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河北大厂县人大副主任遭恶报获刑四年半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大厂县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屈振旭,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收受他人钱款共计一百二十九万元,被“双开”。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八日,河北省涿州市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屈振旭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二十万元。
屈振旭被判刑表面上是贪腐,实际是因他参与迫害法轮功遭了恶报。二零零八年至二零一六年,屈振旭任大厂镇镇长、邪党书记期间,尤其是二零零八年和二零一二年,大厂镇辖区法轮功学员受到严重的迫害。
据明慧网报道,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三日,大厂镇派出所安利军、刘军、郝晶磊等警察分别非法抓捕了法轮功学员刘秀香、牛连江、于景华,这三名法轮功学员当即被抄家,大法书、MP3、电脑等私人物品都被抢走,当晚他们都被送进大厂县看守所迫害。农历年腊月二十八,在家属亲人的强烈抗议下,在勒索三位法轮功学员家属两万元后,才让三位法轮功学员回家。
二零零八年农历大年后,牛连江又被抓捕到廊坊洗脑班迫害。回家后,由于长期的恐惧,担惊受怕,精神高度紧张、抑郁,不敢再炼法轮功,约于二零一二年病故。
二零零八年四月份,大厂县国保大队警察吴朝亮,与大厂镇派出所所长马岩,带领安利军等三、四十个警察,出动五、六辆警车闯入于景华家,强行把于景华装进警车,带到廊坊洗脑班迫害三个多月。在让于景华回家之前,大厂镇派出所警察三番五次到他家里想抓捕他的妻子成玉琪,均未得逞。
同年,县医院的医生郭大静和妇联退休的韩秀荣老人也分别被强行带到廊坊洗脑班,非法拘禁、迫害二到四个多月。
更多的大厂镇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不准进京、恐吓、蹲坑、进家中乱翻、或打电话骚扰等等。给法轮功学员、家人、亲朋及街坊邻居,造成极大精神压力和恐惧。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五日,法轮功学员大厂镇西马庄村的丁桂丽、大厂镇袁庄村丁楠(丁桂丽妹妹)、大厂镇居民丁丽丽(丁桂丽妹妹),同时被大厂镇派出所警察劫持到廊坊洗脑班迫害两个月,丁桂丽、丁楠被非法劳教迫害。
二零一三年,大厂县食品厂职工法轮功学员王凤玉,大厂镇前丞相村人,被劫持到廊坊洗脑班迫害,家中剩下半身不遂的丈夫无人照顾。
屈振旭作为大厂镇官员,对在其任期内所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夏垫镇原书记、镇长受到行政撤职处分
二零一七年六月九日,河北大厂县夏垫镇原书记、镇长海兴中因违规设置账外资金一百五十二万余元,受到严重警告、行政撤职处分。
据查,海兴中是在任大厂县夏垫镇书记、镇长期间,二零零九年至二零一二年,从事这些非法事情的。与此事相关的还有,夏垫镇原邪党书记张少杰也同时到体制内严重警告处分。从表面看,海兴中等是因设置账外资金等问题被撤职,实则是因他参与迫害法轮功遭了报应。
据明慧网报道,二零一一年五月份,夏垫镇小定福村法轮功学员朱凤成,被夏垫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廊坊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一日上午十一点多钟,夏垫镇派出所警察,把正在集市做生意的夏垫镇东小屯村法轮功学员王玉贞绑架到廊坊洗脑班迫害。两个多月后的八月二十日,王玉贞被非法劳教。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五日,夏垫镇派出所警察闯入夏垫镇北王庄村轮功学员丁桂伶家、张文胜家,将丁桂伶、张文胜、张文胜妻子符玉波绑架到廊坊洗脑班迫害,警察还绑架了丁桂伶不修炼的儿子和女儿。恶警在敲诈了丁桂伶家人数目不菲的钱以后,才放了丁桂伶的儿女。丁桂伶、张文胜、符玉波被廊坊洗脑班迫害两个多月,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日,三人被非法劳教。符玉波被劫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迫害,因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
二零零七年二月七日晚,夏垫镇东小屯村法轮功学员李宝云、杜贺珍一起到夏垫镇北坞村发、贴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人举报,被夏垫镇派出所恶警绑架,后送到廊坊洗脑班迫害。
罪与罚相随,从明慧网的报道中不难看出,二零一一年、二零一二年夏垫镇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受到迫害是比较严重的。这些罪恶的发生,身为镇长、书记的海兴中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参与迫害、诬蔑大法 司法局长儿子成了植物人
齐玉峰,男,汉族,六十五岁左右,河北省大厂县夏垫镇北甲各庄村人,积极追随江氏集团参与迫害法轮功。齐玉峰任大厂县司法局长期间,仅二零零零年前后,大厂县有王丽珠、刘力、霍秀兰、陈凤良、赵来芹、三河市的厉永莲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贾翠荣、张秀兰、高天颂等几十人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迫害。齐玉峰的妻子孙秀敏曾任大厂县国税局副局长,大法弟子给她讲真相不但不听,还尽说些污言秽语,诬蔑诽谤大法。
二零一零年左右,齐玉峰和儿子齐志明在吃饭时误喝了用于外敷的药酒,齐玉峰经医院抢救没有大问题,可是他唯一的儿子,三十五、六岁的齐志明深度中毒,成了植物人。
参与迫害 漫兴营村书记、村主任均遭恶报
温福来,男,一九四八年出生,河北省大厂县漫兴营村人。一九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时,温福来任漫兴营村邪党书记,温福来被裹挟参与迫害,在村里或到乡里看着大法弟子,不许大法弟子外出或进京上访。现在患小脑萎缩已有三年了,生活不能自理。
张保庆,男,一九四九年出生,河北省大厂县漫兴营村人。一九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时,张保庆正是漫兴营村主任,积极参与迫害,拦截大法弟子进京上访,极力反对大法,大法弟子反复讲真相好言相劝,他都不听。二零一五年七月份,刚放暑假三天,张保庆十六岁的孙子与几个小伙伴在本县大马庄村窑坑里洗澡,别的孩子都没事,只有他的孙子不幸溺水而亡。
心无善念 村民刘德顺为自己招灾惹祸
刘德顺,男,六十八、九岁,河北省大厂县西彭府村人,邪党党员。刘德顺仇视大法,大法弟子给其讲真相,告诉他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已有几千人了,刘德顺心无善念,狠毒的说:“中国这么多人,死几千,还算个事!”大法弟子说:“这些事要是发生在您家人身上呢?”刘德顺:“不可能摊我家人身上!”
可是,几年后,刘德顺的儿子刘亚军在本县公安局当警察,已有一个六岁的女儿,全家人特别想要个孙子。刘德顺的儿媳怀孕快七个月时,突然流产了。而且已经能辨别出是个男婴了。刘德顺全家及其亲家人心疼的痛哭流涕。
反对大法、仇视佛法,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真的是给自己及家人招灾惹祸。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大厂县更多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的情况没有被及时揭示出来。望知情者提供更多消息。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22/原河北大厂县人大副主任遭恶报获刑四年半-352797.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8/22/%e5%8e%9f%e6%b2%b3%e5%8c%97%e5%a4%a7%e5%8e%82%e5%8e%bf%e4%ba%ba%e5%a4%a7%e5%89%af%e4%b8%bb%e4%bb%bb%e9%81%ad%e6%81%b6%e6%8a%a5%e8%8e%b7%e5%88%91%e5%9b%9b%e5%b9%b4%e5%8d%8a/

成都李新春女士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二日】按:五十岁出头的成都地区普通农家妇女李新春,一九九七年九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为法轮功上访遭迫害,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四年。以下是她自述被迫害的经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一手发起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我决定要到北京上訪,去向国家领导人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还我师父清白。
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五日,我和本地几位学员几经周折到了北京。到了北京听说国务院信访办和人大信访办已被公安接管,一去就要被抓,我们只有到天安门广场上去炼功证实大法。可是刚一炼功就被广场的便衣警察抓上警车,把我们拉到很远不知什么地方,那里关押了很多上访的同修。
我被警察审问,来北京干啥?我说为法轮功讨公道。大法使我得到重生,使我身心健康。要求政府还我们师父的清白,给我们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第二天我们本地公安将我们送上火车,强行戴上手铐。车里的很多人来围观,我们就给他们讲法轮功的真相,听后好多人都跟警察说,她们不是坏人,不应该给她们戴手铐。后来我们被送到拘留所关押。关押期间我们给所长讲真相,他说法轮功好你们就在家炼,上京就是与政府作对。看来警察明真相也不敢声张正义。我们被关押十五天后放回家了。
刚回家,丈夫以此为由向我提出离婚,在这种恐怖的形势下,他也承受不了,为他着想,我也就同意了。派出所的警察、镇长、武装部长,还有其他人三天两头到家骚扰,威吓我放弃修炼。我在这种强大的压力之下,我迫不得已离家出走,流离失所在外。二零零零年十月,我在郫县做真相资料,又被警察非法抓捕,关押在看守所。我又以绝食抗议,他们叫犯人给我灌食,用铁器撬嘴,嘴里撬出了血,牙也撬松了,因我不配合她们,灌不进去,也就算了。绝食了十八天后,十一月份将我送回本地看守所,给我戴上手铐脚铐关押了近八个月,直到二零零一年四月被当地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劳改,送龙泉女子监狱非法关押。
在龙泉女子监狱里面,我给警察、犯人讲法轮功的真相,大法多么美好,她们不但不听,还要骂我们师父、骂大法。我说你们不听就算了,骂我师父、骂大法会遭报应的。在这黑窝里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十点,有时还要加班到十二点长时间服劳役折磨我们。直到二零零四年刑满回家。我的身心遭到了极大的摧残。
为让世人了解法轮功的真相,我在外散大法真相资料。于二零零四年四月我被抓,被绑架到江油看守所关押。警察将我衣服扒光,逼我报姓名、家庭住址,不说就不给衣服穿,我一直不配合。
第二天又抓了一个同修关进来,同修见此情况通知她家人给她送衣服,后来她就把身上穿的衣服脱给了我。我以绝食抗议迫害,他们指使杂犯给我灌食,我不配合,她们灌不进,没办法。我绝食一个月,他们看到我已虚弱得快不行了,怕我死在他们里面就决定放我。给我衣服穿的同修又把她仅有的一百元给我藏在衣边里,支持我逃离邪恶黑窝。
五月十二日下午六点一个警察来搜我身,然后就把瘦得皮包骨的我放了。他们还派有两个警察开车跟踪我,我发现了,我就顺火车道走,他们无法开车跟踪就走路跟我。趁他们不防,我钻进路边一棵大树后的草丛中躲起来。他们突然不见我,也懒得寻我就返回去了。
我在草丛里躲到天黑,出来走到火车站乘车到了成都。到了成都也不敢回家,只好又找到流离失所的同修在一起住。和同修一起学法炼功,我很快身体就恢复了。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22/成都李新春女士遭受的迫害-352782.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8/22/%e6%88%90%e9%83%bd%e6%9d%8e%e6%96%b0%e6%98%a5%e5%a5%b3%e5%a3%ab%e9%81%ad%e5%8f%97%e7%9a%84%e8%bf%ab%e5%ae%b3/

六年的迫害 六年的坚持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福建报道)福建省福州市法轮大法修炼者左福生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九日被绑架,十六个月后,被诬判六年。在福建省福清监狱,左福生凭着对法轮大法的坚定正信,闯过了从精神到肉体的一轮轮迫害,于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八日堂堂正正走出监狱。
被非法抓捕、提审
左福生原是福州铁路房管生活段的一名干部。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九日上午八点三十分左右,正在上班的左福生,在单位办公室被福州市国保支队八、九名警察强行带走。警察同时非法搜查了办公室,在搜查左福生住所时也不让本人在场,并说如果左福生配合,可以让和年近八旬的母亲见上一面,左福生拒绝了在搜查证签字。后被带走且被非法关押在福州市第一看守所。
之后,左福生多次被非法提审。面对国保警察恶意构陷,左福声明确表示只谈法轮功真相,其它的一句不谈,不回应、不签字,整个过程“零口供”。有一次,大约是二零一一年三月前后,左福生被国保警察劫持到看守所内一处非常规提审的地方。与常规提审室不同的是,那个地方给坐的椅子是戴手铐的铁椅,和警察之间没有隔墙,警察可以随意接触。在此之前看守所为了以防意外避免承担责任,由两名医生给左福生做了一次健康检查。由医生及当事人签字证明左福生健康状态良好,将证明交给国保警察,知情人都知道这次非法提审明显带有恐吓性质,左福生在他们开场白之后。讲述了法轮功真相,然后以沉默予以回应。他们摆出了恐吓架势,无奈之下也只好草草收场。之后有警察说,带人绑架左福生后、负责此案的是福州市公安局一处一名处长。
阻挠律师无罪辩护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一位来自重庆的律师到看守所会见左福生,律师当时决定为左福生做无罪辩护。这次会见之后左福生再没有得到这个律师的音信。二零一二年初,两位北京律师到看守所会见左福生。他们告诉左福生那位重庆的律师因为要为左福生做无罪辩护而承受极大的压力,最后被迫放弃代理他的案件。左福生的年近八旬的老母亲和妹妹左秀云又帮左福生请了这两位北京律师。这两位律师却被国保等人百般刁难,阻挠他们会见左福生。左秀云写信向福建省检察院反映此事后,律师才得以会见左福生。
左福生的妹妹左秀云为左福生申冤,控告冤案的相关责任人而遭报复,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中旬也被非法抓捕。左秀云一直绝食反迫害,一度生命垂危。左福生为此分别致信时任省委书记孙春兰和省长苏树林(以挂号信寄出),叙述了妹妹左秀云因绝食两个月生命垂危,希望能尊重“生命重于泰山”这一人类的普世价值,要求尽快释放左秀云。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遭非法庭审和诬判
被非法关押了一年一个多月后,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四日,福州市仓山区法院非法庭审左福生。那天早上天刚亮左福生就被叫醒了。他被反铐着,套着黑布头套推上停在看守所的第一道和第二道门间一辆警车上。大约二个小时后,八时左右,警车开动了。从福州第一看守所至仓山区金山法院路程大约十公里多,正值上班高峰时,一路上警笛长鸣,一路绿灯,而且每个路口都有警察站岗,车队始终保持三部警车。警车从位于晋安区的福州市第一看守所出发,到仓山区法院,每个区都要换一部开路的警车。车上有法警戏说部长才有这样的“待遇”。到了仓山区金山法院,法警谈话中当着左福生的面说院子里还有一车的特警。他们摆出这样的阵势无非就是为了制造紧张空气对左福生施加压力,所谓审判长陈雄见到左福生后递上一瓶矿泉水,道出了他们的真实想法:“配合一下”。
当天非法庭审的审判长是当时仓山区法院刑庭庭长陈雄。开庭前陈雄来过见左福生,态度客气,却要求左福生在庭上配合他。开庭时,旁听席坐的满满的,但都是左福生陌生的面孔。只有一个亲人,左福生的母亲,被远远的安排,坐在旁听席最后一排,而要求参加旁听的其他亲友却遭拒绝。
庭上左福生和律师都做了无罪辩护。左福生从公诉人提出的所谓证据漏洞百出、无法自圆其说,形成不了证据链,以及即使这些所谓的证据存在也不触犯法律,讲清法轮功真相也是公民的权利,这两个方面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左福生和律师发言的时候,整个法庭静静的听着。
非法开庭后一周左右,法官蔡文建和一男性检察官等三人到看守所见左福生。他们说,根据最新中央文件,只要左福生认罪,就可以以缓刑的方式现在就让他回家。他们问左福生想不想回家,说是为了他好,要他认罪,同时他们拿出“文件”指着其中一条说,这条适合你,左福生拒绝了他们的要求,冷静的说:“你们不是为了我好,是为了你们自己好。你们把无罪的人判为有罪,是你们犯了罪。你们让我认罪,不过是为了推卸掩盖你们的罪行而已,所以说你们是为你们自己好罢了”他们听完后不悦的离去了。
没过多久,左福生再次被劫持到仓山区法院,这次没有律师,也没有家属,也没有旁听的人,蔡文建法官对着左福生一个人宣读了所谓的判决书,对他非法判刑六年。
左福生上诉。二审维持非法原判。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五日,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年七个月后,左福生被劫持到福清监狱非法关押。
“攻坚组”的强制洗脑迫害
福清监狱“攻坚组”是专门迫害监狱内法轮功学员的机构,其工作就是用各种手段逼迫这些法轮功学员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所谓的“转化”)。共五个狱警,邱庆学、何方、黄奕橄、陈志明和朱信斌,在福清监狱相对独立,和省女子监狱同机构一样,直接听命于福建省监狱管理局教育处副处长冯宁生。
“攻坚组”曾经一度设在“高危监区”内。“高危监区”是专门惩罚关押在监狱内再次犯罪和打架斗殴一次被扣三分的等严重触犯监规的犯人的地方。
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二日,左福生从福清监狱四中队被转入“攻坚组”。此后的整整三年,“攻坚组”用尽办法企图让左福生背叛信仰,均告失败。
刚到“攻坚组”的四个月中,“攻坚组”的这四个狱警两个一组的轮班,天天对左福生进行洗脑。整整四个月,左福生没有休息一天,四个月后也只是每周休息半天。在封闭的牢房中,由两名包夹(后来增加到三人)看管,并作了诸多苛刻的规定:每月购物只能由包夹代购买生活必需品,不能走出号房,规定时间作息洗澡、就寝,就餐必须有人跟着,不许别人与我说话,不准炼功等。他们用电脑经常播放诽谤污蔑谩骂法轮功的DVD和被中共变异了内涵的所谓佛教的音像材料。这样的强制灌输洗脑,让人晚上入睡困难。对于一个发自内心信仰的人,信仰是最神圣的,不可侵犯的。这样的精神折磨远远超过了肉体上的承受。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五日,左福生以及其他几位福清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都被转移到位于福州南屿新建的福建省女子监狱的洗脑班。南屿女监是新建的监狱,监室充裕他们把左福生一个人关在房间里,把洗脑内容的DVD和电视机的音量经常开的很大有时最大。有一次左福生对狱警陈志明说你们这样做是对我的一种折磨和虐待,陈如实说“你可以这么理解”。为加强这种精神折磨,在女监他们公开叫嚣法轮功学员每天不少于十个小时的“学习”,左福生每天晚上近十一点以后才能休息,有时要超过十一点。
二零一四年七月,左福生给检察院驻女监办写信,反映洗脑班对他的迫害。当班的狱警居然对他说:“你写信,检察官不会管也不会见你的,因为你不是女监的,而且你不认罪”。这封信后来果然石沉大海。
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五日,女监的洗脑班解体了,他们目的没能达到所以放话“这只是暂告一段”,还说“回福清监狱后把左福生隔离起来”。左福生又被转移回福清监狱“攻坚组”,此时的“攻坚组”被设在了出监队。
必须提到的是在女监遭受迫害的左福生曾多次听到楼上(三楼)法轮功学员黄传阳(广东省饶平县黄岗镇法轮功修炼者)遭受殴打的叫喊声。
有知情者反映左福生等法轮功学员在女监遭受迫害的三个月的时间里,福建省监狱管理局教育处副处长冯宁生虽然他没走到前台,但长住“洗脑班”参与了全过程。福建省和福州市“六一零”负责等人三个月的时间里数次来到洗脑班督战,且提供了一万五千元资金费用。
遭报复被殴打、吊铐
此时左福生在“攻坚组”已经遭受了整整两年的洗脑迫害,他始终坚定他对法轮功的信仰,各种污蔑法轮功的歪理邪说在他面前根本没能站住脚,福清监狱的“攻坚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过程是分三步走:一谎言欺骗 二恐吓威胁 三“高危”暴力。
当“攻坚组”对左福生一二步迫害不起作用之后,要对左福生采取“高危“隔离和暴力也就成为最后的选项了。
二零一四年十月八日上午,左福生向“攻坚组”的狱警黄奕橄反映一壇姓牢头私藏多枚铁器等问题,狱警黄奕橄却说是经他同意的。因黄奕橄包庇壇姓牢头,左福生只好按响号房内的警报器,希望向领导反映情况。这一举动被黄奕橄视为顶撞狱警。当天下午,“攻坚组”负责人狱警邱庆学带了两个监狱内的狱警,将左福生带到了“高危监区”。在二楼的一间审讯室里,他们将左福生双手背铐,铐坐在铁椅内,为升级迫害作笔录,左福生拒绝签字画押和回答任何问题。之后,“攻坚组”将左福生“隔离”关押在高危监区。
随后,左福生被带到高危监区“隔离”区。在对左福生所谓安检时,一个叫陈君斐的牢头给左福生做了安检搜身。搜身结束后,陈君斐要求左福生脱去衣服和裤子。左福生拒绝了这一无理要求。几乎同时,犯人陈洵和四五个犯人从过道里冲出来,和陈君斐一起对左福生拳打脚踢。这几个犯人是当着四个狱警的面殴打左福生的。这四个狱警分别是攻坚组的黄奕橄和另一朱姓狱警以及高危监区的一陈姓一黄姓狱警。这四名狱警没有任何制止的言行,直到左福生被打的无法站立,眼睛出血,血淌到了地上,狱警才让犯人停止了殴打。

酷刑演示:抻铐

之后,重伤的左福生被拖到一间号房内。他背对着两张并排放的铁床,一只手被铐在铁床上。犯人陈洵在黄姓狱警注视下一边用力脚踩着左福生的一侧腰部,一边将他的另一只手拉伸至极限,然后又铐在另一张铁床上,然后犯人陈洵当着黄狱警的面又一次的殴打了左福生。因两手被拉伸到极限,左福生的头根本无法抬起,只能一直低着。就这样,重伤后左福生又被以这种极端痛苦的姿势整整拉吊铐了六个多钟头,从下午四点半一直到晚上十点多。
有知情者说,左福生在福清监狱“高危监区”遭受到的殴打吊铐迫害的整个过程都有录像记录。
期间左福生左眼没有了视觉,多次要求上医院,狱警都不予理睬。当天晚上十点多收号熄灯了,左福生才被放下来。在左福生一再要求下,狱警带着左福生到了监狱内的卫生院。医生只是走走过程,什么也没说。
接下来的十五天,左福生一直被铐在高危监区九号房内的一张铁床上,他只能坐着,不能站起来,睡下时也不能翻身。他的整个上身黑肿,腹部有一处很深的象胎记一样的半只鞋印。伤处的疼痛让他整整一个星期无法入睡。晚上他想坐起来缓解疼痛都不被允许,狱警只许他躺着。
这十五天之后没多久,左福生又被攻坚组何方以左没吃饭为名又被连续十六天被这样铐在床上。狱警何方叫嚣:“给你上铐我只要十五分钟就可批下来。”
在严酷的迫害下,左福生要求给驻监检察官写信反映情况。值班的警察不让写,说检察官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左福生见到严管队队长(高危监区负责人)时,再次要求写信。严管队长说不能在严管队写,要写出了严管队以后再写。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一日,左福生才出了高危监区,再次回到了“攻坚组”。他马上给监狱长、狱内侦查科、狱内纪检监察室、检察院驻监室写信,详细反映他被犯人当着狱警面殴打的情况,信投入了相应的信箱。同时左福生要求到医院检查,卫生院院长以卫生院没有眼科专职医生、没有相应设备为由,向监狱申请到狱外“省东南眼科医院”检查。然而监狱始终不批。二零一五年一月,左福生曾听狱警说起监狱立案侦查此事,可是却没有后文。
在这里必须说明的是,据了解左福生被隔离是由福清监狱教育科科主任(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的攻坚组负责人)邱庆学决定的,也是由他指使那些犯人殴打左福生的。
在左福生被隔离期间,狱警何方曾对左福生的坚持认为自己无罪恼怒的说,你不认罪我们可以根据《监狱法》给你定罪加刑:不喊“认罪伏法”口号,就是扰乱监管秩序,根据《监狱法》在监狱扰乱监管秩序是可以加刑的,我们还可以每两个月把你关到高危监区一次扣一分,一年累计被扣六分,也被视为扰乱监管秩序……
狱方非法阻止特赦左福生
二零一五年九月,习近平签发了特赦令。司法部随后发布了实施细则,要求“不漏掉一个人”。政策规定只要档案上有符合特赦要求的记录,无需开具具体证明,都可以特赦。左福生曾经参加过对越自卫还击战,因表现突出受到嘉奖,档案中都有记录,完全符合特赦要求。
“攻坚组”采取各种手段阻止特赦左福生。特赦一开始,监狱给每一个人发了一份材料,要求人人确认自己是否符合特赦条件,不符合的,签名写上“本人不符合条件”。中队蓝姓狱警要求左福生在“不符合特赦条件书”上签名,被左福生拒绝,他说你不签字那叫犯人代签。当左福生向驻监检察室反映自己曾参战的情况后,狱警何方对左福生说档案里没有他参战记录。
到了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底,符合特赦条件的福清监狱的犯人都离开监狱了。此时,左福生的妹妹左秀云也向福建省监狱管理局提交了左福生符合特赦条件的相关材料。福清监狱“攻坚组”各种阻挠失败后,又拿出了一份加盖了福州市公安局公章的意见书(左福生看后被收回)大意是说左福生坚持信仰法轮功,不认罪,不给左福生特赦。不久,左秀云再次被非法抓捕,后被诬判四年。
左福生于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八日结束冤刑出狱回家。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22/六年的迫害-六年的坚持-352696.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8/22/%e5%85%ad%e5%b9%b4%e7%9a%84%e8%bf%ab%e5%ae%b3%e3%80%80%e5%85%ad%e5%b9%b4%e7%9a%84%e5%9d%9a%e6%8c%81/

河北省石家庄市近期“敲门”骚扰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从二零一七年八月八日至八月十九日,短短十二天,河北省石家庄全市各派出所和街道办事处、居委会大面积“敲门”骚扰法轮功学员。据不完全统计,已知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有五十多人。此次大面积骚扰,警察和其他人员都拿着录像机、微型摄像机、相机,进屋就是四处拍照、录像、录音,有的询问还炼不炼功,给法轮功学员和家人的正常生活造成了严重的干扰。以下为骚扰事实:
石家庄市新华区骚扰六人
八月八日,新华区合作路派出所警察刘昌给法轮功学员吴艳红的家人打电话说到她家“唠唠嗑”,进行骚扰。
八月九日,合作路派出所一警察又到北焦村刘彦水家骚扰。
八月十五日,合作路派出所片警赵二忠及片区居委会书记、职员三人到罗秀珍家进行骚扰。赵二忠声称:“中共要开十九大,不许发传单、粘贴真相等,是上面让他们来的,不要给其找麻烦。还是要拍照” 罗秀珍说:我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我又不是罪犯,你为什么给我拍照。
八月十七日, 合作路派出所片警刘昌到北焦村杜吉敏家骚扰。
八月十五日上午十点多,新华区西苑派出所驻合作小区两名片警一男一女及广源社区居委会一人,共三人到周景华、王新梅家上门骚扰,问是否还炼法轮功?是否有资料、电话号码联系方式等。二人正念慈悲给他们讲真相,他们只坐了4~5分钟就走了,同时发现男片警肩头有微型摄像机,也可能是录音机。
石家庄市桥西区骚扰两人
八月十一日,桥西区红旗大街派出所与汇丰居委会到白玉梅家骚扰,拍照,被白玉梅义正辞严拒绝,并质问警察:这是什么行为?白的一身正气把警察震慑的目瞪口呆,当时不明真相的居委会人员相互纳闷的说:你们不是修真善忍吗?怎么今天……白玉梅说:“我修真善忍,就应该被你们这样迫害?修“真善忍”是威严与慈悲同在。”白玉梅问他们的姓名并记下,摄像的警察叫陈旺(音),居委会书记叫董淑卿(音),再追问他们电话时他们慌忙走了。
八月十二日下午四点左右,桥西区振头派出所两个女警察,到卓达科苑史素改家敲门,说要进门拍两张照片,手里拿着一个大的照相机,史素改没让进门。
石家庄市长安区骚扰二十人
八月十一日上午,长安区青园街派出所四名警察和范华居委会一个新调来的,以回访的名义到郭文彦家骚扰,当时她本人不在,他们向家人要她的电话号码,家人说没有,他们又要了家人的电话号码,家人对他们的骚扰很反感。
八月十四日、十六日,长安区建北派出所骚扰刘秀芳夫妇,十六日中午12:30左右,建北派出所两名警察和四名其他人员到刘秀芳家敲门,刘秀芳开门后,未让他们六人进屋,他们便在门口到处录像、照像,刘秀芳正告警察:“你们这是违法!”
八月十六日下午,建北派出所骚扰两名警察敲门骚扰七十多岁的赵凤欣家。
八月十七日上午九点多,建北派出所两名警察和一居委会三人敲门骚扰李慧家。
八月十五日、十六日上午,长安区谈固派出所片警袁志怀带着一、两个年轻警察分别到白佛村邰成志、张兰芝家骚扰、照相。跟他们讲真相,他们笑也不搭话,然后就走了。
八月十五日、十七日两天,谈固派出所警察和居委会三人,骚扰李淑兰,拿着相机在室内拍照, 十七日说开十九大呀,问家里买车了吗,有打印机没有。
八月十七日,谈固派出所片警去葛彦文家骚扰,去了说好就在炼别出去等的话。
八月十七日上午,谈固派出所警察骚扰秦美丽,敲开家门后,因其不在家,在家人不知道的情况下进行了拍照,纯属违法行为。
八月十五日中午,长安区跃进路派出所三位警察对翟东小区的一名法轮功学员上门骚扰,带着像机及微型录像机。
休门街派出所的两名警察去一法轮功学员家骚扰。
八月十七日上午,长安区沿东居委会到两名法轮功学员家骚扰,还给当时未在家的董俊玲家人打电话,家人到居委会被长丰派出所片警迟学洲告知这是压下来的任务。
八月十七日、十九日上午,长安区南高营派出所敲门骚扰市高级技校杨淼家。
八月十五日下午,长安区胜北派出所警察和办事处三人到郝秀勤家骚扰,郝秀勤未给开门,在门口慈悲的给他们讲真相,真心希望他们不要再执行迫害政策,有一个好的未来!
八月十五日下午,长安区胜北派出所一警察和办事处两名女的,三人到邢国昌家骚扰,当时,邢国昌家还有三位其他法轮功学员,均被拍照、录像,同时还拿走了邢国昌几本法轮功书籍。
石家庄市开发区骚扰二十一人
石家庄高新技术开发区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被湘江大道派出所警察及村治保会人员骚扰甚至要照相、录像。已知道的有:
李风珍、任梦文、任修省、冯风新、高素琴、李贵芳、李宝荣、彦(不知姓什么)、胡新改、张秀爱、宋荣菊、宋杏、张会存、祁素坤、宋杏、荣(不知姓)、于风云
八月十三日,珠峰大街派出所片警降立房骚扰梧桐苑的焦学芳、苹果城的蒲娟萍。
石家庄市开发区南辛庄两名法轮功学员被宋营派出所两名片警到家骚扰。
石家庄市裕华区骚扰三人
八月十一日下午,裕华区东环派出所去冯晓梅家骚扰。一个中年男人自称片警反复强调要找冯晓梅、要查户口,还要到屋里录像。孩子很害怕以为碰到坏人了,没敢给开门,并打110报了警,接警的警察说不开门是对的。多方打听确认可能是派出所换的新片警。
八月十七日下午三点多,裕华区槐底派出所姓靳的片警给杨玉环的女儿打电话,问:你妈还炼不炼法轮功,要给法轮功平反呀,要见见你妈,你家在哪住,你妈电话等。其女儿说:这不能告诉你,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警察。
另外,槐底派出所片警等四人到田小花家骚扰、拍照。
在此,劝告所有参与骚扰的警察和社区人员,认清形势,不要再以执行上面的命令为借口给自己的行为开脱,珍惜所剩不多的机缘吧!

石家庄市政法委及“610办”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普圆街2号 邮编050021
郭运兴 政法委书记
张聚华 常务副书记兼维稳办主任
刘志魁 副书记兼综治办主任
孟建中 副书记
程文才 防范办(610)主任兼政法委副书记
李 骁 副书记、纪工委书记
金莹 610副主任 13933118177
曹永军 610副主任 13932122709
4、石家庄市公安局
地址:石家庄市元南路66号,邮编050021
市公安局总机查号台:0311-86862114
局长刘胜89663001(5月新上任)
副局长李新乐(主管迫害法轮功),89660009、13785182188、13503112599
李新乐的哥哥李清乐13582123368,已退休
许震侠 常务副局长 89660007、13785187777
魏宗广纪委书记、督察长89660016、13931888801
市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王辉。
石家庄市公安局国保支队
值班电话0311-86863020、86862420、86862450
支队长孙会龙(11.15案件责任人)
政委 :白文忠
副书记:李新山
石家庄市合作路派出所
地址:石家庄市滨华路6号 电话:0311-87788550
石家庄市长安区政法委
地址:石家庄市裕华东路123号,邮编050011
书记曹树池0311-85999188、13903210178
常务副书记武瑞明
副书记赖永福、李运勇
副书记兼防范办(610)主任 宋军伟13832321693
石家庄市青园街派出所
地址:长安区谈南路19号,电话85189760;
所长:陈红卫13803396166
教导员:刘明龙
副所长:郎建明85189778、陆明昶85189763、汤辉85189768。
办公室主任:王向斌0311-85189760;
民警:陶永强 徐晨 智晓强;杜良13931978087陈海雄85189767,刘江文13513218751、焦芳13931198388
陈磊13463117299,李德华13722855559
民警:赵雪燕,杨瑞红,李晓迪,刘富江,焦占斌,靳伟娜、赵国慧、黄连旭、张鹤
石家庄市谈固派出所
地址:石家庄市跃进路与东二环交叉口
电话:0311 85052085 警察:袁志怀
石家庄市建北派出所
地址:长安区和平东路254号棉一院内
电话:0311-86049080
所长 王宏涛 教导员 荆力杰 副所长孙洪军
民警:从晋军 13930189930
孙红军 13931979163
梁琨13932106800
樊广军 13931979161
石家庄市胜利北街派出所
地址:石家庄市长安区胜利北大街与幸福路东南口
电话:0311-85025691
石家庄市跃进路派出所
地址:石家庄长安区翟营北大街80号(和平东路与翟营大街交口西南角) 电话:0311-85673110
所长 许金堂 教导员 李建波 副所长 甄亚军
石家庄市长丰派出所
地址:石家庄长安区北二环东路188号
电话:0311-86856943 86823239
所长 燕鹏 85612868
教导员 李军85611866
副所长 霍霄雷85612668 谷素林85613168
民警 薛志敏85061080
贾建丰85060110
娄 鹏 李振岭
栗红斌85066506
吴 芳
迟学洲 赵旭朝 杨运良 柴兴良 仝文庆 王建军 翟佳佳
石家庄市高营派出所
地址:石家庄市长安区北二环东路139,邮编050046
电话0311-85265788
所长:寇立辉85612979、13780301188,
教导员:范树旺
副所长:牛勇宾89615963
警察:靳清亮89615983、曹聚刚15028136528、陈令军、赵德亮、张春山
13933834869、任建茹、刘北、赵晶晶、李蕾、张辉、张曙光、马建军13933157082、
张连锋、王立涛、刘明中、王晶13501092285
南高营镇长:黄锁成
副镇长:刘献伟
南高营村书记何春禄13603118262
何立亚13932151668
李艳霞13832131131 85611448
何春来13803335402 85611671
李玉霞15032686557
何万军13503207780
何士平13803340373
石家庄市振头派出所
指导员 王冰 13785180181
片警:张桂俊 13785118988
石家庄市裕华区槐底派出所
地址:石家庄市裕华区槐中路276号
电话:0311-85815280
所长:张鲁
教导员:史应怀
副所长:白 掉
石家庄市东环派出所
地址:石家庄市银通小区54号
电话0311―85658110
所长:温德昭
教导员:杨西平
副所长朱志英、副所长李文涛、副所长 安伟杰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22/河北省石家庄市近期“敲门”骚扰恶行-352852.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8/22/%e6%b2%b3%e5%8c%97%e7%9c%81%e7%9f%b3%e5%ae%b6%e5%ba%84%e5%b8%82%e8%bf%91%e6%9c%9f%e6%95%b2%e9%97%a8%e9%aa%9a%e6%89%b0%e6%81%b6%e8%a1%8c/

大连袁晓曼被非法判刑 家属申诉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一七年八月初,律师再去会见时也没看到袁晓曼,看守所告诉律师大连市中院对袁晓曼的执行通知已下达,律师也不能见了。

袁晓曼的儿子在美国呼吁释放自己的母亲

大连市中级法院非法维持冤判后,大连看守所一直不让家属接见袁晓曼,所以每次只能请律师看她。
大连法轮功学员袁晓曼女士因依法控告江泽民,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二日被昆明街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随后,公、检、法相关办案人员在不能提供合法证据的情况下,非法立案,并蓄意错用刑法三百条对其非法刑事拘留、构陷并提起公诉。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六日中山区法院对袁晓曼非法开庭,冤判三年六个月,及五千元罚款,袁晓曼本人不服,立即提出上诉。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六日,大连市中级法院裁定非法维持原裁决。
面对妻子遭受的无辜迫害,袁晓曼的丈夫于二零一七年七月向大连中级法院递交申诉状。据了解,申诉状递交三个月左右法院会给出结果。如法院同意申诉,将重新开庭;如被驳回,家属自行将申诉状递交到辽宁省高院。
大连市公、检、法系统对袁晓曼的构陷案,给袁晓曼及家人造成巨大痛苦。面对违法枉判,袁晓曼与家属将持续申诉,申诉目的不单单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参与迫害的公、检、司、法人员,为了让他们分清善恶,选择良知,不要执法犯法、害人害己。
关于袁晓曼女士遭受的迫害,请见明慧网报道《大连公检法执法犯法 枉判袁晓曼(图)》、《大连法院非法庭审袁晓曼 警察绑架亲友》、《母亲被冤判 儿子美国华府要求中共放人(图)》等。
当法律沦为打压真、善、忍的犯罪工具,罪恶即假借法院的名义堂而皇之的大行其道,许多公职人员麻木着自己,被卷入共同犯罪。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试想一想:不让做好人、做好人遭受迫害的社会,可不可怕?你愿意你的孩子生活在那样的社会吗?
中共迫害法轮功十八年来,综其过程,只不过是又一场凌驾于法律之上、非法的政治运动而已。然而政治运动,终将被清算,被利用来当政治迫害工具的公职人员,最终逃脱不了相应的法律责任,即将成为真实的受害者。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22/大连袁晓曼被非法判刑-家属申诉-352836.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8/22/%e5%a4%a7%e8%bf%9e%e8%a2%81%e6%99%93%e6%9b%bc%e8%a2%ab%e9%9d%9e%e6%b3%95%e5%88%a4%e5%88%91%e3%80%80%e5%ae%b6%e5%b1%9e%e7%94%b3%e8%af%89/

武汉市黄陂区付胜强被非法判刑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二零一七年八月一日,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法轮功学员付胜强被枉判一年九个月。
付胜强于二零一六年十月六日在外办事时,途经公路边的一个电线杆,在电线杆上写了“法轮大法好”,被敲诈勒索者恶告,当晚被黄陂区分局非法绑架到黄陂区八里看守所。
刚开始黄陂区公安机关作出了行政拘留的处分,黄陂区检察院在付胜强被行政拘留期间,在无任何新的证据的情况下,又对付胜强进行批捕、起诉。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三日,武汉市黄陂区法院非法开庭,在法庭上,付胜强坚称信仰无罪,修炼法轮功无罪;为付胜强作辩护的律师为他做了精彩的无罪辩护:国家法律规定的十四种邪教中没有法轮功,付胜强信仰法轮功不违反国家法律规定;付胜强为自己的信仰书写标语不违反法律规定;公安机关对付胜强进行了行政处罚的同时再追究他的刑事责任不符合法律规定;付胜强车内的书刊资料不构成犯罪……
律师义正词严的辩护让法官和检察官哑口无言,法庭内气氛庄严凝重,前来旁听的公检法司工作人员也都在低头思考。当天黄陂区法庭没有宣判,二零一七年八月一日,付胜强被枉判一年九个月。
接到判决书后,付胜强认为黄陂区法院是枉法判决,于是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要求无罪释放。同时起诉枉判付胜强的黄陂区法院审判长王治武、陪审员刘火苟、陪审员许庆发三人的违法行为。
现在付胜强仍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黄陂区八里看守所。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22/武汉市黄陂区付胜强被非法判刑-352851.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8/22/%e6%ad%a6%e6%b1%89%e5%b8%82%e9%bb%84%e9%99%82%e5%8c%ba%e4%bb%98%e8%83%9c%e5%bc%ba%e8%a2%ab%e9%9d%9e%e6%b3%95%e5%88%a4%e5%88%91/

四川德阳市蒋梦梅等被劫入冤狱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德阳市法轮功学员蒋梦梅、谭书会被非法关押两年多,日前被劫入成都龙泉驿女子监狱继续迫害。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日,绵阳市中院在没有开庭的情况下宣布维持对她们的冤判两年半。
蒋梦梅女士因为帮助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到邮局邮寄对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的控告状,二零一五年六月四日被庐山路派出所与绵阳市盐亭县国保队联合绑架,并以她和鲁生礼、谭书会等曾到盐亭县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为借口,抓捕了鲁生礼、谭书会等。
涉案警察、610人员原定于二零一六年三月二日秘密审判上述法轮功学员,被辩护律师否定,要求公开开庭,他们不得不答应公开审理。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七日,盐亭县法院在特警、武警、消防警察和保安队、社区红袖套“戒备森严”下非法开庭了。在庭上,蒋梦梅寄信的事回避了,而是起诉她和老板传播真相的事。辩护律师又对公诉方提供的各种“证据”进行一一反驳。公诉方既拿不出法律依据,也拿不出可靠的实物证据,只是张口国家规定,闭口党的政策。
两位辩护律师根据中国现行法律,作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要求放人。蒋梦梅的辩护律师指出:“我的当事人蒋梦梅,是在邮局向‘两高’投递‘诉江’信时被国保抓捕的。中国人民的通信自由是受宪法保护的。这里的国保人员不是明目张胆的与我国宪法对抗吗?作为公务人员,不是在向宪法宣誓吗?他们用犯罪的手段来对蒋梦梅进行所谓犯罪取证,这本身就是违法的。只凭这一点,我的当事人蒋梦梅就应该无罪释放。并且还应追究阻挠投信者的刑事责任。”
公诉方和法官好像如梦方醒,瞠目结舌,有个法官在下面说,这两位律师真敢说,我们也感到震惊,也明白了。就连他们从各社区、街道找来的所谓旁听人员,也很佩服律师的无罪辩护。
在庭审结束时,审判长杜尧明确指出公诉方的不足,并宣布改日宣判。
法院一直没有宣布结果,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九日,这几位家属找到法院原庭长,询问情况,并明确告诉他,这是超期关押已经违法,要求放人。庭长解释说:“此案极其特殊,本院无法把握,已经将整个卷宗及审判录像录音上交到绵阳市中院,请他们定夺,我已经问中院了,中院说他们也没法把握,目前正在观望。”庭长最后说:“我们错判了要被终身追责,错关了国家会赔偿你们的。”
直到二零一七年五月三日,盐亭法院才给各看守所送来判决书,宣布对蒋梦梅和潭书会各判两年六个月,老板鲁生礼被判五年。蒋梦梅与谭书会提出上诉。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日,绵阳市中院在没有开庭、不通知家人的情况下,下达了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其中在第四页上说“被告人鲁生礼的辩护人以及被告人蒋梦梅的辩护人提出的当事人不构成犯罪的辩护理由,缺乏法律支撑,不予采信”,从判决书中不难看出盐亭县及绵阳市中院判刑依据的不是国法,而是依仗所谓的“国家明令”中的那个“令”,即“610”的指令。
目前,蒋梦梅和谭书会被送往成都龙泉驿女子监狱迫害,鲁生礼被送进四川嘉州监狱迫害。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22/四川德阳市蒋梦梅等被劫入冤狱-352834.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from 明慧要闻 https://minghuiyw.wordpress.com/2017/08/22/%e5%9b%9b%e5%b7%9d%e5%be%b7%e9%98%b3%e5%b8%82%e8%92%8b%e6%a2%a6%e6%a2%85%e7%ad%89%e8%a2%ab%e5%8a%ab%e5%85%a5%e5%86%a4%e7%8b%b1/