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劳教迫害作为“前科”是加重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一日】劳教制度在二零一三年底被废止。可是近几年来,在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庭审中,中共的一些检察官、法官竟然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一事作为所谓的“前科”,来加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这是严重违法与不懂法的表现,这些人是在执法犯法。
中共对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的劳教都是非法的,是在找不到法律依据进行迫害的情况下而借用劳教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这本身就是犯罪,怎么能成为再次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前科”!法轮功教人向善,以真善忍为准则,福益家庭社会,提升大众道德。修炼法轮功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告诉人们真相、制作、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完全是法律允许范围之内的,也是合法的。
许多律师在法庭上据理力争,明确指出将非法劳教作为有前科加害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性。例如: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日上午十点三十分左右,深圳市南山法院非法开庭审理三位女法轮功学员凌红华、杨斌、岑小萍,四位律师和一位家属为他们作无罪辩护。公诉人指控杨斌之前被劳教迫害是“前科”,中国东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张赞宁律师纠正为:劳教制度被取消了,这不能说是“前科”,因为劳教没有经过检察院和法院审判就对人判决,是公安机关乱执法。公诉人无语。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六日上午九点,天津市宁河区法院非法开庭审理六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陈元华。公诉人提到,陈元华因修炼法轮功多次被公安机关劳教教养,被司法机关判刑,应加重量刑标准。律师马上指出:劳教教养作为反法治、践踏人权的措施已被废止,是体制所造成的,不应作为本案的前科材料提及。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九日,内蒙古兴和县法院以莫须有的罪名对两名法轮功学员杨凤燕和段秀云非法庭审。公诉人以段秀云被非法劳教有前科妄图加重对她的迫害。律师明确指出:公诉人将段秀云被劳教的经历作为其前科资料并不符合当前所提倡的民主和法制建议。众所周知,劳动教养制度自从出台之日起就饱受争议,深受广大有识之士的指责和唾骂,在网上被评为中国恶法之首,后终被取缔废除。
文革期间,众多的知识分子与中共自己的干部与家属被劳改、劳教,那他们都有“前科”?判定有无“前科”的核心是当事人以前是否真的犯罪。中国刑法上所讲的“前科”,也是指曾经被法院判处过拘役、有期徒刑以上的刑罚、并且已经执行完毕的人又重新犯罪。也就是说:判处拘役、有期徒刑、以及无期徒刑或者死刑缓期执行的罪犯,刑满释放后又犯新罪的。这个定义很明确的告诉人们:所说的前科必须是被法院判处过真正法律意义上的刑罚的。那么请问,在全国有哪一个劳教人员是经过法院判处的?构成前科的要素中根本就没有提及劳教,那么怎么能把劳教当作前科来对待呢?
劳教制度存在时,所有被劳教者,都没有经过法律程序,也就是说劳教人员都没有经过检察院的起诉和法院的判决。劳教人员的称呼也与罪犯无关。如果把曾被劳教过的事实作为有前科来对待,就混淆了最基本的法律规定,就等于说劳教人员就是罪犯。如果说劳教人员就是罪犯,那么决定一个人是否被劳教的劳动教养委员会也就具备了法院的职能。这与现行的法律理论与法制体制完全相悖。这还是从劳教制度存在时都不能把一个人曾被劳教的事实作为有前科来对待,那么在劳教制度已经被废止的今天来讲,就更不应该这样对待了。
再举个其它方面的例子。在薄熙来执政重庆期间,重庆大学生村官任建宇因在网上转发一些消息及批判薄熙来搞二次文革,就被当局以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劳教两年。当时薄熙来红得炙手可热,他敢于转发批判薄熙来的消息,从而被劳教,可是事实证明薄熙来在重庆的唱红打黑有着阴险的政治目的,任建宇当时就敢转发批判他的消息,任建宇何罪之有?现在看来,他不但无罪反而有功。如果以后任建宇违犯了法律,能用他曾被劳教的事实说他有前科来加重对他的惩处吗?
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之前,废除劳教的呼声非常高涨。可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之后,劳教成为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拿手工具了,中共的劳教反而得到了大力的发展和加强。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法轮功学员没有任何过错,在法律的框架内找不到惩处法轮功学员的法律依据。
因为劳教不在中国的法律框架之内,劳教所的警察就完全没有法律的约束,失去法律约束的警察做起坏事来可谓无法无天,劳教所的残酷现实是劳教的本质所决定的。按劳教人员的说法:“宁判五年劳改,不判三年劳教”,劳教所对人的摧残由此可见一斑。法轮功学员修炼真、善、忍,完全按照这个标准去做事做人,可是劳教所警察在江××的迫害政策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没有底线的迫害,劳教所的邪恶与非法本质全面完整的表露了出来。劳教所环境的恶劣,对法轮功学员超时间超强度奴役的阴险,施加酷刑时的疯狂,不但有杀人指标,而且竟然对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重庆市合川区土场镇靖林村人邓光英,在重庆北碚区街头做水果生意。她被非法关押在重庆江北石马河女子劳教所四大队时,曾亲历合川电力公司职工法轮功学员徐真被摘取眼角膜而被摧残致死的整个过程。
劳教制度废止之后,中共的执法人员时常用所谓的有前科来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是这些人还在执行江泽民、周永康制定的迫害政策,他们的意识中充满了对法轮功的仇恨,思想上还在与江、周保持一致。有的明知法轮功学员没有违法,却要执行六一零的指令,就借用所谓的“前科”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这些人是在执法犯法。另一个原因是这些人法律素质非常低,有些法官面对法轮功学员家属或律师的质疑时,往往摆出一副流氓的嘴脸,甚至还大言不惭的在法庭上说:“我就是违法了,你告我去!”“我们讲政治不讲法律。” “这里我说了算,不让你说就不让你说……”
人类真正的法律是要惩恶扬善,凡是以维护人类正义、道德、良知、善念为立法精神制定的法律,都是善法。凡是以背弃人类理性、漠视人的尊严、践踏人的权利为特征的所谓“法律”都是法下之法,是恶法,是不能接受认可的。一个正常的社会一天也不能让恶法生效。生活在一个“政府人员”可以肆意践踏法律的社会,是可悲的,更是可怕的。
自古以来,无论东方还是西方,法庭是代表正义和公正的地方,是裁判是非、讲法(律)论理的地方。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政治运动,所有的是非善恶都被颠倒了,给中国社会带来了无法估量的损失,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无法弥补的灾难,给中国人民造成了无法愈合的伤痛,从今日中国“假、恶、斗”遍地,道德沦丧,贪污腐败,就可以看出来。
中共执法人员将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的罪恶当成所谓的前科,想以此加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完全非法的。执法人员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就是在犯罪了,如今又用这所谓的前科达到加重迫害的目的,这些人就是罪上加罪。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1/以劳教迫害作为“前科”是加重迫害-349361.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6/11/%e4%bb%a5%e5%8a%b3%e6%95%99%e8%bf%ab%e5%ae%b3%e4%bd%9c%e4%b8%ba%e5%89%8d%e7%a7%91%e6%98%af%e5%8a%a0%e9%87%8d%e8%bf%ab%e5%ae%b3/

自己的选择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一日】五月下旬一个星期天上午,四川省某市一在职局党委书记来到我这个大法弟子家中,关上门,慎重而真诚的说:“你们不是在帮‘三退’吗?帮我把党、团、队退了吧!”他停了一下又说:“共产党真坏,确实坏,坏透顶了!”
说着,他举起右手,象发誓一样:“我自愿退出我以前入的党、团、队组织,因为我以前无知,被共产党欺骗了,我现在彻底退出它!”
以前我给他送过真相资料,也讲过三退真相,但他始终犹豫。此时,我看到他一脸真诚,我说:“你做的真好,你选择了美好的未来,你得救了。”
因为他还在职,所以我给他取了一个化名,他也很同意这个化名,同时我進一步给他讲了真相,叫他在心里经常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吉言得福报。
他说:“谢谢!”我说:“真正救你的是我们师父。”他马上说:“谢谢大法师父,谢谢李大师!”这一下他象卸下了千斤重担,轻松了,笑了!
也是在五月下旬,一邪党官员跑到一乡镇党委办公室,指手画脚下达指示:叫“把所有的法轮功学员清出来,象土改时整地主那样,对每个学员派十个人跟踪监视,”没人认识这个“官员”,问他,他也不敢说姓名,只说自己是“防邪办的”(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可见邪党整好人就这样荒唐。
其实这都是每个人自己在选择。你是选择三退保平安呢?还是继续行恶,作共产邪党的替死鬼?善恶必报。
真诚的劝告那些还在行恶的人,赶快明白真相,再不要去骚扰大法弟子,他们是一群最真诚善良的好人。同时也为你自己和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吧!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1/自己的选择-349445.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6/11/%e8%87%aa%e5%b7%b1%e7%9a%84%e9%80%89%e6%8b%a9/

做好人却遭诬判 黑龙江李玉卓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一日】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二日,当时四十二岁的李玉卓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 以下是李玉卓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的事实:
我叫李玉卓,一九九五年,我修炼了法轮功之后,我真正明白了我人生的真正意义。不再去发牢骚,怨天尤人,做更加有意义的事,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与人为善,自此我的生活充满了快乐,使我度过那一段美好的时光。
遭绑架 酷刑折磨
二零零零年的时候,我去了北京,在北京房山窦店那个地方被抓,被劫持到房山的一个看守所,期间我的后脑勺被打,流了不少血,到现在还有疤痕。
我被带回驻京办时,我原在七台河工商局上班,我们单位的警察队来人把我带回了局里,纪检书记找我谈话要我放弃修炼并上电视诬陷诽谤师父和大法,我拒绝了,就把我送到了七台河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在那里看着满屋的光头,在电视里看到的场景变成现实,一种无形的恐惧压下来,进屋里让蹲着,过了一会上到板铺上码铺(就是盘腿坐着),等到了晚上该休息时,就用凉水浇,刺骨的寒冷立马通遍全身,挨打,打耳光也成了正常,有的同修受到的迫害更严重,有的警察听到是炼法轮功的,就告诉犯人给“照顾,照顾”其实就是打的意思。肉体和精神上的伤害是很大的,尤其是精神上的压力,我从没有想过会经历这些。被提审时警察逼我们放弃炼功,写悔过书,不写回到监舍警察就指使犯人打人,还说炼功人不重亲情。我的同事,同学也都来看我,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从没想过我想做一个好人能被抓进监狱,我想这是很多人所无法理解的事吧,然而在中国就这样发生了。
我的父母受到的伤害更大,在那期间整日的为我奔波,找关系,被勒索钱财就更不用说了,先后有桃山区政法委的李云峰等三人,警察的,社区的,我单位的共勒索近上万元钱。我的妻子所受到的伤害很大,被压抑的喘不过气,以泪洗面,年也过不好,只能是机械的劝着我,让我放弃炼功。在各种精神与肉体的折磨下,我的意志也出现了问题,在不炼功了的保证书上签字,当时眼泪就流了下来,就这样三个月后回家了,我母亲又去找单位要求上班的事,写了保证后回单位上班。
二零零三年三月,北山派出所的三个警察王勇、管雨,另一个不知姓名,强行把我绑架到派出所,我的家人也都跟着去了。凌晨二点多把我送到了行政拘留所,我不知道以后什么情况,心里的压力却与日倶增,说不出的难受。又过了二、三天的时间,有两个邪党人员来提审,这俩人我不认识(后来才知道是公安局副局长张和平和国保的毕树庆),见了面就让我蹲那,我不蹲还打了我一耳光。几天后,新兴分局警察,我记的有政保科赵孔伟,北山派出所王勇也在场,其他的人我不知道姓名,开始对我进行轮番的审讯,开始我不配合,王勇打了我一耳光。他们把我关在铁凳子上,背铐着手铐,手铐紧紧的铐着手腕,疼痛难忍,出现恶心呕吐症状,就这样他们分了几波人进行逼供。我从没经过这样的阵势,有点懵了,他们在我旁边有意无意的说着一些事,还不时的哄骗着我,威逼利诱,我的意志也越来越消沉,心里想赶快结束吧,不想再承受了。正象有的同修说的“精神高度紧张”和“意志摧残”却远远超出了肉体的酷刑折磨。它挥之不去,让人痛不欲生,一辈子生活在阴霾恐怖的阴影中,所以中共的监狱、劳教所只能把人变成坏人甚至更坏的人。这让我想起文革时人们的遭遇,在那种恐怖的环境中人们的心灵扭曲。
被非法判刑四年
几天的审讯,我被关押到第一看守所。有警察说,做坏事我们可以不管,炼法轮功不行,共产党说方的是圆的你就得说是圆的。肆意的歪曲已快到肆无忌惮的地步了。当我说我们是有人权的,你们在迫害人权,他哈哈一笑,好像我们在说着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
在看守所里度日如年,被关押五、六个月后,桃山区法院在第一看守所非法开庭,只准许少数家属到庭,我被非法判刑四年,非法关押在七台河监狱三监区集训队,后又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监狱集训队。
刚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的时候,看到那黑漆漆的大铁门“嘎吱,嘎吱”慢慢打开,我们被当作货物一样卸在那里,身体上的摧残,心灵上压力可想而知了,莫名的心悸。在集训队先是登记,一个一个的,有一个人从外面进到屋里,我以为是警察,后来才知道不是,是管犯人的犯人(监狱都是用犯人来管理),那些人要想吃什么东西,就打电话,让警察从外面给往里带,警察是他们跑腿的。在集训队,就是加班加点的干活,完不成任务就用小白龙(是一种塑料管安个把)打脚心,一天必须挑冰棍杆或牙签多少箱。上完厕所连手也不洗,有时东西散落一地,收拾收拾就装箱,吃得发糕里还有着炉灰渣。出去干活得排队,有时还被犯人骂。集训队监舍一个只能住十来个人的地方,让好几十人住,侧身一颠一倒的睡,要是上个厕所回来就没有地方了,住的环境极差。上厕所得靠墙边走,还不让穿鞋,背着手,低着头,要是抬头看一眼就得挨打,洗脸洗澡也不行,喝的水是大泡子里的水(放在桶里桶底一层沙子)。
在集训队十来天左右,我们想在监狱广场炼功,那是星期六,早上出去干活时,我们就跑到操场,手还没等抬起,我们就被犯人架着回到监舍,我们开始绝食抗议,于当下午我们就被分到各个监区了,听说在集训队呆一年的都有。我被分到三监区,我绝食他们就给我灌食,用生的玉米面兑盐水往插入嘴里的管子里倒。
三监区是缝亚麻坐垫,如果谁缝不完不许睡觉,过后罚站甚至挨打。号长也就是杂工头,(刚开始我不知道)让我干活,我说干不了,我没犯法,警察也找我谈话说什么他们不管这些,说这里只是象仓库一样,只负责保管等等。可能是怕我还绝食什么的吧,骂骂咧咧的让我坐在他们干活的地方,什么时候收工什么时候跟他们回寝室。在这期间有的犯人和我说,你要是01年来这的,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让我想起了犹太人的集中营。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管制很严,不允许随便说话,专人看着,超强度劳动,体罚,不定期的做转化的工作。
后来监区调整,我被分到了九监区(七、八、九三个监区主要是做服装加工的)。这三个监区是为北京汇琳凯公司代加工服装(也是奴工产品)。早五点起床,吃完早饭,就排队去厂房干活,超强度劳动,有不少人得了肺结核。完不成任务加班加点。这样的生活直到我释放为止。这三个监区曾出现过拉肚、发烧,传染的疫病。
监狱还给法轮功学员和犯人抽血,但当时不知道是为什么。在我回家后听到“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时才知道怎么回事,真是太邪恶了,灭绝人性。
二零零八年三月,我在父母家刚吃完晚饭,来人敲门,进来三人,其中一个来问,谁是李玉卓?我一看不认识,就说我是。他随后说,我们是新兴公安分局的,(他们其中我知道有国保科长丁义会,剩下的不知道名)找你核实点事和我们去派出所一趟,我说有什么事在这说吧,没说几句他们就强行把我绑架到北山派出所。把我家的钥匙拿走没有出示任何手续抄家,屋里翻的乱七八糟,拿走电脑,手机一部(后来我弟弟把手机给要了回来),还有一些资料和书等。把我关在北山派出所铁凳子上,因为我什么也不说,他们就随便编了一个材料,签上我的名字,草草了事,把我送到行政拘留所。
对于一些小的干扰则记不清楚了有多少次了。有一次,可能二零一零年左右要给我办学习班。想想都感觉可笑,完全的赤祼祼的迫害,还冠冕堂皇的说是法制学习。中共就是这样对待普通的中国民众的,而我遭受的只是其中的一例而已。现今无数的见不得人的罪恶还在持续,善良的人生命得不到保障。
我在监狱被非法判刑期间,我的家人承受的压力更大,我妈为了让我回家,花钱找关系被骗四万多元。我父亲也落下一身病,听到警车响都一惊一乍,怕的要命,要看到有资料在门上,更是怕的直哭。在我从监狱释放后,我妻子由于精神压力太大,身体还不好,让放弃炼功,我又不能,我的生命都是师父给的,怎么能那样做呢,她就和我离婚了。由于这场迫害,有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已经是罄竹难书了。
回忆是痛苦的,但也让我更加的清醒,不要忘却那段记忆,不是加深愁恨,不是想要报复,只是想让人看清真相,不再被蒙蔽,欺骗。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1/做好人却遭诬判-黑龙江李玉卓控告元凶江泽民-349455.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6/11/%e5%81%9a%e5%a5%bd%e4%ba%ba%e5%8d%b4%e9%81%ad%e8%af%ac%e5%88%a4%e3%80%80%e9%bb%91%e9%be%99%e6%b1%9f%e6%9d%8e%e7%8e%89%e5%8d%93%e6%8e%a7%e5%91%8a%e5%85%83%e5%87%b6%e6%b1%9f%e6%b3%bd%e6%b0%91/

哈尔滨市朱千功等四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近况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哈尔滨市道里区新发镇四名老年法轮功学员朱千功(六十六岁)、刘庆富(六十七岁)、高雨林(六十四岁)、刘淑华(五十二岁)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日被道里法院枉判,朱千功和刘庆富被枉判三年,高雨林和刘淑华被枉判四年。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八日,朱千功、刘庆富、高雨林三名男性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呼兰监狱集训队。
二零一七年四月初,朱千功和刘庆富从呼兰监狱被劫持到齐齐哈尔泰来监狱,两人在呼兰监狱集训队都被感染严重的疥疮,在泰来监狱集训队又遭到体罚虐待,晚上不让睡床,强迫在地上睡觉,导致刘庆富身体浮肿,两条腿浮肿严重,这种情况还被强迫上午“训练”,下午“训练”,同时高压强制写放弃修炼所谓的“四书”。
目前,两人已被分到泰来监狱下属监区,刘庆富被分到十六监狱。
法轮功学员高雨林,因高血压高达二百五十,没有监狱敢接收,仍然在呼兰监狱,目前在呼兰监狱十四监区。家属一直要求监狱给高雨林办理保外就医,监狱用各种理由推诿家属。呼兰监狱十四监区大队长许家明。
法轮功学员刘淑华目前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十三监区遭受迫害。
朱千功、刘庆富、高雨林、刘淑华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一日下午,在新发镇五星村杨家屯向世人派发神韵光盘时,被家住杨家屯的于辉和家住薛家屯的于同刚打电话向新发派出所管片警察赵志明恶意举报。导致四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截至二零一七年六月,四名法轮功学员已被非法关押迫害一年零八个月。
关于四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请参考明慧网文章 《炼法轮功做好人 哈尔滨朱千功等遭中共迫害》《哈尔滨孝女救父遭冤狱八月》等。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1/哈尔滨市朱千功等四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近况-349431.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6/11/%e5%93%88%e5%b0%94%e6%bb%a8%e5%b8%82%e6%9c%b1%e5%8d%83%e5%8a%9f%e7%ad%89%e5%9b%9b%e5%90%8d%e6%b3%95%e8%bd%ae%e5%8a%9f%e5%ad%a6%e5%91%98%e9%81%ad%e8%bf%ab%e5%ae%b3%e8%bf%91%e5%86%b5/

北京怀柔区周德东被非法关押四十多天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北京怀柔区五十五岁的大法弟子周德东四月二十日被绑架,已于五月二日被怀柔区检察院非法批捕。在看守所中,周德东曾以绝食方式抗议其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后在律师的劝慰下才放弃绝食,现仍被非法关押在怀柔区看守所。
周德东家属已向北京市公安局怀柔分局递交信息公开申请表。
四月二十日早上,大客车司机周德东在准备出门拉客时,被杨宋镇派出所所长闫乐民、副所长雷学明等七、八个警察埋伏在门口非法绑架。警察实施抓捕和搜家时,并没有出具《立案决定书》,已明显违反法律。
在自己深陷困顿之时,周德东首先考虑的却是他人,他和家属多次要求给客车公司打电话说明情况,不要影响乘客的正常出行,却遭警察拒绝,公司领导打来的电话也不让其接,致使一车客人的出行受到影响。
周德东原是怀柔镇温阳饭店公关部的一名业务司机,因为工作的关系染上了抽烟、喝酒、赌博的习气,经常因为打牌成宿不回家,家庭关系也变的紧张。一九九八年的时候,他偶然接触到了法轮功,他看到法轮功是真正教人向善的传统信仰,真善忍的价值观让他一下子找到了人生归宿。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周德东很快就戒掉了所有恶习,对家庭和工作特别认真负责。他的母亲修炼法轮功后,原来每个月都需要子女平摊不少医药费,后来一身的疾病不翼而飞,从此家庭充满了欢乐。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公然蔑视法律,掀起了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迫害,周德东和家人作为大法的受益者,决定去信访部门依法反映情况,可却遭到国保的非法抓捕,二零零一年他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四年周德东因为用手机告诉朋友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而导致一家三口被抓,他刚上大学的女儿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仍被送往洗脑班折磨,邪恶之徒逼迫学校老师给她轮番施压,给孩子柔弱的心灵带来很大的伤痛。周德东则被非法判刑七年,被关押在天津前进监狱,遭到狱警的残酷肉体迫害和精神折磨,因长期坐小板凳,臀部溃烂流水,痛苦不堪。
在监狱出来后,因为邪恶宣传的毒害,周德东遭到很多人的冷眼,在工作时,单位专门派二个人监视他;曾连续四十多天加班到半夜,却只给一百块钱的补偿;好多年只拿着一千多块钱的工资。
但周德东无怨无悔,他早上来的最早,晚上走的最晚,在单位采买时,其他人都是随便往车上一送,而周德东总是挑最实惠的菜来买,有成色不好的食材就掏钱折下自己拿回家吃;朋友给的成箱的带鱼直接拿到单位上给职工吃;单位有活随叫随到,别人不愿干的活他都主动去做。
所有和周德东接触过的人没有说他不好的。这次周德东突然被绑架,领导和同事也都非常着急担心。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1/北京怀柔区周德东被非法关押四十多天-349432.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6/11/%e5%8c%97%e4%ba%ac%e6%80%80%e6%9f%94%e5%8c%ba%e5%91%a8%e5%be%b7%e4%b8%9c%e8%a2%ab%e9%9d%9e%e6%b3%95%e5%85%b3%e6%8a%bc%e5%9b%9b%e5%8d%81%e5%a4%9a%e5%a4%a9/

刚结束非法拘留 又遭派出所警察扣押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省长春市法轮功学员林月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五日遭桂林路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拘留十天。
六月五日上午十点多,林月走出苇子沟拘留所后,两名家属陪同林月去桂林路派出所取回被非法扣押的私人物品、现金、钥匙等,结果被派出所警察非法扣留。几个警察逼问两位家属是否修炼法轮功,声称如果和法轮功没有关系就让离开派出所。并且将两名家属分别推搡进不同的审讯室进行所谓的笔录。
两名家属都拒绝报姓名。其中一名老年家属坚持不受非法审讯,要往外走,警察粗暴的将她推搡到审讯室并按在椅子上,并强行照相。老年家属说:警察是抓坏人的,我是好人,你抓我老太太你是犯罪,你在违法,你照相啥也照不上。警察强行把该家属鞋子脱下,头发上的卡针摘下,脖子上戴的写有“法轮大法好”的项链摘下,并且污蔑家属撞坏了派出所的大门,弄坏了警察的手表,其实这都是警察搡搭家属造成的。警察一直逼问家属是否炼法轮功。家属反问,你们有什么权利问我这些,你们出示啥了?你家人陪别人到派出所取东西就犯罪了啊?我有啥行为啊?我是骂你们了还是骂桂林路派出所了?你们把我抓到这,你抓我老太太就是有罪的。警察在笔录上记录下:抓老太太是犯罪。警察问家属到没到七十岁,并说你到了七十岁就放你走。最后警察对家属说,你出了这道蓝杠你就承认你不是炼法轮功的,然后你就可以走了。家属说,你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你都是在犯罪,你必须没有任何条件的放我。
另一名家属被警察强行推搡到审讯室后开始抽搐,后被送到邻近的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做了心电检查。
几个小时后,派出所才放林月和两名家属回家,但仍着便衣警察跟踪。家属老太太走到拐角处,犯病倒地,现场民众把桂林路派出所的警车叫住,让警察负责打救护车,但警察不管,只想盘问这些人与林月的关系。最后有人打了120,老太太才被拉走。
长春市桂林路派出所:
地址:长春市长庆街1685号,邮编130000
电话:0431-85643756
所长王野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1/刚结束非法拘留-又遭派出所警察扣押-349462.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6/11/%e5%88%9a%e7%bb%93%e6%9d%9f%e9%9d%9e%e6%b3%95%e6%8b%98%e7%95%99%e3%80%80%e5%8f%88%e9%81%ad%e6%b4%be%e5%87%ba%e6%89%80%e8%ad%a6%e5%af%9f%e6%89%a3%e6%8a%bc/

“依法治国”下的那些心酸事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推开病房的门,两位姐姐看到病床上躺着的久别的弟弟,戴着脚镣手铐,原来又高又膀的男子汉,如今已很消瘦。两位姐姐再也抑制不住,嚎啕大哭,“你们放了我弟弟,放了我弟弟……”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期捆绑在床上

三月二十一日,大庆市王宇东与妻子朱秀敏去齐齐哈尔市朋友家串门,被等候在那里的警察绑架,为了让王宇东在他们提供的所谓“罪行”上签字,竟对他们分别酷刑折磨。
齐齐哈尔市国保支队的人给王宇东反铐、戴头盔折磨,往他头上套塑料袋闷,并将烟点燃,将烟气放入塑料袋里熏呛,使王宇东呼吸困难。警察又拽手铐往上提,同时使劲搓他肋骨,反复三、四次。用鞋抽他左脸,脸当时肿大青紫。
王宇东不配合他们作恶,他们就去隔壁屋打他媳妇朱秀敏,还不“承认”,就要把朱秀敏带到他眼前打。人性就这样被践踏着。
王宇东与妻子没有触犯任何法律,是合法公民。王宇东及妻子朱秀敏的律师已对他们夫妻二人进行刑讯逼供的人员予以控告。然而市国保,政法委及九人小组不甘心,继续拿出夫妻二人控告江泽民的信来说事,似乎非要治二人罪不可。即使这样,由于证据不足,检察院也迟迟未予批捕。大家都知道,宪法规定任何公民都有检举控告国家机关人员的权利。
王宇东和朱秀敏因为信仰法轮功,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曾经在监狱里苦苦的承受了十年和七年的刑期。人生能有多少十年?大好的青春,都是在监狱里经受迫害,原因仅仅就只为做个好人而已。
这次王宇东与妻子朱秀敏又被绑架,作为普通公民没有任何机会说理的情况下,只能用绝食来抗议对自己的不公。朱秀敏因为绝食,狱警给她戴上手捧子,被强行灌食,因朱秀敏不配合恶狱警犯罪,不穿号服,又被强行戴上脚镣,并将她双手铐到背后和脚镣子串在一起折磨,一直戴到她绝食的第八天。期间使整个人无法动作,自己什么都做不了,一切由犯人伺候。上次律师见朱秀敏时,她只能吃流食。

中共酷刑示意图:“穿后刑”——将人双手背铐、双膝下跪、双脚戴脚镣,同时将手铐、脚镣用铁丝最短距离串起来

这次律师接见王宇东,得知他已经绝食四、五天了。这两天,狱警要带王宇东去医院灌食。姐姐听闻此消息,心痛不已。于是,姐俩在医院等了整整两天。
今天,她们看到了看守所的车到医院,知道弟弟来了,前后楼的找。当她们推开一间病房的门,看到久别未见的弟弟,戴着脚镣手铐,原来又高又膀的人变得消瘦。两位姐姐再也抑制不住,嚎啕大哭。这就是本文开头那一幕。
正准备给王宇东灌食的警察慌乱起来,“你们咋知道的,谁让你们来的?放人我们可说的不算……”姐姐说:“我弟弟没犯法,没有一条法律规定法轮功是邪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出人命你们谁负责……”
“你们去找办案单位。他们说放,我们就放。”一人拖迟姐妹二人,另外两警察急忙把王宇东带走。
两位姐姐又来到安顺路派出所,一位警察说:王宇东犯法了,不能放。其中一位姐姐说“国家没有一条法律规定法轮功是邪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就是祛病健身做好人。法律还规定抓捕三十七天后下批捕呢,你们迟迟下不了,还不放人。你说谁犯法啊?”
警察见说不过,转身去找所长。所长说,他(指王宇东)在里不好好的吃饭,才要灌食的。所长让她们回家等着。姐姐说:“为啥不吃?不还是觉的冤么?如今都这样了,谁能保证他生命?我们也想好好的,也想让你们好好的,出事对谁都不好,现在法律在健全,出事谁都跑不了。如果你能签字出事你负责,我立马回家。”
一听签字,所长说,那我不负责,我不能签。要是看守所说必须放人,那我们就放。真荒唐,办案单位放人要取决于关押的看守所。
由于这场荒唐无理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不知道中国大陆还有多少个这样令人心酸的家庭。王宇东遭受迫害的详情,请见
《被酷刑折磨 齐齐哈尔王宇东委托律师控告恶人》、《王宇东夫妇赴齐齐哈尔市访友被绑架折磨》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1/“依法治国”下的那些心酸事-349446.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6/11/%e4%be%9d%e6%b3%95%e6%b2%bb%e5%9b%bd%e4%b8%8b%e7%9a%84%e9%82%a3%e4%ba%9b%e5%bf%83%e9%85%b8%e4%ba%8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