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命通所见:轮回中的业债

来源:

Image result for site:bannedbook.org 轮回

同修说自己喘不过气来,脖子发紧,勒的难受,感觉心也难受,象裂开了一样。我赶紧和同修一起发正念,同修的情况有所缓解,但是有时还在反复。

一天,我和同修在一起发正念,在发正念中我用功能观察到了同修出现这些症状的原因。

那是在中共建政后,我是部队中的官,没有多少,很粗俗,一副老子是功臣,谁能把我咋地的表情和嘴脸,走路都不好好走。一次我接到命令带着部队去执行秘密任务,因为那里要修建军事工程,工程不能公开,工程所在范围内有一个少数民族的村落,这些人必须得灭口。在夜间杀人时,我看到这些人穿着白色的长袍,殷红的血浸染了他们的白袍。

完成任务后,部队撤退途中,我们在一个小山坳休息,大家都在睡觉,我一点睡意也没有,在闭目养神。突然,我听到了异常的声音,我顺着声音找去,在月光下,看见了我的手下在强奸一个女人,我没有理睬,因为这样的事情多的是,日本士兵这样,苏联士兵在东北也是这样,中共的长官和士兵从上到下都管不好自己的裤腰带。

我转身要走,听到那个女人说:“救我。”我不知道为什么,停了一下,告诉士兵,完事了,带她见我。当这个士兵带着女人出现时,那个女人一下子跪在我脚下,说她是来投奔亲戚的,在一个小土沟睡觉,醒来天黑了,她也不敢走了,结果士兵小便时了她,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求我救她,不要杀她。我问:“你为什么这么请求?”她说:“我知道这样的事情发生后,女人会被杀了灭口。”我问:“你要去哪里?”她说出了村子名称。我一听,正是我们刚刚灭口的村庄。我和手下不由自主的对视了一眼,我俩心知肚明,肯定不能让这个女人到那个村庄去,因为我们执行这样的任务,有许多不成文却通用的潜则,知道如何对上级的命令负责,要保守秘密,杀人是按照需要杀人,如果这个女人活着,秘密会被泄露出去。

我示意手下带走女人,那个女人对我说:“我觉的我在什么地方见过你,对你不陌生。求你一定要救我。”我笑了,说:“以后我一定帮你。”那个女人被带走了,我想:为什么我听了女人的话,觉的这话很熟悉,我这样心里冷酷的人,还会有人熟识我吗?我只是个执行杀人任务的工具而已。

我继续躺下,还是在闭目养神,突然,我仿佛听见了女人的惨叫,杀人不眨眼的我,居然眨了一下眼睛。不知过了多久,我闻到了空气中飘来一股气味,我激灵一下起来,找到士兵,发现他不但把女人杀了,还用刀把女人的心剜了出来。他用油纸把心脏包好,说回去后把心脏抹点盐,用火烤着吃。这件事发生在1964年。我和士兵后来又参加了对外的战争,在七十年代初都悲惨的死在了战场。

在功能状态中我知道,那个女人被掐的昏过去了,士兵摘她心脏时,在剧烈的疼痛中,女人苏醒了,觉的心脏很疼,她的意识因为痛感而格外清醒,那种的感觉深深的印在她的脑海中,她在清醒中痛苦的死去。

今世,我、士兵、那个女人又都中国法轮大法开传后,都成为法轮大法弟子。作为一个常人来说,人前生的感觉会出现,是因为这个感觉在生命中有烙印。作为修炼人,以前的记忆也会返出来。那位女人转生的同修上一世死前的记忆这几年开始往外返,总觉的脖子发干、勒的难受,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不敢穿高领的衣服。这几天心又难受起来,心疼,象要死了的感觉。

杀人的那个士兵,从那以后开始得病,皮肤发痒、疼痛,红起一片,上面有许多的小疙瘩。他的长官,我,也出现了这个症状,比他略轻些。因为这个,我俩有时一起去看病。有一次,这个士兵对我说:“我杀死的那个女人,身上好象就有,手摸上去剌剌疤疤的,是不是把我传染了?”我骂他:“尽扯蛋,老子没做那事,怎么也起一堆疙瘩,是你把我传染啦?”

无知中的我们,不知道自己在遭恶报,那个女人死了后,在另外空间她的怨恨、造成她痛苦的业力,就源源不断的在往我俩身上来。

在写这篇文章的当天,我身体突然发热,从后脖颈到后背及右肩,皮肤发红,痒痛伴着灼烧感,上面出现了许许多多的小疙瘩。我知道这是业力这种在往外返,我知道这是李洪志师父已经替我消去很多后,所剩下来的不多的业力所表现出来的东西,尽管很不舒服,我并不担心。

在第二天的打坐中,我看见那块皮肤出现了极小极小的象业力团一样的东西,不一会上面出现了许多的文字,这些文字在记述我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记载了我以往所做的恶。我想:我的前世,乃至久远的时期,究竟积攒了多少这样的业力?在这一世,我从小就有皮肤病。同修得法前也有皮肤病,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好了。士兵转生而来的同修B在修炼后也返出了严重的皮肤病。

人的生命在轮回中,生生世世都在造业。这些业力都在跟着人。生生世世都会有难忘的记忆,可能会有一些承诺,不管你是否知道,这些东西都在跟着你,如影随形。

同修曾经悲惨的死去,她的记忆中有个我,而我苏醒后的记忆中,想起了她。往事并不如烟,并不飘散,因缘际合,我们相逢在红尘深处。经历过的那一切,谁能清晰记得?那一句“以后我一定帮你”,这无意中说出的话语,使这一世同修在难受过关的时候,经常想到我,而我也一定会去帮忙。今生果报,前世有因,此言不虚。许许多多关于身体难受的记忆,从古到今,都可以找到原因吧。

我知道我和同修在历史上有过许多次的善缘,一路走来,互相扶持。却不曾料想有恶缘出现。

皮肤上的这种痒痛又蔓延到左肩、胸前和耳后,没有影响我正常的工作、生活,只是有些不舒服。我从镜子中看见耳后皮肤发黑,用手指去挠,有挠在鳞片和贝壳上的感觉。我问同修:“我耳后是不是很黑?”同修说:“和正常皮肤一样呀,你是不是天目看到的?”从出现这种情况到症状消失,用了一周的时间在生活中,我们会不舒服,不顺心,这都是有原因的。幸运的是我们修炼了法轮大法,在修炼中,乱世怨渊在法中都会得到善解。

在上一世打开的记忆中,我还深刻领略了中共的长官与士兵有多么邪恶,他们的价值观是崩溃的,他们秉承的是中共恶魔的杀人、吃人的邪劲,是长着野蛮筋骨的怪兽,是受控于中共这只红色恶魔的。看看《九评共产党》,就知道中共有多邪恶,它麾下的士兵多么邪性。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Advertisements

宿命通所见:轮回中的业债

来源:

Image result for site:bannedbook.org 轮回

同修说自己喘不过气来,脖子发紧,勒的难受,感觉心也难受,象裂开了一样。我赶紧和同修一起发正念,同修的情况有所缓解,但是有时还在反复。

一天,我和同修在一起发正念,在发正念中我用功能观察到了同修出现这些症状的原因。

那是在中共建政后,我是部队中的官,没有多少,很粗俗,一副老子是功臣,谁能把我咋地的表情和嘴脸,走路都不好好走。一次我接到命令带着部队去执行秘密任务,因为那里要修建军事工程,工程不能公开,工程所在范围内有一个少数民族的村落,这些人必须得灭口。在夜间杀人时,我看到这些人穿着白色的长袍,殷红的血浸染了他们的白袍。

完成任务后,部队撤退途中,我们在一个小山坳休息,大家都在睡觉,我一点睡意也没有,在闭目养神。突然,我听到了异常的声音,我顺着声音找去,在月光下,看见了我的手下在强奸一个女人,我没有理睬,因为这样的事情多的是,日本士兵这样,苏联士兵在东北也是这样,中共的长官和士兵从上到下都管不好自己的裤腰带。

我转身要走,听到那个女人说:“救我。”我不知道为什么,停了一下,告诉士兵,完事了,带她见我。当这个士兵带着女人出现时,那个女人一下子跪在我脚下,说她是来投奔亲戚的,在一个小土沟睡觉,醒来天黑了,她也不敢走了,结果士兵小便时了她,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求我救她,不要杀她。我问:“你为什么这么请求?”她说:“我知道这样的事情发生后,女人会被杀了灭口。”我问:“你要去哪里?”她说出了村子名称。我一听,正是我们刚刚灭口的村庄。我和手下不由自主的对视了一眼,我俩心知肚明,肯定不能让这个女人到那个村庄去,因为我们执行这样的任务,有许多不成文却通用的潜则,知道如何对上级的命令负责,要保守秘密,杀人是按照需要杀人,如果这个女人活着,秘密会被泄露出去。

我示意手下带走女人,那个女人对我说:“我觉的我在什么地方见过你,对你不陌生。求你一定要救我。”我笑了,说:“以后我一定帮你。”那个女人被带走了,我想:为什么我听了女人的话,觉的这话很熟悉,我这样心里冷酷的人,还会有人熟识我吗?我只是个执行杀人任务的工具而已。

我继续躺下,还是在闭目养神,突然,我仿佛听见了女人的惨叫,杀人不眨眼的我,居然眨了一下眼睛。不知过了多久,我闻到了空气中飘来一股气味,我激灵一下起来,找到士兵,发现他不但把女人杀了,还用刀把女人的心剜了出来。他用油纸把心脏包好,说回去后把心脏抹点盐,用火烤着吃。这件事发生在1964年。我和士兵后来又参加了对外的战争,在七十年代初都悲惨的死在了战场。

在功能状态中我知道,那个女人被掐的昏过去了,士兵摘她心脏时,在剧烈的疼痛中,女人苏醒了,觉的心脏很疼,她的意识因为痛感而格外清醒,那种的感觉深深的印在她的脑海中,她在清醒中痛苦的死去。

今世,我、士兵、那个女人又都中国法轮大法开传后,都成为法轮大法弟子。作为一个常人来说,人前生的感觉会出现,是因为这个感觉在生命中有烙印。作为修炼人,以前的记忆也会返出来。那位女人转生的同修上一世死前的记忆这几年开始往外返,总觉的脖子发干、勒的难受,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不敢穿高领的衣服。这几天心又难受起来,心疼,象要死了的感觉。

杀人的那个士兵,从那以后开始得病,皮肤发痒、疼痛,红起一片,上面有许多的小疙瘩。他的长官,我,也出现了这个症状,比他略轻些。因为这个,我俩有时一起去看病。有一次,这个士兵对我说:“我杀死的那个女人,身上好象就有,手摸上去剌剌疤疤的,是不是把我传染了?”我骂他:“尽扯蛋,老子没做那事,怎么也起一堆疙瘩,是你把我传染啦?”

无知中的我们,不知道自己在遭恶报,那个女人死了后,在另外空间她的怨恨、造成她痛苦的业力,就源源不断的在往我俩身上来。

在写这篇文章的当天,我身体突然发热,从后脖颈到后背及右肩,皮肤发红,痒痛伴着灼烧感,上面出现了许许多多的小疙瘩。我知道这是业力这种在往外返,我知道这是李洪志师父已经替我消去很多后,所剩下来的不多的业力所表现出来的东西,尽管很不舒服,我并不担心。

在第二天的打坐中,我看见那块皮肤出现了极小极小的象业力团一样的东西,不一会上面出现了许多的文字,这些文字在记述我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记载了我以往所做的恶。我想:我的前世,乃至久远的时期,究竟积攒了多少这样的业力?在这一世,我从小就有皮肤病。同修得法前也有皮肤病,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好了。士兵转生而来的同修B在修炼后也返出了严重的皮肤病。

人的生命在轮回中,生生世世都在造业。这些业力都在跟着人。生生世世都会有难忘的记忆,可能会有一些承诺,不管你是否知道,这些东西都在跟着你,如影随形。

同修曾经悲惨的死去,她的记忆中有个我,而我苏醒后的记忆中,想起了她。往事并不如烟,并不飘散,因缘际合,我们相逢在红尘深处。经历过的那一切,谁能清晰记得?那一句“以后我一定帮你”,这无意中说出的话语,使这一世同修在难受过关的时候,经常想到我,而我也一定会去帮忙。今生果报,前世有因,此言不虚。许许多多关于身体难受的记忆,从古到今,都可以找到原因吧。

我知道我和同修在历史上有过许多次的善缘,一路走来,互相扶持。却不曾料想有恶缘出现。

皮肤上的这种痒痛又蔓延到左肩、胸前和耳后,没有影响我正常的工作、生活,只是有些不舒服。我从镜子中看见耳后皮肤发黑,用手指去挠,有挠在鳞片和贝壳上的感觉。我问同修:“我耳后是不是很黑?”同修说:“和正常皮肤一样呀,你是不是天目看到的?”从出现这种情况到症状消失,用了一周的时间在生活中,我们会不舒服,不顺心,这都是有原因的。幸运的是我们修炼了法轮大法,在修炼中,乱世怨渊在法中都会得到善解。

在上一世打开的记忆中,我还深刻领略了中共的长官与士兵有多么邪恶,他们的价值观是崩溃的,他们秉承的是中共恶魔的杀人、吃人的邪劲,是长着野蛮筋骨的怪兽,是受控于中共这只红色恶魔的。看看《九评共产党》,就知道中共有多邪恶,它麾下的士兵多么邪性。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27-卫河船夫-乩仙卧虎山人

记者/主持人:雪莉

 

完整版

点击收听

无开头版

点击收听

听众您好!欢迎您来到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节目。我是雪莉。《阅微草堂》是纪晓岚晚年所著。记录的都是他自己耳闻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还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经历的。可信性很高。 他的文章风格质朴简淡,自然妙远;本书内容丰富,知识性很强,读来饶有兴味 。 今天我要给您讲的是阅微草堂笔记里关于:

==

卫河船夫

先太夫人讲的:说沧州有个姓田的轿夫,他母亲得了水臌病, 眼看就要死了。 听说景和镇有一个医生有特效药,可以治这个病。 景和镇离轿夫的家相距一百多里。于是第二天天还没亮他就启程一路狂奔往景和镇而去,亏得是平时做轿夫,练就的飞毛腿。 买药而回又是一路狂奔,那时天才刚有点黑,跑到卫河边时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了。

到卫河要上渡船过河, 可是那天却赶上河水暴涨,水势汹汹, 没有船家敢渡他过河。这轿夫心急如焚, 没有办法,不由得仰头对天大声哭嚎 ,泪随声下。大伙虽然都很同情他, 可也都没有办法。没人敢渡他。

哭喊之际, 忽然有一个摆渡的船夫解开自己的船的缆绳,嘴里呼喊着:

“如果真的有神, 有天理, 这个人如此孝心,就不会淹死。 来来,我渡你过去 。”

奋然开船,鼓起风帆,横冲白浪而行。只是一弹指的功夫,就到达了东岸。周围看着的人们都不禁合掌高诵佛号,感戴神灵。

先父姚安公说:“ 这个船夫对神佛的信仰之笃定超过了大儒者啊。 ”

平日都说信奉神佛,但遇到事情才可以看出来是否真信 哪。

===============

乩仙卧虎山人

田白岩家扶乩,降临的乩仙自称是卧虎山人。 大家都烧香拜祷Dǎo,唯独一个狂放的后生倚着茶几斜着身子坐着, 说:

“走江湖的术士,练熟了手法,不过戏弄人罢了,哪有天天任人召唤的?”

话刚落音,就见乩坛上写出了一首诗 :“鹈鹕惊秋不住啼,章台回首柳萋萋。花开有约肠空断,云散无踪梦亦迷。小立偷弹金屈戌 ,半酣笑劝玉东西。琵琶还似当年否,为问浔阳估客妻。”

狂生看后大惊,不觉得就双膝弯了下拜(禁不住屈膝下拜) 。原来这首诗是他几天前写了偷偷地寄给过去相交的妓女的,并没有存下底稿。

卧虎山人又下判词道:“这首诗幸亏没有寄到,寄到的话将又出现第二个步飞烟了

(步非烟是唐代传奇小说中的一个, 为情而死) 。

判词还写道:“这个女子既然已经从良 ,你这样做就是勾引良家妇女。白居易只不过是写了一个寓言, 你却要付诸实践, 来真格的吗? 历来所传的风流佳话,大多都是下地狱的根源。昨天我偶然看见阴间冥官记录籍册,就记了下来。业海滔滔,回头是岸,山人多嘴,实在是出于一番苦心,先生不要怪我多 言吧。”

狂生瞠目呆立几案旁,面无人色。后来过了一年多就死了。

我见过的乩仙,只有这位不谈人的吉凶祸福,而只是喜欢劝人改过向善,是灵鬼中的耿直之士吧。先父姚安公一直讨厌乱祭祀,不管是谁都拜。 唯独遇到这位乩仙,则一定会恭敬的作个长揖,

说:“这样方正严格,即使是鬼也值得尊敬。”

纪晓岚 阅微草堂笔记


本文标签:, , , ,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27-卫河船夫-乩仙卧虎山人

记者/主持人:雪莉

 

完整版

点击收听

无开头版

点击收听

听众您好!欢迎您来到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节目。我是雪莉。《阅微草堂》是纪晓岚晚年所著。记录的都是他自己耳闻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还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经历的。可信性很高。 他的文章风格质朴简淡,自然妙远;本书内容丰富,知识性很强,读来饶有兴味 。 今天我要给您讲的是阅微草堂笔记里关于:

==

卫河船夫

先太夫人讲的:说沧州有个姓田的轿夫,他母亲得了水臌病, 眼看就要死了。 听说景和镇有一个医生有特效药,可以治这个病。 景和镇离轿夫的家相距一百多里。于是第二天天还没亮他就启程一路狂奔往景和镇而去,亏得是平时做轿夫,练就的飞毛腿。 买药而回又是一路狂奔,那时天才刚有点黑,跑到卫河边时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了。

到卫河要上渡船过河, 可是那天却赶上河水暴涨,水势汹汹, 没有船家敢渡他过河。这轿夫心急如焚, 没有办法,不由得仰头对天大声哭嚎 ,泪随声下。大伙虽然都很同情他, 可也都没有办法。没人敢渡他。

哭喊之际, 忽然有一个摆渡的船夫解开自己的船的缆绳,嘴里呼喊着:

“如果真的有神, 有天理, 这个人如此孝心,就不会淹死。 来来,我渡你过去 。”

奋然开船,鼓起风帆,横冲白浪而行。只是一弹指的功夫,就到达了东岸。周围看着的人们都不禁合掌高诵佛号,感戴神灵。

先父姚安公说:“ 这个船夫对神佛的信仰之笃定超过了大儒者啊。 ”

平日都说信奉神佛,但遇到事情才可以看出来是否真信 哪。

===============

乩仙卧虎山人

田白岩家扶乩,降临的乩仙自称是卧虎山人。 大家都烧香拜祷Dǎo,唯独一个狂放的后生倚着茶几斜着身子坐着, 说:

“走江湖的术士,练熟了手法,不过戏弄人罢了,哪有天天任人召唤的?”

话刚落音,就见乩坛上写出了一首诗 :“鹈鹕惊秋不住啼,章台回首柳萋萋。花开有约肠空断,云散无踪梦亦迷。小立偷弹金屈戌 ,半酣笑劝玉东西。琵琶还似当年否,为问浔阳估客妻。”

狂生看后大惊,不觉得就双膝弯了下拜(禁不住屈膝下拜) 。原来这首诗是他几天前写了偷偷地寄给过去相交的妓女的,并没有存下底稿。

卧虎山人又下判词道:“这首诗幸亏没有寄到,寄到的话将又出现第二个步飞烟了

(步非烟是唐代传奇小说中的一个, 为情而死) 。

判词还写道:“这个女子既然已经从良 ,你这样做就是勾引良家妇女。白居易只不过是写了一个寓言, 你却要付诸实践, 来真格的吗? 历来所传的风流佳话,大多都是下地狱的根源。昨天我偶然看见阴间冥官记录籍册,就记了下来。业海滔滔,回头是岸,山人多嘴,实在是出于一番苦心,先生不要怪我多 言吧。”

狂生瞠目呆立几案旁,面无人色。后来过了一年多就死了。

我见过的乩仙,只有这位不谈人的吉凶祸福,而只是喜欢劝人改过向善,是灵鬼中的耿直之士吧。先父姚安公一直讨厌乱祭祀,不管是谁都拜。 唯独遇到这位乩仙,则一定会恭敬的作个长揖,

说:“这样方正严格,即使是鬼也值得尊敬。”

纪晓岚 阅微草堂笔记


本文标签:, , , ,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中国画创作(《千古英雄人物系列》):张三丰 诸葛孔明(白描)

文:天外客

来源:

1020千古

1020千古英雄人物之张三丰 (局部)

1020千古英雄人物之诸葛孔明

1020千古英雄人物之诸葛孔明 (局部)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冥冥之中有定数: 一生福禄寿 命中早已定

文:陈意

来源:正见网

有人说人生出来都是一样的,一生的都是后天努力,或者是遇到什麽的结果。如果是这样,那有人出生在地区、有人出生在富贵人家;有人生出来就缺衣少食,有人生出来就吃穿不尽呢?那时候他们还都是孩子,他们又是如何努力争取的呢?再说机遇,为什么都是大学毕业,甲当了大官而乙还在边疆吃苦呢?怎么机遇都让甲碰上了而与乙却一点无缘呢?其实,一个人生出来,他一生命运就已经定好了,过去要讲宿命论可能会说是迷信,其实人的一生富贵贫贱、福禄寿数真是已经定好的,有宿命通功能的人能说出一个人的一生。君不信,且听我给你讲讲历史上的几件事情:

《定命录》中有这样一段记载,唐朝武则天当皇帝时,崔元综任宰相。令史奚三儿对他说:“您从现在六十天以内,要被流放到南海;六年之中有三次该死,后最终不能死。从这以后,你将更换官职,最后还会官复原职,寿数是一百岁,最终要饿死。”

经过六十天,果然获罪被流放到南海以南。几年后得了一赤痢病长达百日,到了最重的时候非常危险,然而并没有死。幸遇大赦才得到回京的机会。

回京途中,乘船过海时遇到大风浪,船被淹没,一同乘船的人都死了,只有崔元综一个人抱住一块木板,随波漂荡,忽上忽下,漂泊到一个小岛上,被风浪推到芦苇丛里。

但他抱的那木板上有一个大钉子,正好刺到脊背上,扎进身体有几寸深,那带钉的板子在上面压着他,他哪里还有力气,只好在泥水中昼夜忍痛呻吟罢了。这时忽然遇到一船人来到这个岛上,听到呻吟声,就可怜他,把他救起来扶着上了船,并给他止血拔钉,很长才苏醒过来。盘问他的姓名,他说是原来的宰相,众人更可怜他并给他粮食,他只好一路讨饭吃。有一天他正在船上躺着,看见一个穿青绿色衣服的官员,后来认出是他当宰相时的令史。他便招呼他和他说话,那官员又周济给他一些粮食,这样他才回到了京城。

六年以后,选曹司把原宰相情况上奏,则天皇帝下令破格给他官职。等到进宫拜谢那天,他被带到殿堂上问话,因崔元综穿着青绿色的衣服,则天皇帝见到后认出来曾见过,问元综得到什么官职,他就把实情说了。则天下诏给吏部,让他们任命元综为赤尉。又等到进宫拜谢那天,则天又特敕给他御史职务。中宗时,累迁尚书左丞、蒲州刺史。

这年崔元综已经九十九岁了,他的子侄都死了,只有他独身一人,有病卧在床上,唤奴婢拿饭粥,奴婢们欺他年老病重,都笑而不动。崔元综已没有能力责罚他们,感叹气愤之下不吃东西,几天后死了。

有人说机遇,碰到机遇就能当官,其实看你命中有没有,如果没有,即使皇帝想提拔你当官,你还是当不了。

据《太平广记》记载, 唐朝的王显,与有严子陵与汉光武帝那样的童年伙伴的交情。经常扯裤子玩,拿帽子取乐。皇帝还没有显贵时,常常开玩笑说:“王显到老也不会作茧。”等到皇帝登基坐殿时王显前往拜见,趁机上奏说:“我现在可以作茧吗?”帝笑着说:“不知可不可以呀。”于是召王显的三个儿子,都授予五品官职。

王显的官职赶不上他们,请皇帝也授给他官职。皇帝说:“你没有贵相,我并不为你可惜。”王显说:“哪怕早晨当官,晚上就死也满足了。”当时仆射房玄龄说:“陛下您既然同他有老交情,为什么不试试给他官作?”于是皇帝授予王显三品官,又叫人拿来紫袍金带赏给他。当天夜里王显就死了。

王显的机遇应该是没有问题了吧,可是他命中有没有呢?强求的结果就是命丧顷刻。

那么人一生的命运为什么千差万别呢?因果!据《三世因果经》讲:“尔时,阿难陀尊者,在灵山会上,问释迦牟尼佛因果时,佛告阿难言:……是故世间一切男女,贫贱富贵,受苦无穷,享福下贱,皆是前生因果之报。……”

“若问前世因,今生受者是。若问来世果,今生作者是。”从这一点上讲人的一生贫贱富贵都是自己上一世的言行所定,是你自己选择的;而你现在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也都是在选择你自己未来的命运。


本文标签:, , , , , , ,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冥冥之中有定数: 一生福禄寿 命中早已定

文:陈意

来源:正见网

有人说人生出来都是一样的,一生的都是后天努力,或者是遇到什麽的结果。如果是这样,那有人出生在地区、有人出生在富贵人家;有人生出来就缺衣少食,有人生出来就吃穿不尽呢?那时候他们还都是孩子,他们又是如何努力争取的呢?再说机遇,为什么都是大学毕业,甲当了大官而乙还在边疆吃苦呢?怎么机遇都让甲碰上了而与乙却一点无缘呢?其实,一个人生出来,他一生命运就已经定好了,过去要讲宿命论可能会说是迷信,其实人的一生富贵贫贱、福禄寿数真是已经定好的,有宿命通功能的人能说出一个人的一生。君不信,且听我给你讲讲历史上的几件事情:

《定命录》中有这样一段记载,唐朝武则天当皇帝时,崔元综任宰相。令史奚三儿对他说:“您从现在六十天以内,要被流放到南海;六年之中有三次该死,后最终不能死。从这以后,你将更换官职,最后还会官复原职,寿数是一百岁,最终要饿死。”

经过六十天,果然获罪被流放到南海以南。几年后得了一赤痢病长达百日,到了最重的时候非常危险,然而并没有死。幸遇大赦才得到回京的机会。

回京途中,乘船过海时遇到大风浪,船被淹没,一同乘船的人都死了,只有崔元综一个人抱住一块木板,随波漂荡,忽上忽下,漂泊到一个小岛上,被风浪推到芦苇丛里。

但他抱的那木板上有一个大钉子,正好刺到脊背上,扎进身体有几寸深,那带钉的板子在上面压着他,他哪里还有力气,只好在泥水中昼夜忍痛呻吟罢了。这时忽然遇到一船人来到这个岛上,听到呻吟声,就可怜他,把他救起来扶着上了船,并给他止血拔钉,很长才苏醒过来。盘问他的姓名,他说是原来的宰相,众人更可怜他并给他粮食,他只好一路讨饭吃。有一天他正在船上躺着,看见一个穿青绿色衣服的官员,后来认出是他当宰相时的令史。他便招呼他和他说话,那官员又周济给他一些粮食,这样他才回到了京城。

六年以后,选曹司把原宰相情况上奏,则天皇帝下令破格给他官职。等到进宫拜谢那天,他被带到殿堂上问话,因崔元综穿着青绿色的衣服,则天皇帝见到后认出来曾见过,问元综得到什么官职,他就把实情说了。则天下诏给吏部,让他们任命元综为赤尉。又等到进宫拜谢那天,则天又特敕给他御史职务。中宗时,累迁尚书左丞、蒲州刺史。

这年崔元综已经九十九岁了,他的子侄都死了,只有他独身一人,有病卧在床上,唤奴婢拿饭粥,奴婢们欺他年老病重,都笑而不动。崔元综已没有能力责罚他们,感叹气愤之下不吃东西,几天后死了。

有人说机遇,碰到机遇就能当官,其实看你命中有没有,如果没有,即使皇帝想提拔你当官,你还是当不了。

据《太平广记》记载, 唐朝的王显,与有严子陵与汉光武帝那样的童年伙伴的交情。经常扯裤子玩,拿帽子取乐。皇帝还没有显贵时,常常开玩笑说:“王显到老也不会作茧。”等到皇帝登基坐殿时王显前往拜见,趁机上奏说:“我现在可以作茧吗?”帝笑着说:“不知可不可以呀。”于是召王显的三个儿子,都授予五品官职。

王显的官职赶不上他们,请皇帝也授给他官职。皇帝说:“你没有贵相,我并不为你可惜。”王显说:“哪怕早晨当官,晚上就死也满足了。”当时仆射房玄龄说:“陛下您既然同他有老交情,为什么不试试给他官作?”于是皇帝授予王显三品官,又叫人拿来紫袍金带赏给他。当天夜里王显就死了。

王显的机遇应该是没有问题了吧,可是他命中有没有呢?强求的结果就是命丧顷刻。

那么人一生的命运为什么千差万别呢?因果!据《三世因果经》讲:“尔时,阿难陀尊者,在灵山会上,问释迦牟尼佛因果时,佛告阿难言:……是故世间一切男女,贫贱富贵,受苦无穷,享福下贱,皆是前生因果之报。……”

“若问前世因,今生受者是。若问来世果,今生作者是。”从这一点上讲人的一生贫贱富贵都是自己上一世的言行所定,是你自己选择的;而你现在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也都是在选择你自己未来的命运。


本文标签:, , , , , , ,

via 退出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via 两亿中国人三退 via 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 via 大纪元 via 新唐人 via 看中国 via 美国之音 via 移植关怀协会 via 全球审江大联盟 via google+ via 《伪火》 via 真相大聚焦(G+) 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