈树荣传播法轮功宣传品无论有和无,无论多少,都不构成犯罪。依法应该撤回起诉做出不起诉决定,但是却明知指控没有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仍坚持起诉,是属于滥用公诉权的行为。
《刑法》第三条规定“法律没有明文规定是犯罪的,不得定罪处罚。”《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规定“司法工作人员徇私枉法,对明知是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或在刑事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的,相关人员涉嫌构成刑事犯罪。”《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
根据《中央政法委关于切实防止冤假错案的规定》第十二条规定;《公安机关人民警察执法过错责任追究规定》第二十七条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完善人民法院司法责任制的若干意见》第二十五条规定;《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切实履行检察职能防止和纠正冤假错案的若干意见》第二十四条规定,法官、检察官、警察在职责范围内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
参与殴打、指控、给屈树荣判刑、迫害屈树荣的人员,善劝你们不要像是机器一样,不加自己的思考,一味的听从命令迫害好人;请为自己的未来想一想,一定要想清楚这个问题,冲动与盲从将来一定会吃大亏的。上边的错误决定,难道在执行时,不该多思考一下吗?
奉劝齐齐哈尔公检法人员:在大是大非面前,正与邪的面前,善与恶的面前,做出明确的选择。立即无罪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立即无罪释放屈树荣。法轮功无罪,修炼法轮大法无罪,参与迫害法轮大法弟子的人,才是真正的犯罪。

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法院:
地址:齐市龙沙区 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开发路 105号
领导
院长:姜兴波15146236777
武新桂18904524999
李向仁13803617618
薛平13796078567
刑庭:
田晓雪18045287580
张志华13846294936
孙晓光13845285136(直接责任人,庭长)
王亚明13845213797
扬大林13704825177
侯伟18704525177
杨文静13903620246(直接责任人,法官)
辛麟15636276677
刘佳18686934657
纪检科:
邵华18904527776
政工:
赵双玲13136636565(参加旁听)
于林13945237573
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检察院:
地址: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民航路424号,邮编16100
检察长王艺0452-2347999
副检察长王晓斌0452-2333898
刘宝德0452-2348777
闫宪东13946284366、0452-3328218
公诉科:
科长郭洪峰13199625110、0452-2346988
副科长王维军13384522886、0452-2332886
谭开宇13845235698、0452-2335558
朱瑞建13946275057、0452-2337099
周俊东13945270232、0452-2345899
杜艳红13069995663、0452-2347599
内勤姜研:0452-2336161
魏芳2332877 手机13604521339
纪检组长:马辉2340506 手机13304529935 政治部主任刘玮 2332199手机 13945218299
侦查监督科长:王玉国:2336898手机 13946228927 副科长 陆一峰2349088手机 13945207138
科内勤:赵慧玲2346677手机 13895995797 周大雄 2340588 手机13945227188
李冬辉:2345895手机 13684529621
控告科:胡启民 2339200 手机13100993399 副科长 王辉2422000 手机13904524233
民事科长:王丽:2335559手机13945200126
职务犯罪科长:李 勇2334688 手机13945233958
齐齐哈尔市龙沙公安分局
地址:齐齐哈尔市龙沙区光复街5号
局长余志强13019787797办2426558
政委柳玉国18604525110办2478709
副局长:
牟永才13945229666
马东奇13604822226
赵吉成13945208860
秦研13946223939
夏英杰:139 4628 6066(直接责任人)
政委 王宪光 办 2478709 手机 13836234567
副局长马东奇、陈立春
黄维民 办 2487104 手机 13359749191
孙湛淑 办 2487105 手机 13303623177
韩锐峰 办 2487103 手机 13354528888 于小彪 办 2487107 手机 13846218818 韩国栋 办 2487106 手机 13945236681
秦研 办 2425078 手机 13304520020 王希舜 办 2487127 手机 13019734618
付金秋 办 2423626 手机 13945207879 郭凤君 办 2412959 手机 13803620372
国保大队:大队长孙戈15694522228 曲宏伟13945260366 高文荣13945229576
高庆华13846219710
齐齐哈尔五龙派出所
教导员:杜海波 办2423571 13304520010
副所长:王法15145223555
周燕明13763512833
赵伟13504523938
闫峰13946291787
宇大成13009718678
民警:杨征13136619477
朱恩玉13836224579
王刚1 3904521579
陈学谦13304627769
李艳13303624444 王晓东15344622288 王全忠18249277878 王振会13945278707
吴永革15946261374 赵雅婕13009756286 冯兴昌13979625059 郭勇华15904527688
王忠义13945229627 常文斌13212967759 荣东梅13895992347 刘洋 15846206789
王长河13903627323 常绍军13846269996 仪忠权8615858 赵慧玲13504529193
刘 铭13303620505 刘春和13845206899 刘宝贵13846297007 林 凯 13766564599
苗彦华13803622600 刘 波13019731677 高 辉13946290668 梁林祥13895992821
马彩宝13895998767 梁红梅13846287588 赵晓彤13069735958 张 利13394520808
唐玉杰13946293801 宋 野13945203686 黄 钢13836247587 梁显鑫13199623505
孙博阳15845643979 孙岱林13836251278 白耀淳13796891797 姜楠15946268505
张 越15636966685
尹启才,13845206677.夏英杰,13946286066

齐市中法
中级法院法官:曹净
中级法院庭长:于春杰
相关单位人员信息
下载(29KB)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8/枉判善良妇女-齐齐哈尔公检法人员践踏法律-349312.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6/08/%e6%9e%89%e5%88%a4%e5%96%84%e8%89%af%e5%a6%87%e5%a5%b3%e3%80%80%e9%bd%90%e9%bd%90%e5%93%88%e5%b0%94%e5%85%ac%e6%a3%80%e6%b3%95%e4%ba%ba%e5%91%98%e8%b7%b5%e8%b8%8f%e6%b3%95%e5%be%8b/

植育升被非法关押逾半年 四幼子生活陷入困境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广州消防工程施工人员、法轮功学员植育升,于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五日被顺德勒流镇社区民警绑架,后被警察构陷到顺德检察院。另一名学员朱裕红被劫持到三水洗脑班。植育升现在已被非法关押逾半年,家中妻子没工作,四幼子生活陷入困境。
植育升家中有四个孩子,妻子没法工作,全职在家带四个孩子,最大的七岁,最小的双胞胎才两岁。植育升被勒流派出所非法关押后,家里失去了经济来源,失去教育孩子的精神支柱,小孩缺少父亲看管,七岁的女儿上学期期末考不及格,下学期测验只有三十七分,以前教学由父亲教导从未考试不及格。
植育升被非法关押前用真、善、忍的法理教育孩子,孩子都比较听话,女儿也很敬重父亲,由于父亲没有回家超过半年,失去父爱,也缺少好的教育,孩子经常哭闹,经常晚上很晚才回家,有时竟然超过晚上十一点。儿子也是长期没见到父亲,经常哭喊父亲,缺乏父爱,心灵受到创伤,经常跑到外面,不愿回家,忙乱的母亲经常找不到孩子在哪里。现在正是学期末,学校催交学费,两个孩子再次面临失学的危机,女儿学费每学期高达四千元,儿子幼儿园学费二千五百元,这学期学费还是由朋友东拼西凑帮助。两个双胞胎更是可怜,由父亲在的时候肥肥胖胖经常笑现在变得黑瘦多病闷闷不乐。家里还有年迈的父母,身体状况不好,一直担忧儿子的现状,农村没退休,经济也是指望儿子。植育升妻子现在一人担起全家大大小小事务,妻子多次追债未果,拖欠植育升的工款一直不归还,面对家里的经济压力及孩子的心灵创伤变化,真的以泪洗脸。全家大大小小七口人一个月开销超过八千,母亲一人根本照顾不过来。
梁建辉、余耀辉、刘飞杨和张海贤等参与绑架的警察,也有妻儿父母,你们良心何在?现在全家都指望着植育升早日回来。
参与迫害的警察的行为已违反了下述法律条文:
1、违反《宪法》第37条
《宪法》第37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检察院或者决定或者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
2、违反了《刑法》第238条
《刑法》第238条规定: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犯前三款的规定,从重处罚。因此,上述被举报人对植育升非法拘禁,已经触犯了刑法。
3、违反《刑法》第427条
《刑法》第427条规定:滥用职权,指使部属进行违反职责的活动,造成严重后果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5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4、违反了《公务员法》第54条
《公务员法》第54条:“公务员执行公务时,认为上级的决定或者命令有错误的,可以向上级提出改正或者撤销该决定或者命令的意见;上级不改变该决定或者命令,或者要求立即执行的,公务员应当执行该决定或者命令,执行的后果由上级负责,公务员不承担责任;但是,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
公检法人员都是公务员,梁建辉对植育升的非法取证、延期留置、非法拘留、违法批捕、违法审判等等,都是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都在违反上面《公务员法》,都该受到刑事制裁。
5、违反《刑法》第397条
第三百九十七条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在此要正告梁建辉和相关参与迫害的人员:谁犯罪,谁负责;共同犯罪共同负责;重大决策终身追责。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8/植育升被非法关押逾半年-四幼子生活陷入困境-349322.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6/08/%e6%a4%8d%e8%82%b2%e5%8d%87%e8%a2%ab%e9%9d%9e%e6%b3%95%e5%85%b3%e6%8a%bc%e9%80%be%e5%8d%8a%e5%b9%b4%e3%80%80%e5%9b%9b%e5%b9%bc%e5%ad%90%e7%94%9f%e6%b4%bb%e9%99%b7%e5%85%a5%e5%9b%b0%e5%a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