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东陵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残酷手段(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综合报道)位于辽宁省沈阳市浑南区(原东陵区)东陵路88号的沈阳东陵监狱,是辽宁省关押和迫害男性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之一。为实现其百分之百的转化目标,监狱采用各种残忍的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肉体和精神上的摧残,强迫他们违心表态放弃信仰。下面的迫害案例只揭露出了法轮功学员在沈阳东陵监狱被迫害的冰山一角。
典型迫害案例
白玉甫:被摧残性灌食、拔趾甲、铁片牙刷抠伤口、坐小板凳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铁岭市四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白玉甫先生以绝食的方式抵制沈阳东陵监狱的迫害。三天后,他被弄到监狱医院,身体被绑在床上,手、脚被狱警用手铐铐在床上;在玉米粥中加入安眠药灌食,监狱让四个犯人倒班,两人一班看着不让白玉甫睡觉,眨眨眼都会挨打。

酷刑演示:固定灌食

七天后,监狱又派四个犯人换掉原来的那四个犯人,狱政科长陈名强和狱侦科长柴光泽对这四个犯人说:“只要不让他睡觉,用什么办法都可以。”然后把牙签发给犯人,并告诉犯人:“干好了给你们减刑”。
二零零九年五月四日,白玉甫脚趾头被扎烂,大脚趾、二脚趾的趾甲全部脱落。五月六日,陈名强指使犯人用铁片、牙刷在白玉甫的伤口处抠;五月八日,白玉甫被折磨的昏死过去;醒来后,又被强迫坐小板凳,从早上五点开始一直坐到晚上九点,嘴里还被灌刚烧开的玉米粥,一个小时再灌一大杯凉水,残酷的折磨持续到五月二十八日。
徐大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冤狱期满十三天含冤离世
二零零一年一月,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徐大为先生被沈阳市和平区公安分局胜利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沈阳市和平区法院诬判八年。八年期间,徐大为先后被劫持到沈阳大北监狱、凌源第一监狱、抚顺第二监狱、沈阳东陵监狱遭受酷刑迫害,如被长期戴手铐脚镣、毒打、上大挂、强行灌食、胶皮管子打、针扎、电棍电击等。在沈阳东陵监狱的两年时间里,他受到的酷刑最为残酷。二零零九年二月三日,冤狱期已满的徐大为已被迫害致精神失常,表情呆板、目光呆滞、遍体鳞伤、骨瘦如柴,连自己的家人都不认识了。

冤狱期满的徐大为

到家后,他蹲在墙角、不敢动、非常恐惧。家人告诉他:“到家了,别害怕。”他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清醒时他说:“东陵监狱太邪恶了,监狱给打针,打能致人精神病的药,强迫吃药。用拳脚打,铐在墙角,打昏死过多次。经常遭严管,关在黑暗的屋子里(小号)。”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六日,回家只有十三天的徐大为,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六岁。
康铁伟:腿骨被打断、牙齿被打掉、被灌烟水泡苍蝇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三日凌晨,本溪市法轮功学员康铁伟先生在家中被绑架;二零零八年七月,康铁伟被本溪市溪湖区法院诬判六年半刑期后,被劫持到沈阳东陵监狱四监区继续迫害;二零一一年六月份,监狱为强行“转化”康铁伟,他的小腿骨被打断、牙齿被打掉,还把打死的苍蝇放到用烟头泡的水里往嘴里灌。

酷刑演示:暴打

郎庆晟:连续两昼夜被固定蹲着、不让睡觉、被毒打致昏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丹东东港市六十二岁的学员法轮功郎庆晟先生被东港市法院秘密诬判六年;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二日,郎庆晟被劫持到沈阳东陵监狱继续迫害。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狱警田坤成将郎庆晟关在一个屋子里,指使几个犯人看着,连续两天两夜将郎庆晟固定在一个地方蹲着不让动,不让睡觉,稍一闭眼就被犯人毒打;两天后,郎庆晟开始昏迷,意识不清、两腿肿胀,血压骤升高达220毫米汞柱。
焦林:遭暴打、“上大挂”、白天黑夜被手铐固定
二零一一年五月三十日,原辽宁凤城增压器厂法轮功学员焦林先生被凤城市法院诬判三年;焦林被劫持到沈阳东陵监狱继续迫害;开始在二监区,遭到四、五个包夹加队长在屋里暴打,好几次都是两个人架着,被打的两头扣一头,打的不行了就送医院;第二监区狱警教导员李荣华、大队长李润滨、副队长严正远还给焦林戴上手铐,固定在固定位置,二十四小时不许挪动,焦林被迫害的身体严重浮肿。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焦林家属去沈阳东陵监狱探望焦林,被折磨的骨瘦如柴的焦林戴着手铐与家属对话。焦林的双手被手铐勒得肿起很粗,走路非常吃力,脚都抬不起来。焦林与家属接见被严密监控,不许随便说话,有一点不符合要求就被阻止。但家属从焦林的身体状况来看,极似被“上大挂”后的结果。(“上大挂”酷刑是将人的四肢固定不能活动。)

酷刑演示:上大挂(抻床)

佟海波:被暴打、拔阴毛、灌尿
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七日,朝阳市法轮功学员佟海波先生被沈阳市和平区法院诬判三年;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七日,佟海波被劫持到沈阳东陵监狱继续迫害;在刚入监一个月(四月二十七日~五月二十日)的时间里,监狱八监区鞠传再(当监区长期间被人举报受贿等多种罪,被免职)操纵一些犯人对佟海波采用非人的手段进行折磨,包括不让睡觉、拔阴毛、灌尿、暴打等残酷手段逼迫他强制转化。
李论:遭牙签扎下体、电击、灌尿、关小号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日,辽阳灯塔市烟台街道文化社区的法轮功学员李论先生被灯塔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抄家,后被灯塔市法院诬判四年;李论被劫持到沈阳东陵监狱八监区继续迫害,狱警指使狱中犯人对李论进行折磨:几天几夜不让他睡觉、犯人用鞋底打他脑袋、用牙签扎小便,李论还被电击、灌尿、关小号等迫害。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王鹏义:脸被打变形了
二零一六年四月,抚顺市法轮功学员王鹏义先生被劫持到沈阳东陵监狱迫害。五月十九日,狱警孙鹏、陈飞等开始“转化”王鹏义,王鹏义就和他们讲道理,两个狱警不听,对王鹏义辱骂,不让王鹏义睡觉。狱警孙鹏拿鞋底儿打王鹏义的脸、脑袋,一下午都没停,打了一阵又一阵,王鹏义被打的迷迷糊糊、精神恍惚,脸都被打变形了、头肿起来老高、眼睛也不看清东西了。

酷刑演示:鞋底打脸

五月二十二日晚上八点三十分,狱警陈飞又对王鹏义毒打,直到凌晨三点才停手。
郑守君:陷冤狱不到两周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六年二月,沈阳市辽中区(原辽中县)法轮功学员郑守君先生遭警察绑架后被劫持到辽中看守所迫害,被辽中区国保大队长李伟等毒打,头部被打成重伤;郑守君被诬判四年,在辽中看守所,他多次以绝食的方式反迫害,遭野蛮灌食。

郑守君

二零零八年八月六日,郑守君被秘密劫持到沈阳东陵监狱继续迫害;八月十九日,东陵监狱狱警打电话让郑守君的家人到“监管医院”见郑守君;家属见到的却是郑守君的遗体;遗体头部肿胀变形,面部淤青,上身赤裸,腹部隆起,下身只穿一条短裤,双手呈用力挣扎、弯曲状。不到两周,年仅四十四岁的郑守君被迫害致死。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5/沈阳东陵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残酷手段(图)-352089.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8/05/%e6%b2%88%e9%98%b3%e4%b8%9c%e9%99%b5%e7%9b%91%e7%8b%b1%e8%bf%ab%e5%ae%b3%e6%b3%95%e8%bd%ae%e5%8a%9f%e5%ad%a6%e5%91%98%e7%9a%84%e6%ae%8b%e9%85%b7%e6%89%8b%e6%ae%b5%ef%bc%88%e5%9b%be%ef%bc%89/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