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论“法治”金言录(之一)

文:陆真  来源:正见网

【原句】与其杀不辜,宁失不经。
—语出《书.大禹谟》。

【译注】与其错杀没有罪的人,宁肯偶尔做件错事,放掉一个坏人。
辜:罪。不辜:没有罪过。  失:过失,引申为做错事(放掉)。  经:常。
不经:不常有的,偶尔的。

这是为虞舜掌管的皋陶,谈到刑罚时所申述的原则。意思是说,判死刑应该特别慎重,因为这种失误是无法挽回的。死刑的判决如有可能不当,不如不判;即使会造成偶尔的失误,也比误杀人好。

【原句】不用法者,国有常刑。
—语出《周礼.地官.小司徒》。
【译注】对于不遵守法律制度的人,就应该毫不留情的惩处他!
用:这里作接受、遵守讲。  刑:依据法律所进行惩办。

【原句】枉桡不当,反受其殃。
—语出《礼记.月令》。
【译注】歪曲法律,断事不公道的人,到头来反而会自食恶果。(笔者注:中共许多贪官都是先前歪曲法律,廹害法轮功修炼人,后来自食恶果)

孔颖达注:“枉:谓违法曲断。桡(读挠):谓有理不申。应重乃轻,应轻更重,是其不当也。枉、桡:原意均指弯曲的木材,引申为弯曲不直,这里是指歪曲法律。  殃:祸殃。”

【原句】巧目利手,不如拙规矩之正方圆。
—语出《管子?法法》。
【译注】有很灵巧的眼睛和伶俐的手艺,仍然赶不上不太精密的圆规和直矩,能纠正圆形和方形的误差。
比喻不论多么贤明的君主都不如法律公正。应按法律治国,而不能凭个人好恶办事,所以有云“故巧者能生规矩,不能废规矩而正方圆。虽圣人能生法,不能废法而治国。”就是说,人可以制定法律,但不能代替法律任意行事。

【原句】天不为一物,枉其时,明君圣人亦不为一生,枉其法。
—语出《管子?自心》。
【译注】大自然不会为了照顾某一作物,而更改季节规律;明智的君主和圣人,也不会因为一个人,而歪曲法律规定。

尹知章注:冬不为松柏不凋,而辍其霜雪;不为荠麦枯死,止其雨露也。”“周公不以管、蔡之亲,休其诛放也。”  枉:曲,屈。时:四时,季节。一生:这里指一人、一个生命。
《管子》认为要恪守法律。法律的不可更改,犹如自然规律之不可更改一样:铁面无情!

【原句】圣君任法,而不任智;任公,而不任私。
—语本《管子.任法》。
【译注】聪明智慧的君主凭借法律,而不是凭借个人的小聪明来治理国家,依靠公正而不是根据私利来处理事情。

【原句】用赏者贵诚,用刑者贵必。
— 语出《管子.九守》。
【译注】执行奖赏最重要的是诚信不变,执行刑罚最重要的是严格地按照法律规定办事。  诚:信用。  必:一定,不变更。

【原句】诛不避贵,赏不遗贱。
—语出《晏子春秋.问上》。
【译注】该处死刑,不因为高贵就避而不判;该受奖赏,不因为地位低贱而漏掉他。

张纯一校注:“贵者违法必诛之,贱者有劳必赏之。”
这是晏子对齐景公说的“盛君”(国家强盛的君主)应具有
的品德之一。赏罚不拘贵贱,是我们应遵守的原则。

【原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语出《老子》七十三章。
【译注】冥冥之中的因果关系,象一副无边无际的大网一样,空隙疏阔,却从来没有失误。  恢恢:宽大无边。
原意是说,一切事情都是冥冥之中命定的,任何人和事都逃不了。后用以说明为非作歹,最终必受惩罚。人不能治时,天必治之。

【原句】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
—语出《论语.子路》。
【译注】刑罚不当,老百姓连手脚都不知道放在哪里。  中:得当。不中:这里指淫刑滥罚。  措:放置。
这是孔子论正名时说的话。孔子说:“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

【原句】同罪异罚,非刑也。
—语出《左传?僖公二十八年》。
【译注】 罪过相同而惩处不同,是不符合刑律的。

【原句】赏不僭而刑不滥。赏僭,则惧及淫人,刑滥,则惧及善人。若不幸而过,宁僭,勿滥。与其失善,宁其利淫。
—语出《左传.襄公二十六年》。
【译注】赏赐不过分,刑罚不滥用。赏赐过分,就怕恩及坏人;刑罚滥用,就怕连及好人。如果不幸而有了不当,宁可赏赐过分,不要刑罚滥用。与其失掉好人,宁可利于坏人。
孔颖达疏(注):“僭(读见,虚假)谓僭差。滥谓滥佚。赏不僭:所赏必有功,不僭差也。刑不滥:所刑必有罪,不滥佚也。”  淫:过度。

【原句】为政者,不赏私劳,不罚私怨。
—语出《左传?昭公五年》。
【译注】掌握政权的人,不奖赏对自已有功劳的人,不惩罚对有怨恨的人。私:指个人一己之私。
昭公为竖牛所立,但昭公说:“竖牛祸叔孙氏,使乱大从,杀适立庶,又披其邑,将以赦罪,罪莫大焉,必速杀之。”作者用孔子引周任的这句话,来赞扬昭公。

【原句】赏当贤,罚当暴。不杀无辜,不失有罪。
—语出《墨子.尚同中》。
【译注】(君主应该做到):奖赏应给予德行相当的人,惩罚应给予罪恶相当的人。不错杀一个无罪的人,也不放过一个有罪的人。辜:罪过。

【原句】明赏不费,明刑不戮。
—语出《商君书.赏刑》。
【译注】奖赏的规定十分明确,君主付出不多的赏赐就能收到成效,刑罚的制定明白清楚,不用杀人就可达到治理的目的。赏罚明确不移,就能收到赏一以劝百、惩一以儆百的效果,也就可以不用滥施赏赐与杀戮了,因此有人说:“明赏之,可至于无赏也;明刑之,可至于无刑也。”

【原句】君舍法,而以心裁轻重,则同功殊赏,同罪殊罚。
—语出《慎子.君人》。
【译注】国君离开法律条文的规定,依据个人的喜怒好恶去裁定功过的轻重,那就会造成同样的功劳却有不同的赏赐,同样的罪过会有不同的惩罚。裁:裁断,裁定。

慎到(人名,即慎子)反对“以人为法,以言为法”的观点,在今天仍有教益。

【原句】官不私亲,法不遗爱。
—语出《慎子.君臣》。
【译注】国家官吏不应该偏袒自己的亲人,法律不能作为送给自己所爱的人的礼物。  私:这里作偏袒讲。  遗(读位):赠送。

【原句】法虽不善,犹愈于无法。所以一人心也。
—语出《慎子.威德》。
【译注】法律虽然不太理想,仍然比没有法律要好。因为它可以统一人们的思想和行为。  愈:胜过。  一:统一,划一。
一个社会必须有共同遵守的规范,才能有秩序,有纪律,成为井井有条的集体。否则,各自为政的无政府主义,必然导致国家崩溃。

【原句】不教而诛,则刑繁而邪不胜;教而不诛,则奸民不惩。
—语出《荀子.富国》。
【译注】不进行,只依靠死刑、惩办罪犯,法律制订得再复杂,邪恶仍然很多。只是教育而不进行惩处,为非作歹的人就受不到应有的惩罚。  不胜(读升):不胜其多。
荀子认为思想教育与法律惩处相分离的办法,是各有流弊的,二者应相辅相成。

【原句】至治之国,有赏罚而无喜怒。
—语出《韩非子.用人》。
【译注】治理得很好的国家,只有功过相当的赏罚,而没有凭个人一时高兴或愤怒而不恰当的奖惩。  至:至极。
韩非认为赏罚分明而有法度,是一个国家能够“令行禁止”的重要原因。“喜则誉小人,贤不肖俱赏。怒则毁君子,使伯夷与盗跖俱辱”的那种凭个人一时喜怒,滥施赏罚的作风,必然导致国家大乱。

【原句】刑当无多,不当无少。
—语出《韩非子.难二》。
【译注】刑罚惩处与犯罪相当,就不存在判刑太多的问题。判得不恰当,再少也可说多,而无所谓少。  当:恰当。
韩非认为执行法律主要在于量刑适当。量刑不当,虽少犹
多。

【原句】诚有功,则虽疏贱必赏;诚有过,则虽近爱必诛。
—语出《韩非子.主道》。
【译注】的确有功劳,尽管同自己关系疏远、地位也低贱,都应该赏赐;确实有罪过,虽然同自己很亲密,又是自己宠爱的人,也应该诛戮。
韩非认为,只有象这样赏罚分明,才能使“疏贱者不怠,而
近爱者不骄。”

【原句】法不阿贵,绳不挠曲。刑过不避大臣,赏善不遗匹夫。
—语本《韩非子.有度》。
【译注】法律不应因为犯法的人地位高贵而加以歪曲,就象墨绳不弯曲来迁就不端正的材料。惩罚有罪过的人不回避高官,奖励好人好事也不漏掉一般的民众。  阿:曲,歪曲。  绳:木匠用的墨线。  挠:弯曲。  曲:这里指不端正的木材。  匹夫:指一般的群众。

【原句】一民之轨莫如法。
—语出《韩非子?有度》。
【译注】能把全民的思想和行为,统一到正确轨道和规范内的,只有法律。  一:统一。  之:达到。  轨:轨道,规范。
韩非认为法律是建立一个强有力的政权和有纪律的社会,所必需的条件。

【原句】悬衡而知平,设规而知圆。
—语出《韩非子.饰邪》。
【译注】把秤杆悬起来就知道平与不平,把圆规放在位置上就知道圆与不圆。  衡:秤。
比喻赏罚分明,就可以明辨是非;循法以治,才能公正无邪。

【原句】释规而任巧,释法而任智,惑乱之道也。
—语出《韩非子.饰邪》。
【译注】君主想抛弃原则,而凭借自己的机巧;丢掉法律条令,而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就必然步入一条使自己迷惑昏乱的道路。
韩非认为治理国家,不能依靠随机应变的机巧。而要依靠稳定不变的法制。

【原句】明法制,去私恩。令必行,禁必止。
— 语出《韩非子.饰邪》。
【译注】明白地确立法律制度,抛开对自己有利益的私人关系。这样,有命令必然能毫无障碍地贯彻,有禁令必然没有人敢于违反。
韩非认为只有“明公私之分”,才能真正树立起君主的权威。

【原句】治国无法则乱,守法而弗变则悖。
— 语出《吕氏春秋.察今》。
【译注】治理国家没有法制,国家就秩序大乱;法律不随着形势的发展而修订,就会脱离实际。  悖:不一致,这里指与现实脱节。
原意是批判那种死搬奴隶社会法典因循守旧的“法先王”观
点。国家没有法律不行,一成不变的法律也不行。

【原句】罚不讳强大,赏不私亲近。
— 语出《战国策.秦策一》。
【译注】刑罚不回避势力强大的人,赏赐不偏私同自己亲近的人。

高诱(人名)注:“讳,由辟也。《诗》云;  “仲山甫不辟强御,不侮鳏寡’,此其一隅也。私:犹曲也。”

【原句】道不拾遗,民不妄取。
—语出《战国策.秦策一》。
【译注】东西掉在路上,没有人捡起来据为己有,不是自己的东西,老百姓不乱拿。

高诱注:“遗物在道,民不拾也。民非其物,不妄取也。”这是赞扬法治良好的社会状态。

【原句】赏必加于有功,刑必断于有罪。
—语出《战国策.秦策三》。
【译注】赏赐,一定奖励有功劳的人;刑罚,一定惩治有罪行的人。

【原句】与其杀不辜,宁失于有罪。
—语出贾谊《新书.大政上》。
【译注】与其冤枉处死无罪的人,宁可放掉一个可能有罪而不该释放的人。  辜:罪过。
贾谊认为“诛赏”要处死的人,如果不是证据确凿,宁可不
判。即便这可能使真正有罪的人逃脱法网,也比错杀人造成难以挽回的失误要好些。

【原句】疑罪从去。
—语出汉代贾谊《新书.大政上》。
【译注】 由于证据不足,使人难以定罪的罪犯,在定案时,应选择“无罪”的处理办法。
贾谊是从儒家“仁政”的观点得出这个结论的。“疑罪从去”
的出发点是“仁也”。没有确凿证据,不能轻率定罪,从现代法律观点来看,无疑也是正确的。

【原句】至赏不费,至刑不滥。
—语出《淮南子?汜论》。
【译注】恰当的奖赏,花费不多就可收到鼓励的效果。恰当的刑罚,不必大量使用就会制止犯罪。

高诱注。“赏当赏,不虚费”。“刑当刑,不伤善”。至:恰当。  费:大量耗费。  滥:过度而没有节制。说明奖励和惩罚的效果,不在于滥施,而在予得当。

【原句】世不患无法,而患无必行之法。
—语出汉代桓宽《盐铁论.申韩》。
【译注】国家最令人忧虑的不是没有法律,最令人担忧的是有正确的法律而不能付诸实行。
没有法律还可以制订,有了法律而不按法律办事,就会使人民大失所望。

【原句】诛赏不可以缪,诛赏缪则善恶乱矣。
—语出汉代刘向《说苑.政理》。
【译注】惩罚、奖赏不要发生错误,否则,好的坏的就混乱了。  缪:通“谬”,错误。
季孙问孔子:“如杀无道以就有道,何如?”孔子回答时,说了这话。

【原句】 有功而不赏,则善不劝;有过而不诛,则恶不惧。
—语出汉代刘向《说苑.政理》。
【译注】有功劳而不奖赏,好人就得不到鼓励、促进,有过错而不惩罚,恶人就不害怕。

【原句】赏赐不加于无功,刑罚不施于无罪。
—语出汉代刘向《说苑.政理》。
【译注】赏赐,不奖励没有功劳的人;刑罚,不惩治没有罪恶的人。
武王问太公:“贤君治国何如?”太公谈到赏罚时,说了这话。

【原句】当公法则,不阿亲戚。
—语出汉代刘向《说苑.至公》。
【译注】承担着为国执法的重任,就不能偏袒亲戚。
当:承当。  阿:偏袒。

【原句】爱子弃法,非所以保国也。
—语出汉代刘向《说苑.至公》。
【译注】爱护儿子抛弃国法,不是保护国家的办法。
楚文王进攻邓国,令二子拾菜。二子夺老人畚箕而回。楚文王要杀二子,大夫劝阻,而老人呼天号哭,大喊无道。楚文王见老人时,说了这样的话。

【原句】法正则民慤,罪当则民从。
—语出汉文帝《议除连坐诏》。
【译注】法制公正,老百姓就诚实忠厚;罚当其罪,老百姓就服从。

慤(读缺):诚实,忠厚。  从:顺从,服从。

(“之一”完,“之二”待续)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古人论“法治”金言录(之一)

文:陆真  来源:正见网

【原句】与其杀不辜,宁失不经。
—语出《书.大禹谟》。

【译注】与其错杀没有罪的人,宁肯偶尔做件错事,放掉一个坏人。
辜:罪。不辜:没有罪过。  失:过失,引申为做错事(放掉)。  经:常。
不经:不常有的,偶尔的。

这是为虞舜掌管的皋陶,谈到刑罚时所申述的原则。意思是说,判死刑应该特别慎重,因为这种失误是无法挽回的。死刑的判决如有可能不当,不如不判;即使会造成偶尔的失误,也比误杀人好。

【原句】不用法者,国有常刑。
—语出《周礼.地官.小司徒》。
【译注】对于不遵守法律制度的人,就应该毫不留情的惩处他!
用:这里作接受、遵守讲。  刑:依据法律所进行惩办。

【原句】枉桡不当,反受其殃。
—语出《礼记.月令》。
【译注】歪曲法律,断事不公道的人,到头来反而会自食恶果。(笔者注:中共许多贪官都是先前歪曲法律,廹害法轮功修炼人,后来自食恶果)

孔颖达注:“枉:谓违法曲断。桡(读挠):谓有理不申。应重乃轻,应轻更重,是其不当也。枉、桡:原意均指弯曲的木材,引申为弯曲不直,这里是指歪曲法律。  殃:祸殃。”

【原句】巧目利手,不如拙规矩之正方圆。
—语出《管子?法法》。
【译注】有很灵巧的眼睛和伶俐的手艺,仍然赶不上不太精密的圆规和直矩,能纠正圆形和方形的误差。
比喻不论多么贤明的君主都不如法律公正。应按法律治国,而不能凭个人好恶办事,所以有云“故巧者能生规矩,不能废规矩而正方圆。虽圣人能生法,不能废法而治国。”就是说,人可以制定法律,但不能代替法律任意行事。

【原句】天不为一物,枉其时,明君圣人亦不为一生,枉其法。
—语出《管子?自心》。
【译注】大自然不会为了照顾某一作物,而更改季节规律;明智的君主和圣人,也不会因为一个人,而歪曲法律规定。

尹知章注:冬不为松柏不凋,而辍其霜雪;不为荠麦枯死,止其雨露也。”“周公不以管、蔡之亲,休其诛放也。”  枉:曲,屈。时:四时,季节。一生:这里指一人、一个生命。
《管子》认为要恪守法律。法律的不可更改,犹如自然规律之不可更改一样:铁面无情!

【原句】圣君任法,而不任智;任公,而不任私。
—语本《管子.任法》。
【译注】聪明智慧的君主凭借法律,而不是凭借个人的小聪明来治理国家,依靠公正而不是根据私利来处理事情。

【原句】用赏者贵诚,用刑者贵必。
— 语出《管子.九守》。
【译注】执行奖赏最重要的是诚信不变,执行刑罚最重要的是严格地按照法律规定办事。  诚:信用。  必:一定,不变更。

【原句】诛不避贵,赏不遗贱。
—语出《晏子春秋.问上》。
【译注】该处死刑,不因为高贵就避而不判;该受奖赏,不因为地位低贱而漏掉他。

张纯一校注:“贵者违法必诛之,贱者有劳必赏之。”
这是晏子对齐景公说的“盛君”(国家强盛的君主)应具有
的品德之一。赏罚不拘贵贱,是我们应遵守的原则。

【原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语出《老子》七十三章。
【译注】冥冥之中的因果关系,象一副无边无际的大网一样,空隙疏阔,却从来没有失误。  恢恢:宽大无边。
原意是说,一切事情都是冥冥之中命定的,任何人和事都逃不了。后用以说明为非作歹,最终必受惩罚。人不能治时,天必治之。

【原句】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
—语出《论语.子路》。
【译注】刑罚不当,老百姓连手脚都不知道放在哪里。  中:得当。不中:这里指淫刑滥罚。  措:放置。
这是孔子论正名时说的话。孔子说:“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

【原句】同罪异罚,非刑也。
—语出《左传?僖公二十八年》。
【译注】 罪过相同而惩处不同,是不符合刑律的。

【原句】赏不僭而刑不滥。赏僭,则惧及淫人,刑滥,则惧及善人。若不幸而过,宁僭,勿滥。与其失善,宁其利淫。
—语出《左传.襄公二十六年》。
【译注】赏赐不过分,刑罚不滥用。赏赐过分,就怕恩及坏人;刑罚滥用,就怕连及好人。如果不幸而有了不当,宁可赏赐过分,不要刑罚滥用。与其失掉好人,宁可利于坏人。
孔颖达疏(注):“僭(读见,虚假)谓僭差。滥谓滥佚。赏不僭:所赏必有功,不僭差也。刑不滥:所刑必有罪,不滥佚也。”  淫:过度。

【原句】为政者,不赏私劳,不罚私怨。
—语出《左传?昭公五年》。
【译注】掌握政权的人,不奖赏对自已有功劳的人,不惩罚对有怨恨的人。私:指个人一己之私。
昭公为竖牛所立,但昭公说:“竖牛祸叔孙氏,使乱大从,杀适立庶,又披其邑,将以赦罪,罪莫大焉,必速杀之。”作者用孔子引周任的这句话,来赞扬昭公。

【原句】赏当贤,罚当暴。不杀无辜,不失有罪。
—语出《墨子.尚同中》。
【译注】(君主应该做到):奖赏应给予德行相当的人,惩罚应给予罪恶相当的人。不错杀一个无罪的人,也不放过一个有罪的人。辜:罪过。

【原句】明赏不费,明刑不戮。
—语出《商君书.赏刑》。
【译注】奖赏的规定十分明确,君主付出不多的赏赐就能收到成效,刑罚的制定明白清楚,不用杀人就可达到治理的目的。赏罚明确不移,就能收到赏一以劝百、惩一以儆百的效果,也就可以不用滥施赏赐与杀戮了,因此有人说:“明赏之,可至于无赏也;明刑之,可至于无刑也。”

【原句】君舍法,而以心裁轻重,则同功殊赏,同罪殊罚。
—语出《慎子.君人》。
【译注】国君离开法律条文的规定,依据个人的喜怒好恶去裁定功过的轻重,那就会造成同样的功劳却有不同的赏赐,同样的罪过会有不同的惩罚。裁:裁断,裁定。

慎到(人名,即慎子)反对“以人为法,以言为法”的观点,在今天仍有教益。

【原句】官不私亲,法不遗爱。
—语出《慎子.君臣》。
【译注】国家官吏不应该偏袒自己的亲人,法律不能作为送给自己所爱的人的礼物。  私:这里作偏袒讲。  遗(读位):赠送。

【原句】法虽不善,犹愈于无法。所以一人心也。
—语出《慎子.威德》。
【译注】法律虽然不太理想,仍然比没有法律要好。因为它可以统一人们的思想和行为。  愈:胜过。  一:统一,划一。
一个社会必须有共同遵守的规范,才能有秩序,有纪律,成为井井有条的集体。否则,各自为政的无政府主义,必然导致国家崩溃。

【原句】不教而诛,则刑繁而邪不胜;教而不诛,则奸民不惩。
—语出《荀子.富国》。
【译注】不进行,只依靠死刑、惩办罪犯,法律制订得再复杂,邪恶仍然很多。只是教育而不进行惩处,为非作歹的人就受不到应有的惩罚。  不胜(读升):不胜其多。
荀子认为思想教育与法律惩处相分离的办法,是各有流弊的,二者应相辅相成。

【原句】至治之国,有赏罚而无喜怒。
—语出《韩非子.用人》。
【译注】治理得很好的国家,只有功过相当的赏罚,而没有凭个人一时高兴或愤怒而不恰当的奖惩。  至:至极。
韩非认为赏罚分明而有法度,是一个国家能够“令行禁止”的重要原因。“喜则誉小人,贤不肖俱赏。怒则毁君子,使伯夷与盗跖俱辱”的那种凭个人一时喜怒,滥施赏罚的作风,必然导致国家大乱。

【原句】刑当无多,不当无少。
—语出《韩非子.难二》。
【译注】刑罚惩处与犯罪相当,就不存在判刑太多的问题。判得不恰当,再少也可说多,而无所谓少。  当:恰当。
韩非认为执行法律主要在于量刑适当。量刑不当,虽少犹
多。

【原句】诚有功,则虽疏贱必赏;诚有过,则虽近爱必诛。
—语出《韩非子.主道》。
【译注】的确有功劳,尽管同自己关系疏远、地位也低贱,都应该赏赐;确实有罪过,虽然同自己很亲密,又是自己宠爱的人,也应该诛戮。
韩非认为,只有象这样赏罚分明,才能使“疏贱者不怠,而
近爱者不骄。”

【原句】法不阿贵,绳不挠曲。刑过不避大臣,赏善不遗匹夫。
—语本《韩非子.有度》。
【译注】法律不应因为犯法的人地位高贵而加以歪曲,就象墨绳不弯曲来迁就不端正的材料。惩罚有罪过的人不回避高官,奖励好人好事也不漏掉一般的民众。  阿:曲,歪曲。  绳:木匠用的墨线。  挠:弯曲。  曲:这里指不端正的木材。  匹夫:指一般的群众。

【原句】一民之轨莫如法。
—语出《韩非子?有度》。
【译注】能把全民的思想和行为,统一到正确轨道和规范内的,只有法律。  一:统一。  之:达到。  轨:轨道,规范。
韩非认为法律是建立一个强有力的政权和有纪律的社会,所必需的条件。

【原句】悬衡而知平,设规而知圆。
—语出《韩非子.饰邪》。
【译注】把秤杆悬起来就知道平与不平,把圆规放在位置上就知道圆与不圆。  衡:秤。
比喻赏罚分明,就可以明辨是非;循法以治,才能公正无邪。

【原句】释规而任巧,释法而任智,惑乱之道也。
—语出《韩非子.饰邪》。
【译注】君主想抛弃原则,而凭借自己的机巧;丢掉法律条令,而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就必然步入一条使自己迷惑昏乱的道路。
韩非认为治理国家,不能依靠随机应变的机巧。而要依靠稳定不变的法制。

【原句】明法制,去私恩。令必行,禁必止。
— 语出《韩非子.饰邪》。
【译注】明白地确立法律制度,抛开对自己有利益的私人关系。这样,有命令必然能毫无障碍地贯彻,有禁令必然没有人敢于违反。
韩非认为只有“明公私之分”,才能真正树立起君主的权威。

【原句】治国无法则乱,守法而弗变则悖。
— 语出《吕氏春秋.察今》。
【译注】治理国家没有法制,国家就秩序大乱;法律不随着形势的发展而修订,就会脱离实际。  悖:不一致,这里指与现实脱节。
原意是批判那种死搬奴隶社会法典因循守旧的“法先王”观
点。国家没有法律不行,一成不变的法律也不行。

【原句】罚不讳强大,赏不私亲近。
— 语出《战国策.秦策一》。
【译注】刑罚不回避势力强大的人,赏赐不偏私同自己亲近的人。

高诱(人名)注:“讳,由辟也。《诗》云;  “仲山甫不辟强御,不侮鳏寡’,此其一隅也。私:犹曲也。”

【原句】道不拾遗,民不妄取。
—语出《战国策.秦策一》。
【译注】东西掉在路上,没有人捡起来据为己有,不是自己的东西,老百姓不乱拿。

高诱注:“遗物在道,民不拾也。民非其物,不妄取也。”这是赞扬法治良好的社会状态。

【原句】赏必加于有功,刑必断于有罪。
—语出《战国策.秦策三》。
【译注】赏赐,一定奖励有功劳的人;刑罚,一定惩治有罪行的人。

【原句】与其杀不辜,宁失于有罪。
—语出贾谊《新书.大政上》。
【译注】与其冤枉处死无罪的人,宁可放掉一个可能有罪而不该释放的人。  辜:罪过。
贾谊认为“诛赏”要处死的人,如果不是证据确凿,宁可不
判。即便这可能使真正有罪的人逃脱法网,也比错杀人造成难以挽回的失误要好些。

【原句】疑罪从去。
—语出汉代贾谊《新书.大政上》。
【译注】 由于证据不足,使人难以定罪的罪犯,在定案时,应选择“无罪”的处理办法。
贾谊是从儒家“仁政”的观点得出这个结论的。“疑罪从去”
的出发点是“仁也”。没有确凿证据,不能轻率定罪,从现代法律观点来看,无疑也是正确的。

【原句】至赏不费,至刑不滥。
—语出《淮南子?汜论》。
【译注】恰当的奖赏,花费不多就可收到鼓励的效果。恰当的刑罚,不必大量使用就会制止犯罪。

高诱注。“赏当赏,不虚费”。“刑当刑,不伤善”。至:恰当。  费:大量耗费。  滥:过度而没有节制。说明奖励和惩罚的效果,不在于滥施,而在予得当。

【原句】世不患无法,而患无必行之法。
—语出汉代桓宽《盐铁论.申韩》。
【译注】国家最令人忧虑的不是没有法律,最令人担忧的是有正确的法律而不能付诸实行。
没有法律还可以制订,有了法律而不按法律办事,就会使人民大失所望。

【原句】诛赏不可以缪,诛赏缪则善恶乱矣。
—语出汉代刘向《说苑.政理》。
【译注】惩罚、奖赏不要发生错误,否则,好的坏的就混乱了。  缪:通“谬”,错误。
季孙问孔子:“如杀无道以就有道,何如?”孔子回答时,说了这话。

【原句】 有功而不赏,则善不劝;有过而不诛,则恶不惧。
—语出汉代刘向《说苑.政理》。
【译注】有功劳而不奖赏,好人就得不到鼓励、促进,有过错而不惩罚,恶人就不害怕。

【原句】赏赐不加于无功,刑罚不施于无罪。
—语出汉代刘向《说苑.政理》。
【译注】赏赐,不奖励没有功劳的人;刑罚,不惩治没有罪恶的人。
武王问太公:“贤君治国何如?”太公谈到赏罚时,说了这话。

【原句】当公法则,不阿亲戚。
—语出汉代刘向《说苑.至公》。
【译注】承担着为国执法的重任,就不能偏袒亲戚。
当:承当。  阿:偏袒。

【原句】爱子弃法,非所以保国也。
—语出汉代刘向《说苑.至公》。
【译注】爱护儿子抛弃国法,不是保护国家的办法。
楚文王进攻邓国,令二子拾菜。二子夺老人畚箕而回。楚文王要杀二子,大夫劝阻,而老人呼天号哭,大喊无道。楚文王见老人时,说了这样的话。

【原句】法正则民慤,罪当则民从。
—语出汉文帝《议除连坐诏》。
【译注】法制公正,老百姓就诚实忠厚;罚当其罪,老百姓就服从。

慤(读缺):诚实,忠厚。  从:顺从,服从。

(“之一”完,“之二”待续)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8-万物皆有灵-马言

记者/主持人:

点击收听

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来到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节目。我是雪莉。。《阅微草堂》是纪晓岚晚年所著。记录的都是他自己耳闻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还是他自己或者他自己经历的。可信度很高。 他的文章风格质朴简淡,自然妙远;本书内容丰富,知识性很强,读来饶有兴味 。

今天雪莉给您讲的是阅微草堂笔记里面关于:

=====

万物皆有灵

福建汀州的,堂前有两棵古老的柏树,是唐代种植的,传说有神灵存在。我视察到达试院的当天,试院官吏禀告我说我应该去拜见古柏。我说树木精灵不害人,承认其存在就可以了,祀典中没有拜树的礼仪,朝廷使者不应当去拜古柏。

古柏躯干高耸,枝叶茂盛,隔着几排房屋都能看见。当天晚上,皓月当空,散步走出门外,沿着台阶走下,仰望古柏,见树梢上有两位红衣人,正在向我躬身施礼,接着就慢慢消失了。当时我急忙召呼幕友出来观看,幕友也看到了两位红衣人。

次日,我来到树前,对两棵古柏各揖一礼,表示答谢,并在祠门镌刻一幅对联:“参天黛色常如此,点首朱衣或是君。”这件事情也是很怪异的。袁子才曾把这事记载于《新齐谐》中,他的记载与事实稍有差异,大概是传闻中的误差。

世间万物皆有灵,这也是真的。

=================

马言

交河有个老儒生名叫及润础,雍正乙卯年去参加乡试,傍晚到达了石门桥。当时,客馆已经住满旅客,只剩了一间小屋,因窗户挨着马槽,没人愿住,及润础也只好将就着住了进去。到了夜间,群马踢跳,难于入睡。夜深人静以后,忽然听到窗外有说话声,再细听, 却是马的说话声。

及润础平常爱看杂书,记得“宋人说部”中有堰下牛语的事(宋人说部也是一部古书,这是其中的一段故事,说的是半夜听到牛说话的事。),知道不是鬼魅,就屏息听下去。听一匹马说:“现在才知道忍受饥饿的苦楚,前生当喂马人时,贪污骗取的草料钱,如今在哪里呢?”另一匹马说:“我们马大多是由喂马的人的,死后才明白,生前一点儿也没有想到,克扣马的口粮,贪为己有。现在就遭受这样的痛苦,真是太可悲了。”众马一听,都伤心地呜咽起来。一马说:“冥间的判决也不很公平,为什么王五就能转生成狗?”一马回答说:“冥间鬼卒曾经说过,王五的妻子和他的两个女儿都很淫荡,把他的钱全都偷去给了她们的情人,这可以抵他的一半罪。”一马插言说:“是这么回事。罪有轻重,姜七转生了一头猪,要受宰割,比起我们马来岂不更苦。”及润础这时忽然忍不住轻声咳嗽了一下,马语立即停止,一切有归于寂静无声。

从这事以后,及润础就经常对人讲这件事,用以告戒喂马的人。其实何止喂马不能克扣马粮,人做任何事,都不能亏待别人,亏待别人就是亏待自己,早晚是要回报到自己身上的。


本文标签:, , , , , , , , ,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上古传奇尧舜禹】(3) 洪荒浩劫

尧的晚年天下暴发大洪水,大洪水几乎是全球性的
尧的晚年天下暴发大,大洪水几乎是全球性的

记者/主持人:转载点击收听

帝尧勤政爱民 人民安康

话说帝尧勤政爱民,经常到城镇乡里明察暗访,了解疾苦。这天他们经过一座无人的荒山,上面有个破破烂烂的茅草屋,里面还住着个女孩子。正好她回来了,叙说了事情的经过。原来这老汉原本也是住在山下村里的,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啊,老汉的妻儿们相继染病过世,只剩下个年幼的女儿与他相依为命。老汉一无所有,就在这荒山上找了个空地,草草搭了个茅草屋带女儿住下,并在后山的无主荒地上,种了些庄稼。两人是衣不蔽体,勉强糊口,过着穷困的生活。女儿渐渐长大了,可是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好在这荒山上也没别人,平时就那么凑合着。谁知道这天帝尧突然驾到,小姑娘一下慌得六神无主,说什么也不肯出来见帝尧。

听罢原委,帝尧长叹一声,说道:“这都是我的错啊!老百姓有难了,居然连帮他们的人都没有,是我没有管理好啊。你们挨饿就是我挨饿,你们受冻就是我受冻,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你们受苦!”从此帝尧工作得更努力了。他重视农业,广纳贤良,命人创建历法,调和阴阳四时,还创建了一支强武有力的军队,使百姓不受外来侵害。而生活穷困的百姓也能够得到必要的援助,使他们在自食其力的基础上,得到最基本的生活保障。

后来有人问一位村口的老农,说你们的帝尧怎么样啊?老农说:“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自给自足,生活安康,这帝尧和我也没啥关系啊。”从这么质朴的回答里,咱们就可以看出帝尧把国家管得有多好了,那么大一个国家,一定会有一个强有力的政府,可这个政府的存在就是为了帮助老百姓,完全没有扰民的情况,这是什么境界啊。要是帝尧穿越到现在来竞选总统,估计就没别人什么事了。

后羿心法高得神弓 受帝尧器重

在帝尧期间啊,还发生过一件特别著名的事情,就是后羿射日。后羿就是咱们上一集讲的,在唐邑除掉吃人的暴走龙“亚雨”的那个大力士羿。羿天生就力大无比,特别喜欢射箭,是个百发百中的神箭手。有一次他遇见一个道人,这道人给了他一把弓。别看这把弓不大,要拉开可不容易,光靠蛮力是不行的。这把弓还有一个特点,只有弓,没有箭,一旦拉开之后,便会有一道白光发射出去,甭管要射的目标在哪里,就算藏在石头后面,也能拐个弯击中。道人传授了羿使用这把弓的心法。实际上这把弓的使用,必须是靠现代人所说的特异功能。而那这个心法的主要原则,就是这个弓的主人必须是个道德特别高尚的人,道人传弓给羿,就是看中他的品行和才能。道人还告诉他,这把弓平时不能随便用,只有在关键时刻派用场。

帝尧和羿在于陶的时候就是好朋友了。帝尧特别爱才,尤其是像羿这样有勇有谋,忠义双全的侠客,平日里对他更是关怀备至,连吃到个特别香的烤红薯,都想着得给他分一半。

天上多九日 后羿欲助帝尧

后来呢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不知道从哪儿跑出来九个大圆球悬挂在天上,和太阳长得是一模一样,要只是模样像也就罢了,就当它是灯笼好了,可是它们不仅长得像太阳,连热量都是一模一样的。这十个太阳一起在天上明晃晃热辣辣,24小时的照着,马上江河枯竭,草木干枯,人也快崩溃了。

帝尧很着急啊,就问羿说,你能不能把那九个多余的太阳给射下来?羿说好啊,可是这十个太阳都长得一模一样,我也分不清谁是盗版哪,万一把那正牌的太阳打下来不坏了?帝尧说没事啊,你只管打,这正牌的是打不下来的。于是羿就带着他的神弓,登上顶,瞄准一个太阳,开弓就射。没射下来,噢,这个大概是正牌吧。又瞄准第二个太阳,还是没射下来,嗯?难道有两个正牌吗?又换了一个太阳,还是没射下来,这十个太阳都射了一遍,一个都没下来。这是怎么回事?

帝尧斋戒祷祭 后羿射日成功

帝尧忧心如焚,就去问仙人赤将子。赤将子告诉他说:“洪崖仙人说啊,要请帝先斋戒,虔诚的祷祭天地祖宗。虽然羿有神箭,德才兼备,但他的德还不足以撼动日月。还须凭仗圣主您的厚德和对天地神灵的精诚啊!”于是帝尧二话不说,沐浴斋戒三日,祭祷天地。之后羿再次来到昆仑山顶,唰唰唰唰,箭无虚发,九个太阳噗通噗通噗通掉进了东海,大地立刻就凉爽了。从此老百姓又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帝尧之时,民谣传唱,“其仁如天,其智如神,如日温心,如云盖地,帝德昭昭,普天同庆……”(插曲:帝尧颂)

(音乐)

世界洪荒 灾情惨重

旁白:在尧的晚年天下暴发大洪水。从洪水的规模和范围来说,尧时期的大洪水几乎是全球性的,整个北半球都被洪水淹没。对于这次大洪水事件,全世界二百五十四个民族有着文字记述或口头传说,而且那些记述和传说都大同小异。《圣经》记载的诺亚大洪水也大概发生在这一时期。从各民族的记载和传说中看,是由于人类道德普遍败坏了,所以神降洪水惩罚人类,只有极少数善良的人得以存活延续。

旁白:这次大洪水应是天降大雨及海水倒灌,其带来的灾难是可怕的。据《山海经》记载,大洪水后许多地区草木不生。大洪水使西方文明几乎被毁灭殆尽,中华文化也受到重创,但有一些文明保留了下来,就使得这一地区的人有着深厚的文化内涵。有人认为尧的大洪水,是两次文明的分界线。确实,我国现存最早典籍之一的《尚书》,“独载尧以来”史事。就是说,中华民族的真正系统的记述开始于尧、舜、禹时代,即大洪水时代。

帝尧忧心水患 天意早定治水人

洪水暴发后,淹良田,毁房屋,大量人畜葬身鱼腹。帝尧问大家,谁可以治理水患啊?前任帝挚的好朋友驩兜,就推荐了共工孔壬。帝尧说:“共工这个人花言巧语,貌似恭谨,实则阴奉阳违,违背天常,怠慢天神,不能重用啊!”可是呢,大司农稷也说现在没有更好的人选,就让孔壬试试吧!帝尧无奈只好让孔壬去治理水患。可是银子花了无数,却造了一大堆豆腐渣工程,不是这决堤,就是那倒灌,最后还是老百姓遭殃。

帝尧就派大司农稷去昆仑山拜访西王母,西王母告诉稷,此次洪水乃天意,是有定数的,包括治水之人、治水时机也有定数,要等二十年后,才能派神禹下去治水,届时水患可彻底平息,到时王母也会帮助治理水患的。

时光流逝,这年是帝尧即位后的第五十周年了。一天,帝尧退朝之后,在后宫卧房独坐,心中忧虑水患,闷闷不乐,心想:“这水患这么厉害,虽然大家都说是天意,急不得,但是我治天下已经五十年了,谁知道还能在位多久呢,还是得物色个贤能之士,继位后把这治水大业继续下去。”

帝尧寻找继位者 使者拜访历山

帝尧清楚自己的儿子丹朱德才不够,难以继承帝位,他就开始注意寻访继承自己帝位的人。这时四岳向帝尧推荐了一个人,叫舜。帝尧想,四岳推荐的人一定是个能人,可是我以前也没听说过这个人呐,还是先调查一下吧。于是帝尧就派人来到舜居住的地方历山,也就是现在浙江绍兴的上虞一带。

使者走到村前,忽然看见前面山上有大片的良田,庄稼长得十分茂盛。只见生机勃勃的田野上有好多小鸟,叽叽喳喳的啄草吃,却不啄苗;还有大象正在拱地,却是只翻土而不伤禾。真是让人惊奇。再看地里有个器宇不凡的小伙子,赶着一头黄牛和一头黑牛正在犁地。这小伙子身材高大,相貌堂堂,虽然衣衫有些褴褛,却是掩不住的勃勃英气。再看这两头牛,屁股上各绑着个簸箕。来人很好奇啊,就上前问这小伙子,说这大象和小鸟都是你驯养的吗?还有那牛,这屁股上为啥要绑个簸箕呀?”

【上古传奇尧舜禹】(1) 洪水滔天 伏羲下世

【上古传奇尧舜禹】(2) 圣王下世开尧天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台湾逍遥游:台北的九份和大稻埕之旅感受台湾的人文气息

记者/主持人:唐韻

**************************************

2017年6月14日 节目时长:12分35秒

点击收听

**************************************

九份是新北市瑞芳区的一个地区,早期因为盛产金矿而兴盛,矿坑挖掘殆尽后一度没落。1990年代后,因电影《悲情城市》于九份取景,九份的独特旧式、坡地及风情透过此片吸引国内外的注目,也为此地区重新带来生机,目前已经成为一个很受欢迎的景点。

“大稻埕”,这个老地名就像北京的“呼家楼”、“灯市口”…一样,大稻埕的意思是“宽阔的晒谷场”;不过大稻埕的崛起与晒谷子无关,而是因为流经大稻埕的“淡水河”。

今天节目中辛恬带您去台湾体会当地的和风情。

=====================

更多信息:

台湾观光局网站: taiwan.net.tw

台湾观光局旧金山分部: itstimefortaiwan

**************************************


本文标签:, , , , , ,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台湾逍遥游:台北的九份和大稻埕之旅感受台湾的人文气息

记者/主持人:唐韻

**************************************

2017年6月14日 时长:12分35秒

点击收听

**************************************

九份是新北市瑞芳区的一个地区,早期因为盛产金矿而兴盛,矿坑挖掘殆尽后一度没落。1990年代后,因电影《悲情城市》于九份取景,九份的独特旧式、坡地及风情透过此片吸引国内外的注目,也为此地区重新带来生机,目前已经成为一个很受欢迎的景点。

“大稻埕”,这个老地名就像北京的“呼家楼”、“灯市口”…一样,大稻埕的意思是“宽阔的晒谷场”;不过大稻埕的崛起与晒谷子无关,而是因为流经大稻埕的“淡水河”。

今天节目中辛恬带您去台湾体会当地的人文和风情。

=====================

更多信息:

台湾观光局网站: taiwan.net.tw

台湾观光局旧金山分部: itstimefortaiwan

**************************************


本文标签:, , , , , ,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