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那年调换工作岗位后局长登门致谢说起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二日】记的一九九八年的时候,局领导准备把我从审计股调去办粮食关系一段时间,因为这项工作牵涉到现金,局长对其他人不放心,因此想到了我,但是这项业务本来是应该由业务股的普通科员做的,而我当时任审计股股长,局长担心我闹情绪和生气,在宣布调换我的工作时,找了几个领导来帮助做我的工作。他们这样做不是没有原因,因为此前一九九一年时,局领导把我从财会股调到审计股,同样是股长,但是我想不通,忿忿不平,结果气的生了一场大病。
但是,这次局长一说叫我去办粮食关系,我马上就愉快的同意了,局长大出意外,当时惊奇的说:谢谢你。我说不用谢,我就应该服从分配。后来,局长到我家里来,感谢我对她工作的支持,局长很感慨我的变化,我对她说:我修炼法轮功了……
回忆一九九一年时,我在局里任财务股副股长,我的业务能力表现得很强,一人能抵三人的工作,审核、汇表、出纳,再复杂的工作也能处理,而且遇到会计考试基本上都是第一名,报到财政局的汇总表,被评为全县第一,我觉的自己为人正直,从不贪污,自我感觉非常良好……
正当我觉的有望当股长时,局里却提了一个能力比我差,但不得罪人的人当股长,而我被从财会股调到了审计股,我非常失望,感到名誉跌落,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和挫折,因在审计股搞审计、监查、清烂帐,那是得罪人的活、没实权,完全不能和财会股相比,于是极度气恨、委屈、自卑,睡不着,吃不下,一下得了严重的忧郁症,出现恐惧、臆想,幻听等各种症状,九一年在南京粮食学院学审计,住六楼,一个声音说:从这里跳下去……
回家后,症状更重了,看到沙堆就想到坟,医生说开个单子,就想到死人盖个白单子,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单位看我这个样子,没办法,因为审计股也不太忙,局里说我想休息就休息,随便哪里去也不管……
那个时候,我已处于全身是病的反复折磨中。
我是一九六四年高中毕业的,被当地政府招收到省财贸干部学校学财会专业八个月,一九六五年结业,校长在全校一千多学生的结业会上宣布:“你们要响应党的号召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越艰苦越光荣。”那时我们年轻单纯,同时觉的有一个国营单位工作也是天大的福份,于是热血沸腾争取分配到了最艰苦的边远山区,在本省的最南边,离家一千多里的地方工作,当时从家到工作地坐汽车坐了六天。
在这地方工作确实是很艰苦,生活条件差,物质贫乏还经常饿饭。那时候,“阶级斗争”、“政治运动”不断,因为我出身是所谓的“剥削阶级子女”,学习成绩再好,能力再强也不行,都要特殊表现才行,于是我养成了怕被整,心里又自卑的心理特点。工作后,为争当先進,拼命的工作争表现,因为工作量大,每天上班不停的干,经常晩上加班到十二点。
单身时还好说,随着年龄增长,结婚,生子、家务事增多,我的睥气也越来越暴躁,经常和家人吵架,从青年就开始生病,人到中年已是百病缠身,从头到脚都是病:头痛、鼻炎、胃病、肝炎、肾炎、风湿骨痛、心肌缺血、烂脚边,加上在名利中拼搏的压力。事业的失意引发的忧郁症……反复折磨,年年住医院,生命快走到了尽头,悲观失望的我,心里充满了对这个社会、单位领导、同事,甚至家人的怨和恨。
一九九七年四月五日,一个熟人看见我整天愁眉苦睑、又黄又肿,真是可怜,告诉我去炼法轮功吧,说她都死过两次,但法轮功给医好了(她的原话),两年没吃药了。我听了想:我又不是吃不起药,我看病百分之九十五报销,说气功医得好病,我不相信,但健健身还是可以的。
熟人说:法轮功还有书。我当时觉的奇怪,炼气功还有书看?于是借来《转法轮》和师父在济南的讲法磁带。放讲法磁带听了一会,觉的讲得太好了,从来没听过,听完全部讲法,又看完《转法轮》,啊!书也写得这么好,特别是书中讲的“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1],当时觉的:太公正了,还有那么多的从来没人讲过的天机,我立即决定:我一定要炼法轮功。
于是我找到炼功点,跟在同修后面学着做动作,不到一个星期一身轻松,所有的病不治而愈,没有人要过我一分钱,我的病就好了,我都不知道我怎么就变好了,后来学法才知道,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净化思想。从那时起,与医与药无缘,到现在十九年,我没有吃过一分钱的药,病痛愁苦了半辈子,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无病一身轻”,法轮功真是太神奇了。炼功后,在书店买一本《转法轮》十二元,看到现在。而且从那时起不再为名利争斗,不再妒嫉,不再生气,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个好人,活得好轻松快乐。我从没见过师父,但是我知道身心的变化和受益确实是师父给的,幸福的我深深地感恩我们的师父。
一九九八年,局里安排我去办粮食关系,这在别人看来不容易的事,对当时修炼后的我太容易了,在修炼中我早已看淡了名利,更重要的我们师父教我们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2],服从分配是我的本份,我想都没想就愉快的答应了,我相信只要是真正修炼法轮大法的人,遇到这样的事都会毫不犹豫这样做的。但没修炼的人难以想象得到我内心这样的巨变,我理解局长当时的感慨和惊奇,因为她知道我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
家里的人当然也看见了我的变化,儿子后来跟我说:在我修炼法轮功没多久时,发现原来脸又黄又肿,整天愁眉紧锁的我,突然变的白白胖胖、慈眉善目了,回到家(他成家后另住一个地方),觉的有个场很舒服,和我开个玩笑,我也不生气了,乐呵呵的,回家再也不用担惊受怕,见我发火了。由于亲眼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家里所有的人都陆续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全家和睦,健康愉快。
要知道我们家在修炼前是个什么样子呢?
修炼以前,我和老伴、儿子、女儿每个人都是多种疾病缠身,家里的厨房摆着每个人的药罐子,常年药味不断,屋里的柜子、桌子的抽屉中塞满了各人的药瓶,长期与医院打交道,每个月要花很多钱用来吃药,大量花费着单位上的医药费。更糟糕的是家庭关系,说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一点都不夸张,家庭的不和在所在大院和亲朋好友中都是出了名的,全家长期生活在病痛中和吵闹争斗中,家庭里的每个人都活得非常的痛苦。由于在家庭中心情和心态不好,各自在单位上和领导、同事的关系相处的也不好。
在亲眼目睹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功效后,我们全家人相继得法修炼,身心得以净化,每个人的各种疾病不治而愈,无病一身轻。全家人十九年来均与医与药无缘。因为家庭中每个成员都能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遇事都找自己的不是,遇到矛盾都能妥善处理好,所以家庭和睦了,这在单位邻里、亲朋好友那里都是有目共睹的。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至今十多年来,我们家也和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家庭一样,遭受了中共强加给我们的各种折磨,包括罚款,扣养老金,开除公职,绑架、非法关押,劳教,判刑,流离失所……但我们没有倒下,因为我们心中一直装着法轮大法的真、善、忍。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2/从那年调换工作岗位后局长登门致谢说起-349504.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6/12/%e4%bb%8e%e9%82%a3%e5%b9%b4%e8%b0%83%e6%8d%a2%e5%b7%a5%e4%bd%9c%e5%b2%97%e4%bd%8d%e5%90%8e%e5%b1%80%e9%95%bf%e7%99%bb%e9%97%a8%e8%87%b4%e8%b0%a2%e8%af%b4%e8%b5%b7/

Advertisements

警察说:本想说服你,现在我连嘴都张不开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二日】我是天津地区大法弟子张淑芹。我们这个地区是邪恶对大法弟子迫害最厉害的地区之一。警察等人三天两头上门。恶警上我家来了好几次,我都没在家,有两次,我见到了他们。
第一次,我正在院子里干活,来了一个警察,我把他让到屋里。当时我心里很坦然,没有一点怕心。他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炼!这么好的功法,不炼可不行,我跟你说实话。我九九年“七二零”之前炼,你们一迫害我就不炼了,但我现在怎么又炼上了呢?你坐下听我跟你好好的说说。
我这次炼功是为了孙子,看见我这个小孙子了吗?(孙子正在跟前)他今年三周岁。二零一六年九月份,说眼痛,在当地找大夫看了些日子,不见好。几天后,孩子眼球鼓起来了。儿子把孩子送到天津眼科医院,大夫一检查,说孩子得的是青光眼,已经失明了。儿子当时一听就傻了,回过神来,问大夫还能治好吗?大夫说一点可能都没有,还说:好不了,也得做手术,不然眼珠爆炸;你们上北京吧,上北京找专家看看。
回家后,儿子儿媳跟我一说,我当时就哭起来了,我老伴也哭。去北京吧,光北京就去了四次,找了一个最有名的眼科专家给孩子做手术。专家也说,眼已经失明,做手术只能保着眼珠鼓不起来,现在孩子太小,到十七岁,把眼珠挖去,换假眼,做手术也不能保证眼珠一次也不鼓了,也许一月,也许一年,也许更长。
等孩子做完手术,把孩子带回家,半个月后,孩子眼珠又鼓起来了,疼的直哭,怎么办?全家哭。我和老伴在床上哭,儿子在地上来回走,儿媳急的按着孩子眼压,不放手,按了四个小时。这时老伴说:上医院把我的眼挖下来给孩子,我这把年纪,要眼没用。儿子说哪有换眼的?没有怎么办?再做手术,孩子受不了,上次做完手术,麻药过去,孩子疼的三个人抱不住,三个大人按了一个多小时,这才回来十多天。
做手术是全麻,即便再做一回,要是十多天再鼓,孩子还小,总打麻药也受不了。再说,一次手术花了三万多,要是十几天做一次,现在孩子才三周岁,到十七岁才能换眼。这中间,得有多少个十几天?就是全家倾家荡产不吃不喝了也保不住孩子的这个失明的眼球。
全家人哭着哭着,老伴对我说,你还是炼法轮功吧,奇迹会在大法中出现;对儿子儿媳说:咱们全念“法轮大法好”。
就这样,全家人天天念“法轮大法好”,我又从新炼起了法轮功,就连我那九岁的孙女也天天念,孙子自己也念。念了几天,鼓起来的眼珠小了一圈,这下全家人更有信心了,天天念,念了不到二十天,意想不到的奇迹出现了,孩子的眼睛复明了,能看东西了。全家这个高兴啊,就别提了,当时我想对着全世界大喊一声,法轮大法好!
说完后,我问警察,这么好的功法,我能不炼吗?医学能达到吗?警察说,你觉得好就在家里炼吧,说完就要走。我说别走,我告诉你,家里大人孩子有个大病小灾的,别忘了念“法轮大法好”,准保平安,还有对大法弟子要保护,你自己得有个数。他嗯了一声就走了。
第二次是今年五月份。我正在院子里干活,他们又来了。这次是来了三个男的一个女的,据邻居说,之前他们也来过几次,我都没在。进门后,上次来过的一个警察说:大娘,我又来看你来了。我说:你们别老来看我,我不欢迎。他说:大娘,别这样说,我们能到屋里坐会吗?我说:行,到屋里去吧。我还是一点怕心都没有,心想,这次来了,我正好跟另外三个人说说我家的事。我说,你们以后别再来找我了,这不是扰乱我的生活吗?他说,我们是管这个的,不来没办法向上边交待。我说,你们来的正好,我对你们说说我家的事。上次,你们三位没来,我就说说我为什么又从新炼的法轮功。我就把孩子的眼怎么好的从新讲一遍,并且还对他们讲了继九月份师父给了孩子一双明亮的眼睛后,今年五月份,伟大的师父又救了我儿子一条命。
五月份的一天,儿子儿媳开着餐车去卖小吃,早上四点多就出发了。村南有条大公路,当时儿子开着又大又重的大餐车由南向北横穿公路,由于当时正好是绿灯,儿子开得毫无顾忌。这时,从东边来了一辆大斯塔尔(卡车)向西驶去,万万没想到,它竟没顾虑红灯,反而加速向儿子驶来。儿子没有一点防备,餐车被撞的咣、咣两声响,连人带车都被撞飞了,最后落在了隔离带上。
当时,儿子都吓傻了,回过神来后才知道出了车祸,下车一看,做小吃的工具飞了一公路,车身全都被撞毁了,可是驾驶室所在的车头却完好无事,而且也没有翻车。若是在隔离带上翻了车,后果不堪设想,不禁一阵后怕。
这时村里人都来了,看到毫发未伤的儿子,都说他命大,要知道,之前在这个道口已经死了六个人了,儿子是唯一在这遇上事故幸免的。儿子说:我的这条命是大法师父给的,你们看我带的是什么,说着就把身上的护身符拿出来给大家看,并说,不是我命大,以前算命的说我不长命,命中注定有着一劫。今天我能幸免于难,都是大法师父救了我呀。
我接着对警察说:这短短的几个月,大法师父就救了我儿子一条命,给了我孙子一双明亮的眼睛,那可真是救了我全家啊,你们说大法好不好呢?我为啥不炼呢?
警察们都听着,谁也没有说什么,那个女警,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快要流下来了。最后警察说,大娘,我们本来想说服你的,可是现在我嘴都张不开了。我说:事实就摆在这,你们什么都别说了,大娘告诉你们一句话,谁家都有大人孩子,也难免有个大难小灾,念大法好都保平安,法轮大法就是好,你们要保护大法弟子,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听我说完,三个人都笑着走了。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2/警察说-本想说服你,现在我连嘴都张不开了-349507.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6/12/%e8%ad%a6%e5%af%9f%e8%af%b4%ef%bc%9a%e6%9c%ac%e6%83%b3%e8%af%b4%e6%9c%8d%e4%bd%a0%ef%bc%8c%e7%8e%b0%e5%9c%a8%e6%88%91%e8%bf%9e%e5%98%b4%e9%83%bd%e5%bc%a0%e4%b8%8d%e5%bc%80%e4%ba%86/

广东揭阳市二任市委书记遭恶报 一无期 一死缓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二零一七年六月六日,广东省佛山市中级法院对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以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至此,揭阳市二任市委书记落马,被判重刑,一无期,一死缓。
陈弘平,男,汉族,广东揭阳人,一九五四年九月生。经审理查明:二零零四年至二零一一年,陈弘平利用担任揭阳市代市长、市长、中共揭阳市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约13991.678万元。
前任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七日任职期间被调查;二零一六年九月三十日因受贿1.1亿,一审判无期徒刑。
二零零三年三月至二零零八年一月,万庆良在揭阳市任市长、市委书记、人大主任;二零零八年二月任广东省副省长、广州市委书记。
自古道:“善恶有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时辰一到,一切都报。”“杀人偿命,欠债还钱”陈弘平、万庆良是揭阳市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最终因迫害法轮功罪大恶极遭恶报被判刑。
据明慧网报道,揭阳市是中共江泽民邪恶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最严重地区之一。法轮大法一九九六年底传到揭阳,以人传人、心传心的方式迅猛发展,仅每周日在揭阳市东方广场集体炼功的就有上千人。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与教人修心向善、道德升华、提高层次的法理在修炼者的心灵深处扎下了根。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陈弘平、万庆良长期在揭阳市任市长、市委书记,二人狼狈为奸,积极推行迫害元凶江泽民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恶令,并具体化,在迫害中,暴力和谎言并行。
陈弘平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至二零零四年十月任揭阳市副市长、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市委副书记、市委党校校长。二零零四年十月至二零一一年十月,任揭阳市代市长、市长、市委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
万庆良,任揭阳市市委书记期间,授意公安局、六一零等组织肆意拘捕、关押、骚扰、酷刑折磨和虐杀揭阳法轮功学员。万庆良授意建立的所谓“德育基地”,实际上是原广东省省长黄华华树立的迫害大法的样板,它以军训为名,实是蒙骗、直接毒害揭阳市的所辖县、市、区的中学生,是对中学生的强制洗脑,并以此非法聚敛不义之财。
据悉,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五年揭阳至少二十八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黄涌忠、陈汉波、林少娜、吴静芳、黄素君(黄微君)、邓运兰、黄东华、吴婵娇、陈惠娟、林尤辉、黄列娜、洪丽娟、林丽芬、符漫玉、许巧銮、林流天、黄二君、徐映柔、张贤、陈国静、吴洁、黄汉林、吴武标、吴倚云、佩华、吴再岳、吴永明、张壁鸿。
数十人遭非法判刑,约百人遭非法劳教,遭非法拘捕、劫持至本地洗脑班(所谓“转化学习班”)的法轮功学员则有三千人次之多,至于其它的种类迫害则难以尽叙。
“多行不义必自毙”“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高官下场是可悲的。近期中共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二十名高官被判重刑,其中一人执行死刑,二人判死缓,五人判无期徒刑,十二人判有期徒刑。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赵黎平被核准死刑;
广东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以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一审被判死缓;
广东省原副省长刘志庚被判无期徒刑;
河南省委原常委、洛阳市委原书记陈雪枫一审被判无期徒刑;
浙江省宁波市政府原市长卢子跃一审被判无期徒刑;
国家统计局原党组书记、局长王保安一审被判无期徒刑;
青海省委原常委、西宁市委原书记毛小兵受贿、挪用公款无期徒刑;
上海市政府原副秘书长戴海波获刑九年;
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阳一审获刑十六年半;
四川省政府原副省长李成云一审获刑十年;
安徽黄山市政协原副主席覃金平犯两罪一审获刑六年;
辽宁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苏宏章受贿、行贿期徒刑十四年;
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郑玉焯破坏选举、受贿案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
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南宁市委原书记余远辉一审获刑十一年;
江苏省委原秘书长赵少麟一审被判四年;
上海市委原常委、副市长艾宝俊一审获刑十七年;
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司献民一审被判十年半;
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常小兵受贿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河南省人民检察院原副检察长李晋华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获刑十四年六个月。
中共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赶快赎罪,真心悔罪,揭露中共恶党恶行,退出中共恶党组织,才能有美好的未来。时间和机会越来越少,赶快抓紧选择。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2/广东揭阳市二任市委书记遭恶报-一无期-一死缓-349506.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6/12/%e5%b9%bf%e4%b8%9c%e6%8f%ad%e9%98%b3%e5%b8%82%e4%ba%8c%e4%bb%bb%e5%b8%82%e5%a7%94%e4%b9%a6%e8%ae%b0%e9%81%ad%e6%81%b6%e6%8a%a5%e3%80%80%e4%b8%80%e6%97%a0%e6%9c%9f%e3%80%80%e4%b8%80%e6%ad%bb%e7%bc%93/

十几年反复遭关押、折磨 原郑州铁路局职工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二日】原郑州铁路局襄樊铁路分局水电段职工成孝宝,男,今年六十岁,仅因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在江氏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十几次被非法抓捕,陷冤狱四年,三遭非法劳教,多次被非法关押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经历十多种酷刑折磨折磨,工作被剥夺,生活无来源,一家人遭受种种痛苦与伤害、侮辱与虐待。
二零一五年五月,最高法院实施“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政策后,成孝宝于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七日,以自己和家人亲身受迫害的经历,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起诉迫害元凶江泽民。
下面是成孝宝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的部份事实。
一、修大法 摆脱疾病折磨
我以前身患多种疾病,如肝炎、肺结核等,过的很痛苦。一九九八年,有同事看到同一单位的另一位同事炼气功后身体状态很好,便告诉我去找她学功。同事炼的是法轮功,经她介绍,我走入了法轮功修炼。
炼功后, 通过学习法轮功著作,我知道了人遭受病痛折磨的根本原因,下决心修心重德,不断提高自己的道德品质,要做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好人。
我在工作中兢兢业业,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得到了同事与领导的好评。我在单位负责换居民水家用表,看到老弱病残的困难家庭,我还主动帮助他们解决家庭水管上的问题,比如换龙头,换水阀,从不收费,帮很多家庭解决了难题,有的甚至是十几年无人过问的难题,受到大家好评。甚至在江泽民发动迫害的初期,水电段党委书记张兆斌、段长蔡连喜都说:你的工作我们没话说,由于你炼法轮功,上面罚我们水电段每年二十万。同时张兆斌说,你只要不炼法轮功,你治病花多少钱,我们单位给你出。
一九八六年,我患急性黄疸型肝炎,身体一直疲惫,吃东西不香,吃油炸东西、鸡蛋都会肝疼。一九九七年又患肺结核到武汉住院三个月,检查身体发现有乙肝、胆囊炎、腰椎骨质增生。懂医学的人都知道,治肺必须保肝,保肝影响治肺,二者都是人身最重要的器官。医生说:吃药将来还要吃成药物性肝炎。二者在治疗上相互矛盾,对病人来说 犹如癌症一般,比癌症还痛苦,至今医学上没能解决二者治疗上所带来的巨大副作用。吃药多了,邻居嫂子说:你怎么象土里挖出来的人一样。我疾病缠身,天天捧着药罐子,给家庭造成沉重的经济负担。病痛折磨得我夜不能寐,四肢无力,上班无精打采,非常痛苦。
一九九八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不到十天所有的病不翼而飞,干活走路一身轻,活脱脱换了一个人。单位同事、领导、亲朋邻里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在修炼提高心性后,人也变得宽容能忍,做事能为对方着想,在工作中不计较得失,受到周围人的好评。与家人的关系也变得和睦融洽。
二、迫害之初 骚扰、跟踪等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上午十点左右,水电段党委书记张兆斌在单位宣读了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诬陷之辞,一场文革式的诬蔑批斗直逼而来。从此,车间书记王东方每天上班就逼我“学习”诬蔑、构陷法轮功的报刊资料;逼我写诋毁大法的所谓认识,星期天也不放过。
我原来在业务组换家用水表,交往广。他们怕我接触人多,明真相的人多,就把我调到水道班,封闭起来。派出所警察也不时到我家和单位骚扰。期间,襄樊铁路公安处政保科王湘和、谭丽,来水电段抢走我的大法书、法轮徽章、炼功音乐磁带、带法轮图案的炼功服、炼功坐垫。为邀功请赏,公安处还拍了录像,送到郑州铁路中原新闻播放。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以后,水电段党委书记张兆斌积极参与对我的迫害,不分白天黑夜,派人监视跟踪,逼迫我的家人时时汇报我的行踪。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单位发放的综合治理奖二百元、领工区年终奖、业务组工资与效益挂钩奖七百多元等全被扣罚,我个人的水电段年终奖也拿不全。据知情人初步统计,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零年初,我被非法扣款二千多元。原本一个困难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三、反复关押 冤狱 酷刑
1.被关押在襄樊铁路看守所 遭各种酷刑
二零零零年六月,我为法轮功受到的不公正对待进京上访,却遭抓捕。六月至八月,被关押在襄樊铁路看守所。
七月中旬,为使我“转化”,襄樊铁路公安处副处长田广富亲自指挥,对我进行暴力侵害,恶行是:叫一姓罗的警察关掉监控器(怕恶行暴露),田在监室外通过猫眼,唆使在押犯人对我施以 “打夯”、“火腿肠”等酷刑,直到田满意为止。
酷刑后,我大小腿肿胀发亮,浑身青紫,举步艰难。后来,襄樊铁路公安处政保科警察王湘和、铁路水电段党委书记张兆斌又多次唆使在押人员李广志对我进行肉体摧残和精神折磨。此次关押期间,强加在我身上的酷刑有十多种,如:猪蹄子、红烧排头撞墙骨、上滑条、面壁、架飞机、打夯、火腿肠、消音、弹蹦子、背宝剑、反铐等等。
七月底,张兆斌密谋把我送往洗脑班迫害,看着我满身的伤痕,张竟无一丝怜悯之情,而是告诉在押人员不能再打了,否则他们的罪行就暴露了。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2.被关襄樊市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零年八月,我从铁路看守所直接被绑架到襄樊市襄城区麒麟店公安驾校内的襄樊市第一期洗脑班(他们自称为“法制教育学习班”)继续迫害。洗脑班负责人是时任襄樊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聂晓武。此地已关押了襄樊各地七十至八十名法轮功学员。当天晚上,因拒绝转化,我就遭到中原路派出所王姓警察的拳打脚踢,当时我工作单位一负责看护我的职工看后感到心寒。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九日,我上午上班期间,就被车间书记罗建修看住,不准回家,也不通知我的家人。下午,罗建修伙同段长蔡连喜强行推我上车,要将我送往位于襄樊军分区教导队的襄樊市第二期洗脑班迫害。我手抓住车门拒绝配合,虽然蔡一再催逼在场职工帮忙,可无一人上前,蔡猛推车门把我手挤破。这次我被洗脑班折磨一个月,但他们没能改变我的信仰。
3.转押铁路看守所 被打掉门牙
于是,因为洗脑班警察要过年,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二日,我又被铁路公安处从洗脑班直接关进铁路看守所。警察唆使在押人员李家兵(陕西白河县人)将我的下门牙打掉。我向铁路公安处副处长田广富反映,田却幸灾乐祸地说:他在给你“消业”。
二零零一年三月份,因为我接受了别人给的法轮功真相资料,遭到湖北襄樊(后改名为襄阳,下同)铁路公安处绑架,公安处警察高原把我带到办公室,反铐在椅子上毒打。猛打前胸,使我胸痛呼吸困难。后被关进铁路看守所,直至当年五月,我被折磨的骨瘦如柴,才把我放回家。当时参与迫害我构陷我入狱的还有市六一零一姓龚的。
4.在襄樊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 野蛮灌食
二零零一年六月至二零零二年八月间,因为告诉世人真相,我被押在襄樊市第一看守所,为抵制迫害,我绝食抗议。一姓周的狱医买来开口器,四、五个犯人压住我,野蛮灌食。一个多月后,我全身浮肿,长满疥疮。期间樊城区检察院有一个搞起诉的三十多岁的男性工作人员,不知姓名,来找我调查他们对我罗织的所谓罪证,我不配合,他对我进行了毒打。地点就在市第一看守所的一间提审室内。
当时室内只有我与他两人在场。我高喊“打人了”,这时听到门外一警察说:“打死你”。事后我向看守所周姓副所长反映过,他说将向检察院反映此事,但后来不了了之。此次关押持续到二零零二年八月我被樊城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送往沙洋范家台监狱为止。
5.非法判刑四年 在沙洋范家台监狱遭迫害
二零零二年八月,襄樊市樊城区法院以我二零零一年六月向世人讲述法轮功真相为理由,对我非法判刑四年。八月二十一日,水电段、市610、派出所相互勾结,在不通知我家人的情况下,将我劫持到沙洋范家台监狱四监区,在这里我遭到严重迫害,具体如下:
到范家台监狱的当天晚上,我就遭到以监区长肖天波为首的几个狱警盘查,并指使刑事犯马家元(孝感应城人)、李玉兴(武汉人)两人监视挟持。第二天,马家元将我叫到四监区一楼三监室,威逼我看诬蔑大法的书,我不从,即遭毒打。当时,一姓段的队长路过看见,他才住手。段假惺惺地说:马家元有气管炎,我们批评他,不让他打人。段走后,马凶相毕露,说:“你别看他这样说,我们对你们法轮功做的一切,他们都是认可的,我们是经过培训的”。第三天开始,让我夜里十二点睡早五点起床。第四天半夜二点睡早五点起床。而马家元、李玉兴二人轮换休息。
几天以后,肖天波看无法动摇我的信念,就密谋送我去监狱医院迫害,说我有肺结核。我被送进医院后,医生又是打针又是吊瓶,过了几天还拍录像,这录像后来还专门拿给我家人看。录像时,一个相当有经验的老狱医打针不进,院长就亲自为我注射。录像完毕,马上就换了场景。负责包夹我的狱警黄队长说:“你看监狱对你多关心,你要尽快转化”,话中透着恐吓。我说:“我们修炼真、善、忍没错!”黄队长立即把负责包夹我的犯人马家元叫出去密谋。马回来后态度骤变,威逼说:“限你几天必须转化”。此后,犯人马家元、李玉兴经常对我进行毒打,不准睡觉。他们俩轮番强迫我面墙而立,不准动,一动就打。用拳头打胸部,甚至抓住我的头恶狠狠地往墙上撞,医生见到也不管。监区教导员熊祖勇也经常到医院与马家元密谋。在医院住了二十几天后出院。
马家元,这样一个打手,年终却被评为监狱积极改造分子,减刑一年。他们的恶行得到了监区长肖天波的肯定,并说:“他们代表政府执法”。针对马家元的减刑,我问监区教导员熊祖勇:打人行凶者还能评积极改造分子?熊无言以对。在监狱,警察重赏这些凶手以达到他们的目的。再举一例:四监区有一犯人徐剑,经常迫害法轮功学员陈松,陈松被折磨的骨瘦如柴,年终徐剑减刑两年。
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一日,我遭犯人范耀平毒打。当时同室法轮功学员朱大华见状大喊,监区长肖天波不但不制止,反而叫来犯人操文斌、田向阳、朱圣文、范耀平及犯人卫生员周自干等人,将我拖往范家台监狱五、八队砖坯场。该砖坯场很大,绕一圈有一千多米。肖天波在路边乘凉,朱圣文等人一边拖一边打我,一圈下来我已站立不稳。肖天波得意洋洋地说:“怎么样?”。至中午,他们把我拖到砖窑里冲洗,怕别人看见我遍体伤痕。中午不让我吃饭,下午三点多,气温四十多度,又把我拖去毒打。他们使用了更恶毒的手段,由警察张胖子队长带队,将我拖到窑砖里烤。气温四十多度的八月天又加上火烤,我精疲力竭,几乎昏死过去。烤一阵后我又被拖着沿砖场转圈,边拖边打。然后再送进去烤,如此反复,直到几个行凶者累倒在地。记不清多少次了,最后一次他们把我拖进砖窑,放在窑内拉砖坯的路上,我奄奄一息,路过的重载板车把我的踝关节碾得血肉模糊。拉砖车的刑事犯看后心惊肉跳,几个做案的打手也感到害怕,警察张胖子却无动于衷。事后张胖子、肖天波怕恶行暴露,将我隔离起来,不让放风。
二零零四年九月,因我绝食抗议他们对我的暴行,他们将我送往沙洋农管局医院。在医院,我将自己的狱中遭遇告知范家台监狱政委刘沫扬,刘却佯装不知地说:“不可能吧”。范家台监狱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四监区,晚上睡觉不关灯(其它监区可以),监室有监控,声控,连厕所都有。这就是对外宣称人性化管理的范家台监狱。法轮功学员在这里身处牢中之牢,遭受巨难。
二零零五年新年后,我对身受的各种折磨绝食抗议。同时,要求收回自己在理智不清时被欺骗后写下的所谓“五书”(决裂书,保证书、悔过书、认罪书等)。我被送往范家台监狱医院迫害。四监区长肖天波指使恶人将我铐在医院铁床上成“大”字型五天五夜。肖还说:“打你是为了教育你”。
6.冤狱回家 要求恢复工作 遭威胁
二零零五年六月,我刑满获释回家后,在供电段要求恢复工作遭到非法对待:
二零零五年六月,我刑满获释回家,家中生活困难。在我被关押的这几年中,原水电段解体,我的工作关系被留在供电段。我找到供电段段长张军,要求恢复工作。张军不但不答应,还叫来保卫科长刘有元。刘有元气势汹汹地恐吓我:“单位对法轮功的政策性很强,不能安排工作”。保卫科职责与人事安排毫不相干,却插手人事。我对他们说:“对我的一切迫害都是非法的。”
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二日上午,我再次找到张军。陈述:“我修炼真、善、忍做好人谁都知道,没有错!不应该这样对待我。我又是五十岁的人了,到外面找事不容易。家里这几年搞光了,我要供养孩子上学,请求恢复工作。”这一切没能打动张军,张再次叫来刘有元。
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七日,我再次找到供电段,讲明真相,并要求恢复工作。刘有元叫来公安处谭丽,阻止我正常反映情况。刘动手将我强行拖出张军办公室,张军看着这一幕无动于衷。我转身找到书记陈进办公室,讲述受迫害真相,遭到吴平阻止,并说:“你干扰书记办公”。书记是干什么的?不就是管老百姓的这些事情吗?反映情况怎么成了干扰办公?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八日,我又一次找到张军,张军叫来段办主任夏学贵,夏粗暴地把我推出,并叫嚣说:“公安说你有错就有错,公安说你犯法就犯法”。
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六日,我再次找到张军,向他反映:由于几年的经济迫害,我家无分文。长期恐惧,妻子身心受到很大打击,根本无力外出打工,家庭生活极度困难。张毫无同情之心,打电话叫来公安处国保大队高平、王××两人。高不由分说,抓住我往外拖,威胁说:“我请示了法制科,再不行给你搞两年劳教”。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四日;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六日;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五日;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九日;二零零七年九月三日;二零零七年……,我一次又一次找到段长张军,党办高主任,人事科王××,段办主任夏学贵,讲述一家人的苦难,并告诉他们大法真相。一次次被拒绝,一次次遭到保卫科吴平、徐老二、刘有元等恶人威胁、谩骂、甚至强行拖走。这些人扬言,供电段已判刑四十几人。
7.再次被非法劳教两年 身体不合格被拒收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四日,在襄樊市六一零的统一指挥下,全市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大规模抄家抓捕。下午五点,中原路派出所警察李文华伙同江××,还有一不报姓名的女警,突然闯入我家,未出示任何证件,翻箱倒柜,抢走大法书及一些真相资料。李文华、江××在众目睽睽之下,拧起我胳膊将我绑架。在派出所,警察李富怀在电脑旁用皮鞋底,使劲抽打我脸部二十几下。几天后,我再次被判两年劳教,因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被释放回家。
8.在沙洋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二日,襄樊一群大法弟子为维护宪法赋予的信仰自由权利,集体公开炼功,被襄樊市屏襄门派出所绑架,绑架过程中使用了催泪瓦斯。我在襄樊市行政拘留所被关押六天,后被判劳教一年,送到位于湖北沙洋七里湖的沙洋劳教所九大队迫害。遭到关小号,蹲军姿,毒打等迫害。我的脚被打跛。具体如下:
二零零八年“十一”刚过,劳教所警察刘国栋又让我写“转化”材料,我不写,包夹人员向伟(宜昌)、黄德刚(潜江)就在警察的唆使下,不准我睡觉,踢我的腿,让我蹲军姿,蹲不稳就打。黄德刚还到食堂里拿来面团,塞住我的嘴毒打,致使我的腿跛了几个月。
二零零九年三月—六月间,我在监室给别人讲善恶有报,被人举报,被狱警孙波把我弄去关小号,由罗树斌(潜江)包夹,天天逼我看诬蔑大法和我师父的书,不看就遭折磨和打骂。五月至六月间,我有一天晚上上厕所,劳教人员向伟要我先喊“报告”,其他劳教人员不用报告,专让法轮功学员报告。我说我不是犯人,我不报告,就遭向伟毒打。向伟用脚猛踢我的前胸,过程中我高喊“法轮大法好”。事后,副大队长魏鹏把我关小号,由罗树斌、外号叫刀疤脸的人及另外两人共四个人包夹。我绝食抗议迫害,他们就把我按在地上,跪在我身上折磨我。后来我告诉大队长鲁军,他也不管。我被他们折磨的站立不稳,每天还要被拖出去点名,报数,我不报就遭毒打。天天逼写检查,不写就毒打。他们说他们劳教时间短,不怕什么,搞出什么事也不怕。
二零零九年七月,警察刘国栋拿来诬蔑法轮功的表格让我们签字,我和八、九个同修不签,遭到严管对待,具体实施迫害的是警察何兵荣和管教科的余邦清。每天早上五点起床就开始蹲军姿,七点吃饭,吃完饭后干活。中午吃饭后,继续蹲军姿(不准换腿)不准动,一动就毒打。下午二点干活,回来五点多钟,吃完饭后又强迫蹲军姿,一直蹲到别人睡觉。到后来别人睡觉后还要继续蹲到晚上十二点。就这样他们最终也没达到目的。我这次劳教到期后被多关五天才释放。
9.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一日晚上,我和同修到本市制漆厂讲真相,被人举报,遭清河口派出所110巡警绑架。该所片警徐涛接手后,将我铐在监室椅子上一夜,第二天同修的家人去找徐涛,徐涛说,杀人都可以放一马,法轮功不能放。分别把同修拘留十天,我拘留十五天。该派出所警察后来到我妻子所在单位骚扰,谎称是米公派出所的,到我家非法搜查,一无所获后离去。
10.又被非法劳教一年 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一号,我在襄樊市襄州区峪山镇讲真相,晚上九点左右被峪山镇派出所绑架。参与人员有峪山镇派出所张福超、肖峰,襄州区国保大队长邓永山,襄樊市国保大队徐队长等。他们还对我进行抄家,没收我的MP5一个,电脑一台,新工作包一个,及所有大法书籍资料。抄家期间家中无人,他们是用从我身上抢去的钥匙非法入室。我被判劳教一年,后因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放回家后看到,他们把床单上中踏的都是泥土鞋印。
11.非法拘留五天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我准备回四川老家为母亲祝寿,在襄阳火车站安检扫描身份证时,因查出是法轮功学员(身份证上中共当局做有手脚),当即被襄阳铁路公安处火车站派出所警察盘问检查,查到了我随身带的神韵晚会光盘,EVD一台,mp5播放器一个,外形类似收音机的播放器一个,U盘一个,电话本一个,就连交水电费的十几张收据都被搜走了。警察以我带有“神韵艺术团二零一二年新年晚会节目光盘”为由将我绑架。
火车站派出所参与绑架的有:张长江、曾凡玉和一名三十岁左右、个头有1.8米的警察(听说是头)。此个头有1.8米的警察让我配合坐在车站派出所内的审讯椅上,我不配合,他就往我右肩猛击一拳。
随即他们与铁路公安处国保支队联系,国保支队长高原与另一刘姓警察来后,高原叫火车站派出所警察晚上到我家抄家。当天晚上八点左右,警察带我回家抄家,上楼时我不配合,高原打了我几耳光,与警察鲁海一起硬把我拖上楼。当天,警察将我送往铁路公安处行政拘留所非法拘留五天,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将我放回。
四、家人遭株连迫害
我的儿子成磊在铁路小学上学,一天,班主任刘老师把成磊叫上讲台。让我孩子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他爸爸是炼法轮功的。孩子幼小的心灵受到很大的伤害,从此以后不想学习,我的孩子成磊学习成绩从班上的前几名跌了下来,成绩也变得很差。
成磊上学回家要经过两条交通繁忙的马路,以前是我每天接送孩子,我被迫害期间有四年,每天都是我的孩子自己回家,没人接送。特别是寒风呼啸的冬天和烈日炎炎的夏天,孩子一个人回家没饭吃,在外面等他妈妈回家,只能在外等着,左邻右舍的看见都很难过。
我的儿子今年已二十四岁,由于江泽民的迫害,他不能依法服兵役,不能依法就业,单位上对职工孩子享有的优惠政策法轮功弟子的孩子没有。
自从一九九九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警察经常来我家骚扰,家人吓得直哭,我妻子和幼小的儿子受到严重的伤害和惊吓,几年都不敢在家,流落他乡。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2/十几年反复遭关押、折磨-原郑州铁路局职工控告江泽民-349502.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6/12/%e5%8d%81%e5%87%a0%e5%b9%b4%e5%8f%8d%e5%a4%8d%e9%81%ad%e5%85%b3%e6%8a%bc%e3%80%81%e6%8a%98%e7%a3%a8%e3%80%80%e5%8e%9f%e9%83%91%e5%b7%9e%e9%93%81%e8%b7%af%e5%b1%80%e8%81%8c%e5%b7%a5%e6%8e%a7%e5%91%8a/

张志强在重庆市火车北站被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二零一七年六月八日凌晨五点左右,重庆市潼南区法轮功学员张志强从渝北礼嘉的工地回潼南家里,拿第二天起诉欠款老板的材料证据,在重庆市火车北站被火车北站和贵州桐梓国保大队勾结绑架,现下落不明。
六月七日晚,张志强给妻子陈庆和儿子打电话,说明天一早就会回来。妻儿从上午九点半左右就给他不断打电话,却无人接听。
上午九点多,张志强的哥哥接到一个座机电话,称是渝北区火车站派出所的。他们说张志强被贵州桐梓国保大队“网上追逃”,并栽赃“扰乱公民”。家里七十多岁的老父母和工地上的工人给张志强打电话都无人接听。
六月九日上午八点半左右,陈庆打电话到火车北站派出所,一名男子接的电话,说“他不是公民,他是逃犯”,还很凶的说“你去告我啥?”就挂断了电话。此后陈庆再打电话就无人接。
陈庆又查询打了桐梓县公安局举报科的电话,一名男子接的,好似话中说人还在重庆。后来再打举报科就显示空号。打到桐梓公安局,一部电话是一名女子接的,说不知道有国安大队,说成国保大队她才知道,又说国保大队不在这幢楼里。打另一部电话,是一名男子接的,他说国保大队在公安大楼。当听说国保大队没有给陈庆打电话,陈庆主动要国保大队电话时,他赶忙挂了电话。
上午八点二十左右,陈庆还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对方称姓童,叫童淹,以前和陈庆父母同在太安罐头厂工作,他问陈庆父母名字。
后来陈庆和张志强的母亲到当地太安派出所报警失踪,接待的两名男警察是王飞和另一名年轻男警察,姓不详名字是玮柏(音)。陈庆向他们提供了渝北区火车北站派出所的电话,陈庆本人手机,张志强的手机。太安派出所打另外一个火车北站派出所的电话023-61860238核实了是渝北区火车北站派出所的座机电话(023-61860218),但提示是空号。
当天下午两点多,陈庆再次打火车北站派出所电话,还是一男子接的电话,他称已经把人转到贵州桐梓国保大队,陈庆要求对方提供国保大队相关人员的电话和名字,他却不说。对他所说的是否属实,没有证据表明张志强是在重庆还是在桐梓。下午陈庆和张志强父亲去太安派出所,在门口就被王飞喊住问干什么,张父请王飞协助电话查询火车北站,移交给桐梓国安的经办人名字和电话,王飞说他不知道,也查不到,要查就去潼南区国保大队查。
张志强和陈庆都因为坚持信仰而失去工作,全靠张志强一个人打工挣钱。他在贵州桐梓做了工程,老板郑利荣收到了甲方园林的款项几十万,却欺骗张志强说甲方没有多少钱给他,要克扣张志强四万多的钱。张志强多次打电话给郑利荣让他付款,郑利荣后来连张志强的电话都不接。张志强家里经济困难,不得不用法律渠道要回应要的工程款。
据透露,在二零一六年五、六月,贵州桐梓国安曾到潼南太安派出所调查,说桐梓有真相资料。贵州桐梓是一个相对贫穷闭塞的小县城,那里的信息封锁比较严重,家属住宅大院多有门卫看守。
张志强的妻子准备去重庆火车北站让火车北站刑警队出具扣押和转交手续,到桐梓国保大队要人。
请善良的正义之士伸出援手,关注此事,制止行恶。家属要求放人,妻子和孩子都在盼望着张志强早日回来。

相关电话:
重庆市火车北站派出所刑警队电话:023-61860218
重庆市铁路火车北站派出所电话:023-61860238
桐梓县公安局网查办公电话:0851-26653092 一男子说国保大队在桐梓县公安大楼里
桐梓县公安局网查办公电话:0851-26657366 一女子说国保大队不在桐梓县公安大楼里
桐梓县公安局举报科电话(114查询) 0851-26656032 第一次打通接听了,第二次是空号
网查桐梓县公安局刘警官 13688520878
利荣广告公司老板郑利荣电话 15023703477 身份
称是童淹的手机电话 13808337018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2/张志强在重庆市火车北站被绑架-349497.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6/12/%e5%bc%a0%e5%bf%97%e5%bc%ba%e5%9c%a8%e9%87%8d%e5%ba%86%e5%b8%82%e7%81%ab%e8%bd%a6%e5%8c%97%e7%ab%99%e8%a2%ab%e7%bb%91%e6%9e%b6/

修炼法轮功受益 贵阳市杨长诗被非法关押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贵州报道)贵州省贵阳市法轮功学员杨长诗,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二日在贵阳市南明区纪念塔附近被绑架,现在被非法关押在云岩区看守所。
至今,家人没见过一面,不知道杨长诗的任何消息。
杨长诗,男,1965年生,51岁,新添寨零八三厂职工,现住新添寨汤泉小区。一九九六年开始炼法轮功,到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后修炼被迫停止;二零一五年又才走回到修炼中来。
九九“七二零”之前的三年、二零一五年之后的两年,杨长诗明显感受到法轮大法对身心改变的神奇作用:之前的三年的修炼没看过医生、没吃过药,精神状态非常好;加上明白修炼就是要提升自己的道德素质,并且在家里、在工作岗位上都的到体现。
迫害开始后,杨长诗的修炼被迫停止,身体的疾病如糖尿病、胆结石、腰椎盘突出……等等又复发了,很痛苦;回想起中共迫害前的那段修炼日子,杨长诗为了摆脱身体的病痛又回到大法中来;不过两年修炼前的,糖尿病、胆结石、腰椎盘突出等疾病全部消失;而且经常为别人(家人、同事、朋友)着想,不自私。
杨长诗在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二日,在云岩区的“未来方舟”发放真相资料时,被渔安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警察抄走了电脑、打印机、大法书和大法真相资料。
杨长诗被非法关押在云岩区看守所,两个多月家人没有见过一面,也不知道杨长诗任何一点消息。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2/修炼法轮功受益-贵阳市杨长诗被非法关押-349514.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6/12/%e4%bf%ae%e7%82%bc%e6%b3%95%e8%bd%ae%e5%8a%9f%e5%8f%97%e7%9b%8a%e3%80%80%e8%b4%b5%e9%98%b3%e5%b8%82%e6%9d%a8%e9%95%bf%e8%af%97%e8%a2%ab%e9%9d%9e%e6%b3%95%e5%85%b3%e6%8a%bc/

山东省青岛开发区警察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2017年4月份至6月份,山东省青岛市开发区公安分局警察不断地、大面积地骚扰法轮功学员。据不完全统计,至少有25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一家遭绑架抄家。
青岛市开发区公安分局此番骚扰法轮功学员的特点是:
(一)由各派出所警察、社区片警、居委会人员参与骚扰。
(二)被骚扰的对象除了被抓、被关过的法轮功学员之外,还有写过控告恶首江泽民诉状的法轮功学员。
(三)警察手持已掌控的法轮功学员名单敲门入户,询问还炼不炼功?对法轮功学员及室内环境拍照、录相,声称要向上面汇报;警告法轮功学员,不准出去发真相资料;索要、记录联系电话;有的要求在表上签名;有的询问是否会使用电脑。
5月13日之前,辛安派出所警察四次到法轮功学员吴占伟家才找到他。警察对吴占伟说:我们来看看你生活的如何?吴说:“你们看看我这个家(全家四口住在简易板房里,儿子有残疾),被共产党迫害得还象个家吗?”警察问:“你还炼(法轮功)吗?”吴说:“这么好的功法,为啥不炼?我就炼。”警察想讲那些歪理邪说,吴说:“你们的那一套我都知道。今天你们要听我说,听我给你们讲讲真相。起诉江泽民的20万人里,其中就有我一个。我为什么修炼法轮功?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法轮功师父大慈大悲,是来度人的,是教人做好人的。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犯下了滔天大罪,必遭天谴。习近平反腐反下来的贪官,都是跟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遭到的报应。你们要明辨是非,不要再给江泽民卖命了。”警察说:“我们也是奉命行事。”说着就走了。
6月7日,柳花泊派出所两名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刘桂秀家。警察一进门,刘桂秀立即拿出手机对着警察拍照。警察说,你拍照干什么?刘说:“你们到我家来,我要拍照留个证据。你们手里拿的是什么?”警察说是录相机。刘说:“你要拍我,我就拍你,我拍了曝你们的光。”年龄大的警察急忙说,咱们都不要拍了。刘问警察姓名,警察不敢讲。年轻的警察说些诬蔑大法师父的话。刘桂秀说:“你不能诬蔑我师父,这对你不好。”年轻警察还要说,年龄大的警察示意不要再说了,年轻警察就不吭声了。警察问刘桂秀会不会电脑,刘说不会。警察问刘是否还出去发资料。警察索要刘的电话号码,刘说“诉江状”上有我的电话。两警察就离开了。
辛安派出所两名警察到李海燕家,警告李海燕不要出去发资料。李说:“谁看见我发资料了?”警察问:“是不是有两个老太太经常来找你?”李反问:“哪个老太太来找我?”警察无语。
2017年4月14日,长江路派出所片警刘某(女)带着警察、居委会治安主任一行四人,到老年法轮功学员刘霞家骚扰。警察问刘霞还炼不炼(法轮功)?刘说炼!并给他们讲修炼法轮大法的好处。老伴儿(未修炼法轮功)在旁边也帮衬着说:“她炼!你看她身体多好啊。”片警说:“好,就在家炼吧,不要出去。”他们又问:“有没有人到楼道里发小册子?”刘霞说:“有呀!我家门上就收到两三回。”刘霞继续给他们讲真相,他们就离开了。
6月2日,薛家岛派出所警察到法轮功学员薛敬爱家。薛敬爱就给他们讲法轮大法的美好,修炼法轮功都是一群好人,都是做救人的事情。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迫害法轮功是江泽民发动的,犯罪的是江泽民。习近平并没有发布迫害法轮功的文件。习近平反腐查出的贪官,绝大部份是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官员,这是他们遭到的报应。你们不要再跟着江泽民跑了,给自己留条后路吧。警察说,好就在家炼吧,不要出去发传单。薛敬爱说我知道该怎么做。
遭到警察到家里骚扰的法轮功学员还有薛霞、徐秀云、聂玉新、薛玉英、薛玉春、袁学兰、侯成香、侯瑞兰、尹秀菊、宋贻莲、管凤英等。
(四)警察“敲门”找不到法轮功学员,就打电话骚扰,说是要到家里见面。法轮功学员拒绝或者谢绝见面,警察就打电话给其亲属,让其亲属带着见面。有的直接在电话上警告不准出去发资料。被打电话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有李洪芹、周家福、隋英、李德华、尹秀萍、马良香、薛存家、薛新家等。
(五)绑架抄家。6月6日上午10点左右,柳花泊派出所十多名警察,到独垛子村法轮功学员赵仁霞家,绑架了她丈夫邢志刚和儿子邢昊东,并非法抄家,抄走电脑、打印机、讲真相救人的《九评共产党》和小册子若干本、打印纸十多箱。6月7日,邢昊东被释放回家。警察让邢昊东找到其母亲到派出所说清楚。邢志刚被非法关押到即墨普东看守所,至今未释放。赵仁霞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善恶有报是天理。那些跟随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各级官员、公检法司人员及恶人,频遭恶报,有的死于非命,有的因贪腐被绳之以法,有的波及到家人遭殃。在此奉劝那些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赶快悬崖勒马,不要拿自己和家人的生命和未来作赌注。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2/山东省青岛开发区警察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349515.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6/12/%e5%b1%b1%e4%b8%9c%e7%9c%81%e9%9d%92%e5%b2%9b%e5%bc%80%e5%8f%91%e5%8c%ba%e8%ad%a6%e5%af%9f%e9%aa%9a%e6%89%b0%e3%80%81%e7%bb%91%e6%9e%b6%e6%b3%95%e8%bd%ae%e5%8a%9f%e5%ad%a6%e5%9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