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遭九年冤狱 陕西汉中市杨华女士再被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陕西省汉中市法轮功学员杨华女士讲真相时被汉中市汉台区鑫源派出所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现非法关押在汉台区看守所。同遭绑架的还有汉中市法轮功学员兀亚莉。
杨华女士今年五十四岁,曾因患类风湿性心脏病,无药可治,在生命走向尽头时,修炼法轮大法后绝处逢生。正当小家庭的日子开始红火时,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信仰群体的残酷迫害。这场灭绝政策,导致杨华遭受两年劳教、九年冤狱迫害。正当邻居们盖起多层小洋楼时,她却在狱中备受煎熬,丈夫、女儿奔走、往返于汉中—西安之间,倾尽心血、财力。好不容易,杨华女士重获自由,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却再遭绑架。
二零一五年五月,最高法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政策后,杨华以自己和家人亲身遭受迫害的经历,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以下是杨华在二零一五年六月对恶首江泽民的控告书中讲述的部份事实及理由:
当时三十多岁的我身患几种疾病,特别是类风湿性关节炎最为严重,使身体变形、骨节萎缩,又导致成类风湿性心脏病。几年的治病花光了家里的一切积蓄,还外债累累,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最后导致自己生活不能自理,本来家境就不好,住的还是队上的公房,家里再也负担不起我的药费了。就在我人生最绝望的时候,一九九八年七月我喜得大法,我的命运得到转变,是法轮功救了我的命,我终身难忘。近一年的修炼使我的身心受益匪浅。我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舒服,心中充满了对李老师和法轮大法的感恩。
但这一切很快被江泽民给破坏了。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我多次被汉中市汉台区公安分局警察绑架,非法抄家,被劳教,判刑,遭酷刑折磨,九死一生。家里多次遭到汉中市610、汉台区国保大队和政府的骚扰,家人也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和压力,这十六年来,没有几天安宁日子过。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九日下午一点多钟,我卖菜刚回到家门口就被汉台区国保大队警察马平安,李友治一伙人带走,非法抄家,抢走了所有大法书籍和音像制品,和仅靠卖菜积攒的现金。原因是我向别人讲真相,发放真相资料,被非法绑架,批劳教一年。并以此为由,将迫害扩大到女儿的学校,到开学时不给我女儿报名,别的孩子都上学一个多月了才让女儿入学。年仅十三岁的女儿,承受来自社会、学校、家庭的压力,女儿辍学了。
我在看守所,在管教门全秀的指示下,遭烟民犯黄清等十八人毒打折磨,右胸腔严重受伤,身心受到重创,类风湿性关节炎和类风湿性心脏病又犯了,一天比一天严重,送到劳教所拒收,返回汉台看守所,他们让我家里人交八千元就可以回家,可是家里连一分钱都没有。最后把我一直非法关押到二零零四年一月十八日,看我实在不行了,勒索了一千多元现金才把我放回家。(零三年的一切证据在零八年五月九日非法抄家时让他们全部扯毁了)。我遭绑架时,正是菜农的丰收季节,我起早贪黑、精心育苗、辛苦种植、浇灌的三亩多地的蔬菜全部烂掉在地里,我就是靠种地收入维持一家人的生活,那一年直接经济损失达几万元。
二零零八年五月九日早晨七点零五分,我正在家里打扫卫生,听见有人敲门,就下楼开门,我就被七八个不明身份的人给围住,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就用一个黑胶皮袋子将我的头部套住带走。经过几番周折将我带到汉中市天润宾馆,几天不让睡觉,双手被铐着,晚上通夜刑讯逼供。512地震后又把我转到城固看守所,再转到神农度假村,最后转到汉台看守所。在城固看守所提审时,遭到汉台区公安分局国保科警察裴光明的辱骂和殴打。五月九日,当时家里就我一人在家。他们带走我后,在无家人的情况下,开始非法抄家,整个从一楼到四楼,抢走了大法所有书籍、两部笔记本电脑、多部打印机、切纸刀、刻录机、音像制品、大法真相资料和所有耗材;并且抢走了家里所有的现金、存折和存卡,一分钱也没有给我的家人留下。
等到下午,父女俩回来家里一片狼藉,人、财、物全空,苦不堪言,我的家人根本不知道我在哪儿,找都没有地方。他们抢走了家里的这些东西到今天也没有给一张清单。紧接着就是512大地震,面对天灾的危险家人还要担心我的人身安全。可想而知我的家人是怎么熬过来的。三个月后,我们的村委会主任协同家人才要回那些钱。他们抄家时连同我的房客王平也不放过,抢走了王平的证件(身份证、资格证),干活工具,卡和现金(数字不详),王平被非法拘禁几日,遭刑讯逼供,吃尽了皮肉之苦,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回到家体重不到九十斤。
在汉中市汉台区看守所里,我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和辱骂。等到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三日,由汉中市汉台区法院审判长;晏旭,给我判了九年冤狱。我写了上诉材料又被汉台看守所管教(朱秀梅)扣押。同年九月八日,我被送进陕西省女子监狱。
在监狱里,我受尽了包夹犯的辱骂和殴打,为逼我放弃信仰,每一天的活动范围就是一块地板砖。强制我看一些编造、侮辱、陷害法轮功的造假材料,他们逼迫我诋毁师父和大法,体罚我,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不让与她人说话,动不动就骂,就群打,甚至打的都是一些隐私的地方,让人难以启齿。警察魏晨和杜颖利用犯人张改萍等包夹犯,专管监视和操控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和言论自由。法轮功学员没有说话的地方,就是包夹犯的一个棋子,并且随时面临栽赃陷害,这样可以邀功请赏。干部不听法轮功学员说的真话,却认可包夹犯的每一句假话。她们成为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功臣”。谁不转化就不准和家人见面,停止生活所需要的一切物品,叫包夹整治收拾,几天或几十天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就让人立正站着,大小便都拉到裤子里,还要遭到包夹犯的毒打,直到你妥协承认了江氏邪恶集团栽赃诬陷的一切谎言。也可以说包夹犯就是穿着囚服的警察,可以对法轮功学员为所欲为。这是谁给她们的权利?并且警察魏晨和杜颖她们还到法轮功学员家里骚扰,制造事端,煽动家庭仇恨,迫使家人做她们的帮凶,对大法犯罪。
直到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五日我才结束了冤狱生活。然而至今我连判决书都没有看到!这就是层层执法部门的依法办案。到底是谁在破坏法律实施?
杨华的女儿亲眼看到妈妈修炼法轮功以后整个人身心的变化,也置身其中目睹了惊心动魄的抄家、绑架妈妈的非法行径,经历了十多年思念妈妈的痛苦梦魇。她在证人证言中说:这场迫害结束了,孩子们不再失去爸爸、妈妈,流落街头。法轮功学员就不用讲真相了,生活在中国的人们也象国外一样自由的炼功,安心的工作,快乐的享受生活。她道出了中国千千万万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家中的孩子们的心声!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5/曾遭九年冤狱-陕西汉中市杨华女士再被绑架-350627.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7/05/%e6%9b%be%e9%81%ad%e4%b9%9d%e5%b9%b4%e5%86%a4%e7%8b%b1%e3%80%80%e9%99%95%e8%a5%bf%e6%b1%89%e4%b8%ad%e5%b8%82%e6%9d%a8%e5%8d%8e%e5%a5%b3%e5%a3%ab%e5%86%8d%e8%a2%ab%e7%bb%91%e6%9e%b6/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